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银行家小姐

第一百二十二章 银行家小姐


                虽然太阳还未下山,但是秋日的午后总让人有些凉意。【】按照之前的约定,夏尔到了芙兰上课的画室附近。

说实话,虽然这画室每年都要吞噬他一大笔钱,但今天还是他第一次这里。

夏尔拿出了怀表看了看时间。

应该快到了。

果然,不一会儿,这幢小公馆的大门打开了,一群女孩纷纷从里面走了出,一边互相聊天一边走向外面那些早已经久候多时的马车。

夏尔的目光毫无停留地掠过这些少女的身影,静静等待着妹妹的出现。

正当他有些焦急时,芙兰终于出现了。她慢慢地从公馆走出,却有些迟疑地停留在门口而没有走向马车,她碧蓝色的眼睛一直在四下张望,手里则紧紧握着之前夏尔之前送给她的扇子,表情有些紧张。柔顺的金色头发披散到肩膀上,随着微风而轻轻拂动。。

夏尔轻轻地招了招手,芙兰马上看到了他,脸上登时就露出了笑容,然后小步向夏尔这边跑了过。

“午安!”芙兰打了声招呼,声音十分欢快。

然而夏尔的第一声招呼却是……

“芙兰,你今天怎么大变了个模样啊?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看着面前几乎焕然一新的妹妹,夏尔陷入了深深的震动当中。

是的,他的妹妹今天一改常态,没有和平常一身素白,而是穿上了新买的粉色裙子。头上戴着红色的圆顶丝绒小帽,似乎是想前穿得成熟一些。但是眉宇间残存的稚气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怎么描述才贴切呢?

嗯,姑且就用“当年刚刚开始交往状态时的夏洛特”形容吧。

“先生,我都已经快十六岁了,可不能老是穿得像个小孩儿啊!”芙兰嘟着嘴回答,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哥哥,“好看吗?”

“嗯,好看,非常好看。”夏尔连忙点了点头。“我只是有些惊诧而已,实际上是非常好看的。”

“你知道就好!”得到了兄长的赞许之后,芙兰笑得十分开心。

不过如果芙兰知道哥哥刚才给她的装扮的评价的话,肯定就不会如此客气了。

接着,夏尔把眼光放到了芙兰手上一直握住的扇子上。

“你把它拿到画室干什么?小心别被颜料给弄脏了,不然就麻烦了。”

听到夏尔的疑问之后,芙兰似乎手上握得更紧了。

“放心吧哥哥。我不会弄脏它的,上课的时候一直很小心收着呢!这是我得到的礼物,我就是要把它一直拿在身边。”

“好吧好吧,随便你。”夏尔随口夸赞了一句,“确实和你现在的衣装倒是很搭配……”

“真的吗?”兄长的夸奖让芙兰又惊又喜,“我可是挑选了很久的呢!”

“当然了。非常好看。”在随口恭维了妹妹几句话后,夏尔轻声问。

一听到这个,芙兰的表情也连忙变得严肃起,她略带紧张地看了周围几眼,然后放低了声音。

“你跟我。”

接着。芙兰拉住夏尔的手,往旁边的一个小巷走去。

…………

“您好。博旺小姐。”夏尔郑重地行了个礼。

“是的,特雷维尔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萝拉-德-博旺小姐,法兰西最富有的女继承人之一,似笑非笑地看着夏尔,“好在这儿没有凳子……”

她今天和往常一样穿着华贵,头发盘着一个高高的发髻,再加上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宛如一个精致的人偶。

“就算有也没关系,”夏尔的表情也十分平静,“只要您不和可怜的杜-塔艾先生——他应该确实是这个名字吧——一样因为冲动而犯傻的话。”

“呵呵……”萝拉轻笑了一声,不过脸上却没有什么笑意,“您放心吧,今天我是不会犯傻的,毕竟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让我父亲同意让我帮忙找您……”

“听上去我应该感到荣幸。”夏尔还是很平静地回答,“不过现在既然您已经达到目的了,那么可不可以说出一些更让人感兴趣的东西?”

“以下是我父亲要我原话转告您的,我一定不漏地转述给您听。”萝拉转过身严肃地看着夏尔。

“特雷维尔先生,您既然是个聪明人,那就不会不明白既然我没有告发您,那就意味着什么。”

“嗯,我大致明白了,”夏尔点了点头,“那么接下博旺先生打算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萝拉干干脆脆地回答,“我并不明白您和他之间的事情,我父亲这种事上总是对我保密的,所以只是负责转述一下而已。”

夏尔皱了皱眉。

“您的意思是您父亲想要见我?”

“是的。”

“什么时候,哪里?”夏尔直接问。

“如果还放在我家的话,您肯定不会放心吧?我父亲的意思是,您可以选择一个地点和时间。”

“居然这么好说话?”夏尔不禁有些惊诧了。

“对有才能的人,我的父亲向从不吝啬。”萝拉仍旧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很好。”夏尔点了点头,“既然男爵这么好说话,我再推托就未免太失礼了……”

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和自己的便签,然后直接在上面写了一个地址,接着撕下了这页便签递给了对方。

“请男爵不要带太多人,否则这辈子都见不到我了。”夏尔叮嘱了一句。

“当然。”萝拉点了点头,然后小心地收起了这页便签。接着她似乎调侃了夏尔一句,“你们贵族总是这么爱谨小慎微。”

“这是个好习惯。”夏尔回答,“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博旺家族现在也是贵族。”

“现在,哦,对,现在……”似乎是被夏尔触动了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的萝拉突然有些嘲讽地笑了,“先生。我们可不是贵族。”

“有爵位,不就够了吗?”

“区别很大。我的父亲被国王陛下钦封为男爵,又进了贵族院,还是法兰西银行的董事;我的母亲还是个伯爵的女儿,但是那又如何,有人觉得我们是贵族吗?我的外公似乎觉得为了钱财和我家结亲是一份多大的羞辱似的,在我母亲嫁过多年之后几乎从没与我家往。我敢肯定他现在记不得我长什么样。其他的人们也几乎从不把我们当做贵族,他们依据是我们家没有历史——说得好像我们是凭空从天上掉下的一样!”萝拉的表情愈发冷峻了,她似乎是在发泄自己在生活中和画室里集聚的怨愤,“可笑!我的先祖依靠自己的劳动和努力一代代将血脉流传下,难道会比那些除了自夸血统外毫无能力的天潢贵胄们差在哪里吗?”

看到夏尔有些尴尬的样子,银行家小姐微微笑了一下。放缓了口气。

“特雷维尔先生,我并不是在说您,您不用介意。”

“实际上我并不介意。”夏尔回答了一句。

“如果您觉得我是在跟您诉苦,那您就想错了。即使这间画室里有一半的人痛恨我蔑视我,我仍旧为自己超出于她们的才能而感到自傲。不管是画技上还是智力上。我的父亲用他一生的成就证明了一件事:有才能的人天生就该凌驾于凡俗之辈芸芸众生的头上,而不是靠可怜的血统。我崇拜我的父亲。我从不讳言这一点。”萝拉颇为兴味地凝视着夏尔,“而您,您是个聪明人,我们早就说过。”

“还好,至少还没有愚笨到被您父亲弄了个倾家荡产。”夏尔略带嘲讽地扫了对方一眼,“我该为此感到庆幸吗?”

在这种露骨的讥刺之下,萝拉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尴尬,甚至没有任何窘迫的样子,这让夏尔不由得暗自感叹博旺男爵的这个女儿,实在是已经遗传到了父亲的银行家风范。

“这只是一个不幸的事故而已,我们现在不正是想要补救吗?”她看着远处熙攘的人群,似乎若有所思,“而且,我当时还准备搭救芙兰一把,只是因为不好明说而只能暗示而已……”

“嗯?什么意思。”夏尔有些疑惑。

“想必您的妹妹没有告诉您吧,我几次找到了她,跟她暗示说万一以后出了事就找我,那时候我自然可以悄悄帮她。”萝拉低声回答。

虽然看上去有些奇怪,但是夏尔直觉她所说的都是真的,她完全没有必要去撒这种夏尔一问就能出结果的谎言。

不过,正因为如此,夏尔反而感觉更加疑惑了。

“您为什么要准备帮她呢?”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您的妹妹是个有才能的人,长得很可爱,最重要的是,明明姓特雷维尔,却从不用那种可笑的目光看着我们,难道这还不足够让我帮她一次吗?”萝拉的回答更加出乎夏尔的预料了,“不过幸好,从最后的结果看,您直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不需要劳烦我出手帮忙了,难道这一切不都是非常好的结果吗?”

夏尔被这个回答弄得哭笑不得,这位大小姐还真是……

显然,因为某些原因,她打算在芙兰落难的时候帮她一把,至于其他人死不死,她就懒得去管了。而她的最大理由竟然是出身名门之后的芙兰平素对她以礼相待,从不端架子……

资产阶级对自身能力和如今地位的自傲,和内心中深藏的那份对贵族们隐隐间的仰慕和嫉恨,在这个女孩身上被奇妙地混合在了一起,而且浑然一体,竟然丝毫不显得突兀。

也罢,终究还是个女孩子吧。夏尔暗暗苦笑了一声。

…………

和萝拉谈完之后,夏尔送自己的妹妹上马车,正当他嘱咐完了准备离开时,他发现自己的袖子被人轻轻扯了几下。

“芙兰,有什么事吗?”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家啊?”芙兰仰着头看着自己的哥哥,眼睛里满是期盼。

“快了,就快了。”夏尔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妹妹的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