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七章 女王

第三十七章 女王


                1849年6月22日,温莎堡的天空蓝的透亮。

虽然这是一个纷乱无比的时代,但是仍旧有不少人,能够在此时和夏尔一样享受到迷人的乡野美景,并且陶醉其中。

这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所以空气并不炎热,浮并没有因为雨停而自行消散,它时而遮挡住阳光,让万物生灵都有机会从烈日的曝晒中赢得几次休憩。配合上英格兰特有的茵茵绿草,在城市当中呼吸了许久浑浊的空气之后,又有谁会不把这里当做是人间仙境呢?

至少,在大不列颠女王、未的印度女皇维多利亚一世陛下看,这一切都是如此美不胜收。

正因为如此,她此时骑着一匹马,正优哉游哉地在温莎堡那漫无边际的绿茵当中漫步着,享受着如此美妙的早晨。

马蹄踩踏着绿草地,发出了即沉静又有节奏的音律声,更加让女王陛下感到轻松惬意。

“亲爱的,我们的王国,真是太美啦!”沉醉了片刻之后,她笑着看向旁边随骑的人,“不是吗?”

“美极了,亲爱的。”旁边人马上附和了一句,虽然是如此轻松惬意的场合,但是他的表情仍旧十分严肃,好像若有所思。虽然已经年过三旬,但是亲王的脸仍旧白皙,并没有被刻上多少时光的刻痕。

能和女王陛下这样说话的人,当然也只有她的表弟——也就是她的丈夫,自萨克森-科堡-哥达家族的阿尔伯特亲王了。

一般说,经过不知道多少代的封闭圈子内的近亲通婚之后,德意志的王族们大多数发育得并不好,各种遗传病肆虐。疯子白痴不绝于史书——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族和巴伐利亚的维特尔斯巴赫正是其中的表表者。

但是,凡事总有异数,阿尔伯特亲王却罕见地符合童话里那种王子的标准——英俊潇洒,学识丰富,谈吐机敏。品味高雅。不得不说,在到这个岛国之后,他已经深得民心。

但是女王陛下本人呢?

呃,说得好听一点,是意志坚定,说得难听一点。是专横成性。如果只是专横倒也罢了,即使女王最坚定的崇拜者,也承认女王对文化事业并不怎么喜欢,更对哲学或者科学之类的玩意儿丝毫没有兴趣。

她是一个没有什么知识的女王,虽然有着对权力本能的渴望,但是却缺乏使用权力的智慧。只有像阿尔伯特亲王这样既有耐心又有学识的人,才能为她所爱,才能帮她使用好手中的权力。

然而,英国人却没有给亲王与其付出相称的,倒也算是一段令人遗憾的史话。

【阿尔伯特亲王迎娶维多利亚女王之后,并没有像1688年的威廉那样成为英国国王,英国议会和国民拒绝授予他这样的地位。所以。终其一生,他的头衔是“伴王”,比一般王室贵族高,比国王的等级又要低一些。】

此时此刻,这对令人羡慕的夫妇刚刚年过三旬,已经有了6个孩子(两个儿子,四个女儿。长子,未英国国王爱德华身体十分健康,次子阿尔弗雷德亲王是血友病患者,女儿们因为携带的血友病基因是隐性的。所以也表现得十分健康,所以阿尔弗雷德的血友病此时只是被当做他个人的一种不幸,还不至于让女王陛下忧心难眠。)

似乎看出了亲王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女王陛下眨了眨眼睛,放慢了马前行的速度。然后靠得更加近了。“亲爱的,又有什么烦心事啦?你这个人真是的,老是想那么多东西,这不是在白白消耗自己的寿命吗?难得跑出透透气,你就把什么国会什么政治都忘了吧,我们好好玩一玩……”

“可是,亲爱的,正如你说的那样,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又怎么能够跑到一边去,把它不管不顾呢?”亲王轻轻叹了口气,眼中透着一股早衰的神气,“我们的责任太重……”

“好吧,好吧……”女王摊开了手,及时地打断了丈夫又一次的长篇大论,“那你能否告诉我,我的丈夫此时正在为什么事而心烦意乱呢?”

“很多很多,”亲王回答,“就说第一件吧,我们亲爱的达尔豪斯侯爵现在又惹上麻烦了,你知道的,议会里有一批人对他治理印度的方式很不满意,一直都在攻击他,所以他现在请求我们给予他一些支持,以便维护他在印度的权威……”

【指达尔豪斯侯爵,詹姆斯-布朗-拉姆齐(jmes-broun-rmsy,1812-1860),其父是苏格兰贵族,曾在威灵顿公爵手下担任将领,1815年因为战功而被英国王室册封为联合王国贵族——达尔豪斯男爵。

他幼年在哈罗公学念书,后进入牛津大学。1837年成为上议院议员,1838年父亲死去继承爵位。1847年他接任哈丁出任印度总督,并且在1849年,因为镇压锡克士兵叛乱得力,他被英国王室册封为达尔豪斯侯爵。

他在印度总督生涯上的成就争议很大,他的支持者认为他是一个极具远见的出色官员,巩固了东印度公司的统治,为日后的管理体制立下了基石,他明智的政策令他的继任人得以阻挡叛乱的狂澜。而他的反对者则认为他是令东印度公司财务、军事状况恶化的重要责任人,为1857年叛乱埋下了种子,使得英国浪费了无数财力物力。】

“为什么我们非要支持他不可呢?”女王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在那里已经呆了几年了吧?如果连稳定局势的能力都没有,我们为什么还要支持他呢?”

“我们必须维护总督的权威,直到我们撤换他的那一天之前,我们都应该表现出对他的不遗余力的支持,只有得到这种支持。总督才能在印度具有足够的权威,然后维护好那里的稳定,我亲爱的。”亲王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印度对不列颠说太重要了,我们不能让它冒一丝风险。”

“好吧。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沉默了片刻之后,女王同意了亲王的意见,“他需要支持的话,我会给的。”

“他另外还要求财政补贴。因为他需要扩大在印度的军队编制。”亲王又加了一句。“议会那边虽然有很多人支持他的看法,但是反对的人也不少,所以他也希望我们去发挥一下影响力……”

听到了亲王的这句话之后,女王的脸迅即阴沉了下——一位君主听说要花大钱的时候,心情总是不太好的。

“他说得也有道理,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帮他一下……”亲王小声补充了一句。“毕竟,只要能够达成目标,多花一点儿钱并不算什么。”

“好吧……希望达尔豪斯侯爵,能够不辜负我们的期待。”又沉默了片刻之后,女王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她仍旧有些不高兴,愤愤不平地低声加了一句。

“这些苏格兰人。就没一个是好东西!”

说完之后,她略微催动了坐骑,马儿迅速地向前跑了起,而亲王也只好加速追了上去。

在美丽的花园和绿草当中跑了一会儿之后,女王终于忘掉了刚才的不爽,她慢慢地降下了速度,然后回头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

“那你还有什么好事可以说说吗?”

“好事?”亲王皱了皱眉头,然后回答,“有倒是有,不过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称为好事……”

“哦?那是什么呢?”女王有些惊讶。

“是法国人的。”亲王轻轻地点了点头。“依照驻法国大使所传回的消息看,路易-波拿巴总统先生现在在法国如鱼得水,权力与影响力都在与日俱增。我们的政治家们所期待的一切,正缓慢而又不可避免地在发生。”

“这不是挺好的吗?”女王笑了笑,“政府不就是希望他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才把他给放了回去的吗?他有了权力之后,就可以帮我们去对付俄国人了,没准儿还会重新复兴他伯父那个可悲的王朝呢……”

“就是因为这样,才值得人们忧虑呐。”亲王皱了皱眉头,“波拿巴先生太出乎人的意料了,他干得比我们所想的还要顺利,还要精明!谁能想得到他竟然还有这份本事!这不得不让人有些忧虑了。你也知道,刀枪可不会分辨敌人的,至少在几十年前,波拿巴家族就曾对不列颠拔剑相向……”

“可是,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路易-波拿巴先生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把过去的仇恨仍旧抱在心里吧?就算他这样做了,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女王回答,语气仍旧十分平淡。“亲爱的,你就是想得太多了,这可不好。我想,比起我们害怕他,那位波拿巴先生恐怕更加害怕我们呢!我们的帝国不会害怕一个已死的幻影,如果新的波拿巴要和我们为敌,我们照样可以碾碎他,而且比碾碎旧的那一个还要容易。”

说起这个时,女王一脸的理所当然。“永世荣光的不列颠,什么时候需要害怕一个科西嘉岛的小流氓呢?至少在现在,我们无所不能,不是吗?”

她的眼中满是高傲的光辉,世界最强国的女王陛下,是有资格拥有这种傲慢的。

“好吧,你说得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沉默了片刻之后,亲王点头表示同意了妻子的意见,“既然大计已定,我们理当执行到底。”

女王的逻辑虽然简单,但是确实也是十分正确的。

然后,女王又笑了起,笑容里带着一些少女般的撒娇,“亲爱的,说到这里,我还没有去过一次法国呢……等到有时间之后,我们一起去巴黎看看好吗?我常听人说过杜伊勒里宫、凡尔赛,可是这么多年了都没见过到底是什么样,我都想去看看呢。”

“好啊。”亲王答应了女王的提议。“不过,现在法国还是太纷乱了,我们去那里恐怕会被当做不受欢迎的人,再说了,一位君主去共和国干什么呢?以后等等有机会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

“这就对了嘛!好不容易到这里,我们怎么能老是去想那些烦心的事呢?”得到了丈夫的同意之后,女王又轻笑了起,然后,她突然一扬马鞭,让马快速地奔驰了起,“快追我啊!”

看着亲自远去的背影,亲王暗自叹息了一声,然后也抛下了其他杂念,如同少年时代一般疾驰而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