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章 惊人的发现

第九章 惊人的发现


                德-罗特列克?

当看到这个姓氏的时候,夏尔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不是那位自己在陆军部接见过的年轻人的姓氏吗?那位康斯坦丁-德-罗特列克子爵。

是巧合吗?还是真的有什么联系?夏尔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仔细想一想的话,两个人就连习性都很像,一个喜欢喝红茶,一个自称是从英国游历归。联系起看的话,怎么看都不像是毫无关系的人吧。

在这种疑惑的驱使下,夏尔忍不住再度向那位小姐投过去了视线,但是却没有从她平静的脸上看出任何端倪。他也只好将疑惑放在了心底里。

“夏尔,我能过去和她攀谈一下吗?”突然,玛蒂尔达在夏尔耳边问了一句。

因为刚才附和了她的说法,所以玛蒂尔达对这位女士也充满了好感,因此想要过去同她聊聊天。

“当然可以了啊,您今晚自然可以尽兴。”夏尔不动声色地回答。“去吧。”

玛蒂尔达笑着朝夏尔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朝那位女士坐的地方走了过去,夏尔则装作不经意地观察着她们。

当玛蒂尔达走过去的时候,那位女士的身边还是没有人,也许是因为那股生人勿近的气势实在太过于浓烈吧,就连玛蒂尔达都打了个突,但是最后,对的热爱还是促使她走上了前去。

“女士,您好。”因为吃不准对方到底有没有结婚。所以玛蒂尔达换了一个比较礼貌的称呼。

“什么事呢?”对方的视线,缓缓地移了过,打量着玛蒂尔达。

“没什么。只是和您打个招呼而已,”那股视线看得她有些心理发毛,但是她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谢谢您刚才的发言。”

“没什么,这只是我在说一些自己的感想而已,并不是有意在讨好您。”对方还是面无表情,好像并没有多少兴趣同玛蒂尔达攀谈似的。“您不用为此表示特别高兴,因为如果我不同意您的意见的话,也会直接说出的。。”

还真是英国式的习性啊。这么冷漠难近!玛蒂尔达心里微微苦笑。

“这个当然没关系了,既然是讨论,那么就应该畅所欲言嘛。”她仍旧笑着回答,“您好像对英国的也有兴趣?”

“嗯。也算是有点兴趣吧。”对方点了点头。“英国的东西还是有点意思的,至少值得我们稍稍花费时间钻研一下。”

“哦,那真是太好啦!”因为找到了共同的话题,玛蒂尔达感觉有些振奋了起,“我也是这样想的呢!其实我甚至觉得,在的某些方面,英国人甚至超过了我国。”

“哦?”

“除了狄更斯先生之外,英国现在最令人振奋的地方。是女性也可以写出传世的经典作品。”玛蒂尔达坐到了这位女士的旁边。“没错,我就是在说勃朗特姐妹。”

“您也听说过她们吗?”这位女士原本冷漠难近的脸。终于微微动容了,好像对玛蒂尔达的广闻博识有些惊异似的。

因为,毕竟勃朗特姐妹相继发表作品是在1847年,以这个时代的文化传播的速度,玛蒂尔达能够知道她们的声明和作品,已经是很快了。

“是的,当然,我非常喜欢她们的作品,每一部我都看了。”玛蒂尔达有些兴奋了,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任何一位看了她们作品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她们文字间的灵气和智慧,以及那种打动人心的激情。我想除了乔治桑小姐之外,我并没有看到一位有天赋能够同她们相抗衡的法国女性作家。所以从这个方面看,我认为英国某些地方已经超过了当今法国的。”

“真是热情洋溢的说明呢……”这位女士微微笑了起,然后轻轻点了点头,显然有些认可玛蒂尔达的说法,“不过确实很有道理。她们确实值得赞誉。”

“果然您也这么想呢!”眼见自己的意见被人认可了,玛蒂尔达十分高兴,暗喜自己果然没白跑过,“勃朗特姐妹们的声名,我看是可以流传很久的。”

“没错,不过可惜她们本人恐怕是看不到了。”对方的笑容重新敛去,“天才在这个世界总是呆不久,诚然可惜。”

“确实是十分可惜啊,才那么年轻就离世了……”听到了对方的话之后,玛蒂尔达的表情也黯淡了下,“希望夏洛蒂小姐能够摆脱这种不幸的命运吧。”

此时,勃朗特三姐妹当中,写出了《呼啸山庄》的艾米莉-勃朗特已经因为结核病而在1848年死去了,享年30岁;《艾格尼丝-格雷》的作者、小妹安妮于第二年死去,享年29岁。所以两个人才会在这里感叹天才的早逝。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写了《简-爱》的大姐夏洛蒂,也将在五年后的1855年死于妊娠并发症,享年也不过39岁而已——当然这一点,玛蒂尔达是无法预先得知了。

“那么,您能说说您最喜欢她们的哪一部作品吗?”在压抑的沉默持续了片刻之后,对对方突然问玛蒂尔达。“换言之,您认为哪一部作品最好呢?”

“我?我每一部都很喜欢,但是,要说最喜欢的话……”玛蒂尔达微微皱起了眉头,“我果然是最喜欢《简爱》吧?毕竟看了之后,我觉得心情十分喜悦,而且我十分喜欢那位女主角的刚强性格……”

“果然还是年轻啊。”对方小声嘀咕了一句,嘴角微微一撇,好像是有些嘲讽地冷笑了起。

“嗯?您这是什么意思呢?”玛蒂尔达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我并不喜欢《简爱》,”对方干脆的回答。“我认为,这本书虽然文字清新优美,但是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您怎么会这么想呢?”玛蒂尔达十分奇怪。“难道您不为其中的爱情而感动吗?”

“我确实不是很感动,小姐。”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我认为其中的‘爱情’,充其量只是一种自己迷幻的迷雾而已。”

“怎么?”

“难道我说错了吗?剧情不就是如此吗?作者强行给女主角配备了两位爱她爱得舍生忘死的有钱人,然后指着她说——你们看,其实如果没有钱,只要有爱情。有**自尊的思想,一个女人也可以活得多好啊!”这位女士轻轻耸了耸肩,“难道还有比这个更无聊的证明吗?她最后还是回到了那个有钱人身边。回到了庄园里啊!她宣称是为了爱情,那么如果对方没有庄园呢?如果没有城堡的话,王子和公主怎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呢?”

“可是……”玛蒂尔达被这种突如其的攻击弄得有些迷糊了,她心里觉得不对。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对方。“这种臆测。是不是太过于……”

“您还年轻,所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也正常。”对方又扫了玛蒂尔达一眼,不过眼神中并没有多少取消,“我要说的是,那位可敬的作者,有意用爱情模糊社会被金钱支配的本质,然而掩饰工作却没有做得多好——女主角明明是和上流社会的男子爱爱去,结果就想说金钱不是社会的枢轴。这不是很过分吗?”

“可是!”玛蒂尔达心里感到有些不舒服了。

“对她的观点,我不赞同。因为我从不这样蔑视金钱。”对方仍旧微笑着,语气十分平静,又带有难以掩饰的傲慢,“我很清楚是因为金钱才给了我尊荣和闲暇,所以我绝对不会去侮辱金钱。”

“那您就可以据此否认爱情吗?世界上确实是有爱情的。”玛蒂尔达的态度变得有些生硬了起。

只是你没有碰到我的姐姐而已。

“我并不否认爱情啊,我是相信有不掺杂有任何杂质的爱情的——虽然我个人还从没有见到过,小姐。”塞西莉亚-德-罗特列克小姐微笑着向玛蒂尔达又点了点头,“然而,一边依赖金钱,享受它带的闲暇和便利,一边却高呼爱情高于金钱,我否认的是这种不老实的态度。从这个方面看,《呼啸山庄》和《名利场》倒是要老实得多,也深刻得多。

当然,因为相较于冷冰冰的现实,世人都更喜欢童话——哪怕是成年人也是如此——所以我认为,《简爱》应该确实会比《呼啸山庄》要更加流行一点吧……但是,尽管如此,我仍旧更加喜欢《呼啸山庄》。啊!艾米莉-勃朗特小姐真是一个难言的天才!居然能够驾驭如此狂暴的文字,我实在太佩服她了!真可惜她早早地就离开了大家!”

说完这段话之后,她拿起了茶几上的茶杯,悠悠然喝了一口茶。“小姐,虽然不知道您的名字,但是能和您聊一聊这个问题,我十分开心,希望我的话不至于让您心情不佳,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

玛蒂尔达默默无言,暗自咀嚼着对方的话,然后静静地点头提出了告辞。“谢谢,您的话会给我一些启发的。”

虽然不太同意对方的观点,但是她确实没有想好该怎么反驳对方,所以只好先告辞。

也许下次再聚会的话,也能碰到她吧……今天果然没有白,看这位德-佩里埃特小姐的沙龙,果然如同传闻中那么有趣,真的能碰到很多有见地的人。

………………

而此时的夏尔,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两个人的互动。

虽然不知道她们两个在谈什么,但是他关注的不是这个。

他关注的是这个女性本人。

她顾盼之间这种高傲的态度,还有脖子上戴的纱巾,还有下意识拿起茶杯时的那种姿势……统统都被夏尔观察在了眼里,也在和记忆中的样子慢慢重合。

他的心里,慢慢地得出了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不会吧!他不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以平息心中的惊骇感。

………………

夜已经深了,德-佩里埃特小姐的聚会也已经到了尾声,宾客们开始准备向主人告别。

而那位女士自从玛蒂尔达离开之后,一直没有跟几个人说过话,此时她直接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看样子是准备回家了。

她一路穿过客厅,表情仍旧淡漠无比,好像什么都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地向门口走了过去,好像如同幽灵退场一般。

而在她经过的时候,早已经在走廊过道的暗处里呆着的夏尔,好像不经意间大喊了一声。

“阿列克斯,等等,你的东西掉了!”

“什么东西!?”

这位自称为塞西莉亚的女士下意识地回过了头。

然后,他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