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二章 压服

第六十二章 压服


                

当端着一碗燕麦南瓜粥的夏尔走进楼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毫不意外的如同烈焰一般的视线。艾格尼丝怒视着他,犹如仇敌一样。这个楼,原本是用存放废旧家具的,平素并没有人使用,如今却成为了囚禁他的姨母的场所。

夏尔在这种视线面前并没有退缩,依旧亦步亦趋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艾格尼丝,饿了吧?我给您带午餐了。”他微笑着向对方说。

而艾格尼丝,就坐在他的面前的椅子上。

虽说是坐着,但是环绕着她身体的那一圈圈绳子,可不会提供多少舒适,在这一道道绳索束缚下的姨母,反倒看上去有些凄惨。

夏尔的笑容,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艾格尼丝的回应,她只是用那种饱含着愤怒和痛心的视线看着夏尔,一言不发。

遵照了夏尔之前的命令,她被严严实实地被绑在了椅子上,绳索一圈一圈地绑在她的身前并且在后面打了个结,几乎剥夺了她所有的行动自由。

不管怎么说,这也绑得太过分了吧……夏尔在心里苦笑了起。

因为之前剧烈的挣扎,她的裙子看上去皱巴巴的,并且胸口还露出了白色的内衣,天晓得之前老仆人是忍受着多大的尴尬将她搬运上并且绑起的。

因为一直都没人使用,所以楼虽然会经常被打扫,但是空气中仍旧会弥漫着一股陈腐的味道。再配上昏暗不明的楼,四处散乱的家具和绸布,头发散乱、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子。这种种布景,构成了一副带有后现代恐怖色彩的阴暗图画。更何况,这位女子,还是他的一位亲人,从小时候就爱护他、帮助他的人。

此情此景,让夏尔的心里突然不禁产生了一种“哦,原我是这种程度的一个坏蛋啊”的感叹。

但是即使如此。夏尔的心里仍旧没有一丝的后悔。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使用暴力的人,但是当需要使用暴力的时候,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带着这样的一种平静心态。他用汤匙挖了一勺粥,然后轻轻地递到了艾格尼丝的面前。

但是,艾格尼丝只是怒视着他,丝毫也没有张开嘴的意愿。

夏尔不由得长叹了口气。

“艾格尼丝姨妈。您这又是何苦呢?这样瞪我我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啊?如果能够让您心情好点的话。尽管骂我吧,骂完了再吃点东西……”

“骂你?骂你这种混蛋有什么意义呢?你会因此有任何触动吗?”艾格尼丝的语气十分冰冷,显然已经被夏尔的表情伤透了心,“这就是轻信了一个混蛋,并且对他心软了的后果。我早该想到了,既然是被混蛋养育大的,你怎么可能不也变成一个混蛋?今天闹成这样是我活该倒霉,我对你无话可说——你只是做了一个混蛋该做的事情而已!”

啊。虽然说得很难听,但是既然肯说话。那总算还有点希望,夏尔心想。

“你说的这个问题……嗯,老实说我并没有多少资格否认,”夏尔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也请您站在我的立场上考虑一下吧——您叫我一声不吭地看着您去杀掉自己的父亲?您觉得有几个人会不当做一回事地答应下?”

他的诘问,并没有让艾格尼丝理屈词穷,她反而冷笑了起。

“说得真是好听,你这种人会那么关心他?”

“虽然并不是特别关心,但是也不至于就这么看着你杀他嘛。”夏尔苦笑了起,“总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认为我们最好还是商讨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为好……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对待您的。”

这句话是他的真心话,虽然当初立下过‘一定要打败你’的豪言,但是这种方式赢得的胜利,实在让他无法高兴起。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是不可能改变主意的。”艾格尼丝丝毫没有通融的打算,“如果你以为逮住了我就能够让我放弃,那你就太过于天真了。”

“我倒是不至于天真到这个地步。”夏尔耸了耸肩,“不过,我也不打算什么都不做。”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杀了我吗?”艾格尼丝仍旧冷笑着。

“目前情况下,我不认为有这样做的必要。”夏尔摇了摇头,然后诚恳地看着对方,“艾格尼丝,我再说一次,我真的不想同你闹翻,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受到了威胁而已……”

“威胁?是谁逼得我走到了这个地步?你以为我是想这么做的吗?如果我想这么做,之前我早就做了,哪还有你得意起的今天?”艾格尼丝紧皱着眉头,眼中满是沉痛,“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阻挡我的行动?如果不是你硬是要走到这一步……我怎么会……?”

“对此我很感激您,”夏尔颇为感激地朝姨母点了点头,“那么,您能不能告诉我,当初你们收集的物证到底是什么?现在又放在哪里呢?”

艾格尼丝看着他,笑了,犹如是看一个小孩儿在犯蠢似的。

“啊,也对,现在也不是谈判的好时候。”夏尔笑了笑,“那么,您能赏光,听一听我的解决方案吗?”

艾格尼丝没有答话,似乎不想再和他说什么了。

“我的解决方案很简单,您在这里住一阵子,让我的父亲养好伤,然后他离开这里,这样,我就尽了自己的义务了。”夏尔的语气十分平静,显然已经打好了主意,“然后,我就不再管他了,你要去找他就去找他,如果被你找到了只能说明他无能。无能者就算有任何下场我都不在乎……”

艾格尼丝骤然抬起了头,用疑惑的视线看着他,显然有些惊愕于他的这个提案。

“你看。我也不是不能通融吧?”夏尔勉强地笑了笑,然后重新变得严肃了起,“但是,那些证据,严重地威胁到了我,所以,我必须将这些东西都泯灭掉。”

“你想叫我告诉你?”

“这不对吗?您不是宣称。并不想对我不利,只想匡扶正义,杀掉那个人吗?那么为什么您偏要留着那些东西呢?我想不出任何的理由……除非您的在骗我的。您非要拿住我的把柄好威胁我。”

“你怎么能这样看我?”艾格尼丝皱起了眉头。

“那好,那就答应我的提议吧?难道,在现在的情况下,您还能有任何其他更好的解决方案了吗?”夏尔反问。

“可是我该怎么相信你呢?”艾格尼丝冷笑了起。“如果你再次欺骗了我。消灭了对自己不利的东西之后又重新庇护那个混蛋?你已经做过一次了,难道不会去做第二次吗?我对你现在的人品已经足够了解了,你和其他的特雷维尔是一样的,都是撒谎精!”

呃,其实这种描述倒也不是不对啊……虽然夏尔这次并不打算撒谎。

“别以为抓住了我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告诉你吧,要是今天我没有回去,马上就会有人将一切都散布出去。到时候你自己想想后果吧?”艾格尼丝不慌不忙地回答。

“所以,您的意思是。叫我听从您的话,将父亲交给您,然后老老实实地将您送回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在艾格尼丝饱含有嘲讽的视线当中,夏尔沉默了。

其实父亲的死活,他现在已经不是特别在意了。就算真告诉她,然后让父亲送了命,老实说他也不觉得怎么样。

但是,现在的问题已经转变了。

真正的实质问题是——他能不能容忍,一个影响着他前途的炸弹,被握在了别人手中,随时都有可能被拉响?

他被人威胁了。

他很讨厌被威胁的感觉。

也对啊,有些事情,是用语言无法解决的。

“一直在纠结‘我该怎么相信你’、‘你这个人值得不值得相信’,人类是不会有任何进步的……”夏尔的脸,慢慢地沉了下,好像是在感叹历史的哲人似的,“所幸的是,为了解决这种难以弥合的分歧,我们的祖先发明了武器……”

艾格尼丝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怎么,到了现在,你还想用刀剑威胁我吗?”她冷冷地问,“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怕这个,你要动手就动手吧。”

“不,我不会杀掉你,但是我会将你的哥哥,嗯,也就是我的舅舅全家都杀光。”夏尔突然温和地笑了起。“而且我会马上、也就是几个小时之后,就带着人这么做,不会给他们任何防备的机会。”

艾格尼丝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没错,在巴黎,说要去光天化日之下去将一家贵族名门全部灭门,说出恐怕也没人会相信吧。

“没错,我会杀光他们,然后,我当然不会乖乖地等着上绞架。我会拿着一大笔钱跑到美洲去。那里,合众国,您明白吗?那是个好地方,有一群好公民,还有一大片无主之地,只要你有钱,没人会问你的历出身,我会买个几万亩地再买几百个黑奴,然后在那里照样舒舒服服地做个土皇帝!你信不信我做得到?告诉你吧,我做得到,我这个人一向喜欢考虑退路,所以我随时可以换几个身份从这里逃掉!”

“你敢!”似乎是被夏尔气到了,艾格尼丝大声回敬。“到那时候我就会美洲,把你,把你的家人,给杀个干干净净!”

“好啊!就啊!我到时候恐怕正会发愁没有娱乐节目呢!”夏尔大笑了起,“最好多带些人,我等着招待你!”

在姨母饱含怒气的视线当中,夏尔毫无顾忌地大笑着,仿佛一切都已经毫无畏惧了似的。

“你认为我做不到吗?我的同党们有那么多有权势的人,虽然他们无法包庇我杀光您的一家,但是他们会下多大心思追捕我呢?你没有把握吧?只要让我逃离了法国,我又有这么多钱,我做什么事做不了?别觉得我不敢,如果你威胁到了我,我就会这么做的!所以,要么就老老实实地在我家呆上半个月,让我完成我该做的事情,不给我添麻烦,到时候你就可以得到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听明白了吗?!”

“你这个疯子!禽兽!狗杂种!”艾格尼丝终于忍耐不住了,对夏尔破口大骂了起,“你居然说得出这种话?你还有一丝人性吗?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啊!”

当她变得如此失态时,夏尔就知道,他的威胁应该是已经奏效了。

“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没有贵贱亲疏之分,小姐。”夏尔冷笑着引用了一句话,虽然曲解了这句话的意思。“我不会为了无聊的变态心理而这么干,但是我会为了需要而这么干,如果想要阻止我,很简单,别让我产生这种需要就行了。现在,我再问一次,答不答应我的提议?”

艾格尼丝胸口剧烈地欺负着,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是夏尔仍旧平静地看着她。

两个人这种无声的交锋持续了许久,而且,必须分出胜负为止。

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怀表。

“你大概还有十分钟的时间考虑,十分钟后即使你答应我也没用了,我会马上召集人手,你可以试试为舅舅祈祷,希望他能得以生还。”

这句话,犹如最后一击,终于让艾格尼丝软了下。在这两个人的对峙当中,对家人的爱,终于让她的精神被暂时压倒了。

她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微微垂下了视线。

“好吧,我可以跟你说,但是……”带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情,她瞪着夏尔,“你必须言出必践,不再庇护他。”

“那时候你尽管去追吧,我不会再管了。”带着一种得胜后的轻松感,夏尔点了点头,“如果逃了那么久还会被人再追到,死了只能算他自己没本事。”

“那好,我就告诉你吧……”

“不,等等。”夏尔重新拿起了手中的碗,然后挖了一勺粥递了过去。

“啊……”他比了个口型。

艾格尼丝因为恼怒和尴尬,脸上骤然闪过了一丝红晕,但是最后还是张开了口。

啊,我想错了,其实,这一场胜利,还是挺有意思的嘛。夏尔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