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理念之争

第一百五十七章 理念之争


                

随着夜幕的将领,晚间的街道在幽暗当中若隐若现。一辆马车在城郊的道路上穿梭行进,最后终于在位于布洛涅森林边缘的一幢公馆外停了下。

当马车停稳了之后,夏尔从车厢里走了下,然后殷勤地伸手将玛蒂尔达也扶了下。

“玛蒂尔达,我们已经到了……”夏尔一边扶着玛蒂尔达,一边凑在她耳边亲昵地说,“希望对你说,这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遵照之前的约定,夏尔带着玛蒂尔达到了那位蓝丝袜小姐的公馆,参与她今晚阻止的沙龙。

“谢谢你,夏尔……”玛蒂尔达的语气有些绵软,因为夏尔凑得很紧,呼吸的热气都不停地拍在她的脸上,让她又尴尬又觉得开心,“为了今天我可是期盼很久了……”

然后,她又不安地看着夏尔,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了一些忧虑,“不过,希望今天您没有因为我的任性而耽误你的公事吧?”

“没关系,那些事情白天就已经把我烦透了。我最近为了国家所做的公事已经太多了,总得给自己找找休息的空间嘛……”夏尔满不在乎地回答,“就算你不跟⌒★我提出这个要求,我也会自己抽个空放松一下的,所以,不要责备自己……”

一边说,夏尔还用力挽了挽玛蒂尔达的手,戏谑地看着玛蒂尔达。“好了,就当是发发善心,您在这里好好玩玩吧,也顺带让我放松一下。”

“您倒是挺会开玩笑的。”玛蒂尔达越发尴尬了。不过也显而易见地十分喜悦,“不过。我……我可不知道该怎样讨您欢心。”

“哦,没关系。你不需要强压自己讨欢心啊?”夏尔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给玛蒂尔达轻轻拥抱了一下,“你只要继续这样陪伴着我,我就很开心了。”

夏尔的这样一番做派,让玛蒂尔达的脸更加发红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会的,夏尔。”

——姑且不说她本就希望让夏尔在紧张的公务之余放松一点,更何况最近夏尔还帮了她一个大忙。于情于理她都不想违逆夏尔的意见。

她这种矜持当中又带着些许妩媚的样子,让夏尔不禁越看月高兴,最后忍不住又给了她又给了她一个亲切的拥抱。

看着他和玛蒂尔达如此亲密的模样,又有谁能够想到,就是在昨天,他还正和自己那位即将结婚的未婚妻一起去看自己新婚之后的居所呢?

两个人厮磨了一会儿之后,夏尔才带着玛蒂尔达再度到了这座公馆当中。

“特雷维尔先生,您能够赏光驾临,真是让本人不胜欣喜啊。”等到夏尔和玛蒂尔达走到公馆当中的时候。此间的主人——绰号蓝丝袜的德-佩里埃特小姐,笑吟吟地迎了上。以那种故作严肃的态度看着夏尔,“好像自从您上次拜访之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了吧?我还以为您得了富贵之后。就忘了以前的朋友们呐?”

“哎,卡特琳娜,我哪能忘了您这样热情的朋友呢?只是最近的公事实在太忙碌了。抽不出时间。”夏尔耸了耸肩。“如果能找到点儿空,我早就过了。”

“啊哟。瞧瞧!瞧瞧这个人如今的口气啊,多自命不凡啊!大人物果然就是大人物。和咱们果然不是一路人呀……”佩里埃特小姐夸张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过,恐怕是有时间陪女友,没时间探望朋友们吧……?”

然后,她又毫不意外地朝玛蒂尔达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表示出对她身份的好奇心,“亲爱的小姐,能够再次看到您,真的很让人开心,您尽管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吧,不用有任何拘束,我一贯是殷勤待客的。”

玛蒂尔达被她刚才的那句玩笑话已经弄得有些心虚了,眼下哪敢再和她搭话,只是糊里糊涂地点头,一边用视线寻求夏尔的帮助。

谁和你这种英国人是同路人啊,夏尔一边在心里哂笑,一边摆了摆手打圆场,“好了好了,卡特琳娜,你就别逗弄人家了,难得别人对你这里兴致勃勃,可别扫了人家的兴啊!”

“嚯,您还真是……”佩里埃特小姐忍不住嗤笑了起,仿佛是在嘲笑夏尔似的。“好吧,那你们就赶紧先进去吧,时间可不等人。”

“今天你好像没请太多人?”夏尔随意地扫了周边一眼,发现的人并不如上次那么多,“怎么,你也有不喜欢热闹的时候?”

“偶尔也要换换口味嘛。”蓝丝袜小姐摆了摆手,然后,她突然朝夏尔眨了眨眼睛,“里面恐怕会有你的一位相识哦……”

“相识?谁?”夏尔皱了皱眉头。

在今天这种场合,他可不大愿意碰到认识自己的人。

“就是雨果先生啊,几年前我还记得他在这里批评过你呢,今天他终于肯赏光再一回了,你们的运气倒是好。”蓝丝袜小姐倒也不卖关子,“也正是因为他的缘故,我才没有请几个人,不然大家闹哄哄地吵成一团可就没意思了。”

“雨果先生?”夏尔还没有什么反应,玛蒂尔达就突然喊了出,然后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他……他也了?这……这真是太好了!”

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她当然对雨果这样的文学巨匠充满了尊敬和好奇,哪怕对方其实近几年因为投身政坛,已经没有什么好作品面世了。

“他现在在哪儿呢……?”玛蒂尔达急不可待地看着佩里埃特小姐,“我可以去见见他吗?”

“别这么激动啊,朋友。”佩里埃特小姐笑吟吟地回答,“您现在就可以去见他了……让大家可以互相坦率地交流。这不正是我召集大家的目的吗?去吧,他现在正在和别人谈天呢。您可以和他搭搭话,告诉他您有多么喜爱他的作品。”

玛蒂尔达这种发自内心的欢呼。比什么恭维都让她感到开心——这不正是证明她的沙龙很成功吗?

“那太好了!”玛蒂尔达先是欢呼,然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突然黯淡了下,“不过……不过我觉得我还是不用打搅他了吧,只要在旁边看一下就好……”

她大概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觉得自己有些自惭,也不想给我带麻烦吧。

夏尔一瞬间就猜到了玛蒂尔达的心思。同时,心里也感觉微微一痛,深觉自己有些对不住玛蒂尔达。

接着。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的驱使之下,他直接拉起了玛蒂尔达的手。

“都到了这里了,还用担心什么呢?”他微笑地看着玛蒂尔达,“走吧,我带你一起去见他。”

还没有等玛蒂尔达反应过,夏尔就已经直接牵着玛蒂尔达的手往客厅里面走了过去。

当夏尔走进门的时候,很快就发现,此时的雨果正独自坐在一个沙发上,低垂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看到可以直接去搭话之后。夏尔心里一松,然后径直地朝雨果走了过去。

“晚上好,雨果先生。”

听到了夏尔的招呼之后,雨果先是一愣。然后抬起了头。

认出了跟自己打招呼的人是夏尔之后,他的表情先是有些激动,然后又慢慢地转为了冷淡。“……特雷维尔先生?晚上好。”

夏尔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改成有些冷淡的称呼的了,

自从路易-波拿巴开始不断地表现出自己的专权倾向之后。此时的维克多-雨果,已经和原本支持的路易-波拿巴分道扬镳了。经常在议会和其他场合发表对路易-波拿巴不满的言论。

连带的,他自然也对路易-波拿巴的坚定支持者、甚至公开在议会当中攻击议会的夏尔感到十分不满了。

“很高兴能在今晚见到您。”夏尔殷勤地朝他点了点头,好像昨天在陆军部当中秘密会议当中叫嚣要逮捕他的人不是自己一样,“我想,我很久没有聆听到您给我的教益了。”

“很遗憾,我却不怎么高兴,先生。”与夏尔不同,雨果的态度则要冷峻许多,“我必须告诉您,您正在丧失我曾经给您的友谊和信任。”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先生?”夏尔故作疑惑地问。“我想我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害到您的事情吧?”

“您确实没有伤害我,但是您伤害了整个国家!”雨果严厉地回答。“您现在没有发现自己正变成一个日益给国家带危险、不和还有恐怖的人物吗?”

“是吗?我的看法却相反,先生。”眼见对方如此不客气,夏尔也忘了原本的目的,强硬地回击了起,“我在帮助总统,重建这个已经饱受创伤的国家,并且让她得到她应该得到的地位。”

“您所说的地位,就是满目疮痍的废墟吗?路易-波拿巴准备将国家带往深渊,而您……您却打算帮着他推一把!”雨果毫不忍让,严厉地看着夏尔,“没错,我承认您很有才能,但是才能如果是用在危险的方向上,那只能给国家带比庸人更大的灾难而已!您为什么非要,而不站在宪法和平等还有共和国一边呢?”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空谈,先生,毫无意义。”夏尔不卑不亢地回答,“这些东西拯救不了国家,只有强有力的手腕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是胡作非为!我会阻止你们的肆意妄为的。”雨果怒视着夏尔。

“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夏尔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我想您大概不会成功,因为力量比空洞的言辞更加有说服力……”

“力量……你们终究是能够看到人民的力量的!”

“都已经到了这里了,我们就不要再谈论那些让人无趣的政治话题了吧,先生们?”眼见两个人都说得有点僵,蓝丝袜小姐适时地插话了,“我今天请诸位过,可不是想要看那些与文学无关的争吵的哦……”

在得到了提醒之后,两个人都停下了这种无谓的争吵,然后都对自己的失态暗暗有些后悔。

“先生,我……”夏尔指了指玛蒂尔达,“是想让您和这位可爱的小姐认识一下的,她是您的崇拜者,一心想要认识您。”

雨果有些疑惑地看着玛蒂尔达,好像猜测到了什么。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说到底,他自己不也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不也一样经常和情妇招摇过市?

“在女士们面前,我们就不要吵架了吧……”夏尔笑着耸了耸肩,“政治的话题先放在一边吧,反正我们也有的是时间处理。”

看见夏尔这么悠然的样子,维克多-雨果摇了摇头,最后叹了口气。

“您要是专注于做一个文学家,那该是多好的事情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