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四章 提醒

第三十四章 提醒


                他和她认识了。

他和她互相了解了。

他和她有过爱恋。

然后,他和她有了争吵。

然后,他和她分开了。

几乎每一场以分别为终结的恋爱,都是以这五步路线完成其寿命的,所待填充的只是其中的具体内容而已。

但是,他和她是堂姐弟关系。不过,虽说是堂姐弟,但是他和她的诞生ri还没差到一个月,基本上是同样大的青年人。

当然,不管年龄差距多大,如果在21世纪,恐怕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吧……哦不,即使是在这时代的中国,堂姐弟之间有恋爱关系一样是骇人听闻的罪行。

但是在这个时代的欧洲,为了保持血统,为了让家族财产不至于因为嫁妆而外流,或者为了别的什么,或者哪怕仅仅只是为了攀亲方便,堂表亲之间的恋爱乃至成婚的事例屡见不鲜,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别的不说,路易十六的长公主殿下,不就是嫁给了自己的堂兄,路易十六亲弟弟阿图瓦伯爵的儿子吗?王家尚且如此,下面的贵族和平民又何须有什么顾忌?

然而,他和她最终还是分手了。

并不是因为夏尔有什么道德观念的障碍,也并不是因为害怕影响到特雷维尔家族下一代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好吧,应该说夏尔其实也是有点害怕的,但主要原因不是这个。

不管怎样,简单说就是,夏尔曾经迷恋过堂姐夏洛特,但是,已经结束了,

至少夏尔本人是认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然而,当那只柔滑细嫩的手轻抚上他的额头时,他依旧忘记了避开,甚至还有些失神。

好在,双耳还能够忠实地传递自己接收到的话语。

“婚约的事,是我故意跟爷爷提的,如果没人阻止,我最后也会让它中断。可是,我很开心呢,你真的站了出把这桩婚事给毁掉了……夏尔,我真的很开心呢……”

“爷爷说你干得漂亮,既有胆量又有头脑,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特雷维尔了……”

“我知道,你不肯也不敢见我,所以今天我直接过了。夏尔,你最近还好吗?”

还好吗?还好吗?还好吗?

诚恳而又带着关切的问候,让夏尔清醒了过。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微笑重新浮上他的面庞,然后他轻轻地偏开了头,避过了夏洛特的轻抚。

“哦,谢谢您的关心,我还很好。”

他使用的称呼,依旧是恭敬而又带着疏离的“您”。

手慢慢地被收回了,莫名的笑容却依然残留在那姣好的面庞上。

接着,她轻轻退后,然后坐到夏尔的对面,棋盘黑子的一端。“你还是老样子呢。”她望着棋盘,似乎又另有所指。

“还好。”夏尔简短地回答,接着他探询地扫了姐姐一眼。“您今天,是有什么事情呢?”

“没有什么别的事就不能过看你吗?”夏洛特依旧微笑。

夏尔没有回答。

夏洛特轻轻叹了口气。

“好吧,除了看你之外,我确实还有另外一件事。”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呢?”夏尔表面上饶有兴致地问,内心则在盘算等下就吩咐仆人以后碰到夏洛特访就宣称自己不在。

夏洛特抬起头看着夏尔,她脸上微妙的笑容还在,只是里面加上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郑重。

“夏尔,我刚刚从奥地利游历回。”

虽然两年前分开之后,夏尔再也没有主动去关心过夏洛特的事情,也没有特意去打听过她的行程,但是夏尔模糊地想了起,确实侧面有些印象,好像听说她最近出去散心旅游去了。现在的人们,常去的意大利或者奥地利旅行,这没什么出奇的,也无关紧要。

“哦,希望您能玩得开心。”他客气而疏离地回应了一句。

夏洛特垂下了双眼,似乎是在思酌着什么,但是突然她又抬起了眼睛,刺得夏尔心头一颤。此刻,夏尔终于想起了,特雷维尔家的女孩子,终究也姓特雷维尔。

“我在维也纳那里……”她紧紧地盯着夏尔。“觐见了长公主殿下。”

【1830年七月政变爆发之后,波旁王族被逐出了法国。他们先是逃到英国,后辗转到奥地利帝国,先是居住在戈里齐亚。1844年,查理十世的长子、波旁王族的首领路易-安东尼因病去世,而他的遗孀(即长公主)迁居到维也纳郊外的弗罗多夫堡。】

夏尔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然后他以凌厉的眼神回视了对方。

夏洛特笑得眉毛都弯了起。“很意外吗?”

沉重的呼吸仅仅持续了片刻,夏尔恢复了平静。

“不要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你只是个女孩子!”

“效忠已经进了棺材的波旁王族?真是疯了!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举动吗?”

“如果您去做王党的话,我们就只能是敌人了,您知道的。”

应该说这些吗?

不,已经没必要了,这些话当时都已经说完了。

事情既然已经演变到了如今这个样子,现在,夏尔能想出的回答只有一个。

“不意外。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您要过告诉我这些,您不怕我去告发吗?”

“告发?”似乎是听到什么很好笑的东西一般,夏洛特用右手掩住了口,小声笑了出。“你会去告发我吗?一个波拿巴分子告发一个王党分子?”

夏尔没有笑,只是轻轻地将自己刚才走动过的棋子摆回原位。“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找我。”

夏洛特看着夏尔慢条斯理地清理棋盘,眼中竟然有些罕见的焦虑。

“夏尔,你真的不再考虑了吗?我们很缺乏可用之才……而且要是成功了的话,你想想可以得到什么样的报酬吧?以你的聪明才智,以后前途……”

看着夏尔的眼神,她明白这一次的说服仍旧是毫无意义的无用功。她重新叹了口气。

“我从长公主那里得到了很多指示和提醒,回国之后就传达给了我们的人。”

“比如说呢?”夏尔突然了兴趣——关注一下同行的工作,是一种必要的职业素养嘛。

“这个我当然不可能跟你说嘛,除非你答应跟着我们走。”夏洛特的浅笑中带有狡狯的神采,竟然有了点少女的顽皮,不过笑容又很快就敛去了。“没想到,后出了大事了。”

“出了大事?”夏尔看着异乎寻常郑重的夏洛特。

“我们的人,在靠近巴提诺格里斯街的秘密据点里召开了一次密会传达最新的指示,结果……结果被zhèng fu的人侦破了,军jing大肆搜捕……”夏洛特蔚蓝的双瞳里透着一股黯然,“我们有很多人被抓,还有一些人被杀了……当然,也有一些人逃脱了……”

“哦,那还真是遗憾啊……”夏尔同情地说了一句,只是里面总带有一丝无法掩藏的幸灾乐祸——听着同行遭殃时,人们在兔死狐悲的同时,总会有点幸灾乐祸的嘛。同时他心里也有些恍然大悟,原那天密会时,附近所发生的枪战就是军jing和王党在交火啊。

“那你没事吧?”

注意到夏尔下意识的称呼转换后,夏洛特脸上闪过了一丝喜sè。“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我从不与组织其他人联系,而且平时也很注重隐秘,这次更加是确认了好久才重新出,应该没事吧。况且,这次由于其他人的奋战掩护,大多数重要人物都逃离了,根本无法往上牵连……”

“哦,那就好。”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夏尔,连忙换回了刚才那种客气疏离的口吻。“为您感到庆幸。”

“不得不承认,虽然万幸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但是这次我们元气大伤……”夏洛特轻轻摇了摇头,“更为可怕的是,这次zhèng fu是几处地点同时动手的,在巴黎、外省的几处地方,他们同时对我们组织的人发动了袭击……夏尔,想必你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这意味着,你们中间有叛徒?”

夏洛特轻轻点点头。

“恐怕层级还不低。”

“应该是这样。”

“我的事应该还没有关系,但是……”

夏洛特突然捏住了夏尔的手。

“夏尔,我今天是特意要提醒你的,当心!我们都知道现在这个王朝已经接近穷途末路了,但是,正因为如此,zhèng fu就会更加疯狂,没准儿什么时候就会对你们动手了,你一定要当心啊!你不像我,我负责的只是传递消息,然后在后面出出主意,而你……你一直是……”

她的手捏得很紧。

“我当然会小心的。”等了半晌,夏尔才慢慢回答。“你也要当心。”

“我也会的。”夏洛特微笑以对。“但是,你要多想想自己。我还有两个哥哥,他们并没有参与到密谋,就算我被抓了也牵连不到他们,但是你呢?如果你被抓了,谁照顾芙兰?难道你打算让芙兰继承你的理想和事业吗?”

“当然不会。”夏尔无比郑重地回答。“我永远也不会允许芙兰参入到这些事情当中,特雷维尔家的yin谋家和疯子已经够多了!”

“疯子?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看待你和我们的。”夏洛特又苦笑起,“但是那又如何呢?大家都知道,和棋盘上那样,离王最近的总是疯子嘛。”

【这是一个双关谚语。在法语中,fou既有象棋里的“相”的意思,又有“疯子”的意思。】

“砰!”

门发出一声巨响,被人踢开了。

“芙兰?”两姐弟同时惊了一下,然后夏洛特赶紧抽回了自己的手。

芙兰端着茶,不着痕迹地走到了桌子的中间,正好遮断了哥哥与堂姐的视线。

“夏洛特姐姐,您我家怎么不招呼一声啊,这么久不见您,我还挺想念您的……”,她巧笑嫣然地面对着夏洛特,然后将茶放到了她的面前。“,先喝杯茶解解渴吧?”

她的语调轻快而又愉悦,完全符合待客之道。

然而,背对着夏尔的她,眼中却毫无笑意,凌厉的视线却只表现出质问。

你为什么要这里!你们刚才干了什么?

夏洛特呆了一下,然后脸上浮现出几乎同样的笑容。

她突然站起身,然后轻轻抱住了芙兰。

“芙兰,我亲爱的妹妹……两年不见,又好看很多了呢,唔,还长高了,真让姐姐高兴啊……”

十五岁的少女,二十岁的女郎,极为相像而又略有不同的脸,此刻似乎有了雷同的表情。难道这也是同为特雷维尔血统的缘故吗?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