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五章 威灵顿(二)

第四十五章 威灵顿(二)


                

虽然这种笑声当中决不存在宽容或者友好,但是在威灵顿公爵的大笑声当中,夏尔突然感觉原本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鸿沟

“我原本以为您对我们的成见要更加深一些。”夏尔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再度向他躬身致意。

“我对任何人都不抱成见,反正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得所有人都已经快忘了它。”公爵轻轻摆了摆他那已经布满了褶皱的右手,“再说了,如果不列颠需要对之前的敌人抱有成见的话,我们在全世界都找不到人可以做朋友了。”

也许是发自内心的感叹,似乎让他更加显得苍老了,也让那种傲慢凌厉的气势衰减了下。公爵看着前方的虚空,似乎是在感叹自己已经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没错,他自己也知道,他就要成为一个时代最后的终止符了——而且未必有多少人为此感到遗憾和失落。

“即使再过一百年,甚至两百年,您的勋绩也绝不会被人遗忘。”夏尔发自内心地再度恭维了一句,“哪怕是法国人,也觉得您是不列颠的伟人。”

“恐怕不会有很多法国人这么想。”公爵少许的惆怅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那种讥讽的表情再度让他显得卓有神采,仿佛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展示自己的精力一样,“据我所知,大多数法国人都认为我只是运气好,如果稍微上帝开开眼,我的脑袋大概已经被老近卫军踩成渣滓了……”

在公爵如此的嘲讽下,夏尔不由得有些尴尬了。

因为他说得是实话,在法国,确实有不少人对滑铁卢战役的失败很不服气,认为威灵顿只是靠着运气才击败了皇帝——不仅仅是一般人这么想,就连许多历史学家和文学家都是如此。

梯也尔在自己的历史著作是如此说的,雨果在《悲惨世界》里面甚至无视战史事实,夸大了英军损失和崩溃的程度。

出于民族主义的自尊心角度而言,这种不服气的心态倒是非常正常的。甚至还是值得鼓励的。只不过夏尔并没有同他们分享这种民族主义自尊心,所以明明是比他们更加“又红又专”的波拿巴党人,他却可以毫不介意、并且实事求是地表示对公爵的尊崇,夸赞对方的功勋——当然。在路易-波拿巴面前,他就不会如此表现了。

“在法国确实有一些人这么想,我想您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动机。不过,我认为,这种表现是毫无必要的。无视现实甚至比失败更加可怕。”夏尔为了避免既不像是在贬损法国人,又十足地表现出对公爵的尊敬,因此显得字斟句酌,“您表现出了非凡的机智和镇定,您的士兵展示了令人惊叹的勇气和毅力,因此您赢了。在一场决定命运的战斗当中,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上帝的眷顾从不会降临。我是波拿巴党人,我尊崇皇帝,但是我承认法兰西在滑铁卢那无可挽回的失败。并且愿意为她重新站起而努力。”

在夏尔如此表述的时候,公爵一直都在看着他,好像是在判断这个年轻人的诚意似的。

直到最后,他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以此表示。

“不管怎么说,至少您有上流人该有的风度,而且还能够明白事理,现在的小家伙们,哪怕能做到以上两点的都少得可怜了。看……我毕竟倒也可以对今后的欧洲有些期待。”然后,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公爵微微皱了皱眉头,“您今天就打算回去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从您这儿得到更多的教益。”夏尔微笑着回答。

“如果您花了半天的时间赶路,却只能得到一两个小时的施舍的话。未免也显得我太过不近人情了……”公爵冷淡地笑了起,“既然您已经得到了我的接见,那么您会在我这里得到一个过得去的接待的,小家伙。正好,晚上我还有另外一位客人还要过拜访,您可以到明天再离开。当然了。如果您要是有别的安排的话……”

“我完全按照您的日程安排办。”夏尔连忙回答。

“我想您不会为此感到失望的。”在房间内晦暗不清的光线下,公爵的笑容显得有些古怪,好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一样,这不由得让夏尔微微感到有些好奇。

“既然你是从法国的,那么我倒有件事想要问问你。”还没有等夏尔开始问个究竟,公爵就突然转移开了话题。

“哦,您尽管问吧。”夏尔点了点头。

“苏尔特现在怎么样了?”公爵威严而又布满皱纹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我听说他最近好像重病缠身?”

“是的,您没有说错,最近他的身体确实不太好。”夏尔点了点头,老实地承认了对方的质问——他本就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对公爵撒谎。“医生说,他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天了……这确实让人有些悲伤。”

“哈哈哈哈,他被我打了一辈子,结果就连活也活不过我!”

当听到夏尔的这句话之后,公爵并没有显得有什么哀伤或者惆怅,反倒是笑容愈发浓厚了,那种标志性、极为尖刻的嘲讽冷笑,甚至让夏尔都为苏尔特感觉有些叫屈。

对于一位老人说,听到一位老对手会死在自己之前,恐怕都会如此表现吧。

在西班牙半岛战争当中,他带着英葡联军,经常是在装备和兵力居于下风的情况下屡次击败法军,几位法军著名将领,包括朱诺、马塞纳元帅和苏尔特在内,都成为了他的手下败将。

那是他一生中除了滑铁卢这个顶峰之外,最为光辉的勋绩。

然而,在历史上,虽然苏尔特于1851年死去,死于威灵顿公爵之前,但是公爵也只是多活了一年而已——在明年,夏尔面前的这位老人也将蒙受上帝的召唤,带着他的一生传奇、功勋、荣誉乃至历史本身,回归于黄土当中了。

不过,夏尔当然不至于同这个老人说起这么扫兴的东西了。

仿佛是看出了夏尔的尴尬似的。老人恶作剧一般地笑了很久,直到最后,他才稍微有些气喘吁吁地停了下。“不过,说老实话。苏尔特是个很不错的人,我们虽然曾经不共戴天,但是毕竟只是因为立场而已。结果倒是令人扫兴,时间将把我们一同抹消了,最后让你们这群小家伙主宰两个伟大的国家。”

在拿破仑战争之后。两位统帅、公爵,拿破仑之后最强有力的军人政治家,都没有就此从历史舞台上消失,反而继续在强烈地影响着整个欧洲。在30年代,他们两个各自在英法掌权,结果那时候却是英法关系极好的时段之一。

他们两个除了彼此间的蔑视和憎恨之外,说到底,在内心深处恐怕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吧。

即使英雄已经不在了,我们仍旧会为守护他们的事业而努力。”夏尔恭敬地回答,“苏尔特元帅赞同英国和法国之间的和解。他也希望我们继续努力维护这种和解——而且,无疑地,我们自然希望坚持这种和解。”

“是啊,和解,我们要的只是这个。”公爵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不列颠和法兰西之间流的血已经够多了,如果可以不再彼此厮杀的话,那确实是一件很好的事——只要你们能够懂得和解的宝贵,那么我们也会同样以和解回报。至于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列颠不在乎这一点,其实我也不在乎。对了,他们有没有同您谈到战争?”

“战争?”夏尔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和首相的谈话袒露出。

作为英国之前的决策者之一,他想必也不会对英国已经决意以最后手段阻止俄国人扩张势力的决定一点都不知道吧。

“算了吧,不必说了,还能是什么呢?你们都喜欢战争,因为自己不用上战场。不管是这边的还是那边的,如果没有人阻拦的话。你们甚至恨不得把整个天边都给烧起。”还没有等夏尔回答,仿佛是从夏尔的表情里看出什么似的,公爵冷笑着。“在你们这些小家伙眼里,战争还能是什么呢?”

“我们当然不喜欢战争,但是如果不得不战斗的话,当然也只能鼓起勇气迎战了。”夏尔欠了欠身,然后淡然回答。“如果英国和法国携起手的话,我相信此时此刻,地球上是没有任何一股力量能够和它抗衡的——不管是在欧洲还是在其他地方。所以,在战争当中,我们自然可以追逐到光荣。”

以及,支配他人和他国的权力。

“哦,光荣!梦想!你们当然可以这样大放厥词了!你们没有见过满地的淋漓鲜血,厚得好像能将大地都染个通红;你们没有见过断臂残肢,伤者在极度痛苦当中哀嚎,却只能无助地走向死神的怀抱;你们更加没有见过尸横遍野的恐怖,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死人,一点也分不出谁是英国人谁是法国人……你们这些小家伙,什么都没有见过,你们当然可以唱高调,反正你们只需要看着别人去死!”公爵突然冷笑了起,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的眼睛里闪耀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彩,“听着,我从军的生涯比和你的许多同党的年纪都要大,我比现在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有资格断言,在战争当中,人既找不到梦想,也看不到光荣——那都是骗小孩子的玩意儿……那那里,我只能看到无尽的死亡,只能看到死神的仆从在一片悲惨的哀哭当中欢歌!先生,作为老年人我倒希望您能够听进一句,轻轻易易将自己的国家投身于战争的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人。”

威灵顿公爵突如其的一番感叹,让夏尔有些迷糊了。

他是想要暗示我不要因为得到了英国人的某种支持,就肆意妄为到处煽风点火,以至于惹火烧身吗?还是他觉得在最近的未当中,直接以武力干涉东欧或者近东、击退俄国并非最好的选择?

夏尔闹不清楚他的意思,但是他的心里十分明白,他不应该和已经退隐的公爵将这种事谈得太深,否则英国政府绝对不会高兴。

谁又喜欢元老整天对自己指手画脚呢?

“您……您的见解令人十分深刻,。”最后,他决定以一种场面话将公爵的话应付过去。“我会在和英国政府一样,仔细参考您的建议的。请您放心,我和总统先生一样,对战争并不热衷,我们喜欢和平,也愿意以自己的一切努力,帮助任何爱好和平的大国维护欧洲的和平……”

“哼,哈哈哈哈,看您还是没有放在心上啊……”公爵又冷笑了起,然后微微摇了摇头,“我看得出,您一点也不谦卑,更加谈不上温和……您瞧不起人,只是耐着性子在和愚氓们打交道而已……没关系,作为一位前辈,我能够理解您的想法,年轻时我不也是这样吗?强者的悲剧之处不就是在于必须顾忌愚人的想法吗?但是,在我面前您没有必要如此表现,这只是在侮辱我和您自己而已——上流人之间应该有上流人之间的沟通方式,不是吗?”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我愿意聆听您的一切教导。”

“听着,我要说的很简单。”公爵冷淡地扫了夏尔一眼,好像一点也不为他的谦卑所打动,“既然您觉得英法和解如此重要,那么,未,不管是任何时刻,都不要自作聪明地在引发两个伟大民族之间的战端。

我们都太勇敢也太强大了,所以只有在血将要流尽的时候才会筋疲力尽——甚至到了那个时候都不会!在滑铁卢,我一两天内,眼睁睁地看着将近十万人死在我的面前。下一次战争呢?下下一次战争呢?能死多少人?几十万还是上百万?我所知道的只有一点……”

盯着夏尔的公爵长出了一口气,“那就是,谁也不会因此得到任何好处。等到这一切结束之后,你们花了几个小时所抢得的帝国,我曾花了几个小时所拯救的帝国,也会在几个小时之内统统失去。在那一种战争当中,战败并不比战胜更加悲惨多少,一切都将灰飞烟灭……包括你!”(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