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五章 社交初体验

第七十五章 社交初体验


                当夏尔还在男爵的书房当中紧张地同这位大银行家勾心斗角的时候,他的妹妹也已经在男爵的女儿的带领下,到了舞会的现场。

金碧辉煌的大客厅,很快就又让芙兰再次惊叹了起。

一片灯火通明之下,到处都是华丽的器具和考究的服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年轻人,佩戴着珠宝的小姐,挂满了十字勋章的军人,系着五光十色的缓带的外国使节,统统充斥其间,使得大厅里嘈杂无比。而在这一片嘈杂里,乐队轻柔舒缓的乐曲盘绕在整个大厅当中,让这一切都变得目眩神迷起。上流社会似乎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宣告他们已经从几个月间的灾难中恢复了过,重新赢得他们曾有的优越地位。

这一副富丽堂皇的景象,让这位还涉世未深的少女,一时间竟然回不过神。

“特雷维尔小姐,您好像有什么心事?”旁边的萝拉发觉芙兰好像有些恍惚,所以低声问了一句。

“啊,抱歉……”芙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经历的社交场太少了,所以一下子就被您家的场面给吓住了,真是太厉害了!”

“您之前不是去过王宫吗?”萝拉有些奇怪。

“可是那里的排场也没有您这里的大啊……”芙兰睁大了眼睛回答,“而且也没有这么多人……”

少女这种不经意间的恭维,让萝拉不禁有些忍俊不禁。

“那当然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王家的邀请的,而我们倒是谁都可以请。”

说罢,她向旁边的一张桌子伸出手去。预备从那里那些香槟。

“哦,我都忘了,您是喝不得酒的……”刚刚碰到杯子的时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只给自己拿了一杯酒,然后递给芙兰一杯果汁。“,喝点儿吧。”

芙兰欣然接过了她手中的杯子。然后轻轻喝了一口。“谢谢您,了这么久了,我确实有点儿渴了。”

正当她们两个在对话的时候。一大群年轻人围了过。

使得芙兰有些伤心郁闷的是,人群主要是在向她旁边的萝拉大献殷勤,只有寥寥几个人注意到了芙兰,即使是搭话也没有说上几句——一个少女即使再怎么恬淡。也不可能不会希望成为众人瞩目的明星的。

而萝拉的反应更加让芙兰暗自郁闷了——处在这种众星拱月般境地的萝拉。却好像没有任何开心的表示,她冷淡地应付着这些年轻人,虽然礼貌但是足以使这群人心生退意,很快这几个年轻人就退了开去,开样子是去找新的目标去了。

在他们走了之后,萝拉不紧不慢地又喝了一口香槟。

“您好像不太开心?”她突然看着芙兰,口吻中似乎有些打趣。

“哦,没有啊。”芙兰连忙摇头否认。又喝了一口果汁掩饰自己。

“其实您不用担心自己的魅力,他们跟我献殷勤。只是因为我是德-博旺男爵唯一个女儿而已,而不是我比您更加漂亮。”萝拉无视了芙兰的否认,继续说了下去,“在我面前,他们当然不会对您大献殷勤了,他们害怕我嫉妒。不过,您看……”她的语气里突然多了一丝玩笑的气息,“您已经被他们放在心上了呢……”

芙兰连忙顺着她的视线往对面看去,发现刚才的那些年轻人都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不时还用视线扫过自己这边。她脸上顿时有些发红,连忙又别开了视线。

“我没说错吧?”萝拉语气还是如同以往一样冷淡,只是却好像多了一丝促狭,“他们都在奇怪这是哪家的漂亮小姐呢,特雷维尔小姐,您今晚用我做陪衬,惊艳亮相了……”

芙兰脸上更加尴尬了,她连忙转开了话题。

“您好像很了解他们?”

“嗯,”萝拉点了点头,“他们都是我哥哥的朋友,一群浪荡子,跟着陪我哥哥一同挥霍玩乐的家伙。如果今晚您想给自己找个舞伴,最好不用考虑他们了,我们有别的更好得多的人选……”

这个人还真是尖刻冷酷啊。听到了她的这些话之后,芙兰不禁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您看,我哥哥了!”萝拉突然喊了一声。

博旺男爵唯一的儿子,莫里斯-德-博旺也了,刚才的那群年轻人爆发出了一阵小小的欢呼,马上簇拥到他的旁边高声谈笑着。

“您看,这群寄生虫就围到我哥哥,而我的哥哥呢?他就喜欢被这群人簇拥着的感觉,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很重要。”萝拉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这群年轻人,口吻越越尖刻了,“不过,谁让他是德-博旺男爵的独子呢?没办法,他生就该拥有这一切……”

芙兰心里微微有些吃惊,从小就在对哥哥的敬仰中长大的她,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竟然会这样看待自己的兄长。不过,这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情,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等下他过的话,您可不能这么跟他说话呢。”芙兰为了缓和气氛,微笑着说了一句。

“他不会过的,他不喜欢跟我说话,我们现在很少说话了。”萝拉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又从旁边拿了一杯酒。

你老是这样子,别人不喜欢跟你说话很正常吧……芙兰在心里说了一句,不过当然只是在心里而已。

“对了,”沉默了片刻之后,萝拉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起很有意思呢,没准儿因为莫里斯,我们还能成为亲戚。”

“嗯?亲戚?您是指什么?”芙兰对她这番话,有些疑惑不解。

“那位特雷维尔公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和您的爷爷是兄弟吧?那他家自然也是您的亲戚咯?”

听到这一家人的时候,芙兰眼睛里骤然闪过了一丝阴臀。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了,“嗯,没错,他们家当然是我们的亲戚了,不过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没什么往,所以也并不是很亲善。”

“那就没错了。”萝拉轻轻点了点头,“我的哥哥。现在正在追求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女儿、也就是您的堂姐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小姐,看上去他已经沉迷其中了。如果他成功了的话,我们不就是成为了亲戚了吗?”

听到了萝拉的解释之后。芙兰先是心里一惊,然后马上抬头向对面看了过去。而莫里斯-德-博旺并没有发现少女的注视,仍旧在和他的朋友们高声谈笑着,不断地喝着酒。

蓦地。在少女的眼中。原本就颇为英俊挺拔、很有些卖相的莫里斯-德-博旺,此刻突然变得更加潇洒俊朗起,简直顺眼极了。

祝您一切顺利,先生!上帝会保佑您的!她在心里默默为这位大银行家的独子祝福了一句。

“哦哟,这不是我们美丽的德-特雷维尔小姐吗?晚上好。”这时,她突然听到了旁边的一声招呼。声音低沉温和,却总带有一种玩世不恭的调侃。

芙兰连忙向旁边看了过去,赫然发现是一位青年人。

这个青年人穿着考究。扣着蓝色的领结,细长的脖子和衬衣一样白。他笑容可掬地看着芙兰点头致意。然后又转头看向旁边的萝拉,“怎么,德-博旺小姐,您居然把她也给请了过?”

芙兰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很快就回想起了,这个年轻人是自己兄长的好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先生。

“德-福阿-格拉伊先生,晚上好。”她连忙也给对方打了个招呼。

“啊哟,几个月不见,您今晚简直美极了!哈,今晚您的监护人没有过吗?”阿尔贝微笑地看着芙兰,一边调侃打趣着,“让这么美丽的小姐独自参加舞会,这可不好,别忘了这里可有这么多单身汉呢!他们一见到您,哪里还定得住神啊!”

“她的哥哥已经了,先生。”芙兰还没有回答,德-博旺小姐就直接回答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只是现在在和我的父亲谈些事情而已,等会儿就会过,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过了。”

“哦!原是这样啊!”阿尔贝夸张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了然整个情况了,“我就说嘛,夏尔怎么会将这么可爱的孩子孤零零地置于这里呢?她还什么都没学会呢!”

“嗯?”芙兰有些惊诧。“您在说什么呢?”

“德-福阿-格拉伊先生。”萝拉冷冷地看着阿尔贝,“虽然我一直觉得您姑且能算是一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但是我必须告诉您,有的时候您的玩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您说得我家好像是什么可怕的龙穴一样……”

“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您肯定是会原谅我的冒犯的。”阿尔贝摇了摇头,然后又讪笑了起看着芙兰,“等下就要到跳舞的时间了,特雷维尔小姐,您不容人抗拒的魅力,让我不禁想要邀请您共舞一曲华尔兹……”

他深深地躬下了身,极有诚意地邀请了芙兰。

这时,乐曲的旋律突然变动成了圆舞曲,大厅的人们纷纷往四周散开,留下了中间的一片空空的大理石地面。

“特雷维尔小姐,请您赏光给这个可怜的阿尔贝吧!”阿尔贝再度邀请了一句,虽然看上去是在哀求,可是语气却十分欢快。

芙兰犹豫一会儿,但是最终少女爱好热闹和追捧的天性还是占了上风,她往旁边的萝拉看了一眼,而对方只是微微耸了耸肩,表示这件事只是任她自己喜好而已。

于是,芙兰轻轻伸出了手,阿尔贝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两个人一起走到了临时的舞池当中,和数十对同样仓促结成的舞伴一起,在水晶大吊灯照耀得亮如白昼的大厅中,踏着花束圆舞曲翩翩起舞。

芙兰按着舞步前进后退着。和阿尔贝一起在舞池中漫步游移。初时她的动作有些生涩,但是慢慢地,她的脚步融入到了悠扬的乐曲当中。波浪起伏接连不断地旋转着。

“姑娘,没想到您的脚步竟然如此轻盈!”阿尔贝笑着感叹了一句,“我有预感,社交界的新星已经冉冉升起了!”

“您好像不止是要对我说这些吧,先生?”虽然对这位青年人的恭维十分受用,但是芙兰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那一丝异常。她一边倾斜摆荡着脚步,一边低声问。

“哦。原您早就发现了啊!”阿尔贝仍旧笑着,“没错,特雷维尔小姐。我想告诉您的是……”他的声音放得更低了,“不要和这家人靠得很近。事实上,我的意思是,您最好不要跟这一家人扯上任何关系。”

“为什么?”芙兰有些惊奇。

“那位德-博旺小姐。她无意中说了一个很正确的事实。”阿尔贝的语气里有了些冷意,但是脸上的笑容却完全没变,“这里就是可怕的龙穴,这一家人是一群恶龙,看守着掠夺而的巨大的宝藏,吞噬着每一个靠近他们的人,虽然嘴里暂时还没法儿喷火……德-博旺男爵,是个可怕的凶手。所以他能够得到如今的地位。既然如此,您为什么还要接近他们呢?这只会给您带麻烦。”

“您好像很讨厌他们?”

“不。我并不讨厌他们,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阿尔贝揽着芙兰的手,再度转动了一个身位,“事实上,我反而挺敬佩那位大银行家的。但是,我可不愿意看到我好朋友的妹妹因为他们一家而倒霉受灾。”

“我并没有主动去接近他们。”芙兰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那也不要任由他们主动接近。那位德-博旺小姐,您听到了她平常是如何说话的吧?简直高傲无比不是吗?还有,您看到她的眼神了吗?那是目空一切的眼神,简直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了爬虫!博旺男爵隐藏在心里的,她都写到脸上了。我的朋友,听我一句,这对儿父女都危险之极,能够远离的话应该尽全力跑得远远儿的……”

听了阿尔贝的话之后,芙兰陷入了沉默。她不知道对方这么郑重其辞到底有没有根据,但是隐隐约约又觉得对方说得没错。

“那么,您也不希望和他们扯上任何关系吗?”她低声问。

“哦?我?那当然不一样了。”阿尔贝笑了出,然后用明显是开玩笑的神气说了下去,“我和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一样,都想和这家人扯上关系……别忘了,德-博旺男爵只有一个女儿,谁能娶到他的女儿,那能得到多少嫁妆?五百万?还是一千万?光是想想就能够让我们这种可怜的穷鬼发疯了!您再看看吧,您看这里有多少小姐对我们的莫里斯眉目传情?那可是这位巨富的独子啊!哪个做母亲的不想给自己的女儿攀上这门亲事……”

初涉社交场的芙兰,对阿尔贝的这番话给弄得有些晕头晕脑了。

“你们……”

“这么现实?不,可爱的特雷维尔小姐,这是传统。在当下的法国……”阿尔贝语气颇为平静、却又好像带上了一点儿挖苦,“我还从没没看见一个男人甘愿娶一位出自名门望族、但却没有陪嫁的年轻姑娘呢。即使有,那也肯定是个布尔乔亚暴发户。所以,从这一方面看,我们如今仍旧还停留在久远的十一世纪……”

芙兰不再说话了,连脚步都开始不复刚才的轻盈,不过勉强还能跟上节奏。

“很抱歉,我的话可能很难听,但是这些都是实话。”阿尔贝带着歉意又向芙兰笑了笑,“社交场就是名利场,您明白了吧?哦,不对,我得说您其实早就明白的,只是不亲眼见见很难相信而已……很多人都是这样,不过不要紧,只要第一课上好了,以后就都好办了。”

“所以您就自告奋勇地充当了我第一课的老师吗?”芙兰微微皱着眉头,仰头看着阿尔贝。

“我很荣幸。”阿尔贝装作没有听出她的讥讽。

少女继续与阿尔贝跳着舞,思绪却再也收束不住了。刚才被振奋起的精神,已经被阿尔贝的话而冲得七零八落。

随着舞蹈,她的视线也散落到了每一个角落里。什么都没有看到,却又好像看到了一切。

舞会上的男人,除极少数以外,几乎个个萎靡不振,容貌毫无个性,或者说,他们全都是一样的个性。她祖先的画像里那种刚毅、自豪、雄心勃勃睨睥一切的神气,现在看不到了。女孩们同样也差不多,面色苍白,笑容满面却又毫无真诚。

再高雅的礼节,也无法抹去其中横流的物欲和不加掩饰的自私自利。

这就是上流社会吧,我终于到这里了。

蓦地,她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脚步差点一滑。好在,阿尔贝很快帮助她恢复了平衡。

“我想您需要休息一下了?”阿尔贝颇为体贴地问。

芙兰刚想回答时,突然眼神停住了,呆然看着前方。

她的哥哥,已经出现在对客厅的对面,正从一个个人之前穿过。他目不斜视昂然前行,既态度谦恭,却又好像目空一切。

她的哥哥已经从博旺男爵的书房中回了,带着数百万的战利品,尽管她不知道这个事实,却仍旧能够感受到青年人的躯体内蕴藏的振奋和激情。

“嗯,我是该休息下了。”片刻之后,她总算收回了视线,微笑地对舞伴说。

舞曲停下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