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四章 卡尔-马克思四评特雷维尔

第一百二四章 卡尔-马克思四评特雷维尔


                战争在望!

在不列颠这个由举世无双的海军所保卫的国家里,读者们恐怕感受不到如今欧洲大6上愈演愈烈的紧张气氛。

然而有足够可靠的根据可以证明,这很有可能是暴风雨临的最后宁静,更令人不安的是,这场暴风雨当中不列颠并不能置身事外,素我行我素、以欺骗性的态度对待议会的帕麦斯顿勋爵,将再一次让不列颠人民在茫然无知的情况下就投身到一次可怕的搏斗当中。

毫无疑问,欧洲大6上的空气已经空前紧张,各国外交界都充斥着可怕的传闻和流言,这些流言,从准确可靠的到荒唐离奇的,统统都指向了一个词:战争。

根据笔者最近得到的秘密消息,最近法国外交部的国务秘夏尔德特雷维尔急匆匆地秘密对奥地利帝国出访,这个消息势必将会进一步加剧欧洲大6上空气的紧张程度,而且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流言确实是有根据的。

如果不是在耍弄一次阴谋的话,特雷维尔为什么要打乱自己和哈布斯堡皇帝的日程,急匆匆地跑去求见皇帝呢?如果不是为了一场战争而去的,他还能是为了什么而去的呢?

如今关心欧洲时事的人,想必已经不会对夏尔德特雷维尔这个人感到陌生了。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确实有几分本事,他用自己也许是自世家的天分,在充斥着阴谋家、骗子和坏蛋的波拿巴阴谋集团当中博取到了极高的地位,也成为如今法国最有影响力的大人物之一。考虑到他的年纪,我们不得不为他的反动和狡狯喝一声彩。

从我们目前得到的一些关于他的支离破碎的信息当中,我们大概可以拼凑出这个年轻人的几缕剪影了:

他不是顶级的演说家,然而却惯于以漂亮话和骗人话博取别人的欢心、掩饰自己的真正目的;他有惊人的记忆力和出这年纪的学识,让他的阴谋可以搞得更纯熟;他敏锐而且机警,在必要的时候却又不缺乏胆大包天的决断力和勇气。他从父辈和祖辈那里学到了上流人物所固有的虚伪和圆滑,熟谙耍弄阴谋诡计的技巧。

所以,这个年轻人在遇到复杂的情况时。他能应付裕如,从容不迫,他欺骗每一个信任或者不信任的人,利用他们的感情。也许甚至连自己都欺骗。他和他的朋友们一样厚颜无耻,所以他对任何突如其的言语攻击都能安之若素混不当一事;极度自私自利的态度和惯常的圆滑手腕使他极少有流露真情的时刻,再加上贵族天生的傲慢,使得他异于常人得镇定。

他长相英俊,所以更加多了几分骗人的资本。热情轻佻的表面下却是十足的冷淡,足够将任何人拒之于心扉之外。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他又善于说十分巧妙的俏皮话,因此能博得旁人的欢心只要他想讨好一个人,他总是能找到办法。

他几乎从不脾气,却有主意让对手暴跳如雷从而从中获利,他知道自己可以用什么手段实现旁人的噩梦,让每个人都心惊胆战。

做这个人的朋友和做这个人的敌人同样危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能用他的阴谋诡计和胆大妄为污染欧洲好几十年。

在他的穿针引线之下。一场针对俄国的战争似乎已经不可避免,而且迫在眉睫。

是的,作为一个入侵俄国然而失败了的将军的孙子,他对俄国应该是有些天生的憎恨的。然而我们知道,历史从不会是一个人能推动的,一个表面上的推手背后必然有一群推着他前行的人。

正如我之前在文章中所分析的那样,经过了数十年的大体和平之后,欧洲各个大国已经患上了和平疲倦症,他们一心想要用自己的方式重构欧洲的地图,而这种野心必将把欧洲导入到战争当中直到有一方被打倒在地之后。这种野心才会得到满足。

而这种野心在法国是尤其浓烈的。

法国刚刚经历了两次极大的骚动,这两次骚动使得它从君主国变成了共和国,又重新即将变君主国,路易波拿巴利用了一次又自己主动动了一次。 所以为了让法国人忘记他无法无天的恶行,他必须搞出一些能够转移人民视线的东西。

而他赖以维持政权生存的军队,也同样渴望从他那里得到一次战争、一次胜利与征服的游戏作为恶魔的报酬而依靠军队统治,正是波拿巴主义的实质。

有一个波拿巴法国的存在,那么欧洲就必然不知和平为何物,一次针对俄国的战争将只是开始而已如果刀剑不被人从波拿巴的手中夺去的话。

十分令人遗憾的是。在此时此刻,和法国相比,其他欧洲大国纵使不那么激进,也并没有好上多少。不光是臭名远扬的哈布斯堡和罗曼诺夫们在一个劲地高喊他们惯常的尚武和扩张的高调,就连英国也在不知不觉当中,被牵入到了暴风雨当中。

是的,俄国人在东欧和中亚的扩张,已经引了英国人前所未有的嫌隙尽管沙皇本人还茫然不觉。为了印度和海峡,英国人是可以忘记波拿巴这个姓氏所曾代表的意义,而和法**人站在一起的。

至于俄国人呢?愿上帝原谅他那些贪婪横暴的统治者!他们的目光永远只有边境线上的土地,只想着一步步将边境线往前推,这种思想已经完全抓住了他们的脑袋,以至于哪怕面前有台铡刀他们也还是闭着眼睛往前冲!是的,沙皇们还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光环当中,不愿意作出任何一个明智的统治者所应作出的妥协。

那么奥地利呢?

哈布斯堡皇室统治下的国家,毫无疑问是一个民族的牢笼,也是**和颟顸的圣地,尽管幅员辽阔,它却不可避免地陷入到了衰败症当中,正受到现代进步思想不断的侵蚀。

在几年前的风暴当中,它摇摇欲坠的统治仅仅是依靠俄国的士兵才得以勉强维持,所以它的无力将会持续很久。

当然,我们都知道。哈布斯堡家族一直是集机会主义和忘恩负义于一身的世家,所以他们不会站在俄国一边,至于他们会不会站在英法一边抑或寻求中立,那就要看特雷维尔和哈布斯堡皇帝交易的结果了。我们将会密切注意其后两国的动向。

现在,我们可以断言,不管奥国是中立还是参与,如果一切都按正常态势展的话,那么在近期。也许就在一两年之内,针对俄国的战争就将爆。而那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在沙皇们自吹自擂大声叫喊的尚武口号的掩饰下,哥萨克们所守卫的,究竟是一个多么孱弱的国家。

只要英法携起手,那么俄国的战争失败就是必然的前景。

现在我们看,路易波拿巴和他们的党徒们已经得到了一次空前的外交胜利虽然他们的胜利是依靠煽动阴谋和外交紧张、甚至动战争而得到的。

但是赌徒们的胜利永不长久,尤其是那些无法离开赌桌,只能一次次地叫喊加注的赌徒。波拿巴集团因为自己的胜利而被栓在了舞台上。而直到悲惨谢幕为止,他们都不可能离开舞台,所以他们只能用滑稽可笑的举止一直取悦舞台下的观众们。

路易波拿巴是个除了耍弄阴谋和自吹自擂之外别无所长的人,所以他执政的最大努力,就是疯狂地吹嘘他的父辈,打造一个圣君的神话,为自己的国家创造合法性的源。

这种可笑的表演也许可以暂时蒙骗法国人民,但是不可能永远欺骗住这个伟大的民族,迟早人民会现,他们为父辈编造的神话是多么荒唐无稽。以至于反而侵蚀了父辈原本有的一些功绩的成色,拿破仑原本有的功绩也势必因为侄子而褪色。

同时,经过了法国人民最伟大的努力,如今我们进入了全新的时代。一个即使最反动腐朽的阶级和统治者,也必须给自己蒙上一层进步的面纱。

然而,不管他们口头上多么理想主义,他们行事还是忠于自己无耻的逻辑的。他们将甜言蜜语赠给了人民,转头就对最古老、最反动的皇室俯帖耳,仿佛自己可以从中沾上多少光这不是精神分裂。这是他们所必须走的路,一切利用革命却不忠于它的人都会走上这条道路。

正因为如此,夏尔德特雷维尔才会公开地宣称自己是个亲奥派,并且跑去向哈布斯堡俯帖耳。

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他们高喊革命和民权,心里想的只是自己的权位和利益,他们并不仇恨压迫国民的封建皇帝们,心里却只恨不能快点和看不起他们的皇室称兄道弟!

而哈布斯堡皇帝,一个以虚伪和狡诈作为传统家风的年轻人,能不能压抑住心中对这群人的厌恶,以殷勤的态度接待这位特雷维尔呢?

在我看这是确定无疑的只要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同伙们表现出将革命弃之敝履的态度,表现出和旧日皇室们同等的凶残狡诈,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得到热烈的欢迎皇帝们只喜欢恶魔,却恨不得把所有的天使都关进地牢里。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像路易波拿巴、德特雷维尔这样一群最反动堕落的一群人、一群军阀和贵族的传人,是最能得到皇帝们的敬重的,他们尽管说了很多不同的口号,但是他们本质上心意相通,只要能够维持住他们可怜的摇摇欲坠的政权,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

这些人大喊什么国家的进步、人民的福祉,欧洲的和平。而他们想要的和平是什么样的和平呢?自然就只能是篡夺了革命果实的野心家们的和平,自然就只能是皇帝和贵族们心满意足的和平;他们想要的欧洲,也就是驱使人民自相残杀,供自己恣意取乐、安享国家一切财富的欧洲!

然而,历史的进程绝不会因为这群小丑的可笑表演而倒退,人类走向自由和繁荣的脚步是不可阻挡的,尽管偶尔会有反复。

这些人自以为可以将国家握在手中,驱使被他们蒙蔽的人民互相残杀,然而他们所肆意动的战火,将不可能会一直随他们的意愿而熄灭,终有一天这些汹汹战火将会吞噬他们自己,也让欧洲的每一个皇冠都化为灰烬!

而那一天,将是欧洲大6上浴火新生的一天,也将是无产者们得到真正自由的一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