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训示与后路

第一百五十二章 训示与后路


                这些官员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声音也十分响亮,宛如临阵接受检阅的士兵那样,大家都唯恐落后,惹得大臣阁下不高兴。

当然,他们的内心就不如表面上那么协调一致了,他们虽然不介意为国效劳,但是之前从未有过以自己手下掌管的铁路系统来配合战争的经验,所以他们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方式去做,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多做一些什么,以便满足陛下、大臣乃至军队的需要。

这一点他们的上司当然会有所考虑。

“你们有这样的决心很好,但是光有决心显然是不够的。”夏尔挥了挥手,示意这些官员们先坐下来。“我们得用具体行动来为国效劳。而让你们做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一份大略的计划了,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将这份计划交给你们执行,顺便听取你们的意见来进行修改。”

说完之后,夏尔向几位穿军服的军官们挥手示意了一下,这些军官们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面取出了许多文件。

“根据军事需要,在战事爆发的时候,陆军将会征调大量列车车皮来运输人员和物资,这一点是无可避免的,而且规模会比你们想象得还要大许多。”在文件被分发下去的时候,夏尔开始解释,“在一开始会有一个高峰,前面一个月会有极大的压力,而后需求会小一些,但是会持续很久。你们的任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军队的运力需求,同时用剩下的运力保证其他最基本的运输需求,有几条线路最为重要,我已经特别标识过了,负责那几条线路的官员将会得到最大程度的支持但是也必须负起最大的责任来……我再强调一次,因为要抽调大量的运力,所以到时候会出现全国性的运力紧缺。”

在夏尔说话的时候,文件被分发到了每个人面前,然后人人都仔细地研读了起来,凡是有关的官员都眉头紧锁,显然他们发现自己面临的挑战着实不小。“所以你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面对即将到来的困难形势,在你们的助手的协助下重新制定全国性的列车运营表,而且要确保绝对不出大问题。”

“明白了。”在夏尔落音之后,不少人马上应了下来,不过比起刚才的群情激昂,他们的气势已经弱了几分,显然他们都明白困难不小。

“另外一个任务也同样艰巨。”夏尔继续说了下去,“在战事爆发之后,为了确保后方的供应问题,陆军将会扩大在我们部里面的派驻机构,将它扩展成一个大型的机关,然后从这个机关里面派驻军士进驻到每一个和前线有关的站里面,以便监控物资的运输,和协助排除对运输的干扰……”

“什么……?”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些官员们却都大惊失色,不光是那些被牵涉到的官员们都脸色难看,就连其他线路的主管官员们也心有惴惴。

难道军队要对全国的铁路系统实行军事管制?一瞬间这些人心里都闪过了这样的疑问。

这个安排,理由虽然很充分,但是实质上却影响了这些官员们对属下线路的管制权力,陆军军官们进了车站,那可不会是好说话的,哪怕他们纯粹只关心军队的供应问题,也一定会影响到下面的工作。

这些官员们这些年来,因为帝国的铁路建设大潮,同时因为有夏尔的庇护,可以说过得十分之爽,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几乎无人能够监管,他们也过惯了名利双收的日子,哪里会想要有被人影响的那一天?

而且,虽然看上去这只是战争期间的权宜之计,为的是配合战争需求,可是这些官员们都久经沉浮,他们当然明白对政府部门来说,权力被放出去容易,未来想要收回来就很难了。更何况,还是被送到陆军的手里到时候要从丘八们的枪杆子讲道理,谁能讲得过?一时间人人都心里哀叹。

然而,由于大臣阁下多年的积威,他们谁也不敢当场提出反对意见来更何况,这里还有陆军的军官在场,谁要是敢说出什么反对意见来,到时候他们一发威或者捅到皇帝陛下面前,又该如何自处?

身为帝国的官员,他们是无权反对帝国政府的政策的,更加没有勇气去反对皇帝陛下的意志,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他们只能毫无保留地前去执行,否则,如同大臣阁下所威胁的那样,他们肯定职位不保。

所以一下子餐厅里面变得十分寂静,没有人肯说出话来,原本的欢快气氛也烟消云散了。

“哎,你们这么忧虑做什么?难道担心自己难以完成重任吗?”看着他们的表情,夏尔忍不住笑着拿酒杯拍了拍餐桌,“不用这么担心,你们都是帝国最为优秀的精英官员,而且这几年来还经过了长时间的锻炼,运营着帝国最为重要的铁路事业,有着无比丰富的经验积累,我相信你们的能力……”

在夏尔的笑声当中,官员们也只好勉强地笑了起来,而这时候侍应们已经推着餐车把晚餐的餐点运了过来,夏尔也停下了自己的宣讲,开始和官员们用餐。

尽管一片愁云惨淡,但是夏尔却毫不受影响,一直都在和旁边的官员们谈天说地,而这些人也只好按捺住自己心中的不安,小心翼翼地陪伴大臣阁下闲谈,应付着吃下晚餐然而,虽然食材丰富而且美味,但是在这些消息的打击下,大多数人都觉得食不甘味。

仿佛是感受到了餐厅内的气氛似的,在八点钟左右,在座的军官们纷纷选择了告辞,而夏尔却没有散场的意思,依旧留在这里。

这时候,各人面前的菜肴已经被消耗一空,剩下的餐盘也已经被撤了下去,餐桌上现在摆放的是点心和水果,供人们饭后想用。

酒足饭饱之后人都会有一种夹杂着满足的虚空感,让人变得精神恍惚,而经过之前那些消息的打击,这些官员们的精神更加不振,人人的视线低垂,仿佛是在忍受着什么苦刑似的。

“你们今天怎么都摆出这种架势来了?”夏尔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今天的他因为酒精的缘故,脸色已经开始泛红了,当然意识还是十分清醒,“难道是怕了吗?如果你们真要临阵畏缩,害怕即将承担的重任的话,那么没关系,我不会责备你们的,人贵有自知之明,现在直接告诉我就好了,我会给那些人安排继任人的。”

“大臣阁下,我……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眼见夏尔似乎有些发怒了,一向自诩为大臣阁下心腹的维克托-勒卡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们虽然对帝国交代的任务十分忐忑,但是都有决心去追随您来克服它,而且我们绝对不想因为我们的失误而让您丢脸,请您相信我们的决心……”

“请您相信我们!”眼见维克托-勒卡缪第一个表了忠心,其他人纷纷心里着急,马上也同声附和。

“哦,有决心就好,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夏尔又拿起了酒杯,朝这群人招了一下,“那么我们就为了帝国再干一杯。”

维克托-勒卡缪忙不迭地拿起了酒杯,随着大臣阁下喝了下去。但是,他心中的疑惑和不安却没有被酒精浇灭。

“大臣阁下,无疑我们愿意坚决地执行皇帝陛下和您的意志,不问其中有多少困难,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他紧咬牙关,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但是,其中的某一些安排,我……我实在有些不太理解……”

“比如呢?”夏尔并没有如同他所担心的那样生气,只是笑着反问。

他的和气态度给了维克托-勒卡缪以鼓舞,他自酌自己一向深得信任和重用,所以踌躇了一下之后,终于决定单刀直入,“您难道不觉得军队插手太深入了吗?本来,为了帮助帝国的国防事业,我是十分支持军队在我们部里有一个联络机构的,可是……让他们来协助或者干涉我们的运营就是两回事了,这会严重影响到国家运输的安全,因为他们是外行人,缺乏经验,而且性格一向急躁……”

在内心当中,维克托-勒卡缪是完全反对军队对自己的部门有任何干涉的,可是这个派出机构是夏尔当时在陆军部的时候自己安排的,所以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说不支持,只要婉转地说他支持和军队保持联系、只是反对军队的过度干涉,同时,他也不敢说这是怕影响个人权力,只能说怕外行的军人们影响到运输的安全和效率。

他相信他所说的大臣阁下一定能够听得明白,而且他也相信,如果夏尔想要抵制的话,以他在陛下面前的影响力,大臣阁下是一定能够挫败陆军的图谋的。所以他真的很疑惑为什么大臣阁下为什么会居然好像毫无反感地就接受了这种安排,这实在不符合他对大臣阁下的了解。

而他的想法,很大程度上就是其他官员们的想法,他们都不理解为什么夏尔要答应这么做。

“大臣阁下,我同样支持尽一切努力来为帝国的战争服务。”眼见有人开路,老资格的昂热-梅内克马上跟上了,“可是如果军队干涉太深的话,就怕适得其反啊……毕竟我们多年来经验已经积累得十分熟练了,我认为即使没有将军们的指导,我们也可以搞好后方的运输。”

“对啊,大臣阁下!”这几位官员们发言之后,其他人也忍不住跟上了,反正军队的人已经走了,他们也不怕再隔墙有耳。

然而,在他们众口一词的时候,夏尔一直保持沉默,静静地聆听着,等到好一会儿之后,他又拿起了酒杯,然后轻轻地在餐桌上敲了一下。

声音很轻,但是熟悉大臣阁下作风的官员们,马上就在各执一词的时候住了口,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号令一样,餐厅内又陷入到了安静当中。

“你们说得其实没错,这些军官们没有经验,很有可能会给你们带来不便,而且你们肯定也不喜欢被人在旁边盯着。”夏尔的语气十分平静,并没有指责他们的意义,“但是,诸位更加明白,我们处在一片每隔几十年就要打一次大型战争的大陆上面,军队的需要很大程度上就是国家的时候,而在战争当中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为此我们做出一点儿牺牲是应该的,更何况这种牺牲也不是很大。”

接着,他扫视了一下这些人。

“没错,这些军官们没有经验,但是谁一开始又有经验呢?如果以这个为理由不允许他们参与进来的话,那么他们永远没办法熟练掌握现代的利器,而这就是我们的不负责任了,这是不应该的。”

虽然语气平和,但是他的话里面隐含了某种斥责,所以官员们只能三缄其口。

没错,其实这次确实有些“小题大做”,官员们认为不需要这么做也很正常,但是在夏尔看来,这是一次预演,为未来的欧洲战争积累经验,并没有什么不值得的,哪怕为此损害一下部门利益也没什么。

作为划时代的运输工具,铁路对经济和军事的影响都十分重大,在普鲁士人的经验得到了发扬之后,从19世纪末开始,欧洲各**队都和本国的铁路系统紧密结合在了一起,甚至可以说,大陆各国的铁路系统就是依照军事需要而进行运营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欧洲各个大国(尤其是德国和法国)在几周内就各自动员了数百万大军彼此对峙,就是登峰造极的表现。

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夏尔一改平常把自己的领域当成不可侵犯的私有物的作风,主动允许陆军扩大在自己部里的派出机构,让他们从这次战争开始学习如何运营铁路系统,并且将之为军事服务,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学到的经验肯定以后也用得上。

对他来说,固然会损害一些眼前的利益,但是毕竟还有更大的利益在后面。

而在夏尔如此宣告之后,原本群情激愤的官员们已经陷入到了颓然当中。

大臣阁下的话,冠冕堂皇,任何人都无法从正面加以驳斥,更何况他还对在座的人们有生杀大权。原本他们还指望夏尔能够作为他们的首领站出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现在他们已经明白了,这本来就是大臣阁下支持的举措,所以每个人只能在心里哀叹然后接受现实。

“不过,你们也不用这么颓丧。”眼见他们已经开始灰心丧气,夏尔忍不住笑了笑,稍稍活跃了一下气氛,“陛下会看到我们的努力的,只要我们能够以一如既往的专业和热忱为帝国效劳,难道会得不到应有的奖赏吗?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不管什么人来了,我还是会继续保护你们的,谁也不会因为为国效劳而受损。”

得到了夏尔的保证之后,其他人总算松了一口气,大臣阁下的意思无异于说他们不用受军官们的驱使,而是能够继续掌握主导权。

“另外,考虑到你们的心情,我还有一件事情要交代给你们。”在这时候,夏尔突然又开口了,“这件事也需要你们安心去办,而且同样需要保密。”

“什么事呢?”官员们都有些疑惑。

但是他们都看得出来,大臣阁下是特意等到军队的人走了之后才开始交代的,可见这应该是部里的私事。

“你们现在在执行手上任务的同时,可以着手去盘点一下手中铁路的运输量,客运量和维护费用,估算一下实际的价值,然后编列成册,上报给部里面。”

在一片沉默当中,他小声补充了一句,“这将是我们将它们推向市场、交给企业运营的依据……”

即使今天已经收到了这么多震惊的消息,大臣阁下的话仍旧让这些官员们震动不已。

他们面面相觑,这才明白大臣阁下将他们召集过来的真正用意。

“近年来,为了建设帝国的铁路事业,政府已经花费了庞大的预算,也背负了极大的债务,这是很不正常的,政府也不想一直把债务都背负下去,而且,为了自己来运营这些铁路,政府也承受了庞大的人员支出。有些铁路是私人筹建的,也由私人来运营,它们有不少合理的经验,我们可以从中借鉴,并且认为这是一种良好的提高效率的方式。”在他们疑惑的视线当中,夏尔开始慢慢地解释,“所以,考虑到这些情况,我们认为有必要把这些债务和铁路的运营都剥离出来,交给国有的或者私有的企业。”

“哦!?”官员们还是面面相觑。

“你们毕竟会有退休的那一天,我会给你们先做好安排的。”夏尔也不再躲闪了,直接跟他们说了出来,“毕竟做企业的董事是体面的工作,而且可以收入不菲。”

把管理运营和产权相剥离,让政府营建的铁路逐步转移到公营企业或者私人企业来运营,这样可以提高效率,减少政府部门的支出消耗,当然……也可以让私人们从中大发横财。而他自己,也可以借机来剥离政府的职权,让他的任何有可能的继任者们无法影响到他对铁路事业的控制。

自从那次密谈之后,他听取了德-博旺男爵的建议,开始想尽办法来分散原本由他本人集中起来的莫大权力,尤其是要引入企业来分割利润和财富,然后通过控制企业的方式来继续垄断铁路事业,同时规避政治上的风险。

在座的官员们肯定无法了解夏尔的绝对图谋,但是他们感觉得到,大臣阁下的这个做法非同寻常,虽然表面上理由算是过得去,但是他们都知道其中必有深意,所以他们没办法一时间马上做出回应。

但是这个提议对他们也很有诱惑力,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手下的铁路是获利极丰的事业,也知道自己手中的权力必定会在一段时间后旁落他人。如果退休之后能够去国有或者私营企业里面当董事的话,那么就肯定无需担心退休后的生活了。

至于国有资产可能会产生流失……呸,谁在乎呢。

“这件事情不用特别着急,但是你们要把它放在心上,而且认真去落实。”夏尔着重地向他们提醒着,然后,自己却又把话撂在了一边,再度拿起了酒杯,“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我们继续干杯吧。这件事,你们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懂了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