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一十五借章 借款

第二百一十五借章 借款


                第二百一十五章 借款

“小朋友,要不要我们再来一场?”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艾格尼丝一步步地走到了房间内,来到了两个人的身边,她一直都注视着夏尔,眼睛里面闪耀着一样的神采,仿佛是猫看到了心仪的猎物一样。

“不,不用了……”夏尔本能地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今天我只是手痒了和俾斯麦大使切磋一下技艺而已……现在已经玩够了。”

从小跟随这位姨妈学习,他可是吃够了苦头,更何况上次在乡下见面的时候,他可是被艾格尼丝打得灰头土脸,现在哪里敢有胆子再和她对决。

“怎么?才打多久就玩够了?这可不好吧?年轻人就应该多锻炼锻炼,不能轻易就喊累。”艾格尼丝的嘴角微微挽起,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来吧,我们再来玩玩!恰好今天我也有点儿手痒。”

“您就饶了我吧!”夏尔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为了转移话题他干脆向还半蹲在地上的俾斯麦伸出手来,“先生,怎么样?感觉好点儿了吗?”

“已经好多了。”俾斯麦抓住了夏尔的手,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虽然还带着点虚弱,他有些诧异地看着艾格尼丝,“这位是……?”

“容我介绍一下。”夏尔伸手向艾格尼丝示意,“这位是我的姨妈,艾格尼丝-德-诺德里恩女士,她是我母亲的妹妹,也是当今诺德里恩公爵的妹妹。另外,我之前不是跟您说过吗,我小时候有一位剑术大师专门叫我剑术,她……就是这位大师。”

“什么?”俾斯麦大为惊诧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艾格尼丝,实在没有想到这位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居然有这样的本事,他不太敢相信,但是他也知道这位大臣不会无缘无故地开这样的玩笑。

“太厉害了。”打量了艾格尼丝好一会儿之后,他禁不住脱口而出。

“艾格尼丝姨妈,我也跟您介绍一下。”夏尔这时候又看向了艾格尼丝,“这位是普鲁士驻法大使的奥托-冯-俾斯麦先生,刚来巴黎不久。他是普鲁士年轻有为的政治家,深得政府的信任……”

“哦,您好,先生。”艾格尼丝没有听夏尔进一步的介绍了,直接朝俾斯麦点了点头。

她对什么政治和外交不感兴趣,也没有任何巴结哪个外国政要的想法,所以完全不在乎对面是什么大使还是大臣。

她俯下身来弯腰捡起了俾斯麦大使掉落在地上的那把剑,然后自己手腕轻轻一抖,让剑尖在空气当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唔,不错的武器。”

然后她重新看向了俾斯麦,“先生,以您的职业来看,您的剑术已经不错了,看上去您应该在年轻的时候下过苦功,不过刚才您似乎很生疏,步伐很乱,而且发力也有问题。”

一边说,她一边比划了一下,沉下肩膀来轻轻一扫,剑身犹如灵蛇一样舞动。

“如果刚才您用这一招的话,是还能够支撑一会儿的……”

“大臣阁下很厉害,我打不过他。”俾斯麦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我就算再勉力支撑,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您教了个好学生啊!”

虽然输掉的感觉很让人难受,但是俾斯麦毕竟是个大人物,拿得起放得下,很快就把这种失利的不快抛到了脑后去,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拉近两个人关系的好机会——毕竟不是每一个大使都有机会和特雷维尔大臣这么对决一番的。

“那倒也对,我的学生就算再差也总该有点本事。”虽然看上去是在责备,但是艾格尼丝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炫耀,“您输给他也不算是很冤枉。”

接着,她又拿起了剑,然后突然往前踏了一步,剑尖带着强风停到了夏尔的面前。“夏尔,来,我们再来一场!”

“不……不用了……”夏尔连忙摆手。

“不许拒绝!”艾格尼丝断然打断了他的话,“你要违抗老师的命令吗?还是说你怕了?”

“……”夏尔感觉脸上有些尴尬。

都被人这么挑衅了,再缩的话恐怕就要被人笑话了,就算输也不能丢脸,尤其是不能在旁人的注视下丢脸。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只好悻悻然地重新拿起了手中的剑。“那您下手轻点儿!”

“哈哈哈哈!”艾格尼丝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当然咯!开始吧!”

话音刚落,她就直接挥动了手中的剑,直接向夏尔的肩膀划了过去,虽然看上去身形瘦弱,但是这下动作却十分急速,以至于俾斯麦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花了一下。

首当其冲的夏尔慌忙把剑横在前方,挡住了这凶狠的一击,冲过来的力道很大,他感觉到手有些发麻,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艾格尼丝的力量不强,但是她极富技巧,利用自己的身体冲刺,使得冲击力大为上升。

在夏尔往后退之后,步伐开始变得更加不稳,而艾格尼丝当然抓住了这个机会,不断地发动着攻击,让他心里有苦难言,只能在被压制的情况下苦苦支撑。

在他看来,艾格尼丝的动作轻盈灵巧,并且带有一种难言的优雅感,完全看不出已经接近四旬的年纪,力量虽然稍有欠缺,但是在技巧的辅助下仍旧让他抵挡得十分辛苦,甚至连像样的反击都难以施展出来。

原本他打算用拖延的方式来慢慢消耗艾格尼丝的气力,挺过这一轮攻击,然后再进行反击,可是令他惊诧的是,艾格尼丝的攻击似乎源源不绝,一直都压制着他,反而让他左支右绌,就连呼吸都不太顺畅了。

他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于是决定强行反击,他大喊了一声,然后强行用剑猛敲了一下艾格尼丝划过来的剑,然后趁着短暂的停顿,猛然强行往前冲了一步,然后抬起剑来重重地向艾格尼丝的肩膀砸了下去。

可是,原本稍稍有些迟滞的艾格尼丝却突然往旁边让了一下,然后以他难以看清的速度直接挥剑刺向了他的肩膀,夏尔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攻击然后往旁边一让。

然而就在这时,艾格尼丝突然站定了,急速地煞住了身形,然后扭腰重重地挥剑一扫,借着腰力的剑尖撕开了空气,带着低沉的风声急速地向他扫了过来。

带着低沉的闷响,剑身重重地砸到了他的胸腹处,疼得他一下子差点丢掉了手中的剑,跄踉着连连往后倒退,彻底门户大开。

而这时候的艾格尼丝还是没有停手,她又身体前倾,然后用剑尖直接往夏尔的右肋部位重重地点了一下——那就是他刚才击中俾斯麦大使身体的同一部位。

同样的攻击,当然带来了同样的痛苦,夏尔再也支撑不住了,剑丢掉在了地上,也彻底宣告了他的失败。

“啊!”他捂着胸口半蹲了下来,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我投降……别打了,姨妈!”

“比我预想的还要差点。”艾格尼丝终于停下了脚步,剑也被她拄在了地上,停下了进攻。“夏尔,你这些年来也太荒废了。”

重新恢复了静态的艾格尼丝,又回复了那种温婉瘦弱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居然有那样敏捷的动作,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这一切的话,恐怕没人能相信她居然能够将手中的兵器耍弄得如此精湛。

“我……我……哪有那么多空来练习……”夏尔苦笑着,一边喘息一边回答,现在他只感觉全身发疼,尤其是胸口,酸麻得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如果没那份本事的话,就别拿自己开玩笑啊!你不知道风险吗?”艾格尼丝呵斥了他,然后走到了他的面前,“真是的,都这个年纪了还要跟人好勇斗狠,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世上有的是人可以打赢你。”

口中说着,她伏下了身来搀扶住了夏尔,揉了揉他的胸口,然后将他拉了起来。

“真是的,都是有妻子儿子的人了,还要和别人拿着剑开打,要真出了什么意外你让别人怎么办?当了大臣还要和别人打架,世上哪有这样的笑话?我看你是有点儿得意忘形了……”

她这小声的抱怨只有夏尔听得到,而胸口传来的触感,让他感觉好受了许多。

原来她是为了这个来教训我……他突然明白了艾格尼丝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凶。

似乎是要给我一点教训吧。

“我知道了,谢谢……”他赶紧对对方说,“其实我只是偶然突发奇想而已……因为我和俾斯麦大使谈得很来,所以想要切磋一下玩玩,对别人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您放心吧。”

“就算是偶然突发奇想也不行。”艾格尼丝板起脸来,“你要记得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可以勇敢,但是不应该去主动以身犯险。”

顿了顿之后,她又低声补充了一句,“如果有什么人需要干掉的话,我可不会像你那样拖泥带水……让我来的话两三下就够了,保管让他凉透。”

夏尔又愣住了。

很明显,艾格尼丝已经从刚才他们两个人的打斗当中,看出了他心底里对俾斯麦隐藏的强烈敌意,并且还暗示她可以代劳。

这让他既感动又有些担忧。

感动的是艾格尼丝居然肯帮他做这样的事,担忧的当然就是怕艾格尼丝太积极了真的动了手。

“不,他是外国的大使,我们不能危害他的安全……您不用管他的,我有办法对付他。”夏尔连忙制止了对方,“不过,还是谢谢你了,我……我真的很高兴您能够这样对待我。”

“嘿,这孩子,真被打傻了吗!?”艾格尼丝忍不住又笑了出来,“我把你打成这样你还感谢我!”

“如果能被您这样搀扶着的话,就算被打一次我也感觉很舒服。”夏尔回答。

艾格尼丝这下有些尴尬了,她这时候发现两个人已经几乎贴在了一起,她想要收回搀扶着夏尔的手,却又怕他站不住,最后只好拿手敲了敲他的脑袋。“怎么,对姨妈还要来这套?真不怕被打死吗?”

不远处的俾斯麦,一直都在看着这两个人谈笑,虽然听不清他们刚才说的话,但是很明显,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一场打斗而动气,显然关系真的很不错。

他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打击当中恢复过来了,精神也重新集中起来,密切而又冷漠地注视着对面的动静。

艾格尼丝刚才的表现确实让他大吃了一惊,他绝没有想到一个看上去如此文静娇弱的女子,动起手来居然那么可怕,打得特雷维尔大臣毫无还手之力——要知道这位大臣已经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一流剑手之一了,刚刚还击败过他。

最可怕的是这样强力的剑手他居然之前从没有听说过,可见这个年轻人暗地里隐藏的势力也不可小觑。

像特雷维尔家族这种豪门,暗中隐藏了一些走狗杀手也不足为奇,在中世纪的时候大贵族们就已经是如此了,可是没想到居然能有这种让人事前很难提起防备心的剑手存在。

会不会暗地里还藏有更厉害的杀手呢?他忍不住在心中暗想,然后下意识地往周围扫了一眼。沉闷的空气没有办法给他任何答案。

不管怎么样,这都说明特雷维尔大臣是值得他下力气结交的人物。

同时,他突然脑中又闪过了一个念头。

刚刚介绍的时候,他听到大臣是直接用女士来称呼这位女子的,而且她使用的也是本姓。看来她还没有结婚,这可是有点异乎寻常。

带着满心的疑惑,俾斯麦静静地注视着对面。

他们真的有些过于亲密了。

“抱歉,先生,希望这次没有给您带来坏印象……”好一会儿之后,夏尔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重新带着笑容走到了俾斯麦的身前。“请您相信,您是迄今为止第一个被我邀请切磋剑术的客人,因为您让我燃起了斗争的热情。”

“想要维系男人们的友谊,刀剑比什么都管用。”俾斯麦点了点头,一点也不显得生气,“大臣阁下,您放心,我对您的招待十分满意……当然,下次我们还是别这样切磋了,怪费力气的。”

“哈哈……您放心,这就是最后一次了,日后我们不需要用这个来决胜负。”夏尔笑了出来,“我们去吃晚餐吧。”

夏尔确实不打算再和对方这样玩了,他也知道,其实在剑术上赢了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对于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来说,个人的勇力是没有多大价值的,两个人的胜负,最终只能用几十万大军的厮杀来解决。

不过,这次的胜利仍旧给他带来了一种莫大的心理优势,让他喜悦不已,连带着走路也轻快了几分。

男人有时候确实应该任性几次,他心想。

而当他们来到餐厅的时候,夏洛特已经让人安排好了晚餐。

“你们刚才做了什么啊?”看着两个男人衣衫不整的样子,她忍不住大为惊诧,“怎么都这样打扮?”

“我们刚才切磋了一下。”夏尔笑着回答,“这增进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你又在发什么疯了!”夏洛特大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走到了他的面前来,显然有些惊慌失措,“你怎么和客人打起来了啊?没受伤吧……?”

一边说,她还一边用手摩挲着夏尔的衣服,确定他没有受伤。

“我没事……”夏尔耸了耸肩,“我们真的只是友好切磋一下而已。”

“真是的,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老做荒唐的事!”确定丈夫没什么事之后,夏洛特总算放下了心来,然后就又痛斥起了丈夫,“你就不能偶尔正经一点吗!”

“好啦好啦夏洛特,我只是偶尔玩玩而已……”夏尔哄着她,“别发脾气了,旁人还在看着呢。”

“怕我发脾气你就别胡闹啊!”夏洛特又呵斥了他一句。

不过,她总算克制住了自己,给了他一个“回头我再收拾你”的眼神,重新气呼呼地坐了回去。

就在夫妇两个人拌嘴的时候,艾格尼丝注视着他们,忍不住吃吃地笑了出来,看上去很为他们夫妇的感情而高兴。

因为知道夏尔和普鲁士大使有事情要谈,所以夏洛特和艾格尼丝很快就结束了用餐离开了餐厅,夏洛特带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来到了楼上专门给小家伙们开辟的游戏室,而艾格尼丝也跟了过来。

“艾格尼丝姨妈,这次您找我有什么事呢?”她问。

“我现在有求于你。”艾格尼丝低声说,“准确地说是我的哥哥有求于你。”

“您的哥哥?”夏洛特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是说谁,“诺德里恩公爵找我们有什么事呢?”

这位公爵是夏尔的舅舅,不过两家人因为一些事老早就互不来往了,夏洛特是个傲慢的人,所以在和夏尔结婚之后,也没有低声下气去修复两家关系的打算,所以依旧不曾来往,正因为如此她才有些好奇。

“还能有什么事情呢……”艾格尼丝苦笑,“人们找上多年不来往的亲戚,一般来说也只能是为了钱吧。”

“要借钱?”夏洛特有些明白了。

于是,她冷笑了起来。

“在巴黎,人们什么都好谈,就是不好谈借钱。再说了,夏尔不是已经给了他一大笔钱了吗?”

就在几年之前,夏尔为了抹平妈妈的事情,曾经跟舅舅写了一张欠条,后来他也遵守承诺给了对方一大笔钱,而这种被勒索的感觉是夏洛特难以忍受的,因此一直耿耿于怀。

“他最近搞投机,亏了一大把,我就觉得他没有那样的本事。”艾格尼丝叹了口气。“所以他慌了神,来求我帮忙……”

“您哪里有钱?他找您还不就是为了找我们。”夏洛特冷冷地说,“这人真是的,想要借钱还不肯直接来找!”

“他要是自己来,您恐怕都不愿意看到他吧。”艾格尼丝仍旧苦笑,一点也看不出平日里的神采飞扬。

毕竟还是对家族有些眷恋,就算家里对自己不好也想要帮帮忙。

夏洛特明白了。

虽然她很讨厌那个舅舅,但是如果是艾格尼丝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想要借多少钱?”

“要是小数目的话他就不用来求我了。”艾格尼丝仍旧十分低落,“恐怕要有上百万吧,他要把亏空填补起来。”

“他还真当我们是他的摇钱树了吗?”夏洛特皱紧了眉头。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从怒气当中恢复过来了。“艾格尼丝,为了你,我愿意借给他们……但是他们得有信物。”

“信物?”艾格尼丝有些不太明白了。

“房产,田地,不管什么,给我抵押过来。”夏洛特冷淡地说,“如果我觉得足够,他就可以拿到钱。”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