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一十章 倾诉与不安

第二百一十章 倾诉与不安


                在这间位于后方的野战医院当中,芙兰心有余悸地看着四周的一切,哀嚎声和咒骂声一直不绝于耳,到处都是血迹,有些地方甚至还有被切下来的残肢和骨头的碎末。。: 。在这里,人类似乎已经不再是人,而是某种可以被修整被裁切的器物,这里没有怜悯,只有沉默的血腥场面。

四周的空气充满了强烈刺鼻的‘药’味和血腥味,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当中,人的神智很难一直保持清醒,躺在‘床’上的伤兵们大多数满身血污,然而因为医生的数量不足,除了最基本止血治疗之外,他们似乎已经被人遗忘,在剧烈的痛苦当中,有些人在呼喊着咒骂着要医生来救治自己,而另外一些人已经‘露’出了听天由命的神情。

处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人很容易恍惚,怀疑上帝为什么要创造这样的地方。

呼吸着这样污秽的空气,听着这样嘈杂的声音,芙兰的脑子也有些晕眩,几乎脚步都有些不稳了。

“小姐,您没事吧?”旁边一位穿着同样的白‘色’服装的中年‘妇’‘女’连忙走到了她的旁边,焦急地看着她。

这里的护士大多数都是芙兰招募的志愿者,不过这位‘妇’‘女’倒不是,她是跟随了特雷维尔侯爵一家多年的‘女’仆人,这次是特意跟着小姐一起过来的。

因为在家中呆了多年,所以芙兰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感情羁绊可谓深厚,所以她一直都十分不愿意芙兰自己以身犯险,来到这个地方做什么志愿者。她深怕这位从小没有吃过什么苦的小姐,在这样可怕的环境当中受到什么刺‘激’,留下一生的‘阴’影。

“我……我没事。”在她关切的呼喊声当中,芙兰终于回过神来了,然后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您不用管我了。”

“这怎么能说没事呢?”‘妇’人有些心疼地看了看芙兰。

确实,如今芙兰的状态绝对说不上好,她原本白‘色’的纱裙现在边沿的裙摆上已经沾满了黑的血污,还有一些因为‘药’液而留下来的黄褐‘色’和黑紫‘色’的污渍,原本总是被‘精’心梳理的头也有些散‘乱’,就连眼睛里面也出现了一点点的血丝,这是在血污当中穿梭和身体的劳累疲惫所带来的痕迹。

“好了,您做您的事情吧,我去给伤员们送点儿水去。”芙兰拿起了旁边的水壶准备离开。

“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您哪是做这种事的人啊?”‘妇’人心疼地走上了过来,想要接过她手中的水壶。“这些事情都‘交’给我们来做吧……”

“如果真要是为了休息的话,我干嘛要来这里来呢?我来这里不是来旅行的!”芙兰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手抓紧了自己的水壶,“还有,这里有那么多人在受苦,比我要难受得多,请您集中注意力,不要再关注我了,谢谢!”

“小姐……”‘妇’人呆住了,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大脾气。

“对不起……我只是有些焦躁。”芙兰自己也知道说话太过,于是低下头来跟她道歉,“这里的一切都让人心情好不起来。好了,您不用再管我了,我们都去做各自的事情吧。”

“哎……哎……”‘妇’人点了点头,然后止不住地叹气了,“这一切真是可怕,可为什么男人总是乐此不疲呢?!”

“他们有时候并没有太多选择。”芙兰低声回答,然后转过头去,拿着水壶离开了。

在一片嘈杂声当中,她离开了前庭和动手术的地方,来到了后院,这里是已经动完了手术的伤兵们、以及得了重病的病人们休养的地方。

这里的伤兵们要么因为麻醉剂,要么因为剧烈的痛苦,都已经变得死气沉沉,气氛迥异于喧闹嘈杂的前方,却更加瘆人。

而这里正是护士们主要工作的地方,毕竟她们并不太懂医术,照顾已经被治疗了的伤兵,让他们可以尽快回复,才是她们的主要工作。

芙兰拿着水壶走进了后院的房间里面,所经过之处,医生和护士们纷纷对她致以敬意,他们的敬意不仅仅是因为她是组织这次行动的大金主,更因为这位家世优越的‘女’子是如此平易近人并且任劳任怨,在这些人的眼中,她几乎是人间一切善意的化身。

她一边向这些人致意,一边快地走到了一张病‘床’旁边。

这个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嘴‘唇’上留着稀疏的褐‘色’胡子,面孔则颇为清秀,看上去更像是个大学生,而不像是一个士兵。

不过,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他的皮肤蜡黄,透着一种不健康的苍白,而他的嘴‘唇’焦枯干裂,身体瘦得有些可怕,因而眼眶突出,头也像枯草一样套拉着,而在他的身边,气味着实有些刺鼻难闻。

他并没有受重伤,他被送到这里来,是因为在来到克里米亚之后,他被感染了严重的霍‘乱’病,因为剧烈的腹泻和呕吐所带来的脱水,这个原本结实的身体极度地瘦弱了下来,并且严重的时候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全身都布满了恶臭味。

只有被送到这里之后,他才得到了稍微过得去的治疗,总算才抑制住了病情,不过他的身体状况还是十分糟糕,仍旧需要和病痛作战。

“啊,您来了!”当看到芙兰进来之后,这个原本躺在‘床’上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的青年人突然脸上‘露’出了笑容,“美丽的小姐。”

这些天来,因为在这里接受救治,他已经认识了许多医生和护士,对其中最为美貌的这位小姐当然印象也十分深刻。不过,他自然不知道,这位小姐可是总司令特雷维尔元帅的孙‘女’儿,否则可绝对不敢用如此语气来对她说话了。

“是的,我来给您送水过来了。”芙兰走上前去,将水壶凑到了他的口边,“您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请不要动。”

“谢谢!”青年人低声道谢,然后直接咕哝咕哝地大口喝了起来,这甘甜的水流滋润了他的喉管和胃,也似乎给他带来了无穷的‘精’力,让他‘精’神一振。“您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天使,真的,我这辈子要是早点碰到像您这样美丽善良的天使就好了……”

“如果您把这点‘精’力用在休息上,而不是用来恭维我的话,对您的身体恐怕更好一些。”芙兰平静地回答。

这种话,最初她听了还觉得高兴,但是这段时间老是被那些伤兵们如此恭维,早就已经无动于衷了。

“哎,您想让一位法国人不赞颂美人,那是不可能的!”青年人笑着回答,然后突然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好了,别说话了!”芙兰忍不住按住了他的‘胸’口,“您只有保住命回到法国去才有机会继续赞颂别人。”

“您这是暗示回到法国之后还能见到您吗?”青年人却没有,反而似乎满怀期待地反问。

芙兰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她很不喜欢别人用这么轻佻的态度跟自己说话。

“哎,也对……怎么可能呢?”青年人自己也苦笑了起来,“像您这样的天使,应该备受呵护,得到最好的生活,像我这样的人,只会让别人扫兴败运而已,还是不要看见为好……”

“好了,别这么说了。”芙兰看到他这样子倒忍不住安慰了。

“我就是个败运的倒霉蛋,我‘抽’中了一个不幸的号码,家里又没钱给我找个代替服役的倒霉蛋,所以就只能进了军队……甚至一到这里还直接得了传染病,连战场上都没上就倒下了。”青年人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悲凉。“您看,像我这样的人够倒霉吧。”

按照法国先行的制度,当政fu决定在某个地方征兵之后,当地户籍簿上的适龄男子就会被召集起来,然后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谁去服役,‘抽’签会有号码,从一号到最后一号,排在前列的号码就会被征召入伍,所以这就变成比拼运气。

当然,富家子弟是不用跟穷人拼运气的,就算‘抽’到了前面的倒霉号码,他们也可以‘花’上一笔钱去找人代替服役,有些生活无着的穷人就以这种方式前往军队卖命。

“最后一点不算特别倒霉吧……至少您避开了一场大战。”芙兰小声回答。

“什么?大战开始了?”青年人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是的,这两天打得很厉害。”芙兰点了点头,“伤兵一直都在往这边送,受伤的人很多。”

“我的战友们……天哪,他们厮杀的时候我不在场,我怎么对得起他们呢?”青年人突然焦急地坐起身来,“上帝啊,他们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不过也许过一会儿之后我可以帮您问问,只要您所在的部队参加过战斗的话,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没人受伤来这儿吧。”芙兰不定还会有人成为战斗英雄呢。”

“我……我不想要当英雄,也不想要勋章,我只是个士兵而已,我只想要回家……我想念我的家乡,想念妈妈。”青年人突然哭了出来,“我想吃家里的面包,我不想在这个离法国千里之外的地方白白丧命,我不想死……您看,我是个懦夫吧?”

“不,您不是懦夫,您的想法很正常。”芙兰连忙按住了对方,让他重新躺了下来,然后柔声安慰对方,同时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对方的额头,“现在,您需要的是休息。”

“嗯,我现在能感觉到,自己已经慢慢恢复了,很快我就能回到他们身边了……我要和他们并肩战斗……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青年人顺从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喃喃自语,“上帝啊,能够碰到您这样的天使真是太好了,我怎么能当懦夫让您‘蒙’羞让您的努力白费呢?我会勇敢战斗的……为了法兰西,为了您……”

在纤细的手指的微微摩挲当中,仍旧有些气力衰颓的青年人终于完全平静了下来,然后沉沉地陷入到了睡眠当中。

芙兰站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熟睡的脸庞。

这样的年轻人最近她已经见过很多了,他们对战争的火焰既又害怕,又憧憬。虽然害怕死亡,害怕受伤,想要逃离战场,但是又害怕对不起战友,害怕被世人所耻笑,害怕违背自己“为国效劳”的义务。

她更加知道,即使如此矛盾纠结,最终他还是会走上战场去,成为庞大的军事机器的一颗螺丝钉。大多数年轻人都是带着这样的患得患失的心情走上战场的,其中很大一部分人,也许永远都回不到他们的家乡。

这些年轻人,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天真呢?一个个都像扑火的飞蛾一样。她忍不住暗想。

一开始,她只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名誉,让人们知道特雷维尔小姐是多么慈悲的人,可是在这里待久了之后,她好像看尽了人间百态,而且似乎真的对这些年轻士兵们产生了一些同情心。

就在这时,有一位年轻的医学生突然惶急地跑进了后院里面,然后大声对着里面的伤病员和医生护士们大喊。

“总司令来视察了!”

在最初的惊诧之后,芙兰马上放下了自己心头的思绪,也放下了手中的那些水壶,向外面的院子赢了出去。

而特雷维尔元帅此时正在随从们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医院里面慰问伤兵们。看到这位威严的总司令大人的时候,几乎所有还能够行动的法军官兵们目光都充满了热切,不少人还挣扎着从病‘床’上站了起来,对这位卓有威望的元帅行军礼。

元帅满面笑容,亲切地慰问着他们的伤势并且给予鼓励,时不时地和他们讲一些笑话,和当年他自己在各地打仗时的见闻,惹得周围人一片大笑,气氛突然变得欢快了不少。

在和外面的伤兵们攀谈了一会儿之后,元帅走入到了后院当中,而这时候,芙兰终于有机会走到了他的旁边。

“爷爷,您辛苦了。”芙兰向他行了礼。

而元帅则定定地端详了一下孙‘女’儿,看到了她衣服上密布的污秽,然后叹了口气。

“你做得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好。”

这是夸奖吧?

芙兰原以为自己会很‘激’动,但是当真的听到的时候,她的心里却是一片茫然,她呆呆地扫视了周围的一切。

我真的做得好吗?

“怎么了?”看到她的态度有些异常,老元帅连忙问。

“抱歉……爷爷,我实在无法高兴起来。”芙兰摇了摇头,“您知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多少人死去吗?”

这个问题着实有些尖锐,而老元帅更加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自己的孙‘女’儿在暗暗责备自己。

“我不知道具体数目,但是想必不会比我更多了。”老人镇定自若地回答,“就在昨天,我和拉格伦元帅亲手送几万人上了战场,我眼睁睁地看着几千人在我面前倒下。”

“那您……不觉得不安吗?”芙兰忍不住反问。

但是很快,她就苦笑了起来。

是啊,怎么可能不安呢?如果有慈悲心肠的话,也当不了一军的统帅吧。

“孩子,帝国将这支军队‘交’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可能再有慈悲心了,因为我慈悲的时候死的人只可能更多。”老人果然如同她所想的那样回答了。“他们是获得胜利所必须的燃料,仅此而已。”

此时,已经是黄昏的最后残留了,金红‘色’的太阳在天空中燃烧,火红的云像鳞片一样一片片地布满天空,红‘色’的光线就像给大地补上了一层血光一样。

站在庭院当中的祖孙两人,影子也被拉得越来越长。

“除了最简单的包扎止血之外,我禁止你们‘浪’费别的资源和时间来医治送过来的俄国伤员。”在片刻的沉默之后,老人继续下达了命令资源有限,运输能力也不够,应该节省使用宝贵的资源。”

“是。”芙兰点了点头。

她已经清醒过来了。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