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七章 重整计划

第二百零七章 重整计划


                在日落之前的最后一抹残光当中,吕西安执行的攻势行动终于终止了。.: 。.在元帅的命令下,他将自己麾下的整个旅都投入到了战斗当中,并且在师属的几个炮兵连的掩护下,对着俄军的阵地发动了进攻。

他的士兵们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勇敢地投入到了战斗当中,并且在最初的‘交’战当中将俄军赶出了河岸前的阵地,然后趁势向河对岸也发动了进攻。

然而,虽然最开始的进展十分顺利,但是在先头部队将敌人驱赶出村庄并且跨河进攻时,他们遭受到了俄国守军的勐烈还击。

他们通过预设阵地上布置好的重炮,在俄**官的指挥下对着试图渡河进攻的法**队发动了炮击。这一轮炮击以其可怕的强度,以及各种类型炮弹所配置好的、几乎没有死角的强烈火力,马上就给先头部队带来了重大的伤亡,并且暂时‘性’地摧垮了前沿部队的士气,最先踏上对岸的几支小部队几乎全数殒命于河岸两边,极少数的幸存者也失魂落魄地逃回到了自己这边的河岸,于是,法军最初的进攻试探就这样结束了。

法军占领了河岸边的俄军阵地,并且歼灭和击溃了一部分守军,但是正面的冲击却毫无效果,总的来说,第一场‘交’锋说不上失败,但是也绝不是什么胜利。

在法军开始撤退之后,俄军的炮击开始变弱了,直到最后停了下来,而吕西安只能以痛心而又‘阴’郁的目光,迎接着自己那些撤退回来的部下们。

这些部下,多数人面目茫然,垂头丧气,显然还是没有从刚才那声势浩大的炮击当中清醒过来。大多数人原本鲜亮的军服已经变得乌黑,脸上和身体上也布满了污秽,神情疲惫;有些人身上还布满了伤口和血污,血滴现在还在不停地滴落在地上,皱着眉头忍耐着痛苦走了回来;有些人甚至失去了自己的肢体,只能在袍泽的搀扶下勉力回到本方的阵地当中。

这就是战争,胜利永远都不会轻松到来。

吕西安走到了一群部下的面前,然后一个个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虽然沉默无言,但是却将自己鼓励巨细无遗地传递了过去,表明自己绝对不会因为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撤退而责备他们也许,还有一点点的歉疚。

接着,吕西安不顾危险,走到了刚刚被他们破坏成为一堆废墟,现在还有余烬在微微燃烧着的,到处都是呛人的烟雾,不过他却毫无所觉,径自地穿过了这片废墟,然后一路走到了离河岸很近的树下。

此时,月亮已经出现在了天空之上,将清冷的光线洒落到了地上,面前的小河‘波’光粼粼,峭壁上迎着弯弯的残月,那些坑坑洼洼的峭壁和斜坡在月光下若隐若现,就连那些仍旧躺在河岸两边的两军官兵的遗体也变成了不起眼的陪衬,一切仿佛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一样。

如果有诗人在这里,他们会在这样诡异而又别具美感的景‘色’当中感慨大发,而吕西安却毫无这样的感触,他只是以军人特有的严肃视角,在四处扫视而过,最后停留在了在那些看不清楚的地方,静静地思索着。

在他的脑内,此时已经以这里的地形构建了一个简要的地图,然后两军在这里‘交’锋,他想要用这个方式思考一个从这边突破的途径,此时万籁俱寂,他的心情却‘激’动不安,繁杂的思考让他烦躁,他只能在树荫和藤蔓的‘阴’影下来回踱步着。

没有办法。

经过痛苦的思索之后,他得出了结论。

河流,峭壁和斜坡,这些天然的障碍变成了俄国人可以依仗的工事,而且他们在正面布置了足够勐烈的炮火,这种重炮带来的震撼‘性’的炮击,会让当面的士兵们都丧失战意,哪怕最勇敢的士兵恐怕也难以承受。虽然俄国人不可能带太多的炮弹,他们现有的炮弹应该也足够给进攻部队造成严重的伤亡。

更别说在斜坡后面还有多面堡工事,就算加大投入,把法军现有兵力全部投入到这里,也未必能够突破成功。

再说了,以如今联军的形势,如果付出极大伤亡然后突破这里的话,那和输了有什么区别?而且很明显,俄军这样的布置,就是想要联军强行冲击正面,然后将这里变成消耗联军的囚笼。

军事上的一条基本常识就是,不能完全按照敌人的想法行事,这一点吕西安自然是完全清楚的。

他抬起头来,顺着峭壁和河流往下游看去,直到未知的黑暗为止。

视线的尽头,大概就要到海边了吧。

他脑中又回想起了之前孔泽送过来的地形图,然后蓦然觉得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呛人的烟味并没有让他觉得难受,反而使得他愈发兴奋了起来。

接着,他带着自己身边的勤务兵,走回到了部下们的阵地当中。

“给我备马,我要去见司令官!”

虽然时间已经到了深夜,但是因为吕西安是高级军官了,所以他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很快就又来到了总司令的帐篷里面。

而这时候,帐篷里面比上次要空了许多,而特雷维尔元帅并没有在休息,他仍旧在地图旁边,观察着地图上的形势,一边在地图上写写画画,似乎是在筹划着接下来部队的行动。

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虽然穿着军礼服,但是看上去是那样的瘦弱,只是沉稳的表情和专注的视线能够提醒人们,他毕竟是一军之帅。

“吕西安?”等到吕西安进来并且行了军礼之后,元帅向他招了招手,“你这时候赶过来,我并不意外。今天你部下的损失一定很让你痛心吧?”

“是的,我很痛心,阁下。”吕西安点了点头,“但是我对您绝对没有任何情绪,您是总司令,您的命令我们必须执行到底,而且……我认为您的命令并不是毫无理由的,我们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毕竟这就是战争。”

“是啊,这就是战争,你能这么想就好。”元帅终于‘露’出了笑容,“看来我不需要跟你解释太多东西了。好吧,你今天晚上过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我猜应该是为了接下来我军的部署吧。”

“是的,阁下。”吕西安马上走到了元帅的身边,看向了桌上的那副地图,“今天的战斗,虽然我们遭遇到了一些挫败,但是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现实。俄国人在正面准备了强大的火力和密集的防守,以我们现有的力量是难以突破他们的防御的……所以我们应该放弃正面的进攻,转而谋求侧翼的突破。冲击敌人的正面,总是不太明智的,如果我们能够想办法迂回,攻击他们的侧翼,我们的胜利将会轻易许多。”

吕西安并不担心元帅反对他,因为他说的这是十分正常的军事常识,自古以来,敌军的阵地正面总是防御最为强大的,而侧翼进攻可以避开正面的防御,并且打‘乱’敌军的部署。

“你说得对,吕西安。但是现在我们的左翼是英国人,右翼是大海,所以如果英国人动不起来的话,我们没办法侧翼突破。”特雷维尔元帅终于仰坐到了自己的躺椅上,“所以这种侧翼的突破,我们得靠着英国人来执行。”

“也就是说……”吕西安明白了过来。

“是啊,我已经请拉格伦元帅在明天发动侧翼进攻了,他们将会迂回,穿过河流然后进攻俄军的左翼。”特雷维尔元帅点了点头,“拉格伦元帅看到了你们今天勇敢的表现,他十分乐意在明天让自己的部下也为我们奉上同样的表现……”

吕西安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特雷维尔元帅之前的用意。

侧翼进攻虽然有用,但是也不是说说就行的,在现在的环境下,如果想要发动这样的攻势,必须严密组织起来,投入大量兵力,而且必须冒着炮火进行长距离的行军,并且强行向对方侧翼的阵地和堡垒进攻而种种条件加起来,就意味着巨大的伤亡。

既然左翼的突破要‘交’给英国人,那么法国人最好先表现出积极和勇敢的态度,以便给他们某种刺‘激’。

“哎,联军就是这样,我们只能和朋友们勾心斗角。”特雷维尔元帅叹了口气,“吕西安,我真希望以后你不用和另一位元帅一起指挥军队……”

“您真的辛苦了,我认为您是一位真正的统帅。”吕西安由衷地说,然后,他的话锋一转,“不过,元帅阁下,我认为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最好同时发动两翼的攻势……”

“什么意思?”特雷维尔元帅有些不太明白了。

“是的,我们的右翼是大海,但是我认为这条河入海口,以及海岸边的峭壁虽然是难以逾越的障碍,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攀越它们的话,也将可以给予敌军出其不意的打击……甚至可能是致命的打击,如果我们运气好能够破坏俄国人的炮兵阵地的话。”吕西安放低了声音,走到了元帅的旁边,然后手指轻轻地在地图上划了起来。

“您看,俄国人既然使用的是重炮,那么他们的大炮应该就会部署在河岸后方区域,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就是这片高台上,因为这是制高点,可以看清楚我军对河岸的攻势。如果我们绕过河流,然后沿着峭壁攀上高台的话,那么他们将会被我们打个措手不及。”

随着吕西安的解释,特雷维尔元帅的眼睛越发亮了。

“不错的主意!”他最后说,“不过……你确定我们真能翻越过去吗?那里地形崎岖,应该有不少防守部队。”

“我无法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吕西安老实地回答了,“不过,就我之前的观察来看,这应该是可行的。我小时候生活在山村当中,从小也在山林间爬过很多回,我也有很多有同样经的部下,我想只要不是什么绝壁,我们应该能够攀越上去,只要有一小部分人能带着绳子攀越上去,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至于防守部队……我认为不会很多,而且我们有舰队,我们在海岸边的舰队可以协同行动,用它们的炮火来支援我们。”

“对!我们还有舰队!”元帅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马上又想到了新的主意,“不,光用舰队还不够,我们还要发动牵制‘性’的攻势,让他们没办法判断我们的目的。不光是英国人要在侧翼进攻,正面我们也要发动佯攻,我们要把他们的兵力都吸引住!”

元帅越说越是兴奋,最后干脆站了起来。“是的,我们要一举突破这里,然后一路打到塞瓦斯托‘波’尔城下!”

显然,这种全面的攻势,是建立在联军现在的兵力优势上面的,也只有这种情况,联军才能够不顾有可能的伤亡强行进攻,而这也是英法两国国力优势的体现他们能够在离本土几千里之遥的地方,维持一支如此庞大的军队,并且能够主动发动攻势。

要是没有瘟疫和其他意外因素的话,英法联军在这里能够集结的兵力会更加雄厚。

“元帅,我请求您,让我的部队来担任这个任务,作为先头部队发动侧翼攻势。”吕西安马上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我的部下们都是好样的,他们能够完成您赋予的任务!”

“哦,当然了,当然了!你就算不说,我也会让你来的。”特雷维尔元帅大笑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拍了一下吕西安的肩膀,“吕西安,你会为此得到一枚勋章的。”

“……勋章并不是我的追求,阁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的部下们能够更多地活下来,迎接他们配得上的胜利。”吕西安略微尴尬地低下了头。

就这样,在吕西安的建议之下,特雷维尔元帅召集了自己的几位参谋官,很快就研究好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而就在当天深夜,特雷维尔元帅来到了英军的统帅拉格伦元帅的帐篷当中,两位元帅在短暂的‘交’谈之后,很快就为这份计划达成了共识。

接着,在凌晨时分,联军的高层军官们都接受到了来自于各自司令部的命令,然后他们也让自己的部队开始进行相应的准备,整个军事机器,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就在这茫茫黑夜当中又重新急速运转了起来。

然后,就在第二天的清晨,英法联军对着俄军发动了全面攻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