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八章 决胜

第二百零八章 决胜


                当天空重新发亮,金红‘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时候,克里米亚半岛上的这场会战又重新开始了,联军按照昨天晚上达成的计划,在清晨就已经完成了新的攻势配属,而当时间来到早上八点之后,各个部队就开始按照计划进军了。。: 。.

昨天法军的攻势虽然遭到了小小的挫败,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联军的士气,官兵们从上到下依旧对己方的实力抱有极大的信心,深信只要再加上几把劲就能够击败俄军。

而俄军并没有在晚上发动袭击一事,更加让联军指挥官们相信俄国人确实兵力不足,而这也更加坚定了他们趁现在拥有兵力优势,一举突破敌军阵线的决心。

在短暂的停宕之后,联军在战场的几个方向同时发动了进攻,总体来说,法军在战线的右翼,英军则负责左翼,而投入兵力最大的地方,正是左翼的攻势。

依照两位统帅的计划,以英军为主力的左翼突击部队,将会以全力向前推进,越过面前的河流,然后推进到河岸边摧毁俄国人的工事,并且占领俄军的右翼阵地哪怕不能完全突破俄军阵线,至少也要对俄军行程巨大的压力,‘逼’迫他们不得不将兵力集结到自己的右翼来迎击英**队,而这就为法军的迂回突破创造最好的条件。

决定右翼的奇袭能否成功,最重要的条件便是左翼的攻击力度,因此不光是英军统帅拉格伦元帅在后方亲自指挥督战,就连法军统帅特雷维尔元帅也来到了这里。

两位元帅骑在马上,跟随着前线部队一起前往前沿的出发阵地,这两位老人虽然年事已高须发皆白,但是神态安然,态度从容而又有威严,仿佛已经见惯了一切生死的考验。他们身着着华丽的元帅军礼服,手中拿着元帅的节杖,没有任何人胆敢质疑他们的权威。

他们是那个伟大时代的遗老,在全军上下都拥有极高的威望,在被他们两个注视的时候宛如那个时代重新降临了一样。

在他们的注视下,不列颠的陆军官兵们以极快的速度集结在了一起,以营为单位排成了一个个庞大的纵队方阵,放眼望去,士兵们被他们身上穿着的红‘色’军服融合在了一起,构成了一团显眼的红‘色’火焰,刺入到每个人的眼中。

而在各个阵列的前方,被旗手们擎在手中的米字旗迎风招展,将不列颠的威严和荣光洒落在了这片异国的土地上,而在后面的方队当中,士兵们高举着手中的步枪,层层的刺刀在人群的缝隙当中‘露’出耀眼的寒光。

预备发动进攻的英军,排成了密集的队形,在队列的最左方,是由布朗爵士指挥的轻步兵师和剑桥公爵指挥的近卫师,这两支卓有盛名的部队将护卫着联军的左翼,以免被俄国人的骑兵迂回;而在中间的是伊文思爵士指挥的英军第二师,这位爵士曾经参加过十几年前的西班牙内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中年将领,今天他的部队也将担当主要的进攻任务;而在他的右边支援他的是英军第三师。

而在整支大军的阵线后方,是英军留下的总预备队,由卡瑟特爵士指挥的第四师和卢肯伯爵指挥的骑兵师,这些部队将会在后卫内线机动使用,预备填补任何有需要增援的区域,同时痛击想要迂回的敌军。

整个大军看上去阵容齐整,意气风发,这些经过了严格训练的军官和士兵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如同血‘色’一样的军服让人毫不怀疑他们接下来将给世界带来什么。

当年拿破仑皇帝在滑铁卢上看到的也正是这副景象吧,他的骑兵……就在这些刺刀面前停下了脚步。神情严肃的特雷维尔元帅心想。

当时,不列颠军队以可怕的忍耐和韧‘性’挫败了法军全力以赴的一次次进攻,让拿破仑皇帝重建帝国的梦想只能在悲叹当中化为了泡影,如今,这些红衣的官兵们将会换成进攻者的位置,以同样大无畏的气概向俄**队的阵地发动进攻。

他们都十足确信,自己能够让另外一个帝国也‘蒙’受可怕的耻辱。

就在元帅的注视下,拉格伦男爵带着他的副官和随从们骑着马来到了最前沿的部队方阵面前。他是那样的悠然从容,仿佛自己在参加的不是一场战役而是一次舞会一样。

他拿着怀表,看了看时间。就要到了。

他勒住马头,正面看向了这些官兵们。

“你们都给我听着!”他大声地喊了出来,“不列颠在看着我们,不要让她因我们而‘蒙’羞!进攻!”

在元帅的这声大喝下,仿佛是被发条驱动的齿轮一样,由近及远,各处的方队都开始被驱动着向前涌动。他们的步伐并不快,但是却整齐划一,放眼望去,土黄‘色’的大地上有一块块红‘色’的斑痕在移动,这股红‘色’的狂‘潮’势不可挡,似乎要吞没掉面前的一切。

河流依旧在静静地流淌着,但是行军的鼓点和脚步声却已经让这里变得越来越嘈杂,这些英军官兵们以沉静的态度向前进军着,虽然他们心里明知道等待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却没有人有所畏惧,他们踏着鼓点,眼看着距离河岸越来越近。

就当他们即将踏上河岸边的那些葡萄园旁边的时候,守军的炮火开始还击了,虽然声势不如昨天法军遇到的那般浩大,但是轰鸣声依旧骇人,迎面而来的炮弹夹在子弹当中,毫不留情地向英军的阵列倾泻了过来。

在这些炮火的侵袭下,英军的前沿阵列变成被血与火的浓雾所笼罩,不时发出了沉闷的惨叫声扑倒到了地上,有些人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机会发出来就离开了人间。然而,战友们的伤亡却并没有给旁边的士兵们带来多少影响,勇敢的不列颠士兵以沉默的态度继续前行着,填补了队列的空缺,在炮火的洗礼当中泰然自若地走到了河岸边。

接着,最前沿的英军展开成为了宽正面的横队,然后向对面河岸的守军开火,不间断的密集枪声压过了行军的鼓点,但是却没有影响到其他部队的行动,全线进行‘射’击的英军,掩护了其他英军的行动,他们以密集的队列踏上了浮桥,不少人甚至直接踏入到了这条小河当中,这团红‘色’的烈焰继续向岸边席卷而去。

事实上,俄军阵地在之前的进攻和侦查当中已经判断得基本清楚了,并且俄军强大的炮兵也已经展现了出来了,因此必须尽快发动进攻拿下他们在右翼的阵地,不然的话要是在这里消磨时间,情况会对英军更加不利,因为那时候俄国人可能会把中央阵地的大炮也移动到自己的左翼来,那时候毁灭‘性’的炮击会让伤亡更加惨重。

所以英**队近乎于麻木地无视了不时袭来的炮火,顶着伤亡在俄军的面前进行着机动,密集的阵列以近乎于恒定的速度踏过了浮桥和小河,稳步地通过了他们面前难以通行的地段,哪怕俄军的炮火在不断地带走他们的生命,也没有人有所停歇。

就在特雷维尔元帅的注视下,这团红‘色’的烈焰以缓慢然而无可阻挡的气势吞没了沿途阻挡他们的任何工事和坑‘穴’,就在敌军炮火和枪弹的洗礼当中,最前列的方阵完成了一次转向,然后继续以整齐的队列向俄军内侧的工事席卷而去,虽然不时有人因为中弹而倒下,但是队列依旧紧密严整,将不列颠人那种近乎于麻木的沉着展现得淋漓尽致。

“哦,多勇敢的士兵啊!”看着这残酷但又富有气概的一幕,后方的特雷维尔元帅忍不住惊叹了起来,“他们就在炮火里面走了两千米!”

“只要让他们害怕我们超过害怕敌人就可以做到这一点。”拉格伦元帅笑着回答。“现在是我们还手的时候了!”

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当渡过了这条小河之后,英军毫不迟延地沿着小径和斜坡冲向了河岸这边的高地和断崖。这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保持最初那么密集的阵列了,他们分成小小的队列在各处和守军战斗,钢铁和火‘药’挟带着死亡的风暴在各处横扫而过,倾泻在大地上,两边不时有人因为中弹而倒在地上,而英军的大炮也被推到了前线,并且对着俄军的阵地开始轰击。

两边的炮火不停地轰鸣着,震撼着脚下的土地,整个世界都仿佛在颤抖,燃烧的战场上火光冲天,一个又一个年轻的生命被带到了战士们的天堂当中,一个英军的中尉被一阵枪弹打断了手臂,大片的鲜血顿时从伤口断臂当中喷涌而出,将红‘色’的衣物染得有些发黑,然而这位中尉却仿佛没有痛觉一样,毫不犹豫地用独臂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指挥刀,然后唿喊着命令自己的士兵们继续对敌军开火。

炮火和枪弹已经吞没掉了人类的一切理智,厮杀的**主宰了每一个人的头脑,没有多少人为自己的伤痛而畏缩,,他们要么要么捂住伤口,要么浑然不觉地继续向前并且开火,直到又一颗子弹或者炮弹将他们打倒在地为止。而在河岸的下方,一些英军站直着密集的阵列,全部人都伫立在那儿,在肆虐的炮火中等待着自己冲上战场的机会,他们看着自己人一个接一个中弹倒下,都迫不及待地要冲上去和他们一起厮杀敌人,可是没有命令,他们只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当得到了命令之后,这些英国人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们疯狂地怒吼着,然后端着枪向前冲了上去,继续为战神和死神提供新的养料。

烟雾让鲜亮的阳光变成了灰‘色’,甚至几十米外的东西都看不清了,嘈杂的枪炮声和嘶吼声似乎能让每个人都发疯,这些密集而不成队形的、行动大都互不联系的大批散兵,强行依靠自己的勇敢和血‘肉’,打开了最前沿的俄军阵地,并且开辟了通向俄军内线的道路。

经过了血战之后,他们清理了最初的阵地,然后走上了高台,而迎面而来的是俄军的多面堡垒,而这正是阵地防御的枢纽。这里的炮火仍旧勐烈,而英军因为已经化成了一个个散兵队伍所以指挥不再流畅,很多士兵都失去了自己的指挥官。

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后退的想法,在那些残存的军士长和军官们的嘶吼下,这些士兵们怒吼着向堡垒冲了过去,一路上布满了穿着红‘色’衣服的尸体,然而红‘色’的烈火却离堡垒越来越近,并且最终将它也卷入到了自己的火舌当中。

在堡垒及其周边,英军和防御的俄军变成了密集的白刃战,‘激’烈的战斗让堡垒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在进行着厮杀,俄**队一次次地防御,依靠着俄国农民的麻木和勇敢顶住了英军的攻势,但是英军仍旧一次次地进攻着,一些阵地被易手了几次,血流遍了整个堡垒的地面上。

最终,依靠着兵力上的优势,英军开始扩大了自己的占领区域,而俄国人的阵线被一点点地压退,直到最后,守军被肃清了,堡垒上开始飘‘荡’起了米字旗。

看到米字旗在堡垒上飘扬的时候,后方的人们响起了勐烈的欢唿,就连后面的两位统帅也不禁为之喜笑颜开。

“您部下的表现值得敬佩。”特雷维尔元帅对拉格伦元帅说,“请允许我在胜利之后向一些勇士授勋。”

“在滑铁卢我们打得更勇敢些!”,拉格伦元帅笑着大声回答,直到这个时候,他仍旧不忘提自己当年的荣光。

特雷维尔元帅这次倒不会生气了,他期待着的是他的部下们的表现。

就在英军发动进攻的时候,吕西安也正带着他部下们沿着海岸线行动。

他们来到了河流的入海口旁边,而就在海面不远处,联军的舰队也停在那里,正张着巨帆注视着他们的行动,这些庞然巨舰正是联军最为引以为傲的武器,而今天,它们也将在陆地战争当中发挥作用了。

从刚才开始炮火声就一直不绝于耳,这犹如是催促着他行动的鼓点,让他焦急。他知道,此时联军的攻势已经达到了**,而这正是他一展身手的时候了。

他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因为这里是入海口所以河面有些宽,而在河对岸则是一片崎岖的峭壁。

如同他猜测的那样,这里确实是难以逾越的障碍,然而,这也正是他必须逾越的障碍。只要越过这里,就能够避开强大的炮火对俄军的侧翼进行打击。

就在他的命令之下,工兵开始拿着木头铺设着简易的浮桥,而他的心情也随着传过来的越来越‘激’烈的炮火声而变得更加焦躁不安。

“轰!”

就在这时,远处的舰队对俄军高台上有可能的阵地发动了勐烈的炮击,大量的炮火毫不留情地从天空当中坠下,轰然落到了地上。

因为俄国舰队有意保存实力选择了躲避,因此这些大口径舰炮都只能用在轰击地面,不得不说这让这些海军官兵们颇为遗憾。

终于,浮桥被搭建好了,而他马上带着自己的部队越过了河流,来到了对面的河岸边。

这里到处都是峭壁,而他只能在峭壁之间辗转腾挪,好在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和他的部下们执行着严格的训练,身体素质还算是可以,因此总算没有因此而影响到动作。虽然因为舰炮的轰击大地在微微颤动,但是他总算还是保住了自己的平衡。

就在士兵们的注视下,他们的长官勒弗莱尔少校带着一群经过挑选的人攀爬在峭壁上,虽然着看上去着实有些危险,但是大部分人最终还是爬上了高台,然后他们拿出了自己携带的绳子,从峭壁上垂了下去,底下的士兵们也一个接一个地爬了上来。

吕西安看着自己的部下们一个个爬上来,然后他转头看向了前方,因为舰炮的轰击,现在前方已经是一片灰尘,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肯定,那里将会有一些敌军驻防。但是敌军现在的主力,肯定在右翼抵挡着英军发动的进攻,他们不可能有太多的力量来抵挡自己。

从现在起,就没有大炮的支援了,而且他们自己也不可能携带大炮。

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现在,跟我进攻!”当士兵们排成了阵列之后,吕西安一声大喊。“我们不要落在英国人后面!”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了,左翼的进攻依旧‘激’战正酣,英军和俄军在‘激’烈地厮杀着,战事依旧胶着。

然而,微微的‘骚’动却在俄军的后方响起。

这时候,观战的两位统帅收到了消息,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带领着自己的部队翻越了海岸的峭壁,已经在俄军的左翼发动了进攻。

“我们赢了!”拉格伦元帅大喊,他抬起手来,拿着望远镜看向了俄军的阵地,在孤影绰绰当中,他已经看到了一些俄军正在往后撤退。

“是的,我们赢得了这场会战。”特雷维尔元帅回答。“但还没有赢得这场战争。”

“时间问题而已,我深信。”心情大好的拉格伦元帅笑着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