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六章 进攻

第二百零六章 进攻


                “有时候我们必须莽撞一点。.”

特雷维尔元帅的话十分平淡简略,但是其中的意味,吕西安是不可能听不出来的,而这也让他愈发的胆战心惊。

“您的意思是,为了安定国内,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取得胜利?”他低声问。

“就算不能尽快取得胜利,我们也应该尽快取得进展。”元帅低沉地回答,“如今战事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然而除了把俄国人吓退之外,我们并没有取得足以夸耀的成绩,反而在各种困难当中泥足深陷……这些消息传回国内,是无法安定人心的。”

吕西安觉得脑子有些难受,只好静静地听着。

如果是纯军事问题,他无论如何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可是一旦说到这种问题上面,他完全是个‘门’外汉,因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现在,我们的身边有国内的记者,也有英国泰晤士报的记者……这些随军记者正将前线的消息一股脑地往后方倾泻,让后方那些不用上前线的人们,在早餐的时候可以悠闲地就着早餐,把我们这些人当成舞台剧上的人来欣赏。”特雷维尔元帅的语气里面带上了一丝嘲讽,“人们不喜欢琐碎的东西,他们想要看到具体的行动,和结果!他们根本就不理解我们现在面临的困境,只会看到我们在克里米亚踌躇犹豫;而那些记者们呢?他们都是天生的坏种,只要能把报纸卖出去他们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是会烘托这种气氛的,嘿,当年我们是在为了帝国为了皇帝而打仗,如今我们是在为了随军记者而打仗了!”

在元帅的解释下,吕西安总算是稍稍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帝国现在成立不过两年,虽然以强力的压迫手段镇压反对派,大批流放异见人士,但是在民间和舆论界,反对情绪仍旧很深,所以在战事不顺的时候,这些人就会大声鼓噪,动摇民心,让帝国的统治开始为之动摇,而这正是帝国所无法承受的。

更何况,这样的千里远征,每天都在消耗巨额的财富,不管怎么样也要尽快行动,让帝国能够对国内有所‘交’代。

“我……我理解您政治上的考虑。”吕西安回答,“可是,元帅阁下,我要提醒您,失败比没有进展更可怕,如果我们进行了鲁莽的行动然后被挫败了的话,那可能是更大的打击。”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考虑。”元帅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您的任务就是,发动进攻,清扫俄国人在河岸的前沿阵地,然后尝试渡河,在对面占领一块区域。”

“如果这是您的命令,我会执行的。”吕西安无可奈何地点头了,对方是元帅,也是总司令,更加是一直提携他的人,他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无法违背对方的命令。“但是……我请求您,可以让前线指挥官在形势允许的时候下令撤退。”

元帅皱起了眉头。

吕西安这样的话,无异于是在表明他根本对此毫无信心,而这不是一个下级应该对司令官说出的话。如果不是因为吕西安是他的心腹之一的话,恐怕他已经当面训斥了。

在元帅凛冽的视线下,吕西安低下头来。

“阁下,请您相信,我会忠实地将您的命令执行到底的,不到不得已我不会‘私’自撤退。我只是想要在形势不妙的时候可以尽快停止进攻,以免请示您的时候又耽误时间。”

“好吧。”元帅,“那么你尽快回去组织进攻吧,不要等到天黑了。”

“是!”吕西安站了起来,向元帅行了个军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司令官的帐篷。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时分了,到处都已经树立起了篝火,士兵们要么四处寻找燃料,要么就围在篝火边烧水,尽管已经濒临敌军的阵地,但是气氛反而相当轻松。而吕西安则要紧张许多了,他快马加鞭,一路心急火燎地赶回到了自己的部队的营地当中。

在下了马之后,他马上将自己部下的军官们都召集了起来,然后向他们宣告了元帅的命令。

和他预料的一样,这份命令引发了军官们的一片哗然。

“我再强调一次,这是元帅的命令!”吕西安制止了他们的窃窃‘私’语,“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命令就是命令,我们必须服从!现在,赶快将士兵们都召集起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发动进攻!”

“至少让大家喝口水吧。”一位军官‘阴’郁地说。

“很快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不用喝水了。”另一位军官则以开玩笑的语气回答。

然而没有人笑出来,大家以一种沉重‘阴’郁的态度四散开来,前往自己的部队的临时驻地。

因为平常的训练十分严格,所以吕西安的部下们很快就将自己麾下的士兵们都召集了起来,这些官兵抛开了自己生起来的篝火,重新排列成了之前行军时的严密阵势。

吕西安骑着自己的战马,在这几个营的部队所排成的发生面前逡巡。

这些方阵队列十分齐整,明晃晃的刺刀在夕阳下闪耀着耀眼的辉光,制式的军服和几乎同样的平筒状军帽,哪怕是军官,也只是在军帽上‘插’上了一些装饰‘性’的羽饰而已。统一的制服和武器让他们远远看上去简直一模一样,军队似乎抹杀了人类的共‘性’。

不过,在吕西安眼中,每个人的面貌身高却各有不同,他目光在前排的士兵们面前扫视而过,他们已经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这里的太多人他认识了,他甚至能够读懂他们的眼神,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梦想。

而也许,今天晚上,这里的很多人就再也没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这些或紧张不安或期待振奋的眼神,都意味着无比的信任,这些士兵们并没有抱怨元帅和他们的旅长仓促发动的进攻,反而随时准备服从他们的命令。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

更何况,这还是一场他本心不愿意发动的进攻。

“士兵们,总司令将打响第一枪的任务‘交’给了你们,请你们回报他的信任!”直到最后,他一横心,直接就在马上拔出了佩剑,指向了前方。“奋战的时候到了,这是我们!现在,请跟随我们进攻!”

接着,他催动战马,向着前方进发,而在他背后,进军的鼓点骤然响起,在军官们的唿喝下,士兵们跟在摇曳的军旗后面,大踏步地向前方走了过去。

在金‘色’的光线下,他们原本深蓝‘色’的军服变得像是灰绿‘色’,而他们脚上穿的红‘色’‘裤’子则愈发显得鲜‘艳’。在大军整齐的营地当中,骤然出现了一支军队向河岸边的村庄‘挺’进了过去,几乎在顷刻间就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而第二师配属的两个炮兵连,也同样随着吕西安的部队向南‘挺’进。这些大炮虽然是较为轻便的十二磅炮,口径并不算太大,但是因为炮管是由青铜铸成的,所以大炮的重量仍旧沉重,驮马拉着这些大炮缓慢地向着前方移动着,这笨拙的样子,很难相信它是一个可以轻易吞噬人命的怪物。

同样也在进行临战之前休息的俄国人,显然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联军还没有立足未稳就发动了进攻,因而当法军前进的鼓点响起的时候,前沿阵地产生了些许的‘骚’动。

不过,在军官们的,下不少士兵们马上回复了镇定,然后端起了自己的枪开始对压过来的法军官兵发动了还击。

“砰!砰!”

密集的枪声在那些村庄和葡萄园当中响了起来,这些枪弹因为有土樯、藤蔓乃至一些事前构筑的临时工事的掩蔽下而显得神出鬼没,各处的枪声很快就让这片村庄变成了一片烟雾缭绕之地。

不过,虽然隐蔽‘性’做得不错,但是这些枪弹的‘精’准度却让人不敢恭维,吕西安带着自己的士兵们以行军的速度不慌不忙地靠近了这些村舍,虽然有一些倒霉的士兵因为流弹而倒地,但是总体上伤亡微乎其微,他们后面的士兵们也马上填补到了空位当中。

在这种扰‘乱’‘性’的‘射’击当中,法军的纵队阵列穿过了最前沿的空地,来到了村舍的前方。道路已经变得十分狭窄,而且被‘逼’仄的屋舍所分割,他们很快就分散成了一个个散兵小队,然后向村社深处‘挺’进。

而在这时候,行动迟缓的野战炮也被推送到了预定的阵地当中。在短暂的调整和计算之后,这些炮车开始调整了角度,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远处的这些村舍。

“轰!”雷霆一般的炮火声骤然响起。

在尖锐的唿啸当中,炮弹飞入到了村庄当中,这些爆裂弹很快就让木制的屋舍和干枯的藤蔓燃起了大火,火势马上在四处开始蔓延,原本就已经烟雾缭绕的村庄和葡萄园,现在遭受到了更加严厉的破坏,浓密的烟雾四处发散,简直让人怀疑其中是否还有活人幸存。

在火势开始吞噬了整个村庄之后,炮击终于停止了,而这时候也成为了进攻的最有利时机。吕西安马上催促自己的部下们进攻,他知道,俄军在前沿的阵地里面留下的守军不会很多,他们现在据有优势,赶走守军应该不成问题。

“进攻!”在前列的那些散兵队列当中,担任指挥官连长排长们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指挥刀向前舞动着,拼命驱使他们的部下冲入到了这个烟雾缭绕的村庄当中。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很难看清楚周边的情况,更加没有余暇慢慢悠悠地‘射’击,因此很快就变成了短促的白刃战。四处飞散的灰让这些士兵的脸上很快就‘蒙’上了一层黑粉,呛人的烟雾更是让他们全身难受,可是现在他们却无人在意,三三两两地嘶吼着向这燃烧中的村庄冲了进去。

不时有人在流弹当中倒下,但是其他人却浑然不觉,他们冲向了每一个屋舍和沟壑,疯狂地搜索着敌人,而守军的人数明显要比他们少,但是这些俄国人也同样顽强,他们也端着枪,怒吼着迎向了入侵阵地的敌军。

烟雾和炮火在向他们致敬,没有人能够看得清全局的情况,每个人只顾得上在自己身边搜索敌人,然后疯狂地拼命,被人打死或者打死别人,需要的只是不要命的勇气以及被上帝所垂青的运气,血很快就在村舍当中四处流淌,到处都是污渍和被炮火摧毁的屋舍。

而法军的兵力优势也渐渐地让他们占了上风,四处狂‘乱’的嘶吼和炮火的声响在回‘荡’着,这座原本美丽的村庄已经变成了一片燃烧着火焰的废墟,到处都有有人躺倒在地上,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离开了人世,剩下的则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吕西安带着剩下的预备队留在了村庄之外,他拿着望远镜密切地注视着战局的情况,随时准备让自己的预备兵力也投入到战斗当中。

就在在夕阳来到了对面河岸的峭壁上的时候,村庄的厮杀也渐渐地来到了尾声,守军大部分人已经在战斗中牺牲,而剩下的人终于开始向河岸退却,眼见他们离开村庄的时候,吕西安终于忍耐不住了,他下令剩下的人也跟着这些撤退的俄军追击,要一举渡过河去。

河面上只有窄窄的浮桥,撤退的敌军很快就在浮桥上拥挤在了一起,少部分人对追击过来的法军开火还击,大部分人则拼命对岸逃去。法军官兵在高喊着命令的军官们的带领下,疯狂地向浮桥冲了过去,很快就追击到了浮桥边,然后顶着对岸的还击冲上了浮桥,一部分已经杀红了眼的士兵甚至直接跳到了河水当中,拼了命地向前冲了过去。

河水大概齐腰深,水流也并不湍急,但是这些河水仍旧让他们动作变得十分的迟缓起来,然而没有人抱怨,他们端着枪,坚定不移地向前走着,一点一点地靠近着对岸。

而就在这时,大地微微颤动了起来。

“轰!”接着,让人震耳‘欲’聋的声响骤然响彻在了天地之间,然后连绵不绝地传到了对岸的法国人耳中。

伴随着这样可怕的声响的,是唿啸而来的炮弹,这些威力巨大,要么在地上轰然爆炸,单着横飞的弹片四处扫‘荡’,要么干脆在高空当中爆炸,里面的钢珠霰弹勐然砸落到了地面。

密集的弹片火力,马上就让原本已经被鲜血浸泡的河岸和村庄变成了人间地狱,弹片夹着血‘肉’四处横飞,惨叫声连绵不绝,尸体的残肢和碎块飘落到了天空,又落到了地上,将河水也染得通红。

这样的炮击,声势比刚才法军野战炮的炮击浩大了几倍,简直让人怀疑上帝在给人世降下了天罚。

在后方的吕西安拿着望远镜静静地看着前线的一切,他知道这是俄国人的炮火反击,而且从他们炮火的威力来看,应该是大口径的十八磅炮甚至三十二磅炮,这样的炮击足以压制任何有可能的进攻,更何况他们还有河岸的峭壁和斜坡作为掩护。

他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望远镜,因为太过于用力,以至于手都开始发白了。

就在他的面前,一位他认识的连长被从天而降的霰弹击中了头部,几乎就在悄无声息之间,他的脑浆突然四溅,无头的尸体慢慢地软垂到了地上,而原本脑袋的碎块已经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

你像一个真正军人那样死去了,愿你安息。吕西安默默地想。

他已经见过太多的战事了,无法多愁善感。

在这样的炮击下,原本就已经队列散‘乱’的法国官兵,变得更加‘混’‘乱’,大部分人在河岸和河水之间迟疑不决,只有少部分勇敢、或者说已经被战火吞没了头脑的人,顶住了迎面的炮火,强行泅渡了这条小河。

他们很快就被河对岸的炮火和枪弹所击倒,只有极少数人,借着一股蛮劲和运气,疯狂地冲上了斜坡。然后,他们就发现,在斜坡的高台上,有几座俄**队的多面堡正横亘在他们的面前,而这些堡垒疯狂地向他们倾斜了炮火。

即使再怎么杀红了眼,他们残存的理智也告诉他们,仅凭现有的力量是不可能突破这些堡垒的。

勇气渐渐被绝望所吞噬,原本那么勇敢的战士,突然变得无比的怯懦,他们唿喊着向后跑,然后又有不少人在后退的过程中永远地倒在了地上。

他们一路跑回了河岸,而他们的撤退更加让剩下的人心惊胆寒,这支进攻的部队在河岸边终于放弃了进攻的勇气,他们无可抑制地向后退却,哪怕那些指挥官们挥舞着军刀,声嘶力竭地命令他们重新投入战斗,但是退却还是不可抑制地发生了,军官们被裹在了士兵们中间,然后也退回了村庄当中。

吕西安静静地看着他的部队在他面前退却,他并不为此感到耻辱,他的部队已经足够勇敢了。

是时候放弃进攻了。

“啊,不幸的孩子们!”看着这凄惨的一幕,英军统帅拉格伦元帅放下了自己的望远镜。

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发动有组织的进攻了。

今天的战事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们确实有些不幸,但是他们的不幸为我们的幸运创造了条件。”旁边的特雷维尔元帅回答,“至少他们为我们占领了前沿阵地,还让我们稍稍看了一下俄国人的力量。”

“希望他们的牺牲物有所值。”拉格伦元帅叹了口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