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一十三单章 单挑

第二百一十三单章 单挑


                “那么您就大错特错了,阁下。。: 。.我们武装自己,对法国也是最为有利的不是吗?因为我们可以成为法国防备奥地利和俄罗斯的屏障……”

俾斯麦大使的话十分诚恳,并且带有十足的说服力,“法国终究是不能依靠自己一家来和其他强国对抗的,它需要朋友。而我,就是您的朋友。”

虽然从俾斯麦口中听到他自称自己是个法国人的朋友,看上去很奇怪,但是倒也事出有因在他的构想当中,法国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强国,在他的外‘交’构想当中,他需要法国来帮助他打击奥地利的势力或者至少对普鲁士的扩张袖手旁观,因此法国的友谊也不可或缺。

在今天,哪怕是俾斯麦也还没有构想到普鲁士和法国发生决战那一步,只有在普鲁士已经最终夺得德意志诸邦领导权的时候,那才有可行‘性’,今天普鲁士离这个还太远。

“我个人认为,普鲁士扩充军备,本身就已经意味着欧洲的不安定了,而这也意味着法国的不安定。”在俾斯麦的注视当中,夏尔微笑着回答,“毕竟,普鲁士和我们是邻国,我们可不敢想象某天普鲁士将几个军团扔到了莱茵河畔,随时准备杀入法国。”

“先生,您这样的忧虑简直是荒唐滑稽了!”俾斯麦的脾气上来了,直接打断了夏尔的话,“普鲁士相比法国是个小国,他的军事实力并不如法国,他的力量也不足以去撼动法国,而且他有更大的敌人在他的身边……他怎么可能会对法国有所威胁呢?我们只求保住自己在莱茵兰的领土就满足了,哪里会去和法国作对?!如果您是以这样的理由去损害法国和普鲁士的友谊的话,我觉得您是在犯一个大错误。”

“作为一位法国的大臣,我很感‘激’您对普鲁士和法国力量对比上的谦逊态度,这种谦逊对一位容克贵族来说可不容易。”夏尔一点也不为俾斯麦的疾言厉‘色’所动,依旧镇定从容,“但是,纵使法国强于普鲁士,他也没有理由去坐视欧洲现有的平衡被打破。普鲁士扩张自己的军备,这是防御‘性’的举措吗?我不这么认为。此时此刻,英国,法国,俄国,欧洲最强的三个国家正在捉对厮杀,不管谁胜谁败,力量都会因此而衰减。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谁也没办法也没兴趣继续去干涉欧洲……在这样的自由空间下,普鲁士会让自己扩充起来的武力去侵略某个国家,那么整个欧洲都将为之头疼不已,这对普鲁士又有什么好处呢?”

“阁下,我还记得您的话!您亲口发表演说,向所有人宣称法国不会满足于现有的地位,法国需要谋求自己应该得到的尊重……这是多么有力又多么合情合理的话!就因为您的这番话,我把您当成了知己,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普鲁士也需要谋求自己的应有地位!我们两国合起来,欧洲的现有秩序不就是更加容易朝对我们有利的方向改变吗?”俾斯麦严厉地看着夏尔,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讥讽,“什么时候您又以欧洲和平和现有体系的代言人自居了呢?这可让人大吃了一惊,特雷维尔大臣现在是和平代言人了!”

“是的,我曾经说过那样的话,但是时代已经不同了,五年前的我不是现在的我。”夏尔耸了耸肩,仍旧笑容以对,“现在的法国已经走上了正轨,欧洲也已经开始承认法国的应有地位了,所以我想维护这个体系对法国更为有利。先生,您是一个外‘交’官,您当然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拘泥于某个特定时刻的准则的,不是吗?”

俾斯麦皱了皱眉头,暗自咽了口口水。这位大臣看似笑容可掬,但是却把他堵得无话可说,这让他着实有些郁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激’将了,因为对方已经明确说过自己的话需要的时候可以全部作废。谁又能拿一个公开不讲原则的人怎么样呢?

“特雷维尔先生,奥托-冯-俾斯麦不会特别爱一个人,也不会特别恨一个人,他只会把一个人按照他自己心中的天平来称量一番,这个天平就是他的理想,凡事有助于实现他理想的人,就是他的朋友;凡事阻挡他的理想的人,也就只能成为他的敌人,在这中间并没有道德和仁慈的容身之地。”沉默了片刻之后,俾斯麦的表情变得更加严峻了起来,“而我想,夏尔-德-特雷维尔大臣阁下自然也是如此,所以本质上我们应该是很有共同语言的,我们不应该一起去把欧洲搞个天翻地覆吗?您看,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多好的机会啊!那些国王皇帝,都是一些衣冠楚楚的可怜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惊慌失措,他们几乎只能依赖别人给他们指路!所以,国家的权力将会由我们这样的人来行使,我们应该去利用它来永垂青史不是吗?您说法国对现状满意,但是我却不这么看,您难道觉得被英国人挟制的法国就是您想要的法国吗?难道您觉得被限定在自然疆界之内的法国就是您想要的法国吗?不,作为拿破仑的传人,法兰西帝国应该有更大的追求,如果您不适应这样的追求,那么您就是辜负了史赐予您的使命,也辜负了您所承担的义务!”

在迎面而来的疾风当中,俾斯麦对着夏尔大谈欧洲未来的蓝图,不自然地带上了一些教训的口‘吻’,“普鲁士现在在积蓄力量,他可以北进也可以南下,他可以让欧洲为之大‘乱’,也许法国可以趁机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如果您对这种友谊无动于衷,那到时候法国可就错过了机会了,甚至反而有可能深受其害!”

“怎么,普鲁士真要对四邻启衅吗?包括法国?”夏尔反问。

“我当然没有这种意思,但是我想,如果法国不和我们站在一边,那么未来肯定会失去很多东西,包括它的荣誉和骄傲。”俾斯麦昂首盯着夏尔,一脸挑战者的神气。

他不害怕这位大臣发怒,因为就他对拿破仑三世皇帝和帝国的大臣们的了解,这些人极少会发怒,反而会在强硬的态度面前退缩,他就是要以这样的坚定态度来赢得对方的尊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在他的注视下,夏尔却突然大笑了起来,“俾斯麦先生,我不得不说您的玩笑话还是‘挺’有趣的。法国的荣誉,她自己可以去取,我想不用劳动普鲁士人不是吗?”

“哈哈哈哈……”俾斯麦先是尴尬地僵硬了一会儿,然后很快也跟着笑了起来,“您要是觉得这是玩笑话,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如果是在原本的史上,在1870年德意志被普鲁士统一之后,俾斯麦和普鲁士可以恫吓住欧洲几乎所有国家的领导人,可是不好意思,在现在,他们是吓唬不住人的。在人们眼中,普鲁士只是一个欧洲末等列强而已,虽然有些实力,但是谈不上欧洲大陆上的决定‘性’力量,更多的只是以俄罗斯人的小跟班形象示人。

而夏尔大笑就是表示,他根本就不害怕普鲁士对法国不利,甚至都不屑于辩驳,这无疑是一种含而不‘露’的蔑视和挑衅。

所以在夏尔哈哈大笑之后,俾斯麦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也只是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把自己的恫吓变成了一句朋友之间的玩笑话,心里则暗暗发誓一定要在未来让法国人看清楚自己和普鲁士到底有多厉害。

而他更加知道,这次的劝‘诱’是失败了,这位年轻的大臣阁下几乎是油盐不进,一点也不不为他的提议所动,坚决拒绝法国和普国联手搅‘乱’欧洲的提议,俾斯麦甚至怀疑他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友谊,到底有几分是认真的。

说到底,他是有些失算了,之前法国的这些君臣们似乎都是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摆脱旧体系对法国的桎梏,其中那位特雷维尔大臣还曾经在发迹之前直接发表了演说,怒斥欧洲的旧体系已经陈腐过时,要求在法国的主导下建立一个新体系,并且在其中获得应有的地位。

这种思‘潮’让俾斯麦大喜过望,他倒不是对法国人有什么特别的好感,而是他在其中发现了普鲁士火中取栗的机会只要法国在欧洲‘乱’说‘乱’动,普鲁士就有机会火中取栗了。

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国在拿破仑皇帝的带领之下曾经把欧洲搅得天翻地覆,甚至一度让普鲁士到了亡国的边缘,然而最后法兰西帝国灰飞烟灭,普鲁士也因为一直的反法立场而获得了足够的补偿在维也纳和会当中,他的领土大大扩充,莱茵兰大片领土也落到了手中。

俾斯麦当然暗地里希望法国继续这样‘成’人之美一次,而第二帝国在复辟之后仅仅几年就发动了对俄国的战争,更是鼓舞了他。

他设想,这群军国主义分子满脑子都是扩张和侵略政策,他们已经把法国变成一堆**了,只要轻轻一推,他们就会按自己所想的那样行事。

可惜他失算了,看上去现在法国的统治者们已经转换了已经成为了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已经觉得现有的秩序对法国变得有利了,所以不再那么心急火燎地要改变一切。

这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因为提防自己而故意这么说?

这究竟是特雷维尔大臣一个人的看法,还是整个法国新统治集团的看法?

在俾斯麦大笑的时候,重重思绪纷至沓来,以至于这小声当中都带上了一丝干涩。

不管怎么样,他确实是遭到了明确无误的拒绝,这是一场挫败,虽然两边都保留着体面。

不过,他可不打算放弃自己的想法,毕竟就算特雷维尔大臣这里打不开缺口,他还可以继续和其他人尝试,尤其是和那位皇帝陛下。皇帝陛下野心勃勃,他一生都在谋求扮演他的伯父,如果这种逻辑还在继续的话,恐怕他无法拒绝扩展法国在欧洲的疆界的‘诱’‘惑’。

猎物们虽然狡猾而且敏捷,但是他深信,自己是有办法把这些人拉在手里的。

就在两个人谈笑之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了,夏尔和俾斯麦大使来到了他的那座宏大的府邸当中。

因为之前有通知,所以夏洛特夫人早已经让仆人们做好了接待的准备,并且等候在了这里,然后以温和而且礼貌的态度招待了这位普鲁士大使。

一看到夏洛特,俾斯麦马上毕恭毕敬地以外‘交’官们的应有礼节‘吻’了‘吻’她的手。

“您不愧是这个国家最为耀眼的明珠,夏洛特夫人,能够再度见到您是我最大的荣幸。”

“哦,您现在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先生……难怪当了大使!”夏洛特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我老是觉得您的恭维话里面带着点刀锋。”

“那是您的错觉……在美丽的夫人们面前,我永远是个德意志绅士。”俾斯麦温和地回答,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傲慢和强硬来,“我承认有时候我是‘挺’好斗的,但是那只是为了和男人们做意气之争……”

“您看,这回答不就是已经很强硬了吗?您果然是个普鲁士人,人人都说你们恨不得天天穿军服呢……”夏洛特一边说,一边跟着夏尔一起,将客人领到了自己的家中。

而就在客厅里面,一个小男孩飞快地向特雷维尔夫‘妇’窜了过来,直接扎到了夏洛特的怀里。“妈妈!”

“克洛维斯,别‘乱’跑!”夏洛特直接抓住了这个小孩,她的怒斥声当中透着十足的宠溺。“都这么大了,一点礼数都不懂!”

接着,她一把把自己的儿子扳过来面向着俾斯麦。“快叫叔叔!”

“叔叔好……”克洛维斯怯生生地对俾斯麦说。

看着这个幼小的孩童,俾斯麦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的他的金‘色’头发。

“多可爱的孩子啊。”他的语气十分真挚,似乎是真情流‘露’。“夫人,您拥有了值得人们羡慕的一切了!”

“瞧您说得。”夏洛特忍不住笑了起来,“您的孩子应该也很可爱。”

“是的,他们很可爱,不过他们都不在我的身边。”俾斯麦有些遗憾,“他们都跟着我的夫人留在老家。”

他现在已经有两儿一‘女’三个孩子了,大‘女’儿玛丽已经六岁,而小儿子则刚刚出生才几个月大,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只能让妻子留在老家带孩子,自己只身赴任,在今天看到夏洛特夫人和她的孩子,他不由得也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更加像是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位自负的政治家。

“那对您来说可是好事啊,没人能够管束您了,您可以在巴黎尽情享受。”夏洛特略带讥嘲地说。

“不,夫人,我是一个自持的人,怎么能做这种对不起夫人的事情呢?”俾斯麦严肃地回答,“她十分敬重我,而且一直无怨无悔地照看着我们的家庭,我必须以同样的忠诚来回报她和我的孩子们。”

“有时候你们普鲁士人还真是让我有些羡慕呢!”夏洛特忍不住感慨了,“你们更懂得家庭的意义。”

接着,她隐蔽地瞪了夏尔一眼,夏尔只得装作看不见。

就在谈话之间,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大厅当中,而这时候,夏洛特转过头来看着他们两个。

“晚餐还要等一会儿,你们先谈谈国家大事吧,我就不奉陪了,等下仆人会叫你们来餐厅的。”接着她又朝俾斯麦点了点头,“先生,恕我暂时失陪一下……”

俾斯麦连忙也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出了一个手势,“夫人,请您自便吧,千万不要太迁就我。”

“再见。”夏洛特带着自己的儿子转身离开了,给两个男人单独面对的空间,她自然知道大使登‘门’拜访可不是只为了跟她说恭维话而已。

在夏洛特离开之后,大厅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正当俾斯麦寻思该找什么话题来和这位大臣攀谈的时候,夏尔突然开口了。

“先生,我们去比划一下怎么样?”

“嗯?”俾斯麦有些惊诧。

“我听说您……您年轻的时候是个很有勇气的男人,您在读大学的时候和很多人决斗过,是吗?”夏尔淡淡地问。

“年轻的时候我脾气有点暴,现在我也‘挺’后悔的。”俾斯麦连忙回答,心里则升起了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那时候我应该多读点书。”

“我看您倒并不为此遗憾吧?”夏尔微微冷笑了一下,“先生,难得今天我们有时间单独聚聚,您乐意不乐意和我来回忆下过往的时光呢?不瞒您说,我在年轻的时候也和别人拼过不少次,对自己的剑术还是有些自信的。”

俾斯麦忍不住愣了一下。

把客人领上‘门’之后要比剑?这可真不像是如今的风尚。

在中世纪时代,贵族们各个好勇斗狠,而且都闲的没事干,所以比武决斗是家常便饭,和客人单挑也很正常,可是如今时代早已经大变了,至少法国可没这样的风俗。

难道是我刚才那话得罪他了?俾斯麦暗暗寻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没关系,因为他生气了总比他无动于衷要好。

可是他还是难以置信,像夏尔-德-特雷维尔这样的‘奸’诈之徒会是好勇斗狠之辈,更不会做得这么明显。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做过的……而且我觉得这样做并不好。”

“不,我不是要和您决斗,这只是一种‘交’流方式而已……”夏尔仍旧微笑着,语气当中却隐含着点机锋,“您是一位容克贵族的贵族的后代,您的祖先在东普鲁士开疆拓土;而我的祖先也曾经在法国各地驰骋……所以,我想有时候,我们需要重拾一下祖先的遗风不是吗?”

俾斯麦皱起了眉头。

他是一个脾气很酷烈的人,而且骨子里更加是傲慢无比,在别人咄咄‘逼’人的时候,他可从来不会想要退缩。

而且,又有什么必要退缩呢?刚刚他窝了一肚子火,是时候发泄一下了。

“您倒是比我预料中更像一个贵族……”最后,俾斯麦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毕竟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传人呢……我很乐意和您像我们的祖先一样‘交’流。”

“好,请跟我来。”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他往宅邸的一侧走了过去。

此时虽然已经是火枪时代,但是在大贵族的家庭当中,仍旧不缺乏收藏刀剑和击剑的场所,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间空旷的屋子里面,这里只有几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刀剑。

“您比我大十几岁,我想我应该在武器方面做出一些让步。”夏尔走向了这些架子。

“不,恰恰相反。”俾斯麦的脸上带着十足的自信和傲然,“我倒觉得我应该让让您才好,因为您决斗的经验不可能有我多。”

“好,那么我们就公平地来一次吧。”夏尔直接从架子上挑了两件武器,然后摆在了俾斯麦的面前。

这是训练用的剑,所以都是没开过刃的,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嵌在剑柄里面的一根细细金属‘棒’,看到武器的时候俾斯麦也放下了心。

他随便拿起了一把,然后甩了几下试了试手感,“唔,真不错,倒让我有些想起当年了……”

此时他的眼睛里面已经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似乎很怀恋当年的青葱岁月。

而夏尔也拿起了剩下的那把剑,定定地看着对方。

他当然不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制造一个意外,在这里杀死对方,他不需要做那么下作的事情。

他只是想要和这位伟人直接用手打上一场而已。

他已经为这个期待了很久了,这将是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在俾斯麦的注视之下,他抬起了自己手中的剑指向了对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