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三章 决绝

第二百零三章 决绝


                在摇晃不定的船上,‘精’神已经十分疲乏的特雷维尔元帅又陷入到了昏昏沉沉的‘精’神状态当中,自从来到了这里之后,他差不多已经习惯自己这种状态了,心里也自知这是‘精’力衰竭的症状。。

人年老了就喜欢回忆往事、挂念儿孙,而在‘迷’‘迷’糊糊当中,他的脑海中一直回想着自己之前的生活,以及孙子孙‘女’,还有未来将要继承自己家业的曾孙子。

所以,在睁开眼睛看到孙‘女’儿之后,他简直不敢相信现实,最初他怀疑自己因为心有所思所以看‘花’了眼睛,可是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他终于确认了自己并没有做梦,孙‘女’儿是真正地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在病痛疲劳的时候,能够有孙‘女’儿陪伴,这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幸福,可是在最初的喜悦之后,老人只能板起了脸。“傻孩子,你们跑到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我太担心您了……”芙兰并没有因为爷爷的训斥而生气,她只是心痛地抱着他,几乎哭了出来,“在您身体遭遇到如此折磨的时候,我……我没办法袖手旁观啊!所以我只能请求哥哥,让他将我也送过来……”

“夏尔疯了吗,怎么能做这种事?!”特雷维尔元帅皱起了眉头,“他就不知道吗?现在我们这么显贵,多少人在盯着怎么能轻易去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让别人暗地里看笑话呢?你为什么要带着他一起任‘性’?特雷维尔小姐,我很感‘激’你的孝心,但是请你赶紧回去吧,我这里有的是人照顾我,他们也把我照顾得很好。”

他的语气越来越严厉,简直就像是在训斥孙‘女’儿了。

芙兰低垂下了视线,努力让自己不要受到这种训斥的影响。

显然,在爷爷的心里,继承家族、继承他的一切期待的哥哥才是他心中最为看重的人。她心里早就知道了。

“这不是我们的任‘性’之举,爷爷。”等到了老人完了脾气之后,芙兰才小心跟他解释,“我……我不是以照顾您的名义过来的,而是以医护志愿者的名义过来的。”

“医护志愿者?”老人有些奇怪了。

“是的,我招募了一支‘女’‘性’志愿者队伍,带着她们一起来到前线,配合军医们来看护联军的伤病员。”芙兰点了点头,“您多次向国内报告说前线的疫病严重,大批官兵减员,所以哥哥对此十分忧心,一直都在催促国内尽快派更多有经验的医生去前线,而经过他的努力,我们已经征集了一批人。不过,有医生还不够,护理工作也必须有人来做,所以我自告奋勇,也招募了一些人,跟随医生们一起过来……所以,您看得到,这是在为帝国效忠,而不是我们在任‘性’行事。”

特雷维尔元帅皱着眉头,静静地听着孙‘女’儿的陈述,现在他终于明白事情的始末。

“这样说来,你是带着志愿队来照顾伤病员的?”

“对,我是来照顾军人们的,而您,同样也是军人的一员不是吗?”芙兰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如此明媚,以至于元帅紧皱的眉头也不禁舒展了开来,“一想到自己能够为国效劳,能够帮助到您,我就……我就感到由衷的光荣。”

她只说了此行最为光鲜的一面,带着志愿队来跟着军医们一起照看伤病员,然而她有意跟爷爷隐瞒了为了治疗霍‘乱’伤寒等等疫病,他们在吉维尼的实验室里面做的各种实验的事实。

这终究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她认为没必要告诉爷爷,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是特雷维尔家族倾尽心力投资运营的实验室,未来将会作为家族的核心资产来谨慎对待,实在不宜曝光在世人面前。

她这次过来,除了照顾爷爷,为帝国效劳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在世人面前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因此更加不能牵扯上任何有污点的地方。

“现在我们志愿队已经跟随着运输船过来了,她们和军医们一起准备上岸,我……我想过来先看看您。”

在她的解释下,特雷维尔元帅也终于慢慢地接受了夏尔兄妹的做法。

“好吧,现在你们既然来了,那我也没办法再把你们都赶回去,那就按你们的计划来办吧。”在考虑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终于颔认可了孙儿孙‘女’的做法,“不过,既然你们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要坚持到底,你们赶紧上岸,把医院尽快建立起来,做事要有做事的样子,不要惹得别人耻笑我们!”

对元帅来说,如果真能够尽快控制住疾病在联军军队当中的蔓延,这对他来说将会是最好的消息,甚至比国内调来一两个师的援军还要好,毕竟现在的伤病员都是已经上过战阵的老兵了,如果失去他们将会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如果真能办到这一点的话,孙‘女’儿跑过来他也不在乎了。

“我明白的,爷爷……您放心吧,我们会以最快的度投入到工作当中的。”芙兰立刻回答,“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您,明天我就和她们一起了。”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老人的脑中又是一阵恍惚。

他回忆起了之前祖孙相处的点点滴滴,一个个片段事无巨细地在面前闪过,直到最后,定格在了那天晚上。

就在那个晚上,他失去了自己的儿媳‘妇’,又伤心又愤怒,对自己的儿子的荒唐行为恼怒无比,而就在那天晚上,那个不成器的家伙将一个婴儿带了过来。

“爸爸,别太伤心了,您还有个孙‘女’儿!”仿佛为了讨父亲欢心,他就像是献宝一样将襁褓当中的婴儿递到了自己的面前,看不出一点儿刚刚丧妻的痛苦。

这个婴儿的皮肤像牛‘奶’一样洁白,留着稀疏的金‘色’头,而她的眼睛则像海水一样湛蓝。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就决定收下这个孩子,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后悔这个决定。

她小时候是个多可爱的孩子啊。

而埃德加……已经变成了幽魂。

儿子,你在那边还过得好吗?

老人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你长大了。”他定定地对孙‘女’儿说。

“嗯!我已经长大‘成’人了。”芙兰当然无法揣摩出老人心中的思绪,她只是欣喜地应了一声

接着,她突然又站了起来,然后炫耀式地在爷爷面前转了一圈,白‘色’纱裙的裙摆也随之飘‘荡’了起来。“这是他为我们设计的制服,您觉得怎么样?”

“刚刚还夸你长大了,怎么又跟小孩子一样?”老人对这种孩子气的举动‘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然后,他的笑容骤然僵住了,眼睛也微微睁大了。

“我走了之后,你们……没有做什么吗?”他重新变得严厉起来,质问芙兰。“你不会做出那种事的吧?!”

芙兰一下子也怔住了,她不知道该不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我!”老人加大了音量,也因此而显得愈虚弱。

在这样的质问面前,芙兰现自己根本就无法说谎话。

“还没有做到最后一步。”最后,她老实地回答了问题,“但是我们已经约好了……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之后……”

老人只感觉血气在往头上涌,他头晕目眩,几乎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夏尔……夏尔……”他低声呼唤自己孙子的名字,既有挂念,也有恨铁不成钢的痛切。

他怎么就这么想不通事情呢?!

“您没事吧?”芙兰被爷爷的表情给吓住了,慌忙又走到了‘床’头抱住了他,“对不起……”

“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老人冷笑了起来,严厉地盯着芙兰,“你们太对得起我了!尤其是你……尤其是你……”

当年那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呢?他简直想不明白。

“对不起……对不起,”芙兰眼泪也流了出来,只顾着一声声地道歉。

然而,即使一直在道歉,却还是没有退缩自己的立场。

这让老人愈痛苦。

他们已经约定好了……而那时候谁又能来阻止他们呢?

我还能够回去阻止他们吗?

“你们就是在等我死吧?”他满心萧瑟,“然后你们就可以按自己喜欢去生活了。”

“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唯独这一点,请您相信……求您了!”芙兰‘抽’泣着回答,“世界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加爱您了!我最想要得到的就是您的祝福,不然该多可怕啊!”

“算了吧。”老人挥了挥手。“要是真想让我活下去,你们怎么会这样做?”

“求您了!”芙兰哭得更加厉害了,只顾着祈求原谅。

“那么你就放弃这种执念吧,好好过你应有的人生。”老人强打起‘精’神说。

然而,他得到的回答只是哭泣声。

多执拗的孩子啊,老人痛苦地想。

他们是打定主意了吗?

“我就算死了也没办法原谅你们的。”

这句话冲到了老人的嘴边,但是最后,他却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舍不得这么说。

一个爷爷该怎么样才能狠下心去诅咒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儿呢?

他只觉得全身虚弱不堪。

“我死之后,随你们的便吧,但是休想我活着的时候原谅你们!”他用仅剩的力气喊了出来。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