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两百零四章 进军

第两百零四章 进军


                随着‘阴’云渐渐从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天空散去,绵延多时而且被联军将士所集体诅咒的暴风雨终于结束了,太阳重新在这片荒原上‘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而这也让全军上下都松了口气。。 .

随着太阳的到来,不光军心士气有了极大的振奋,原本因为暴风雨而近乎于停滞的物资运输,终于又重新归于正常,源源不断的运输舰队将大量的物资和军火运上了岸,也让岸上近乎于空虚的防御得到了加强,现在岸上的不再是一群泡在淤泥和雨水当中哀嚎的可怜人了,他们被重新‘激’励和武装了起来,变成了一支战意高昂的军队,或者可以说一群饥渴地寻求着残杀和胜利的野兽。

而他们的渴望也注定将很快得到回应。

就在暴风雨停歇之后,最近一直因为身体欠佳而在战舰上静养身体的特雷维尔元帅,终于稍稍恢复了健康,并且带着自己司令部的随从和参谋官们从拿破仑号战列舰当中走了下来,在岸上统带他的法**队,而英军的统帅拉格伦元帅也早已经等候在了这里。

两位联军统帅的汇合,预示着新一**规模行动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两个经过了短暂的商议之后,马上达成了共识,要尽快出兵,赶紧去打击俄国人,同时孤立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为拿下它做好准备。

在统帅们达成了共识之后,两国的军事机器以极快的速度运转了起来,并且在短短两天之后,就做好了出击的准备。而后,大军从卡拉米塔湾内的临时基地当中开始倾巢而出,沿着海岸向南部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挺’进。

克里米亚半岛人烟稀少,道路开发也十分薄弱,不过因为靠近海岸,所以地势大多平坦,所以联军得以展开了队形,各支部队以严整的军容向南方压了过去。

和未来那个时代不同,这个年代的炮火还没有‘精’准和密集到让人只想着逃生的地步,因此各国的军队都是将虚荣心发挥到了极限,非要将自己的军队打扮成闪闪发亮的英雄不可。

在‘艳’阳的护送下,数万大军沿着平坦荒原行进,他们的军服凑在了一起,鲜红靛蓝,构成了一个个方阵。在队列的最中央,两军统帅骑着战马联袂前行着,而在他们和他们身边的高级军官们身上,披着姹紫嫣红的绶带和勋章,在日光下更是闪闪发亮,而在大军的前方,是一大群驾着高头战马,身穿着华丽的骠骑兵制服、手握着锋利马刀的轻骑兵。

何其盛大的场面!

整个大军,缨穗鲜明,而且步履轻盈,一扫之前的颓丧之气,又重新恢复了信心,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深信,在西欧两个最强大的国家联合起来之后,地球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

这是半个世纪之后,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又一次进军,每个人都深感自己在参与一项宏大的事业当中,好像此时自己的肩头正在担负着整个世界的史一样。

而实际上他们也确实是在创造史,三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正在兵戎相见,并且决心在克里米亚的荒原当中决一雌雄,胜者将会得到一切荣誉,而败者只能默认灾难的降临,并且在至少一代人的时间里面被束缚住手脚,再也无法在欧洲大陆上施展自己的野心,世界史将会永远铭记上这一刻,他们将在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天内决定欧洲和世界在未来一代人的走向。

此时的吕西安-勒弗莱尔上校,也正骑着战马,带着自己的部队向南前进着。他的部队所属的法军第二师,此时正位于大军的右翼,靠着海岸这边。

这位年轻的上校,也和自己的部下们一样‘激’动和不安,体内急速分泌的‘激’素,让他注意力比平常更加集中,也更加热血沸腾。他已经从军很多年了,无论是法国国内还是北非的荒漠都已经踏遍了,而他知道,他此生迄今为止所参加过的所有战争,都将不如今天所发生的这场盛大和重要。

然而他更加知道,对一个军官来说,‘激’情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理智,他身上肩负的不仅是史,还有部下们的生命,他只能慎重行事。

此时正是盛夏最为炽热的时段,之前的暴风雨虽然折磨人,但是也至少遮挡住了太阳,而如今风雨散去之后,炽烈的阳光开始无所顾忌地炙烤着大地。这几天气温开始急速上升,让他不得不去考虑高温所可能带来的危险后果。

此时他的部队就在夏天的炎热暑气当中行军着,因此根本无法避免炽热的阳光,中暑像瘟疫一样在部队里面蔓延,好在法军官兵、包括吕西安在内大多数都在北非呆过,承受过北非沙漠的炙热考验,因此大部分人总算‘挺’过来了,并没有影响到军队的行动。

不过,因为之前在军营当中流行的霍‘乱’等疾病的缘故,部队的减员幅度还是令人触目惊心,吕西安现在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兵力无法动用,只能留在卡拉米塔湾的基地里面休养,就算是现在能够跟随他行动起来的官兵,不少人也是面‘色’蜡黄,气力绵软,让人担心他们能够一直跟上大部队的行军,更别提和敌军作战了。

好在,根据联军所得到的情报,此时的俄国人也同样饱受天气和疾病的折磨,处境绝对不比联军更好,而且,因为俄国人官僚机构的拖沓作风,虽然近期他们一直在往克里米亚增兵,但是后勤供应却十分不畅,以至于新到的部队马上就陷入到了困境当中,缺乏必要的补给品和‘药’品,甚至就连军械都无法补充完整,只能承受着恶劣环境的折磨,无从发挥自己的战斗力。

这些好消息,让联军有了继续进军和俄国人‘交’战的底气,他们深知,俄国人土地辽阔,潜力巨大,但是办事也一贯拖沓懒散,所以最好的策略就是趁着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给予他们沉重,取得巨大的胜利,‘逼’迫他们尽快求和否则,回过神来的俄国人就将会发挥出他们庞大的潜力,拖垮他们的敌人们。

是的,必须尽快南下,夺取塞瓦斯托‘波’尔,至少孤立包围它,切断它和俄国内地的联系,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俄国人在克里米亚半岛失去立足之地,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俄国人陷入到难以维持的境地,否则这仗就很难打了。

天气炎热,而且思绪繁杂,戴着军帽的吕西安,额头上刚刚擦了一次汗,没过去几分钟之后又布满了汗珠,只觉得口干舌燥。

他从马鞍旁边拿起了水壶,勐然又给自己灌了一口,直到甘甜清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流落到胃中之后,他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我们现在到哪儿了?”润了喉咙之后,吕西安马上转头,看向了同样骑着马跟在他身边的人。

这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身材高大,皮肤苍白,表情也十分僵硬。他紧绷着坐在马鞍上,手紧紧地拉着马缰,看得出来骑术并不‘精’湛。

出奇的是,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亚麻布的衬衣,而且因为炎热的天气而敞开了袖口和领口,着装十分不严肃。‘混’在这一大批穿着军装的人中间,他却只穿着便服,而且神态平静,好像一点也没有感到尴尬似的。

听到了吕西安问话之后,这个年轻人不慌不忙地拿起了自己手绘的地形图,然后仔细地看了看周边的地形。

“我们已经来到了阿尔马河附近了。”接着,他用近乎于听不出声调的僵硬语气回答,“差不多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摸’到俄国人的边了如果您这么希望的话。”

虽然他的态度和语气都不太得体,然而吕西安却‘露’出了笑容,向他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谢谢您,孔泽先生,您真是为我们帮了大忙了……法兰西将会感‘激’您的,您一定可以为此得到我们的感‘激’,陛下也将会奖励您。”

“陛下还能奖励我什么呢?我倒但愿他不要知道我比较好。”孔泽只是耸了耸肩。“陛下原本有机会得到我的效劳的,可惜他错过了,这是他的巨大损失。”

自从帝国决定尽快对俄国人宣战之后,夏尔马上就开始为爷爷做了出兵之前的准备,他将自己的心腹手下孔泽派到了克里米亚,一方面联络那些对沙皇不满的俄国人,窃取俄**队的情报,一方面则实地勘察地形,以便充当大军远征后的第一手资料。

孔泽接受了命令之后,马上带着一群人前往了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借着经商的名义秘密地执行了雇主的任务。

他以他特有的一丝不苟的‘精’神,老早就已经在这一带逛了个遍,而在战事真的爆发之后,他来到了特雷维尔元帅身边开始作为秘密顾问来使用,充当向导,提供情报。

在开始的联军炮击敖德萨的行动当中他就已经大展身手了,根据他提供的情报,联军舰队将敖德萨这座曾经繁荣的港口进行严厉的炮击,连同港口的炮台和舰船一起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当然,跟特雷维尔家族有关的那些仓库和商行则基本上幸免于难,并且准备趁着这个机会独占市场,将残忍的战争变成一个美好的盛宴。

而在联军于克里米亚半岛登陆之后,他又充当了向导,并且透过自己的朋友们,将对面俄军的信息也源源不断地传递了过来。总而言之,他已经成为了联军不可或缺的帮手,为联军发挥的作用几乎比任何人都大一些。

所以吕西安那么感‘激’他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孔泽对皇帝陛下可能的奖赏十分冷漠,这不是他故作矜持,而是他已经成为了特雷维尔大臣的手下,而他深知这位大臣是绝不会容许自己这样的手下改换‘门’庭的。更何况,大臣已经为他做了妥善的安排,帮他虚构了一个身份,并且用这个身份在法兰西海运联合会里面占据了一个董事职位,只要他能够完成雇主‘交’代的工作,那么未来他就可以以一个平凡的富商身份,在阳光下生活。

所以,他不想要惹起皇帝陛下的注意,让他预想中的富足优裕的后半生规划化为泡影。

正当吕西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一大批传令官骑着马从大军的中央向四周飞散而出,其中一位来到了他的面前。

“全军停止前进。”

在接到了联军统帅的命令之后,吕西安对自己的部下马上下达了命令。

看来,敌人已经近在眼前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