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百零一章 请求与召见

第二百零一章 请求与召见


                在披上了雨衣之后,吕西安跟着乔治一起走出了帐篷,然后冒着倾盆大雨来到了营地当???

雨点一直都在哗啦啦地下,到处都是积水,让穿着军靴的吕西安感觉非常难受。.: 。

他们已经经受这种折磨很长一段时间了,不光是别的军官,就连吕西安自己也感觉到有些焦躁。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并不害怕危险和死亡,但是这种泥泞和雨水的煎熬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只不过,在部下和同僚们面前,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不肯让他们看到任何颓丧的负面情绪。

吕西安跟在乔治的旁边,两个人在营地的小径当中艰难地跋涉着,雨水让周围都是雾‘蒙’‘蒙’的一片。

在吕西安的注视下,这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少尉,显现出了一种‘混’合着一种少年人青年人特‘性’的气质。纤细的身材、苍白的皮肤和红润的嘴‘唇’,让他多了几分清秀,可是他严肃的神情,稳定而又节奏的步伐,以及坚毅的目光,却让人不再怀疑他已经长大‘成’人了。

“乔治。”在确认了周边没有人之后,他忍不住低声对他说,“元帅的身体现在究竟怎么样?”

乔治微微放慢了脚步,他视线微微移动,确定了风雨当中并没有人在观察自己两个人之后,他低声回答,“情况不是那么乐观。医生都说元帅的身体……已经达到了老人的极限了,恐怕再也难以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一听到他这话,吕西安不由得踌躇了起来。

自从来到了克里米亚之后,因为身体突然不适,所以元帅一直都留在战舰上,没有上6,引了全军的军心浮动。吕西安原本就对元帅的健康十分不安,如今听到了乔治的话之后,他更加犹豫了。

医生们的话十分直接,似乎在暗示着元帅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极限,很明显,衰老是无可避免的自然定律,哪怕在巴黎‘精’心调养也无法避免,更何况是在这个荒凉的克里米亚半岛。

一想到这里,吕西安禁不住叹了口气。

元帅是全军的总司令,他的健康攸关全军,更何况,元帅也是他的恩主之一,不管是从全军还是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他都不得不心怀忧虑。

不过,他毕竟是一个经历了多年风雨的人,在片刻的失神之后,他将这种忧虑深藏到了心中。

“总司令现在的身体状况,绝对不能受到任何外界的干扰,麻烦你多照顾一下他,另外让他不要太过于劳累。”他淡然地向乔治说。

“我明白的,姐夫。”乔治点了点头,然后很快就又摇了摇头,“可是元帅他从来都不会听我的话,我们又怎么能够命令得动一位元帅呢?”

“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努力!”吕西安显得更加严肃了,“元帅选择你做他的副官那是对你寄托了信任,你必须用实际行动来回报这种信任!还有,叫我长官!”

乔治动了动嘴,想要为自己辩解,但是最后他放弃了,“好的,我知道了,长官。”

看着妻弟的表情,吕西安心里又是微微有些感叹。

他实在太好运了,出身于贵族家庭,而且身为独子,早早地就被家人们寄予了莫大的期待,并且还得到了像特雷维尔元帅那样的军内大佬的提携,可想而知,他以后将有锦绣前程这是在很难让人不产生一点嫉妒的情绪。

然而,命运真是奇妙,让自己走到了这个地方,也让自己这样的人居然成为了他的姐夫。

他在离开法国的时候,就曾经接受了妻子无数次的嘱托,请他好好照顾这个年轻人,毕竟乔治是她唯一的弟弟,也是这个家族的继承人,她和她的父母实在承担不起让他‘蒙’受危险的可怕后果。

一想到这里,吕西安严峻的表情又松懈了下来。

“乔治,一定要牢记自己的职责,牢记你身上背着多少希望。”

“我知道的。”乔治又点了点头。

然而,在雨气当中,他眼神变幻不定,显然心里还有太多事情。

“还有什么事吗?”吕西安忍不住问。

“长官,我……我想要参加战斗。”犹豫了片刻之后,乔治忍不住对姐夫说。“我想要和您一样在前线战斗!”

吕西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临走之前妻子忧愁的模样又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马上摇了摇头,“不行!你忘了你姐姐的话了吗?他们费了多大的劲才让你不用上前线,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她的努力呢?!”

“我很感‘激’他们,可是……”乔治为难地低下了头来,“我无法容忍自己在你们战斗的时候袖手旁观。长官,我也要荣誉!”

在军校的生活当中,他已经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和教育,也幻想过自己终有一天可以像前辈们那样在沙场当中驰骋,建功立业,像一个英雄那样去夺取荣誉,哪怕死在战场上也可以得到光荣。

然而,当他真的踏上了前往前线的征途之后,现实却打碎了这个年轻人玫瑰‘色’的幻想,他成为了元帅的副官,一直都只能呆在后方,呆在元帅的身边,过着和国内一样无聊而沉闷的生活,无法和那些勇敢的前线官兵们一样浴血奋战。年轻人的‘激’情和军事教育的熏陶,让这个年轻人渴望摆脱后方的桎梏,参加到前线的战斗当中。

即使知道这是父母在为自己好,他仍旧心里郁闷无比,这种郁闷一直都在啃噬着他的内心,让他焦躁不安,他忍耐了许久之后,终于忍耐不住了,直接跟姐夫提起了自己的要求。

他眼中的‘激’情,让吕西安心有触动,在多少年之前,刚刚从军的他也是这样的,也正是在这种‘激’情的催动下,他不知疲倦地在阿尔及利亚的热风和荒漠当中穿梭,在枪林弹雨当中出生入死。

可是,自己和这位妻弟,是完全不同的人。

“……对你来说,什么荣誉也比不上生命重要。”吕西安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乔治的话,“你知道你未来将拥有什么吗?”

“我知道,可是我更加知道我现在拥有什么!”乔治瞪大了眼睛,毫不退缩地看着吕西安,“长官,您真的认为荣誉没有生命重要吗?当年国王的弟弟都在前线作战,难道他肩头上的东西比我更少吗?”

这诘问让吕西安一时说不出话来了,平心而论,如果不是因为妻子的嘱托的话,他根本就不会阻止乔治。在他看来,身为军人,渴望战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再好好想想吧。”最后,他只能给出这样的回答。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不会再改变主意了!”乔治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您认为我应该做出一些大事的话,如果您对我有更高的期待的话,那么请您让我像您一样战斗吧,这才是我作为军人应该做的!”

吕西安又叹了口气。

是啊,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有志气的人终归是应该做一些不同的事情的。

“如果这是你的要求的话,我会满足你的。”最后,吕西安只能叹了口气和俄国人‘交’战之后,也许你会过来我这里传达总司令的命令,而那时候你就顺便跟随我战斗吧,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不过我要告诉你,这绝对不是什么游戏,那是血腥的屠宰场,只有满地的鲜血残肢和可怕的死亡。”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长官!”乔治大喜过望,直接立正,大声向吕西安表明了决心。

他根本就没有在意姐夫后面的话。“那么我会尽快找到机会的,等到雨停了之后,我们就会向南进军了。”

在雨中,穿着雨衣的他‘激’烈的动作,马上就抖起了一滩水,模样实在有些滑稽,不过吕西安此时却没有注意这种事情了。

“什么?”吕西安的注意力被后面的话吸引住了,“雨停了我们就进军了?”

“是的,这是我在总司令身边听到的消息。”乔治放低了声音,“在英国人的催促下,元帅决定在近日就动进攻,以免给俄国人太多时间。”

“是吗……”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吕西安怔了一下。

毫无疑问,如今的联军正面临着极大的困难,暴雨,疫病还有供应上的问题都折磨着他们,士气也在滑落,这些负面因素将大大地影响到联军接下来的战斗力。

不过这样做也有好处,联军现在面临的困难接下来也将会持续,如果现在一直不动的话,士气和战斗力将会面临更大的衰减,更何况尽早行动也可以让俄国人难以趁机从容调动兵力。

所以,行动与否有利有弊,但是如果这是总司令的意志的话,他只能服从命令。

而且毫无疑问,在联军南下之后,他所在的师因为已经上岸了,到时候将会作为主力军团来使用,和英国人的登6部队一起向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动进攻。

“我明白了。”他低声说。“那么到时候你来找我吧,不过,记住,一定要保守秘密。”

“好的,谢谢您!”大喜过望的乔治马上向吕西安致谢。

这时候,雨已经渐渐地停了,而这两个人也已经走到了海滩边,并且登上了一艘小艇,向海面当中不远处停泊的拿破仑号战列舰驶去,远远望去,在灰‘蒙’‘蒙’的天空当中,这些庞然巨舰盘踞在海湾的周边,犹如一群拱卫堡垒的巨人一样。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战列舰上,吕西安和舰上的几位军官互相军礼致敬之后,大踏步地跟着乔治来到了总司令所居住的舱室当中。

因为最近一直都在下雨,所以船上的空气一直都有些不太好,闻起来带有一种木制品的霉味以及海水的腥咸味,这种味道让一直在6地上服役的吕西安感到有些难受,他难以想象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总司令该怎么忍耐下去。

带着莫名的不安,他在舱室的‘床’上看到了法国远征军的总司令阁下。

此时,元帅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憔悴,看得出来最近一直都在为很多事情消耗心力,而且日渐消瘦,两鬓的头也变得有些杂‘乱’,并且愈银白。

这种衰老的迹象,让吕西安感到有些莫名的难受。

没有什么比看到战士迟暮更让人耿耿于怀的事情了。

而就在他还在心里暗暗感伤的时候,元帅慢慢睁大了眼睛,他的眼睛里面带着一些血丝,但是仍旧炯炯有神。

“吕西安,你终于来了。”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