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重归的征途

第一百九十八章 重归的征途


                当夏尔的电报传到加里‘波’利的法军指挥部的时候,他的爷爷已经不在那里了。。: 。.

此时,特雷维尔元帅正跟随着英法联军庞大的舰队越过了半个黑海,来到了克里米亚半岛西部的海岸边。

从几天前开始,在英法联军的两位统帅的命令下,各处的联军军队开始登船,然后次第乘坐运输船离开了驻扎地,接着在海面上汇合,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这片海域。

庞大的运输船队和护航的海军战舰压在黑‘色’的海面上,它们张开的风帆似乎能够遮天蔽日,在这个年代,它是人类有史以来集结起来的最强大的舰队,每艘战舰上都载有大量的炮火,能够将任何一个城市夷为平地,而那些运输船内也不遑多让,它们满载着被最为先进的武器装备所武装起来的士兵,势要让敌军为之胆寒。

在这支舰队面前,似乎没有任何力量胆敢阻挡,俄国人的舰队经过几次的打击之后,已经再也不敢和装备着蒸汽战舰的英法联军‘交’战了,它们早已经远遁,躲到了克里米亚半岛的东面,根本无法阻挠联军的行动。

就在中午时分,这支庞大的舰队来到了卡拉米塔湾内,陆地已经遥遥在望,而战舰上那些紧张不安的人,并没有在陆地上看到有任何俄军布防的迹象。

小小的欢唿声顿时在两国紧张不安的参谋和指挥官当中响起。

卡拉米塔湾,这是两位总司令经过商议之后选定的登陆地点,这个地方地势平坦,而且海面吃水很深,方便战舰深入其内,算是一个天然的港湾。另外,这里是俄国人布防的薄弱处,两国的参谋人员都认为在这里登陆不会遇到太大的阻挠。

在地图上看,克里米亚半岛犹如是一个孤悬在黑海深处的葫芦一样,上窄下宽,通过一道狭窄的彼列科普地峡和大陆相连,越深入到海中越宽。而卡拉米塔湾就位于这个半岛的中部,半岛南端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只有数十公里之遥,这座要塞是俄罗斯帝国在黑海周边最为坚固的要塞,也是代沙皇向土耳其进军的桥头堡之一,它承载着俄罗斯的帝国野心,某种程度上也是俄罗斯的荣誉所在。

很明显,只要在这里登陆,就可以以极快的速度深入内陆,然后切断狭窄的半岛,围困住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而沙皇绝对不可能坐视要塞陷落,他一定会派兵来为要塞解围,而那时候就是联军和俄军进行决战的时候了。

带着这样的谋划,两位统帅率领着庞大的舰队来到了卡拉米塔湾,他们深入其中,然后运输舰上放下了大量小艇,满载着士兵们的小艇被奋力划向了岸边、

在炎炎烈日的注视下,大量穿着蓝‘色’衣服的法国士兵和红‘色’衣服的英国士兵开始靠岸,最开始数量极少,然后越来越多,很快就占据了一大片滩头,他们拿着身上带着的铲子等装备,开始在沿岸地区修筑简易的防御工事和堑壕,而在这些士兵之后,大量工兵携带着器械和工具也开始登陆,他们准备在这里修筑栈桥和其他设施,要尽快把这里变成一个简易的军港,把运输舰里面那些最大最重的武器给搬运到陆地上来。

在天空上往下看,大量的小型舰艇在舰队和岸边穿行,满载着鲜衣怒马的士兵们以及各式各样的器械和物资,犹如是繁忙的蚁巢开始搬家一样。

这副壮观的景象,任谁看了不会为之心情振奋呢?又有谁在看了之后不会对自己的事业信心满满呢?

在法军司令官的指挥舰拿破仑号战列舰上,被一大群军官们簇拥着的特雷维尔元帅,正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岸边所发生的一切,虽然表面上没有动容,但是看到大量法国士兵们上岸的时候,他仍旧忍不住心‘潮’澎湃。

是啊,这是四十年来,法**队第一次重新踏上俄罗斯的土地!这也是‘波’拿巴家族对这个斯拉夫帝国发动的第二次远征!而这一次,远征军的总司令是自己。

四十年前,他在俄罗斯的冬雪当中仓皇逃跑,一路上经了无数次和追击部队的‘交’战,忍受着疲惫寒冷和恐惧,如同孤魂野鬼一样离开了俄罗斯,跟着失魂落魄的拿破仑皇帝回到了欧洲,而四十年后,这个失败的将军又回来了,带着一支庞大的军队重新踏上了俄罗斯大地。

多少年的宿怨,多少纠葛,终于有重新清算的时候了。

他压抑住了手指的颤抖,然后把望远镜重新放了下来。

“告诉前方的士兵们,他们必须尽快构建一个防御阵地,守卫我们的滩头,让大军可以尽快登陆上去。”他对旁边的副官下了命令,“还有,前沿的部队尽快挑选‘精’锐的军官和士兵,派出侦察队,去探查附近的情况,我们必须尽快了解敌人的动向。”

副官很快领命,登上了一艘小型运输艇向岸边靠了过去,而特雷维尔元帅仍旧站在船头,看着繁忙的岸边。

“元帅阁下,我认为我们应该尽量抢先占领一个可以让我们尽快立足的区域。”就在这时,旁边的一位将军走到了元帅的旁边,低声向他进言,“现在俄国人估计已经发现我们舰队的踪迹了,我们的登陆也瞒不了他们多久,他们肯定继续加强要塞的防御,我们也许要做长期战争的准备。”

这位是康罗贝尔将军,是早期就投向了皇帝陛下的军官之一,因而在军队内部升迁很快,现在他是法军第四师的师长,有传言说他很得陛下的欢心,只要能够立功就有可能被陛下任命为元帅。

在埃尔欣根公爵米歇尔-内伊将军因为生病而暂时无法前来的情况下,他就成为了特雷维尔元帅之下地位最高的将领,而他也毫不犹豫地担负起了自己的责任,并且以此暗喜。

他过分积极的态度和其中暗怀的心思,特雷维尔元帅当然心知肚明,不过老元帅并不反感别人有野心,因为野心某种意义上也意味着动力。

“拉格伦男爵信心很足,他认为我们很快就能拿下塞瓦斯托‘波’尔,同时击败俄国人的援军。”老人不动声‘色’地回答。

“英国人总是信心满满,哪怕见到了上帝本人。”康罗贝尔将军冷笑了起来,“然而我们要立足于实际,元帅阁下。我已经几次侦查过塞瓦斯托‘波’尔了,那是一个十分坚固的要塞,我们很有可能无法短期拿下……”

“您对自己和法国士兵没有信心吗?”元帅反问。

“我有十足的信心,我们乐意为法兰西去死,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要士兵去白白牺牲,尤其是为了傲慢自大的英国人白白牺牲。”将军则毫不退缩地回答,“我并不是认为我们会失败,只是认为胜利可能要经过比预想当中更为漫长的煎熬才会到来。”

他的回答并没有触怒元帅,老人反而低垂下了视线。

“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们现在并没有必要去打击英国人的积极‘性’。”

将军马上明白了元帅的意思眼下英国人自信满满,毫不怀疑自己可以快速击败俄国人,这种自信心虽然盲目,但是却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至少勇敢的盟友比怯懦的盟友更有用。

“如果他们能够更为勇敢地同俄国人作战,我会原谅他们的轻率的。”沉默了片刻之后,将军回答。

老人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心照不宣。在说话时,他仍旧出神地看着远方繁忙的岸边。

“您最好休息一下吧,最近天气太过于炎热,恐怕……对您的身体不利。”将军忍不住对老元帅进言了,“现在我军内部疫病横行,我想您应该倍加小心,因为您是我们的主帅,也是我们勇气的来源。”

他的话没有夸张,自从来到巴尔干之后,疫病开始大量在英法两军当中流行了起来,因为‘潮’湿炎热的环境,各种小昆虫和血吸虫开始侵袭各处的军营,然后将可怕的病症带给了这些远征的官兵。

很快,各地的军营当中都有霍‘乱’爆发,尽管军队内部开始使用严格的措施来进行防疫,所有有病人居住的帐篷都被直接销毁,但是这些瘟疫仍然没有得到完全的控制,不光是底层的士兵,就连不少军官也猝然染病,比如埃尔欣根公爵,就是因为这种病而卧‘床’不起,现在都没办法亲临前线指挥战斗。

同时,为了防疫,四处的大火烧掉了很多军需品,包括大量的被服靴子和食品饼干,这些物资的损失使得情况更加糟糕,联军原本高涨的士气也随之受到了重大打击,虽然两军的士兵因为长期的军事传统,依旧服从和忍耐着一切,但是高层军官们都陷入到了忧虑当中。

好在,在‘蒙’受了大量损失之后,特雷维尔元帅通过电报多次向国内催促求援,大批的物资也被送到了前方,才总算没有让前线的军队直接就被疫病击垮。

“我的身体还不错,谢谢您的关心。”老人不为所动,“在这个关头,我必须亲临前线鼓舞士气,让官兵们知道总司令就在他们身后。”

老人慨然的回答,让将军一时有些语塞,最后,他只能敬佩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元帅。

“您……您是我们的楷模,阁下。”

“你早点准备吧,尽快登陆,统领岸上的法**队,现在到岸的官兵越来越多,要是不派个将军过去很快就会‘乱’套了。”元帅继续下达了命令,“记得,要和英国人打好关系,在这个地方,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才能取得胜利。”

“我会的,请您放心。”将军马上立正,接受了元帅的指派,接着他再问,“对了,您和拉格伦男爵什么时候上岸呢?”

“我们得叫他拉格伦元帅了。”特雷维尔元帅耸了耸肩,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在联军决定发起对俄国人的远征之后,为了体现英国统帅的权威,同时为了和法国统帅们平级,英国‘女’王和政fu决定授予总司令拉格伦男爵以元帅的军衔,于是现在两国的统帅都已经是元帅了,这当然让特雷维尔元帅有些不高兴。

“他只有在表现得像个元帅之后,才会是个真正的元帅。”‘精’明的将军马上恭维了元帅一声,“在我们心里,他还是远不如您,阁下。”

“现在就别说这种话了,我们要团结!”特雷维尔元帅呵斥了他,但是却并没有不高兴。“我们先去塞瓦斯托‘波’尔外面转转,然后再上岸,希望那时候您已经把岸上都料理好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