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绸缪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绸缪


                在夏尔各种劝慰下,理查德总算暂时放弃了那种带有恼怒的抗拒态度,按照往常的样子和夏尔叙谈,虽然他的态度还有所保留,但是这却让夏尔暗地里松了口气,因为这意味着他重新和奥国和解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大步。,: 。.

当然,他也是付了代价的,他主动对理查德做出承诺,也给自己背上了“绝不让法国在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选择前者”的义务,这个义务是他必须要兑现的,否则他在奥地利人面前就再也没有信用可言了。

说到底,他已经从奥地利那里得到了太多东西,现在是时候回馈一点了,以免自己的计划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很明显,理查德不太相信这位特雷维尔大臣阁下一定会遵守他的诺言,不过既然对方肯做出这样的承诺,那么他就有理由去说服国内暂时放下对这位特雷维尔大臣的厌恶,暂时按兵不动,观察法国人接下来的行动。

反正,检验他的承诺的时间很快就会到来。

普鲁士人已经换了一个新的驻法国公使了,可想而知他们是肯定想要拉拢法国人一起压制奥地利的,如果法国和普鲁士沆瀣一气,鼓励普鲁士人的行动,那么对方的承诺就自然破产了,到时候再做别的打算也不迟。

说到底,作为一个专心致志的法奥友好论者,他实在不忍心看着两国关系在他的面前走向破灭,因而宁可再给那位特雷维尔大臣一次机会来实践他的诺言。

不管怎么说,如今奥地利也确实到了一个很依赖法国人的时候了,在这个关头,他也只能这么走。

就这样,在两个人各怀心思的推动下,这两位朋友又“重归于好”了,理查德留在了府邸内和特雷维尔夫‘妇’共进晚餐,双方都相谈甚欢,尤其是夏洛特夫人,更加对理查德的新婚妻子很感兴趣,问了很多有关于她的问题,并且热情地要求这对夫‘妇’一定要来自己家做客。

在这顿晚餐结束之后理查德才离开特雷维尔大臣府上,而这时候已经临近深夜了。

夏尔一路将他送到了‘门’口,然后目送他离开,接着才返回到了餐厅当中,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吃着饭后送上来的甜点,心里则若有所思。

理查德给他带过来的消息虽然不是官方消息,但是想必也是有理有据,所以俾斯麦看来很快就将来到法国担任大使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代表他在仕途之路上已经进步了一大步,摆脱了法兰克福帝国会议代表的冷板凳,正式成为了欧洲舞台上的一个玩家,尽管此时人们肯定还不会觉得这个人会有多么厉害,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这个‘波’美拉尼亚的乡下小地主居然有能耐把世界搅个天翻地覆。

他的目的应该也很明确,那就是劝说法国人和普鲁士亲善,然后共同打压奥地利人。

在原本的历史上,他做得比较成功,拿破仑三世皇帝被他又打又拉,不自觉地走上了协助德意志统一的道路上。而现在,自己将只能从中作梗,改变这一切了。

“大臣阁下,都到了这时候了,您也该过过自己的‘私’生活了。”

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他的妻子夏洛特忍不住抱怨了,还亲昵地推了推他的手。“人家都走啦!”

“抱歉,夏洛特,我只是有些事情在考虑。”夏尔终于回过神来了,然后抱歉地笑了笑。

“有空去胡思‘乱’想,不如来陪陪孩子如何?”夏洛特指了指餐桌旁边的两个小孩子。

这两个小家伙都似乎‘精’力十分充沛的样子,尤其已经有两岁多的长子,现在正在襁褓边逗‘弄’自己的弟弟玩,时不时地抹着他的脸,然后观察着他略有些怪异的紫‘色’眼瞳,似乎乐此不疲。

而勒鲁什却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虽然只有半岁大,但是他却摆足了架子,仿佛不屑于理会哥哥的无聊游戏一样。

在父母亲看来,两个长相清秀而且皮肤白皙的孩子都十足的可爱,足以让他们感到满足。

“克洛维斯,过来!”夏洛特脸上布满了笑容,冲着儿子喊了一声。

“妈妈!”克洛维斯马上抛开了弟弟,赶紧跑了回来,‘奶’声‘奶’气的招呼实在惹人喜爱。

处在这个年纪,克洛维斯自然也很淘气,仆人们当然也不敢过于管束这位大少爷,不过在吃了几次苦头之后,他在妈妈面前倒是十足的乖顺,小孩子的‘精’明让他明白这里只有妈妈一个人是他绝对不能违抗的至于爸爸,他反倒没有那么害怕,因为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

等到了跟前之后,夏洛特用汤匙从碗里面舀了一点汤,然后配上被切碎的牡蛎,递到了儿子的面前。

“快点吃!一直在那边跑来跑去,菜都要凉了!”

克洛维斯经常不喜欢吃东西,不过被打了几次之后,他也知道妈妈的命令不容反抗,所以只好苦着脸吃下了。

母亲和大儿子的互动惹得夏尔有些嫉妒了,他也将勒鲁什抱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开始逗‘弄’起了儿子。

勒鲁什被捏住鼻子的时候皱起了眉头,然后瞪了父亲一眼,惹得夏尔一阵大笑。

勒鲁什,这个紫瞳黑发的孩子,最初曾经让他大感怪异和不适应,不过如今在父子之情的作用下,他也早就放弃了之前的芥蒂,以父亲应有的态度对待着他。

就这样,夫‘妇’两个各自逗‘弄’起了孩子,倒也其乐融融。

在大多数贵族家庭,因为男‘女’主人都各自忙于自己的事业和社‘交’,经常疏忽对儿‘女’的照顾,搞得子‘女’和父亲之间亲情淡薄,正因为见多了类似的事情,所以夏洛特就格外注重和孩子们互动,经常将他们带在身边,深怕母子之间的亲缘羁绊被冷漠所切断。

“夏尔,吉维尼工厂的清理工作就快要完成了,情况还算是很乐观,我们的资本已经增殖了很多倍。”就在夏尔逗‘弄’了一会儿儿子的时候,夏洛特突然开口了,“等到清理完成之后,我准备从工厂里面‘抽’出一些资金来进行投资……”

“投资?”夏尔有些惊诧,“什么投资?”

“现在国家不是在进行战争,财政吃紧吗?我听说财政部准备增发几批特别国债,而且利率给得‘挺’高。”夏洛特低声回答,“我不喜欢风险,买国债应该是最没有风险的了。我和财政大臣的太太认识,如果有她的关照,又有你的关照的话,那么我应该可以优先去申购这些国债吧?”

夏尔想了想,倒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比起别的手段来,购买国债确实相当简单,而且‘操’作起来也容易,也不用靠大批人来经手,确实是不错的投资,更何况因为战争而新发的国债利率也会比其他的稍高一点。

只不过夏洛特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些让人奇怪,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夏洛特都没有对工厂的经营做出什么干涉。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投资呢?”他忍不住问。

“我一定要给勒鲁什攒一份大家业,不然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安心。”夏洛特马上回答,然后又给自己的大儿子喂了一口汤,“克洛维斯是我们的长子,我们的爵位和家族产业都是他继承,可是我们怎么知道这个小家伙以后会一直照拂弟弟呢?人都是善变的,这种事我们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了,所以我觉得最好在我在世的时候就为他做好准备。家族的钱我们不能挪用,所以我决定尽量多做一些投资,把投资的收益都集中起来留给勒鲁什……这样他未来的生活就有保障了,我也能安心。”

“我们还这么年轻,想那么远做什么呢?”夏尔忍不住失笑了。

“如果不在年轻的时候未雨绸缪,那么年老之后怎么来得及?”夏洛特摇了摇头,“我已经是母亲了,我怎么能不为孩子们考虑呢?而且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有……还会有别的孩子,压力只会越来越大,我们已经见过太多可怜的‘浪’‘荡’子了,难道我们还能让自家孩子也变成那样?”

在古代,贵族们执行严格的长子继承制,只有长子能继承家族领地和财产,次子们只能去自谋出路,要么参军要么当教士;在如今这个年代,虽然拿破仑的法典已经规定了子‘女’均分财产,但是在贵族的习惯当中,仍旧喜欢用各种手段把家业基本上都传给长子(这也是维持家族‘门’第和地位的重要办法)。

所以无论是古代还是如今,都有大量贵族家庭的幼子们沦为无财产的游民,生活困顿艰苦,夏洛特在社‘交’界经历了这么多年,当然也见多了这种‘浪’‘荡’子,所以她就一心想要为其他的孩子们留下家业来,免得他们受苦。

夏洛特这番话,倒让夏尔颇为感动了。

和大多数只顾自己的贵‘妇’不同,夏洛特是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一心在为家庭和孩子着想。

而他,却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吉维尼的工厂资产,他已经向夏洛特隐匿了很大一部分,现在夏洛特所清理出来的资产,只不过是这份庞大资产的一角而已。

夏洛特并不是为自己来搜刮钱财的,她是真心想要为自己的孩子们做打算,而我却为了自己的‘私’心向她隐瞒了真实情况。一想到这里,夏尔忍不住有些懊恼了。

不过,他也知道,事已至此,只能继续对妻子隐瞒下去了。

“夏尔,你觉得怎么样?”眼见夏尔的反应有些奇怪,夏洛特忍不住追问了,“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就写封信给财政大臣阁下吧,我想只要有你发话,他应该会给面子的。”

“好,没问题,今晚我就写信。”夏尔回过神来了,连连点头,然后宽慰了妻子,“夏洛特,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我也爱我们的孩子,我会和你一样为他们做打算的。”

“既然爱他们那就多陪陪他们啊?老是只顾自己的事情!”夏洛特忍不住笑骂了丈夫一句,然后靠在了夏尔的肩膀上,“只要我们两个努力的话,至少能够给克洛维斯以外的每个孩子留下几百万吧……这应该够他们生活了。”

在勒鲁什降生所带来的风‘波’当中,夏尔坚定不移地站在了妻子的旁边,给了她莫大的‘精’神鼓励,也让她极为感动,两个人原本有些裂痕的感情也由此弥合在了一起,甚至比之前更加坚固。

正当夏洛特沉浸在和丈夫儿子的共处时,突然她的使‘女’神‘色’紧张地走到了她的面前,然后小声地对她说了一句话。

夏洛特脸‘色’微微变了。

“怎么了?”夏尔连忙问。

“皇后陛下派了她身边的一位‘女’官,说有事要告诉我。”夏洛特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