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忧虑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忧虑


                “皇后陛下派过来的人?”夏尔微微有些惊诧。.: 。.

虽然他知道夏洛特是皇后陛下身边得宠的贵‘妇’,而且两个人‘私’‘交’也‘挺’好的,但是在这样的晚上突然派一个身边的‘女’官过来找她,显然预示着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夏洛特为难地看了丈夫一眼,然后将自己手中的汤匙放回到了餐碟当中,离开了餐厅。

不得已之下,夏尔只好自己来喂儿子,淘气的孩子让他感觉有些焦躁,但是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忍了下来,一边呵斥孩子一边喂他。

不过很快,夏洛特就回来了,她的脸‘色’有些古怪,并且手里还拿着一封短篾。

显然,那位‘女’官在亲眼见到夏洛特,并且将自己带过来的字条‘交’给了她之后就马上离开了。

“出什么事了?”夏尔低声问。“皇后陛下为什么突然给你写信了?”

“你自己看看吧。”夏洛特同样小声回答,然后将自己手里短篾‘交’给了丈夫。

夏尔一把拿过了这封信。

这是皇家宫廷专用的信纸,粉红‘色’的信纸香气扑鼻,上面还打了皇冠的徽记,而在信纸当中,娟秀的字迹也清晰可见,显然这是皇后陛下的亲笔信。

不过夏尔并没有关注纸张本身,而是仔细地看了上面的内容。

“亲爱的夏洛特,陛下最近身体有些不适,虽然很快痊愈了,但是他十分害怕自己因为某些意外情况而导致帝国的政治中枢无法顺利运行,所以他打算在近期宣布将把约瑟夫-拿破仑-‘波’拿巴亲王作为自己的继承人,如果万一他有什么不测,将由亲王殿下来处理国政。

同时,为了提高亲王殿下的威望,同时为了辅助已经年老的特雷维尔元帅,他打算在宣布了这项决定之后,将亲王殿下也派往战争前线。这就是我现在得知的一切。因为这些事情颇为重大,而且与你们有关,所以我决定早日通知你们。

你的朋友。”

落款上并没有印鉴,也没有夸张的签名,只有朴素的-b两个字母,这是卡洛娜-‘波’拿巴的缩写,皇后陛下用仿佛是在和朋友聊天闲谈的语气,说出了如此重大的事项。

难怪她是亲自派人趁夜送到了自己这儿来。

夏尔皱紧了眉头,重新陷入到了思索当中。

这确实是突如其来的重大消息。

他没有想到,居然在这种时候传来了这样的消息。

按照家族的继承序列来说,因为皇帝陛下没有子嗣,他的堂弟约瑟夫本来就该是‘波’拿巴家族和帝国皇位的优先继承者,不过皇帝陛下在现在就宣布这个决定,实在是让人感觉打击巨大。

这位亲王跟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而在得到了确定继承人的地位之后,他的名望和权威肯定会愈发壮大,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更加可虑的是,他将还要去往前线。

在原本的历史上,这位亲王也曾经去过前线,担任了师长,并且表现中规中矩因为有足够多的优秀军官来帮助他带兵打仗。

而在现在这个世界当中,他一直被留在了后方没有去前线,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被派往了战场。

皇后陛下在信里面语焉不详,不知道亲王会担任什么样的职位,他会不会干涉到爷爷的指挥权呢?或者哪怕他只是担任一个师长,又会不会让爷爷那边感到为难呢?

夏尔宁可自己受到打击,也绝对不愿意看到爷爷那边碰到什么麻烦,更加不愿意看到特雷维尔家族的荣誉被别人轻易抢走。

重重思绪‘混’杂在脑中,让夏尔心里原本的喜悦被一扫而空。

夏洛特当然知道丈夫此时的心情,她没有多说话,而是让仆人把两个孩子都带走了,让整个餐厅只剩下了他们夫‘妇’两个人,互相沉默无言。

“夏尔,不要着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终于开口了,“陛下的决定还没有公布,我们还有时间。”

夏尔缓缓点了点头,但还是没有说话。

“陛下这样做,恐怕也是担心帝国吧,毕竟现在帝国刚刚建立才没有几年,人人心里还记得法国没有皇帝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夏洛特凑到了夏尔的旁边,然后小声对丈夫说,“考虑到陛下的年纪,他也应该尽快确定继承者来稳定人心了。老实说……这也不让人意外,我们早就有听过类似的传言了。”

“陛下现在年纪还不老,他还有时间。”夏尔皱着眉头回答,“现在确定继承者还太早了。”

“得了吧,都这个时候了,说这种话还有什么意义?”夏洛特忍不住抢白了他,“我们难道能强行‘逼’迫陛下改变主意吗?不……这不行,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面对现实。”

顿了一顿之后,她继续说了下去,“我们可以和亲王殿下重修旧好,毕竟他是一个喜欢炫耀和虚荣的人,如果我们愿意为他捧场,他会接纳我们的。”

“我们可以放下身段和他周旋,对他说好话,可是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夏尔微微摇了摇头,“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像陛下那样信任我。”

夏尔这倒是说出了内心的真话。

以他的‘性’格,如果非要低头的话自然是不会在乎什么尊严的,可是,这不是什么尊严的问题。

约瑟夫-‘波’拿巴亲王多年来早已经在‘波’拿巴党人当中积累了自己的声望,聚集了许多拥护者和走卒,夏尔再怎么讨好他,现在也未必能够挤入到这种核心的亲信圈子里面。

如果不能,那么纵使他低头,也避免不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后果。哪怕亲王登基为帝之后继续重用自己,他的那些宠臣们肯定也会得到更大的重用,而那时候,自己所建立的那么庞大的基业、和自己的权势肯定也就会随之而饱受打击了。

新的宠臣取代了旧的权贵,然后把旧的权贵的财富瓜分,满足自己的贪‘欲’,类似的事情在历史上有太多类似的例子了,以至于夏尔根本就不想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这么渺茫的运气上面。

更重要的是,他是想要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面做出大事业来的,怎么能容许别人来干扰自己的路?

“不管怎么样,修好关系纵使有用的,我们没有必要和一位亲王针锋相对。”夏洛特仍旧坚持自己的看法,“另外,我想皇后陛下比我们还要着急,不是吗?毕竟如果亲王真的继承了帝国的皇位,她就没办法自处了。”

“说到底这都怪她,一直都没有完成她应尽的义务!”夏尔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当年路易莎公主来到法国,两年就生下了罗马王,可是她呢?快两年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要是她能够生下个皇太子,哪有什么亲王的事!”

显而易见,皇帝陛下现在确定亲王为继承人只是一个无奈之举而已,他也并不怎么喜欢亲王,如果皇后能够生下一个皇太子,那么这个决定肯定就会作废,谁都会想把自己的江山传给自己的血脉。

“这种事你光是责备‘女’人有什么意义?难道皇后陛下不愿意为帝国诞下皇嗣吗?她自己也很着急啊!”夏洛特有点不高兴了,“生孩子这是急不来的,得要点运气才好,我相信上帝终究会眷顾她的,她是个多好的人啊……”

夏尔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于是只好耸了耸肩不再多说。

确实,现在对皇后陛下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诞下皇嗣这件事。某种意义上,她抛弃了那么多东西,嫁给了一个年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的人,目的不就是为了成为这个帝国的皇后,成为这个皇室的始祖?

如果一直都无法怀孕,导致皇位被传给了旁系血亲,那她的一生岂不是都变成了个笑话?

在之前一段时间,夏洛特进献了一些据传能够促进生育的‘药’方,皇后也照章使用,然而皇嗣仍旧未见降临,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焦虑苦恼,为之心惊胆战。

更加可怕的是,皇帝陛下的年纪已经越来越大了,眼看就要来到五十岁,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的话,以后就算想要努力也未必能够成功,留给她们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也许皇帝陛下做出这个决定,正是因为不再对皇后陛下短期内诞下皇嗣抱有信心了?

难以想象皇后陛下在写这封信时的心情,但是想来是十分不好受吧。

夏尔一想到这里,重新拿起了手中的信纸仔细端详了一下,看着上面的笔迹。字迹工整流畅,而且十分稳定,并没有心绪不安迹象,语气也十分平和。

她倒是练出来了啊,确实有几分定力,夏尔忍不住在心里赞叹。

可惜命运却没有眷顾她。

但是,夏尔不是一个喜欢认命的人。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安抚住皇后陛下,让她知道一切都还有希望,毕竟陛下这只是暂时的措施。”考虑了片刻之后,夏尔再度开口了,“明天我进宫去觐见皇后陛下,探听一下她的口风吧。最重要的问题是‘弄’清楚陛下到底打算怎么安排亲王殿下……”

“对,绝对不能让他干扰到爷爷的工作。”夏洛特和夏尔相处这么久,自然就很快明白了丈夫的意思。“最好问清楚陛下到底打算让他在前线负责什么样的工作。”

“嗯。”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将碟子里面点心直接都塞到了自己的口中,“好吧,我要去书房一下,先写一封电报明天‘交’给他,让他有点心理准备。”

说完,他直接站了起来,打算离开。

“夏尔,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帮助你的,只要我们团结一致,任何难关都难不倒我们。”夏洛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丈夫的旁边,然后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接着,她抬起手来,指了指两个儿子,“还有他们……”

“是的,谢谢,我爱你们。”夏尔也‘吻’了一下妻子,然后转身离开。

就在第二天中午,夏尔就直接赶往了皇宫觐见皇帝陛下,向他汇报最近本部的工作情况。不过,这只是他的幌子而已,在觐见了陛下之后,他马上就前去皇后的寝殿觐见。

身为陛下最为倚重的大臣之一,特雷维尔大臣阁下自然有特权可以时常进皇宫去觐见,不过皇后陛下毕竟身份特殊,夏尔也很少去觐见她,以免惹上嫌疑。

不过,今天情况不同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

在‘女’官的引领下,他很快就来到了皇后陛下的面前。

“特雷维尔先生,很高兴见到您。”卡洛娜皇后陛下似乎对他的到来并不惊诧,她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平静地看着他,“最近夏洛特还好吗?我‘挺’想念她的。”

“感谢您的关心,陛下。”夏尔十分恭敬地回答,“夏洛特现在很好,只不过因为忙于照看孩子所以不能时常进宫而已,她已经收到了您的问候,并且十分感‘激’您。我今天过来,就是顺便转达她的感谢。”

此时,好几位宫廷的‘女’官在旁边看着,夏尔当然不会蠢到直接就把她昨晚传递过来的消息说出来,所以只好暗示了对方。

“只要她一切安好就行了,如今时势多变,我们都应该保重自己。”皇后陛下仍旧十分平静,不过语气里面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对了,您最近应该是‘挺’忙的吧?我听到陛下说您一直在为前方的供应而伤神……”

“我确实是在为此而努力。”夏尔又躬了躬身,“虽然会有些劳碌,但是比起前线的将士们来说,我已经是十分轻松自在了,我生怕自己没有尽到责任,以至于让他们‘蒙’受不应有的牺牲……”

“是啊,在这个年代,我们应该和国家同甘共苦,现在国家正在和强敌‘交’战,我们也应该做出典范来。”皇后陛下点了点头,似乎深为夏尔的话感动,“陛下本来是十分希望亲临前线鼓舞士气的,可惜最近身体欠佳,只好作罢了。”

“陛下的决心和热情,令我深为敬佩,我相信我们的将士们会为此感‘激’淋涕……”夏尔慢条斯理地说着这样的客套话,脑子则在飞速转动,揣摩着皇后陛下话中的深意,“就算他不御驾亲征,将士们也会鼓起最大的勇气为帝国战斗到底。”

“话虽如此,但是在这样空前规模的战斗当中,如果‘波’拿巴家族缺席的话,那未免可能就太对不起拿破仑皇帝的在天之灵了……”皇后陛下的表情变得略微有些奇怪了,“陛下决定让近卫军去参与远征,而近卫军需要一位身份尊贵的领袖,我想陛下会仔细考虑领袖人选的。”

原来如此。

夏尔心里终于了然了。

自从登基称帝之后,皇帝陛下仿照他的伯父,从整个陆军当中‘抽’调‘精’锐部队重建了近卫军,并且给予了他们十分优厚的待遇,打算把他们变成自己最能倚重的御林军。

而在法国和俄国的战争已经来到了紧要关头的时候,这支御林军也到了上前线的时候了。

虽然他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无法亲自上阵,但是让一个亲王来统帅近卫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近卫军是我国最为‘精’锐的武装力量,而且担负着皇宫和首都的卫戍任务,所以最好不要‘抽’调太多兵力为好。”夏尔以相当正式的态度回复了皇后陛下,“另外,最好要事前确定一下近卫军将领和前线司令部之间的指挥关系,以免到时候权责不清,影响战事。”

“这些事情是陛下才需要关注的问题,我可不敢干涉太多。”皇后陛下摇了摇头,表示她不想管这个,“我现在只希望陛下的身体能够尽快好起来,帝国需要他的健康。”

“我也极为希望陛下身体康健,这是帝国最为宝贵的财富。”夏尔微微笑了起来,“请您也多保重身体。”

他的话并没有让皇后陛下开心起来,反而使得她皱起了眉头,轻轻叹了口气。

“哎……”

夏尔当然明白她到底是忧伤什么。

她的身体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任何迹象,又怎么能够不让人忧虑呢。

“陛下,在这个危急的关头,您应该坚强起来,协助皇帝陛下渡过难关,如果连您都灰心丧气的话,那么臣民们还怎么能够有干劲呢?”夏尔刻意压低了声音,努力不让自己的话听起来‘露’出了端倪,“我们真心实意地期待您能够越过一切难关,而且我们为了保卫您,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什么?”卡洛娜皇后有些惊诧。

“如果陛下暂时因为身体原因无法视事的话,那么整个国家都会需要一个掌舵人,我恳请您能够鼓起勇气来承担自己的责任,暂时摄理国政,毕竟这在帝国并不是没有先例……”夏尔侃侃而谈,仿佛是在讨论一个历史问题一样,“在当年,拿破仑皇帝出征的时候,也是让路易莎皇后摄政的,而且她做得还很不错,我认为您的睿智、勇气和机敏,绝对不会在她之下……”

“是吗……”皇后陛下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位大臣是收到了自己的通知的,也就是说他虽然明知道陛下决定了在自己身体欠佳的时候让亲王当自己的摄政者,但是还是要支持自己。

在这个关头,夏尔的如此表态,无异于是说绝对支持皇后陛下,不做另外的打算。

这当然让皇后陛下十分欣慰,这意味着她的期待没有落空。

“先生,您不知道您说了一些很不得体的话吗?现在的陛下身体很好,我们无需讨论类似的问题!”在片刻的欣喜之后,皇后陛下重新恢复了平静,然后向夏尔伸出了自己的手。“好了,我等下还要和几位夫人喝下午茶……”

“我请您饶恕我的罪过,陛下。我只是在假设而已,毕竟为国家考虑是我的职责,我必须为了维护‘波’拿巴家族的统治和帝国的长治久安而殚‘精’竭虑。”夏尔说着没有什么诚意的道歉,然后走上了前去,挽住了皇后陛下的手,轻轻地亲‘吻’了她带着丝绸手套的右手。

“再见,陛下。”

皇后陛下微微的笑容里面带有‘迷’人的风韵。

她今天并没有穿得十分正式,只是穿着一身粉‘色’的裙子,不过这身衣装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凸透有致,而她‘胸’前所别着的带有‘波’拿巴家族家徽的钻石‘胸’针,恰如其分地告诉世人,她就站在这国帝国财富与荣耀的顶端。

这是一个聪明而且理智的‘女’子,不仅仅只有血脉当得起皇后的称号。

她是夏尔带到法国来的,但是即使是那时候的夏尔,也没想到她已经如此适应了自己的角‘色’,而且得心应手地和丈夫一样施展着自己的权力。

这也许是天赋吧。

夏尔最后端详了她一眼。

然后,他恭恭敬敬地往后走,离开了皇后陛下的接见室。

他的步履仍旧稳定,态度也十分严肃,不过脑中的思绪却还是纷至沓来。

皇后陛下看来并没有被灾难所击倒,相反她还十分镇定,更加重要的是她还知道怎么样运用自己的权力,而且也十分倚重自己。

唯一的缺陷只是她没有为帝国带来继承人,因而被皇帝陛下排斥在帝国最为核心的圈子之外而已。

夏尔将她带到法国来,一开始就是为自己找到一个皇室中的盟友,他已经如愿了。所以,他就绝对不希望这个盟友贬值,至少不能够在他需要的时候贬值。

所以,他应该去想办法为皇后排忧解难。

但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了皇后陛下已经做了那么多努力了,却还是一无所得,那么接下来就算继续努力,又一定能成功吗?

在原本的历史上,欧仁妮皇后为帝国带来了继承人,而如今的卡洛娜皇后却还没有这样的幸运。

要是命运真的抛弃了她,那该怎么办?

他不是一个肯认命的人,尽管平时彬彬有礼一派贵族风度,但是骨子里他依旧是那个野心勃勃‘精’力充沛的野蛮人,在威胁降临的时候他绝对不肯坐以待毙,哪怕铤而走险也在所不惜。

如果其他一切尝试都被证明徒劳的话,那么,也许,我可以为陛下代劳?

他的脑子里面突然诞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