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行军

第一百八十九章 行军


                在临近日落的黄昏当中,有一支军队在巴尔干半岛丘陵的夹缝之间行进着。

这支军队排成了长长的几列行军队列,队形十分严整,看得出经过了长时间的训练,步兵和骑兵各自集结在一起,数以千计的三棱形刺刀在黄昏的光线下闪耀着金‘色’的光泽,整个队列井然有序,透着那种军纪严格、久经战斗的军队所特有的肃杀之气。

从队列的尾端放眼望去,数以千计的士兵们皮靴和军服被‘混’成了一个模糊的颜‘色’,仿佛通过军队的严格训练而被融为了一体似的。放眼望去,犹如是蓝红相间的一条长龙一样,蜿蜒着在丘陵之间穿行而过。

此时已经是日影西斜,丘陵的‘阴’影被拉长,覆盖到了整支军队的上方,金‘色’的浮云飘‘荡’在天空当中,让周围的原野多少沾染上了一些金‘色’的光辉,也让天地之间似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充满了虚幻感。

炎热的夏风吹拂过士兵们的军帽,抚‘弄’着军官们和骑兵们帽子上的羽饰和棕‘毛’,犹如轻风扫过池塘,‘荡’起了一阵又一阵涟漪。虽然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但是扑面而来的风仍旧带着一些令人难耐的热气,吹得所有人都有些心焦难耐,也正因为是这个原因,行军当中的官兵们都松开了自己的衣服,让原本严整的军容变得松懈了不少,就连行军当中原本的嘹亮的军歌声也变得有些低沉。

然而谁也不会怀疑,当碰到了来自敌人的挑战时,他们松懈的‘精’神会立即紧绷起来,然后以无比的热情投入到战斗当中。

这些默默无声的行军部队,由于武器和军装各不相同,再加上打着不同颜‘色’的旗帜,所以看上去有些杂‘乱’,但又不失严整。而在各处队列之间,有一些龙骑兵在各处穿行,充当着传令兵的职能,在各个队列之间传递各种各样的命令,并且努力协助指挥官们维持整支部队的队列严整。

在队列的最前方,旗手们举着各自部队的军旗和帝*队的鹰旗,在军乐手的鼓乐声当中前行,他们手中的旌旗迎风招展,而他们黝黑的面孔都神采飞扬,一点也没有因为此时的闷热天气而显得有所懈怠。

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也就在队伍的最前列。

他骑在一匹身体乌黑、四蹄为白‘色’的高大战马上面,高大的身躯被衬托得愈发器宇轩昂,和他的士兵们一样,他同样身穿着蓝‘色’军服和红‘色’的马‘裤’,脚踏着马靴,头戴一顶圆筒军帽。荣誉勋位勋章的红绶带别在他的‘胸’前,一把小巧的佩剑挂在他的腰间,旁边和后面无数人的目光从各个角落同时集中到他身上,他却好像浑然未觉。

他就是吕西安-勒弗莱尔上校,法国陆军第二师第四旅的旅长,也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

他从军多年,不过一直都郁郁不得志,然而后来因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好运,他先是得到了一位大家小姐的垂青,而后又得到了特雷维尔家族的青睐。

承‘蒙’特雷维尔家族的照拂,他很快就进入到了‘波’拿巴分子的圈子当中,并且成为了‘波’拿巴家族在军队里面的心腹之一,最后还参与了让总统阁下成为皇帝陛下的政变。

依靠着这样的功勋,自从帝国重建之后,他在军队当中一路高升,最后成为了一位旅长。

现在,他离将军只有一步之遥了,而且人人都相信,他迟早将会成为将军。

不过,虽然拥有了这样令人‘艳’羡的运气,这位上校却一点也没有那些新贵们当中常见的飞扬跋扈,依旧为人谦逊,而且十分注重和同僚们维持关系,对部下们也关爱有加。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反倒极少被人憎恨,他的部下也十分爱戴这位长官。

在帝国与俄国的战争爆发之后,第二师很快就被选为第一批远征军部队成员,而他的这个旅也就作为先锋,踏上了土耳其的土地。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整休和集结之后,整个师的兵力都配备完毕了,而这时候英国人也赶了过来,经过了联军两位总司令的协调之后,他们最终达成了一致的计划——以尽快和俄国人进行决战为目标,首先寻求在敖德萨地区登陆切断俄军供应线,如果条件不成熟就在保加利亚登陆,然后北上迎击南下的俄*队。

按照这个计划,英法联合舰队炮击了敖德萨,试探俄军的防御实力,然而虽然舰队将敖德萨港口大部分打成了废墟,却从中发现俄军的防御力量不容小觑,无法直接登陆,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按照后半段的计划先行登陆巴尔干半岛,然后寻求与俄国人‘交’战。

联军统一了意见之后,整个战争机器开始按部就班地运行着,很快联军就在保加利亚的著名港口瓦尔纳港登陆。

吕西安所属的法军第二师的大部分部队也就是在这时候登陆的,他们在登陆并且稍事休息之后,马上就按照联军统帅的命令北上进击。

也不怪联军高层如此着急了,实际上他们这支部队是救火队,根本来不及等待后方慢慢集结部队——因为此时俄军正在围攻当地的土耳其守军,而且根据守军的报告,形势已经颇为危急。

在俄国人开始进攻之前,土耳其人就已经预判到了一场战争将会来临,而且他们在他们的统帅奥马尔帕夏的率领下,也做好了迎击俄国人的心理准备。

奥马尔帕夏是一位有头脑而且冷静的将领,他心里知道自己手下的部队的素质无法和俄国人的军队相提并论,所以他并不打算直接就带着自己的军队和俄国人决战,他一开始就定下了以防御为主的战略,打算以防御战略来消耗俄军的兵力,同时等待国内的援军调集过来。

在俄军发动进攻之后,土耳其军队开始撤退,然后纷纷退守到后方的各个要塞当中,尤其是位于俄军右翼的鲁舒克和锡利斯特拉要塞,更加被土军寄予厚望,希望用他们来牵制俄军,使得俄*队无法直接前‘插’到苏姆拉和瓦尔纳两个土耳其在巴尔干半岛东部防御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两个据点。

而土军的部署当然也没有逃过俄军的注意,在越过国境之后,俄*队大踏步前进,占领了那些被土耳其人放弃的土地,然后立即发动了锡利斯特拉要塞要塞的围攻。

‘激’烈的攻防战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了,而在这段时间内,英国和法国的参战也就成为了土耳其人最为振奋的消息,这个消息让困守要塞的土军更加斗志高昂,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能够继续坚守,那么最终的胜利一定就将属于土耳其。

不过,虽然现在锡利斯特拉要塞还在土耳其人的手里,但是从英法联军所得到的情报来看,要塞的状况已经不是特别理想了,随时都有陷落的风险,于是联军也不想耽搁时间,直接就派第一批在瓦尔纳登陆上来的部队赶紧北上,救援被围困的锡利斯特拉要塞。

他们所得到的命令是——尽一切可能帮助要塞固守,如果无法解围就尽量多牵制一些俄*队,分担要塞所承担的压力;如果最坏的状况发生,要塞在救援部队到达之前陷落的话,那么这支部队就固守待援,等待着联军后续部队北上增援。

毫无疑问,这个命令就是将吕西安-勒弗莱尔上校投入到了险地当中,他们必须先行面对俄军大部队的兵锋,然后还要祈祷他们要帮助的人不至于在他们赶到之前就已经失败。不过,命令终归是命令,再怎么艰难也要执行,所以吕西安和他的部下们没有任何抱怨就走上了北上的征途。

经过了两天的行军之后,他们已经很靠近锡利斯特拉了,也就是说已经很靠近俄军的兵团,吕西安虽然表面上十分镇静,但是他却打起了十足的‘精’神,从未放松过对周边情况的侦查,小心翼翼但又坚定不移地向预定的目的地靠了过去。

在荒凉的山谷当中,这支部队默然行进着,除了无意中武器所发出的金属‘交’鸣声,和马蹄拍击地面所发出的轰隆声之外,整支军队都寂静无声,这些轻轻的声响犹如预告暴风雨的雷鸣,宣告了一个军事帝国的蓬勃生气,以及誓要摧毁一切障碍的决心。

这里本来就是人烟稀少的地区,一路上只有一些农舍点缀其间,而在战争爆发之后,大部分本地的农民也选择躲藏了起来,或者干脆选择逃离本乡,因此这一路上的景象要更加荒凉。

虽然这意味着他们难以从周边的乡村征集粮食等补给品,不过这也让吕西安心里安定了不少,因为这就意味着俄罗斯人无法通过周边的乡民们来搜集法军的信息。

很遗憾,虽然这里是土耳其人的领土,但是吕西安知道这里的斯拉夫居民们更加心向俄国人一些,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对当地人的帮助抱有希望,只期待他们中立就好——说老实话,就算是法军内部,也有不少官兵对帝国和英国人站在一起,然后还去帮助一个异教徒国家打基督徒颇有微词,好在通过严格的军纪惩戒,这种言论才被压制了下来,不至于动摇士气。

当然,法军碰到的困难也绝不仅仅如此而已。

他们碰到了一些始料未及的恶劣条件,以至于他们发现这些恶劣条件而非俄国人,才是他们的最大敌人。

因为天气炎热,再加上舟船劳顿,不少官兵在多次的登陆和上船的反复当中中暑了,这些脱水得厉害的士兵丧失了战斗力,吕西安不得不将他们留在了瓦尔纳港,无法让他们参加接下来的战斗。

更加让吕西安不安的是,伴随着炎热的天气,疾病也开始在军中横行,疟疾,霍‘乱’,痢疾等等疾病已经开始侵袭他的部队,让原本就已经体质变得虚弱的官兵们更加苦不堪言,吕西安自己部下的部队,就有大批士兵因为疾病而减员,还没有和敌军接战他就几乎损失了一个营的部队。

就连他的顶头上司,第二师师长、埃尔欣根公爵米歇尔-内伊将军,也在登陆瓦尔纳之后就感染了疾病,然后病倒在了‘床’榻上,暂时无法指挥战斗,也让全师都为之惴惴不安。

内伊,这个英雄一般的姓氏,即使到了五十年后,仍旧能够振奋官兵们的‘精’神,让他们明白自己肩头上所背负的传承,而内伊将军的缺席,也确实让法军内部上下都有些不安。

然而,正因为有这样的困难,吕西安才更加明白自己必须摆出最为坚定的态度,才能稳定住军心。也正因为有他平常和部下官兵们结下的情谊,他的部队才能够这么快地就克服了上面的所有困难,重新以高昂饱满的意志投入到了进军当中。

眼下,天‘色’已经变得很暗了,吕西安拿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周边的形势,准备先给自己的部队找一个适合野外宿营的地方。按照他的推算,如果明天以这个速度行军下去,大概明天下午他就可以到达锡利斯特拉要塞城下了,而那时候他们肯定将会面临一场可怕的考验,所以现在养‘精’蓄锐极为重要。

很快,他就在谷地外发现了一片平坦的高地,那里地势开阔,视野良好,而且看上去能够面积足够容纳他的这支部队。

就在他心里还在判断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呼啸,那是他留在外围负责侦查敌情的轻骑兵的呼啸。

他马上重新抬起了望远镜,向发出了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在望远镜的镜片当中,天地之间已经变成了暗金‘色’,黄‘色’的虚影让镜片好像‘蒙’上了一层幕布,而就在这层幕布上,有重重虚影似乎在晃动。

虚影越来越大了,借助着黄昏的暗‘色’,吕西安终于看清楚了对面的情况。

那是一群骑兵,他们呼啸着向自己这边卷了过来,不过队列并不严整,但是可以看出每个人都‘精’于骑术。

渐渐地,这些骑在马上的人越来越清晰可见了,他们穿着红‘色’的大衣,缀有羽‘毛’的黑‘色’圆筒帽子,手上拿着马刀,而腰间则别着手枪。

简直就和他小时候在连环画当中所看到的形象一模一样。

“哥萨克!”

不光是吕西安,就连后面的一些军官们也看清了对面的那些人的真实身份,然后各自吸了口凉气。

自从拿破仑的征俄大军在俄罗斯的冰天雪地当中被俄国人无情追击,一点一点地被分割消灭,最后几乎全军覆没之后,这些‘精’于骑术,粗野而又野蛮的沙皇亲卫军的形象,就在法国人的心里留下了太重的‘阴’影,哪怕眼前只有一小群人,都不禁让这些法*人们心中一凛。

吕西安伸出手来,马上制止了军官们的‘骚’动,然后对自己的传令官下了命令。

“命令各部队停止前进,准备扎营休息。”

“是!”传令官马上领命骑马而去,很快后面的部队也接到了命令,纷纷停下了脚步。

这数千人的长长队列,就留在了原地,远远看上去犹如是僵卧的蓝红‘色’长蛇一样。

这时候,哥萨克们靠得越来越近了,他们似乎想要侦查一下这支突如其来的军队的具体情况,而这也恰如其分地提醒了法*人,他们离俄国人的军团已经很近了。

“长官,让我的人去把客人们留下来吧?”骑兵营的营长塞缪尔少校看上去跃跃‘欲’试。

“不,我们要等他们过来。”吕西安镇定地回答,“他们只是苍蝇,我们如果现在就驱赶他们的话,他们就会跑了。”

接着,他马上对自己身边第九营的营长米夏少校下令。。“让你的人准备一下迎击他们,要枪法最好的。”

“是!”跟着旅长走在最前列的士兵们纷纷行动了起来,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娴熟地将自己的纵队变成横队,平举起枪,对准了对面的哥萨克。

眼见对面的敌人已经严阵以待,哥萨克们也放慢了马的速度,他们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绕着法军的正面游‘荡’了起来,准备观察这支军队的总兵力和其兵种构成。

这种嚣张的姿态让法军官兵颇为愤怒,而吕西安却毫无‘波’动,他仔细看着对面的哥萨克们,他们身上鲜‘艳’的红‘色’在他的眼睛里面放大,就像是跃动的火焰一样。

哥萨克们仍在一点一点地靠近着,他们自以为安全,然而他们根本不知道,法军如今装备的有膛线的吉维尼1850式步枪,其‘精’度和‘射’程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估算着两边的距离。

够了。

当他们来到了吕西安在心里面所确定的距离时,这位上校在心中默念。

“开火。”然后,他低声说。

“开火!”

连长大声喊了出来。

“砰!”随着军官的呼喝声,密集的枪声几乎同时响了起来,大片子弹旋转着呼啸着向对面冲了过去……

血光在红‘色’的衣服上面迸现,烈马发出了凄惨的嘶鸣,突然有几个哥萨克从马上掉落了下来,好像被空气当中的重锤狠狠地撞了一下一样。

犹如是受到了惊吓的鸥鹭一样,这些哥萨克们发出了骇人的惊叫,然后幸存下来的哥萨克们勒马调转了马头,然后死命地向后方冲了过去,甚至来不及带走战友们的遗体。

看着这一片凄惨狼藉的场面,法军官兵发出了一阵欢呼。

然而在北非已经历经过多次战斗的吕西安知道,这连大餐前的甜点都算不上。

“传令全军,准备休息。”他对传令官说。“今晚我们在这里宿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