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劝告与警告

第一百九十四章 劝告与警告


                “我们要提防的人之一就是她。.”

这话让玛蒂尔达愈发大‘惑’不解了。

“你……这是指什么意思?”

“很简单的意思,我们在帮先生对夏洛特隐匿财产。”芙兰毫不迟疑地回答,“尤其是不能让她知道吉维尼工厂的具体经营情况。这项工作之前我们做得还不错,我希望接替了我之后你也能够做好。”

“为什么要这么做?”玛蒂尔达还是没有‘弄’明白对方的意思,“为什么要对她隐瞒呢?”

夫‘妇’之间居然会做到这个程度吗?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怎么看都不对劲。

“因为她之前威胁过要和我哥哥决裂,考虑到这种风险,只好对她采取某种预防措施了。”芙兰耐心地跟她解释,“吉维尼工厂是哥哥一手创立和培育起来的,是他的心血的结晶,他绝对不能允许任何人染指那里……”

“可是为什么夫人要向先生威胁决裂呢?以我来看,他们十分恩爱,实在无法想象夏洛特会这么威胁先生。”玛蒂尔达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以她和夏洛特的来往来看,她不认为夏洛特会是做出这种事的人,“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是啊,一般情况下她确实不会和先生闹翻,可是有时候情况特殊。”芙兰冷笑着回答,笑容当中带有一种隐隐的自豪和喜悦。

看到这个笑容,玛蒂尔达突然明白了。

“是因为你?”

“差不多是这个原因吧,总之她很嫉恨我们,想要撺掇哥哥跟我们决裂,结果最后闹翻了。”芙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了,“总而言之,他们两个吵了一架,而夏洛特最后以决裂来威胁哥哥,这个威胁确实很严重,因为不管怎么说,吉维尼的工厂和大量的土地都是在她名下的,如果真的决裂的话,不管怎么样先生都会‘蒙’受惨重的损失……虽然当时两个人在吵架之后和解了,但是先生觉得必须要做出一种预防,免得以后再被人所要挟。”

“原来如此……”玛蒂尔达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夏尔会暗地里做出这么不合情理的举动,居然跟他的妻子隐匿财产,她也明白了为什么芙兰会这么喜悦因为她看到哥哥并没有因为夏洛特对自己施压而妥协。“那么你们是怎么做的?”

“当然只能按照最有用的方法来做了夏洛特派了她所信任的人去吉维尼清查她的财产,”虽然努力想要显得平静,但是芙兰还是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炫耀的口‘吻’,“她成功了但也失败了,我们事前就行动了起来,通知到了那边工厂的管理人员,然后我们‘花’了几天做了一份假账,一份虽然不甚完美但是也足够糊‘弄’人的账目‘交’给了她,所以现在大部分资产都已经被隐匿了起来,只在另一本账目当中体现,而我希望在我离开了之后,你和玛丽能够继续延续之前的做法,把这份资产运营好。”

毫无疑问,这是对夏洛特的沉重一击,只要通过这种做法,她纵使是工厂和土地的所有人也没办法实际管理到这份庞大的资产,大部分资产仍旧在夏尔的手下。可是,这也带来了某种危险‘性’,因为被隐匿的财产在阳光下毫无痕迹,很难有人不会起贪心,想要用各种方法从这份资产当中上下其手捞到自己的一份。

所以,将账目‘交’给绝对可靠的人管理是必行之举正因为如此,玛蒂尔达被挑选成为了她的暂时托管人,夏尔和芙兰都深知她秉‘性’忠实,对个人‘私’利并不看重,而且也有足够的热情来接替工作。

不过,出乎芙兰预料的是,当被她透‘露’了真相之后,玛蒂尔达却并不显得高兴,反而有些迟疑。

“我们这样对待夫人,不太好吧?”沉思了片刻之后她问,“要是她知道了我们‘私’下里这么做了,那她该多伤心啊!”

“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我们冷酷无情,实际上我觉得哥哥对她反而太宽容了。”芙兰摇了摇头,“您想想看,其实这些财产能够在这些年当中急速膨胀,靠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哥哥和我们的努力,还不是因为先生的权势?除了整天沉‘迷’在社‘交’场炫耀自己的地位以外,她在其中做了什么?她所付出的只是自己的名字而已……如果没有我们的话,她凭什么能够有这么多的资产,又凭什么能够这么气势汹汹?哥哥一直太过于怜惜她了,让这些财产都放在了她的名下,结果她反倒用决裂来威胁我们,想要用哥哥送给她的钱来威胁哥哥就范!既然她做出了这种事,我们做一些预防不是理所应当吗?玛蒂尔达,难道先生做错了什么吗?”

玛蒂尔达皱了皱眉头。

平心而论,她觉得芙兰说得确实有道理,以她的观察来看,如果没有夏尔的话,夏洛特夫人肯定无法拥有她如今的地位、荣誉和财富,她用决裂来威胁夏尔确实有些过分。

可是,暗地里进行这样的谋划,以欺骗和如此严厉的手段来对待夏洛特,她又觉得这完全不是什么好事。

“最好还是想办法和解吧,不然的话最后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片刻之后,玛蒂尔达小心翼翼地说,“就我的经验来看,一家人之间如果自己都不心齐的话,很容易就被外人所趁……”

“有什么办法呢?她非要把事情走到这一步的。”芙兰轻轻摊开了手,“我们这是一种自卫行动而已。”

“我知道,但是这不是谁比谁更加有道理的问题。纵使她做了一些让人不快的事情,她终究也是这个家族的成员,而且拥有她理应拥有的地位,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羞辱她。”玛蒂尔达还是不以为然。

接着,她略微有些难为情地低下了头来,“再说了,要是细究起来,最先没有道理的人不是我们吗?我认为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和先生决裂,只是……只是想要赶走我们而已,就她的立场而言,也不算做错了什么吧?”

“你……?”玛蒂尔达的这番话,倒让芙兰略微有些吃惊了。“你居然为她说话?”

“我们既然亏欠她的,那么为她说说话也不算过分吧?”玛蒂尔达反问,“她已经被我们夺走了那么多东西了,难道非要把一切都夺走不可吗?我……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么做。”

“你居然有这样的想法……简直可笑。”芙兰气得反而笑了起来,“我们没有亏欠她任何东西,是她……是她抢走了我的东西!我最珍视的一切都被她抢走了,结果她还以主人自居!她难道就不应该为这份傲慢付出代价吗?”

她原以为处在玛蒂尔达的立场,她应该对夏洛特有所嫉恨才对,结果却没想到对方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好像居然是在同情夏洛特,这让她又气恼又烦躁。

“是啊,你嫉恨她,对吧?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恐怕一部分原因就是你有意在他们夫‘妇’两个之间散播分裂与不和吧?你乐于看到他们两个人走到决裂,而且还在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虽然芙兰怒气冲冲,但是玛蒂尔达却十分冷静,镜片后的眼睛镇定地看着对方,“我想要我劝告你了,事到如今还是接受现实吧,他们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两个孩子,这些孩子都是你自己的侄子啊,难道你会去毁掉他们的生活吗?如果你不会,那么何必再做到这个地步呢?我觉得既然先生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那么你就不应该再因为自己的嫉恨而继续折磨夏洛特,她已经……已经够可怜的了。”

“玛蒂尔达,你的良心有点泛滥了,可怜那个什么都有的人,你配得上可怜她吗?她还瞧不起你呢!夏洛特的傲慢作态你会没见识过?她以刺伤别人的自尊心为乐,只觉得自己比我们优越,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们,然后还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别人奉献给她的一切!她这种奇怪的傲慢,难道不是理应受到惩罚吗?”也许是因为提到了夏洛特的缘故,芙兰的情绪变得气愤难平,再也不见了之前的平静和欢快,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眼睛也突然冒出了薄薄的雾气,“你可怜她,你可怜过我吗……?我从小就珍视的一切就被她抢走了,被她靠着运气抢走了!难道我就不能做出任何反抗吗?不,我一定会反抗的!”

“好了,好了……别这样。”

玛蒂尔达站了起来,然后扶住了芙兰的肩膀。

在这个时刻,玛蒂尔达终于再度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孩子的一面。

然而,这次看到的不是天真可爱,而是任‘性’,固执,毫无怜悯,也许这才是她最为真实的底‘色’吧。

“别这样。”

在她的连声安慰下,芙兰终于平静了下来。

“没事了,谢谢。”她用冷淡的眼神看着玛蒂尔达,“那么,你为了良心起见,不打算帮我们了是吧?”

“不,我会帮的,而且我也会尽守密的义务,绝不会透‘露’给夏洛特,让你们大家的努力付之东流。”玛蒂尔达再度给了芙兰一个意外,“不过,这只是出于遵守先生的托付而已,我保留我的意见,我还是认为这样的做法有些过分。”

“随你怎么想吧,我不是太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芙兰叹了口气,有些焦躁地挣脱了玛蒂尔达的手,“那么我们尽快‘交’接吧,我最近实在太忙了……从前线传过来的电报说,爷爷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在恶化,我想我必须尽快赶到那里去照顾他。”

本来玛蒂尔达的这种合作但不认同的态度让她很不满意,可是现在她的时间紧急,也来不及再好好物‘色’一个合适人选了,所以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好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今天就开始。”玛蒂尔达点了点头,“我会尽量在你离开的时候照管好一切,然后等你回来之后原封不动地‘交’还给你的。”

“但愿如此吧。”芙兰苦笑了一下。

两个人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当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许你说得对,我没有资格同情她,她拥有着一切,可是就算这样,我还是有些同情她。”过了半晌之后,玛蒂尔达终于忍不住了,她抬起头来看着对方,然后低声说。“我……我想要为她做点什么,因为她太可怜了,你不知道,之前为了那个小孩儿的事情,整个宫廷里都在取笑她,那些恶毒的传言几乎可以刺穿每个人的心,天晓得她承受了什么样的压力!支撑着她走过来的,无非就是对丈夫对孩子的爱而已,可是如果和丈夫决裂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她还能怎么样支撑下去!我们已经做了这么不名誉的事情了,难道非要让她崩溃才开心吗?我……我做不到,我不想看着她在痛苦当中枯萎,这太过分了……”

芙兰皱着眉头打量着她,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对方的话。

“我并不是天真的孩子,我父亲同样风流,但是我们家至少维护住了一个家庭的和睦,我的妈妈照顾了我们长大,父亲也没有失去我们的尊敬至少没有失去全部尊敬,所以我明白有些事情只要我们不做,终究是可以原封不动地维持下来的……只要我们不做!”玛蒂尔达加重了语气。

片刻的沉默之后,玛蒂尔达继续说了下去,“你不理解或者不同意我的话,这没关系,反正你有你的处世之道。为了先生和我自己,我乐意维护他的利益,但是这不代表我要做个恶魔,我满足于我得到的东西,我不想要看到因为我们而让一个原本还算幸福的家庭。”

“你这是什么意思?”芙兰听出了其中不详的含义。

“但是如果你暗地里做了什么盘算,想要耍‘弄’手腕让他们夫‘妇’决裂的话,那么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我要维护夏洛特,维护他们那个家庭。”玛蒂尔达毫不退让地看着对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有些事已经木已成舟了,不应该再破坏已经有的安稳。”

“哼。”芙兰冷笑了起来,不置可否。

“最近多休息吧,别伤着身体了。”玛蒂尔达爱怜地抱住了对方。“还有,祝你在那边好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