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冲突与责任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冲突与责任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要撒钱出去!”

在宽大的皇宫大厅当中,只剩下了德-博旺男爵一个人的大声咆哮,而其他人都面‘色’各异,看着男爵和阿尔古伯爵两个人。.: 。

“先生,我认为在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们就是要撒钱,而且要坚决地毫不迟疑地撒钱,只有这样才能保持稳定!”德-博旺男爵毫不退让地看着伯爵,“如果信用不够,我们凭空创造信用不就好了吗?我们可以加大供应银行券的供应,然后向市场投入进去,只要这笔钱在市场上流通,企业和劳工们就能够得到他们急需的资金支持,就像干渴的池塘里面注入了新的淡水一样。”

没有人再参与争论了,他们都明白,这实际上已经变成了男爵和伯爵两个人的‘交’锋。

“眼下的金银准备根本不够实现您雄心勃勃的计划。”阿尔古伯爵冷冷地看着对方,“我们不能凭空发出钱来,这只会造成通货膨胀,而且可能造成最可怕的挤兑,您说法兰西银行不能变成凶手,但是如果按您的办法,法兰西银行自己就会被谋杀……要是法兰西银行都在挤兑面前支撑不住,那么整个法兰西的秩序就都完蛋了,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得完蛋。”

虽然这是一个贵金属本位货币时代,但是作为银行,肯定是不可能有足额的准备金的,哪怕是法兰西银行这样的全国‘性’银行也是如此。但是,阿尔古伯爵认为为了保持国内金融的稳定‘性’,尤其是保持法兰西银行的稳固,必须保持较高比例的准备金,不能够凭空滥发纸币,他认为这是最基本的财政道德,也是维持国内金融秩序的唯一办法。

所以在这个思想下,他赞同维持市场,也赞同限制对外投资和贵金属外流,但是严厉反对继续扩大信用供应、滥发银行券,只是建议政fu收缩开支尽快实现财政平衡——而这也是财界很多人的共同看法。

“不,不会完蛋的,先生。我们完全可以以现在的战事为理由,限制兑付金银,同时降低法兰西银行承受的风险,人们会接受我们的措施的,只要我们能给他们繁荣。”在阿尔古伯爵毫不客气的指责下,德-博旺男爵还是十分自信,“同时,我们可以降低银行券的面额,将票券散发到全国人民的手中,比如我们可以发行50法郎或者20法郎的银行券,用来帮助企业偿付工资。”

“这……”男爵此言一出,其他人这下终于坐不住了。

眼下,法兰西银行所开的银行券都是大额的票据,一般是1000法郎或者500法郎,最低面额也有100法郎,这样的面额注定是不能够在市场上流通的,因为普通人月收入一般也只有两三百法郎左右,所以这些纸钞只能当做‘交’易商和企业之间的兑付手段来加以流通。

德-博旺男爵的意思实际上是,利用小额的纸钞来进行爆发式地增发货币,然后通过法兰西银行的各个分支机构和地方银行散发到全国的城市和乡村当中,因为小额的钞票是会流动到普通人民手里的,所以这一部分庞大的增发纸币就会分摊到全国人民的手中,实际上就是由他们来承受增发货币的后果,而且,因为国家各个地区之间的信息流通问题,这么多普通国民难以协同一致行动,事实上不可能实现全国‘性’的挤兑。

也就是说,让普罗大众来分摊货币超发的后果,以这种手段来抵消金银储备的不足。

“这是骗局,而且是对国民的抢劫!”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阿尔古伯爵发怒了,他对着男爵大喊了起来,“如果我们这么做了,物价会高涨起来,到时候国民的抗议怎么办?市场也会陷入到‘混’‘乱’当中。”

“纸币被上帝创造出来,就是为了超发的,如果我们不超发反而是在故步自封,让一些闪闪发光的小金属限制了我们的整个经济,眼睁睁地看着国民大规模失业,这才是对人民的犯罪!”男爵也以同样的大声回复来回敬对方,“难道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在这样的可怕情势下还要紧缩银根那就是自杀,而且会让战争失败,因为国内的经济状况会极大地影响到前线。”

男爵知道,此时对政fu来说,保持国内稳定和保持前线稳定是最重要的两个目标,为此也顾不得太多了,所以他着力向政fu官员和皇帝陛下强调这两点。

他就是在告诉陛下,超发货币会带来严重问题,但是至少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以后的难关可以以后再说。

“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也只有您这样胆大包天的人才会去做。”阿尔古伯爵冷笑了起来,显然完全没有被说服,“而我,是无法采纳这种意见。”

“如果您这么做的话,我只能认为您已经不胜任于这个职位了!”男爵同样冷笑,“您认为我会带来普遍的贫困和破产,但是我认为我会带来普遍的繁荣,也许物价会有些上涨,但是这是好事,至少我们保住了就业,也让企业可以因此而获得利润!事实会证明我是对的!”

“您要用整个国家和民族来试验您的狂想,这就是犯罪!”伯爵抬起头来,同样回敬了男爵,“只要有我一天,您就休想让您的狂想实现,法兰西银行不会成为一个以放肆行事为目标的机构,它会稳健地带领国家走向繁荣,您的狂想最好还是留在您的书斋里面吧!”

“那么,我请您辞职,不要再以您的保守姿态来让国家‘蒙’受损失了。”男爵腾地站了起来,盯着伯爵。

就在这一大群国家要人面前,两位金融界极具影响力的大人物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整个观点几乎无法调和,也让这次御前会议的气氛变得极度紧绷了起来。

男爵一直想要谋求取代阿尔古伯爵成为法兰西银行的总裁,这一点大家都是清楚的,而今天他们两个人几乎已经公开摊牌了,可想而知,这将会以一方辞职才能收场。

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大家一下子都不敢开口,以免站错立场成为胜利者的眼中钉。

“我支持德-博旺男爵的看法。”在短时间的沉默之后,夏尔明确地表态了,“事到如今,我们就应该以‘激’进的方式来寻求解决问题,向市场注入新的流动‘性’,提振信心是势在必行的。我是‘交’通大臣,负责了大量工程的建设,现在也负责军需的生产,在和大量的企业打‘交’道,所以我可能比在座各位更能痛切地感受到资金不足所带来的问题。现在企业最感到痛苦的就是资金不足,发出的债券不被市场所接受,明明有订单却难以开工满足,更可怕的是就连政fu也没有太多资金发给他们,所以企业普遍经营困难,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太久的话,那么恐怕会带来大范围的企业破产……最终会影响帝国的稳定。”

停顿了一下之后,夏尔再度强调了一遍,“在现在的情况下,大规模的失业不仅会影响军需,而且,更可怕的是,军队大规模调出的情况下,我们怎么镇压失业工人们的‘骚’动?所以,不管未来有什么后果,我都十分赞同德-博旺男爵的意见,至少我们要稳定现在的局势。”

“陆军的作战任务很重,国内的稳定确实至关重要。”在夏尔结束发言之后,陆军大臣阁下很快就附和他的话,“所以我也认为我们可以考虑德-博旺男爵的建议。”

说实话,他不太懂这种问题,不过他本能地希望国内更加稳定同时维持企业的繁荣和军需的供应。同时,他和夏尔的‘私’‘交’很好,所以他在夏尔发言之后选择了附和,无形当中也让男爵的支持者们阵容更加强大。

‘交’通大臣和陆军大臣如此迅速的表态,让阿尔古伯爵如遭重击,他定定地看着这两个人,好像要从中揣摩这到底是不是一次有备而来的袭击,而这时候,因为有了人带头,所以德-博旺男爵的支持者们也纷纷发言了,隐隐然居然有压过伯爵的声势。

不过,最重要的仲裁人还没有开口。

带着一丝希望,伯爵看向了宝座上的皇帝陛下。

“陛下,您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他对帝国的建立立有大功,而且一直兢兢业业,他相信帝国皇帝会理解他的苦心。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这时候,陛下的表情还是高深莫测,也并没有直接表示支持。

“诸位不要动气,这是国家大事,不能‘弄’出意气之争。”他平静地说,“你们的争执,我都听到了,看上去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

接着,他看向了罗特希尔德男爵,“先生,您支持哪一种意见呢?”

“两种意见都很有道理,让人难以抉择,陛下。”一直没有发言的詹姆斯-德-罗特希尔德男爵回答了皇帝的问题,“我认为阿尔古伯爵和博旺男爵的专业态度是无可置疑的,他们都是真心想要为国家解决现有的困难,所以我想大家没有必要争执,应该团结起来,心平气和地商讨解决办法。不过,两位的意见似乎南辕北辙无法调和,对此我深感遗憾,也不知道该如何决定,这只能‘交’给您来决定,陛下。”

在说了这一通四平八稳谁也不得罪的话之后,罗特希尔德男爵紧接着又说了下去,“不过,不管执行谁的意见,我想法兰西银行都需要一定程度上的金银流入来维持信用,对此我也早有预计,并且询问过了我的侄子莱昂内尔和安东尼,他们告诉我说,他们可以帮助法国政fu,让英格兰银行对法国持有的英国债券大量贴现,以这种方式来提供给法国所必须的资金……我想,这对法国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男爵的话,马上就惹来了一阵‘骚’动。

他口中的“莱昂内尔和安东尼”,就是指他的哥哥、罗特希尔德家族英国分支的掌‘门’人内森-罗特希尔德的长子和次子,在内森去世之后,他们已经成为了家族在英国的继承人,继承了父亲的事业。他们共同掌握着家族的巨大财富,并且在英国的金融界和政界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他们当然可以对英格兰银行的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法国持有大量英国的债券,但是毫无疑问,在现在的情势下,如果法国大量出售的话,会造成英国市场‘混’‘乱’,而且也得不到多少钱,不过英格兰银行如果能够接受这些债券并且予以贴现的话,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法国肯定可以得到大量的资金。

而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贴水会升高很多,如此巨额的资金,每上升一个百分点的贴现率,都会给英格兰银行和罗特希尔德家族带来大量的资金收益。

虽然男爵表面上两不相帮,不表态支持谁,但是他这样的表态实际上却偏向了德-博旺男爵,而这也成为了罗特希尔德家族支持德-博旺男爵的主要理由之一。

在座的人们也都是聪明人,他们当然听得出罗特希尔德男爵的弦外之音,恍然发现这位男爵也成为了德-博旺男爵的支持者。

而这一点,却让阿尔古伯爵有些绝望。

他紧皱着眉头,身体微微颤抖,显然不甘心于接受这样的现实。

“罗特希尔德先生,我十分感‘激’您一家对我们的帮助。”皇帝陛下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沉‘吟’了片刻,接着看向了德-博旺男爵,“德-博旺先生,您对您的意见有多大的把握呢?”

“任何事,都不可能有确定无疑的把握,陛下。”德-博旺男爵现在显得气定神闲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咄咄‘逼’人,“但是我相信,在英国人和我们互为盟友的情况下,只要我们执行得当,我们应该可以不冒多少风险地将这项政策执行到底,而这将保障您的战争以胜利完成,更重要地是,您的国家可以维持繁荣。”

“您这是不负责任的话!”阿尔古伯爵厉声打断了他的话,“请不要用‘花’言巧语来‘蒙’蔽我们和陛下,您这是让无数人因此而受损!”

“是的,也许会,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世上总会有人受损的!在一场战争,一次危机当中,可能有数万人,也许更多的人会死去,但是我得说他们死得物有所值,他们为国家,为陛下忠实地履行了职责……也让国家因此受益。”德-博旺男爵扬起了双手,做出了一个演说家般的手势,“而我们这些人,有义务将他们的牺牲变得有价值!我们要以毫无畏惧的气概,为陛下夺取胜利,也为法兰西得到一个崭新的时代!”

此时,男爵已经放弃了和伯爵的争辩,他的话,近乎于发表胜利宣言了。

而随着男爵的话,这次的会议也到了尾声。在最后,皇帝陛下并没有做出裁决,采纳谁的意见,而是宣布散会,下次御前会议再行讨论。

在散会之后,阿尔古伯爵仍旧面‘色’惨白,步履蹒跚,他的心情十分低落。

虽然今天的会议没有结果,但是他当然看得出来,德-博旺男爵对他的公开挑战,并没有受到任何制止和呵斥,那么无疑是说明了政fu和皇帝陛下的态度,而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噩耗——因为他的权威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就在他忧心忡忡地走出了皇宫大厅时,一位中年人快步凑到了他的身边,他转头一看,发现是皇宫的总管卡里昂。

“先生,您的‘精’神好像不太好……要不要我们安排人送您回家呢?”这位总管大人带着完美的笑容问他。

“不用了,我自己的马车可以送我回去。”阿尔古伯爵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对方找自己不会为了这点事而已。

果然,这位总管大人微微躬身,搀扶了一下伯爵,然后凑到了他的耳边轻声说。

“先生,我很遗憾地告诉您,在御前会议之后,皇帝陛下赞同德-博旺男爵的看法,他认为我们必须以‘激’进的态度来面对目前的局势,解决帝国现在面对的金融危机。”

阿尔古伯爵僵住了,如果不是卡里昂搀扶着他,他几乎晕眩摔倒。

按理来说,皇帝是极少亲自表态的,而当他亲自表态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一种明确无误地暗示了。

而对伯爵来说,这也是一个叫他尽快辞职的暗示。

考虑到之前的功劳,陛下没有当场宣布,而这也是一个给他保留了颜面的做法,下次御前会议应该就是讨论如何执行德-博旺男爵的全面计划了。

定了定神之后,伯爵回复了往常的镇定和风度。

“我感到十分遗憾,先生。”他冷冷地说,“请跟我转告陛下,以我的态度和风格,我实在难以配合男爵的做法,另外我的年纪已经大了,所以我恳请他能够允许我辞去职务……”

“啊?这怎么行?!”卡里昂似乎大吃了一惊,“先生,您不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这是我的最后决定,请陛下原谅我。”伯爵懒得演戏了,所以冷冷地打断了宫廷大臣的话,“我将会在明天早上递‘交’辞呈,下一次的御前会议请允许我不再参加了。”

“如果这是您的意见的话……”宫廷大臣显得既为难又遗憾,“那么我也没办法勉强您……来,我继续搀扶您出去吧,先生。”

==================================

“看来他已经知趣地辞职了,陛下。”

就在皇宫的大厅当中,靠着窗户的夏尔一直看着外面广场上阿尔古伯爵和卡里昂的表现,直到伯爵离开了前庭之后,夏尔才转过头来对着皇帝陛下说。“我对此感到十分遗憾,但是他是时候去休息一下了。”

“阿尔古伯爵是一个十分可敬的老人,我们曾经‘蒙’受了他巨大的恩惠,所以他应该得到一些尊重。”皇帝陛下平静地说,“他一定要风风光光地退休,而且之后绝不能受到任何打搅。”

“我不会让任何人滋扰他的,陛下。”夏尔恭恭敬敬地回答。

就在这场御前会议当中,这群金融贵族们在皇宫当中和政fu官员们分庭抗礼,可以一同参加那些最重要的国务会议,这种情况也恰如其分地说明了法国目前的政治现状。

这群金融家们曾经打开了法兰西银行的金库,资助了皇座上的这个人,而如今,他们又聚集起来,然后经过了‘激’烈的商讨最终达成了一致,协助这位皇帝维持自己的国家——而可想而知,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也将成为皇朝最为有力的支柱之一,成为这个帝国庇护下的最大的既得利益团体。

这些野心勃勃,‘精’明冷酷的人们,也绝不会将目光局限在法兰西国土之内而已,他们将会利用帝国的权力和武力,使用大革命时代以来被‘精’心雕琢了数十年的法*队来为他们扩张自己的利益,让法兰西的金融霸权延伸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而他们经过了‘激’烈的辩论之后,更‘激’进的一派压倒了稳重保守的一派,决心以更大的力度来推行扩大金融霸权的政策,最终确立金融界的优势地位。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斗争之后,阿尔古伯爵选择了体面退休,让更‘激’进一派的德-博旺男爵得势,而他也将成为新一任的法兰西银行总裁,并且以他特有的‘激’进做法配合帝国的扩张。

“夏尔,德-博旺男爵是你推荐的,我记得你说过他的多少好话。”皇帝陛下猝然开口了,“不光如此,在战争之后,我还会将你任命为财政大臣,让你们两个协同一致,好好地发扬你们的主义。”

夏尔低下了腰,对这位皇帝陛下的恩典表示感‘激’。

“这次是遂了你们的愿了,但是你们要记住,这种信任绝不是无条件的。你在用你的前途来为你们两个人做担保。”坐在宝座上的皇帝陛下颇为冷漠地看着夏尔,“如果这副摊子你们解决不了的话,那就是谁你们在我面前说了大话,欺骗了我也欺骗了整个帝国,那时候你们需要自行承担责任!明白了吗?!”

毫无疑问,这些做法都会造成大量的后遗问题,尤其是战后,帝国的财政将面临极大的冲击,既然夏尔一力保举德-博旺男爵,那么他确实要为此而负责任。

“我将竭诚为您效劳,并负起一切责任,陛下。”夏尔毫不犹豫地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