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长夜

第一百八十七章 长夜


                因为战争所带来的经济压力,帝国政fu和金融界内部的要人们已经多次会晤,商讨解决办法,而在这些御前会议上面的争论虽然暂时还没有达成一致的决议,但是法兰西银行的现任总裁阿尔古伯爵已经成为了一位失意者。在含而不‘露’之间,他已经领会到了皇帝陛下的谕旨,而且也不得不遵照这个旨意行事。

在回到了自己家中之后,阿尔古伯爵按照自己的承诺,在当天夜里就向皇帝陛下写了辞呈,声称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不好,所以想要告别一切纷扰,重新归于宁静的生活。

在辞呈递‘交’到皇宫的当天,整个金融界和舆论界就都一片哗然在帝国正在和一个大国进行战争的紧急时刻,已经在职十几年的阿尔古伯爵突然选择辞职,这无论如何都会让人们大为震惊,并且猜测帝国政fu内部可能在现在的情势下产生了‘激’烈的内部争论。

然而,和垂头丧气离开皇宫的阿尔古伯爵不同,他的对手们却是一片欢腾。

就在阿尔古伯爵的辞呈呈送到御前的当天下午,德-博旺男爵那座奢华宏大的府邸当中聚集了一大群被男爵请过来的客人,这位一直觊觎着总裁大位的大金融家,终于等到了他最为期待的一天。

虽然皇帝陛下还没有正式接受伯爵的辞呈,也没有暗示出任何继任者的人选,但是男爵已经深信,这个大位已经非他莫属,他终于可以一偿夙愿,并且在这个国家毫无顾忌地施展自己的理想。

而夏尔今天也亲自到场了,和男爵的走卒们聚在一起,祝贺这位老朋友新的胜利。

在觥筹‘交’错之间人人喜气洋洋,而男爵心情也十分好,脸上也堆满了这几年来已经很少见的笑容。

“让我们为皇帝陛下干杯吧!”等到人们都到齐之后,男爵率先拿起了酒杯。

其他人也纷纷拿起酒杯来,祝贺着‘春’风得意的男爵。

等到其他人祝酒完了之后,夏尔才凑到了男爵的身边。

“恭喜您,先生,您已经赢得了陛下的信任,他现在相信您是挽救如今帝国的经济形势的最好人选。”他有意放低了声音,以免被周围那些小心听着的人们听到,“昨天陛下特意还跟我说过,他希望您不要辜负他的信任。”

“是我们不要辜负他的信任。”男爵小声回答,“这个重任是‘交’给我们的,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完不成。”

在大吊灯的照耀下,大厅里面原本就十分亮堂,而现在到处都是金质餐具的反光,因而看上去他的眼睛也似乎有点‘迷’糊了。

“我会尽量帮助您的,虽然任务十分棘手,但是对此我很有信心。”夏尔笑了笑,然后声音更加低了,“我再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吧,在您接手法兰西银行之前,陛下打算敕封您为帝国伯爵,恭喜您。”

然而,出乎夏尔预料的是,这个好消息却并没有让男爵喜出望外,他脸‘色’平静,好像爵位的提升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好事一样。

“哼,我倒到了要用伯爵来辱没自己的时候了啊……”他淡淡地叹了口气。“我们一家,没有贵族气,也装不了贵族,更加不想装什么贵族,搞到这种头衔又有什么意义呢?”

夏尔正准备再说什么,男爵‘阴’沉着脸又叹了口气,“再说了,这个头衔,反正也没人能够继承……”

这下夏尔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

确实,他已经没有男‘性’继承人了,而他的‘女’儿现在还被关着,哪怕有外孙,继承的也只是里卡尼希特公爵这个爵位而已,这个德-博旺伯爵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时候他才现,其实这位大银行家虽然表面如常,但是还是没有从丧子的痛处当中解脱出来。

“确实,您对国家的贡献,您的地位,绝不是一个伯爵头衔能够抵偿的。”夏尔最后干笑了起来,“我殷切地期待您稳定了帝国的经济之后,被举国所钦佩的那天。”

“有空说这种风凉话,还不如早点给我‘弄’个外孙来。”男爵冷笑了起来,不过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你最近可是不太上心啊,难道忘了自己的许诺了吗?”

夏尔的脸‘色’顿时变得奇怪了。

“最近我事情实在太多,身心俱疲,哪有时间去做这种事?我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怎么碰。”他忍耐着自己心中的尴尬对对方解释,“等到稍微不那么忙了之后,我会多来看看萝拉的,不过这种事只能看运气,也不是说想要就能有的……”

他一边说,一边小心地观察着男爵的反应,直到确定对方现在没有生气之后,他又开口了,“再说了,如果母亲心情抑郁的话,孩子恐怕就会来得很晚,她一直在那样的生活环境里面,身心都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我想,干脆让她住回到原本的地方吧……”

在萝拉生下了孩子之后,早已经对她的恶行心里有数的男爵当即就翻了脸,好在有夏尔在旁边说好话,最终男爵没有杀掉她为儿子偿命,不过仍旧关在了简陋的阁楼里面,基本上过着清苦而与世隔绝的生活。

夏尔一直都对此忧心忡忡,生怕这位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因为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待遇而枯萎,所以几次都想要劝说男爵。

当时他怕男爵不肯,如今眼见男爵碰上了这样的大喜事,心情这么好,他觉得是时候让萝拉提高一下生活待遇了。

“怎么,又来给她说好话了?”男爵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恼怒了。“你知不知道光是留下她一条命就让我付出了多少忍耐?”

“无疑,她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我不是为了她求情……”夏尔耐着‘性’子劝说男爵,“我是完全在为您考虑的,如今她已经只剩下生儿育‘女’的价值了,那么难道您不应该为她保障最好的条件吗?难道您不想要膝下再多那么一两个孩子吗?看啊,多可爱的孩子。”

一边说,夏尔一边指了指旁边正在‘乳’母的照管下蹒跚而行的丽安娜。

丽安娜现在已经开始学走路了,这个留着栗‘色’头的婴儿肌肤十分柔嫩,脸也圆滚滚的,粉雕‘玉’琢的模样是那样可爱,口中还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自从丽安娜出生之后,男爵十分宠爱这个外孙‘女’,只要在家就几乎不离她的左右,哪怕在如今这个宴客的时候,也还是将她留在了大厅。

男爵看着这个孩子,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

“您想想看,如果萝拉生活不健康的话,我们生下的孩子也未必还有这么聪明可爱了,所以我想……还是让她过得好点儿吧。”眼看男爵已经意动,夏尔连忙趁热打铁。

夏尔确实把准了男爵的脉搏。

不管再怎么专横暴戾目空一切,如今已经上了年纪的他,终究还是如同任何一个老人一样喜欢含饴‘弄’孙的感觉,这种天‘性’甚至可以盖过仇恨。

为了得到更好的孙子孙‘女’,就算厚待一下仇敌又怎么样呢?

“好吧好吧!该死,按你说的做吧,明天我让人把她带回到她原来住的地方去,这样够了吧?”男爵不耐烦地打断了夏尔的话,“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接着,他瞪了夏尔一眼,“既然这样,你就去好好和她聚一聚啊,别光吹牛不做事!”

还没有等夏尔回答,男爵就略带怒气地从他身边离开了,大踏步地走向了自己的外孙‘女’,然后当着客人们的面逗‘弄’着丽安娜,仿佛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恼怒似的。

他扶着丽安娜走路,甚至还让丽安娜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在他的都‘弄’下,祖孙两个人哈哈大笑,一点儿也没有平素的矜持。

客人们都是男爵的好友和亲信,所以他们也围到了祖孙两个旁边,凑趣地恭维着男爵,为他们鼓掌助兴,也让宴会来到了最热烈的气氛当中。

在这样的宴会当中,男爵的‘女’儿和‘女’婿没有一个到场,这一点让客人们都心里感到十分奇怪,不过这些人都是聪明人,谁也不会去问,大家心照不宣,为他们的恩主和朋友助兴。

虽然已经喝了很多酒了,脸上也布满了红云,但是男爵还是不停地给自己灌着酒,而看到主人这么有兴致,客人们也不得不陪着一起喝得酒酣耳热,唯有夏尔因为一直都有要事在身、再加上身份然,所以稍微少喝了一些。

等到觉得自己出席的时间已经足够之后,夏尔遵照了男爵的吩咐,前往萝拉的居处。

=

而就在夏尔和男爵‘交’谈的时候,此时的萝拉也正在和另一个人‘交’谈着。

客厅里的喧嚣和嬉笑声十分吵闹,但是传到这里的时候却已经变成了隐隐约约的喧哗,这种繁华反倒更加衬托出了这里的孤寂和单调。

此时和她谈话的访客,正是暂时接收了她工作的玛丽-德-莱奥朗小姐。

这位小姐从几年前开始就在为特雷维尔家族服务,深得大臣阁下的信任,今天她也是跟随着大臣阁下一起来到男爵府上的,除了祝贺那位男爵辉煌的胜利之外,另一个更加重要的目的就是来找萝拉,毕竟进入铁道联合会之后,她接手了萝拉的工作,有很多事情还需要和对方沟通。

一看到萝拉如今的样子之后,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玛丽仍旧有些吃惊,因为比起过去锦衣华服,傲慢无比的样子来,如今的萝拉已经大为变样了。

萝拉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她现在在这种简陋和冷清的地方当然过得十分艰难,如果不是本‘性’当中的刚毅和心中还留存着一点东山再起的希望的话,恐怕她早已经过不下去了。

即使如此,她比之过去还是消瘦了一些,不过憔悴的面孔反倒让高傲的她更多了一些别样的魅力,而身上穿的素白裙子,让原本就十分白皙的皮肤显得越苍白,在昏暗的烛光下晶莹透亮。

好啊,都变成幽灵公主了。

“德-博旺小姐,好久不见。”最初的惊诧之后,玛丽还是很快定了定神,向她打了个招呼。

萝拉没有跟她打招呼,只是淡然扫了她一眼。

被目光扫中的时候,玛丽忍不住心里一痛。

当年和这位大小姐在一起学画的时候,她就已经受够了对方的傲慢无礼了,没想到如今变成这样了,居然还是死‘性’不改。

真是白同情你了,玛丽暗想。

虽然她本来就没怎么同情过对方。

“我想您知道的,在您因为‘私’事暂时无法继续之前的工作之后,我现在在代行您的工作,今天我过来,就是为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玛丽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厌恶,以尽量平静的态度说了下去,“不得不说,您是一个非常严谨而且工作认真的人,所以我接手的时候十分顺利,我也很努力地在延续您的工作,总算没有辜负大家的信任,不过……我还是有些事情需要向您了解一下,免得被一些小人给欺瞒了。”

她没有等萝拉回答,直接将自己手件放在了房间内的桌子上面,“这些问题我都已经汇总好了,相关的附件也编列在里面,现在时间已经晚了,您可以明天再做答复,到时候差人送给我就好了。”

说完之后,她就准备告辞了,说实话她也不想和萝拉多呆。

对萝拉如今的处境,她倒也不纯粹是幸灾乐祸而已,而是稍微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不过在内心的最深处,看到当年如此傲慢嚣张的萝拉落到如今的地步,她还是颇以此为乐的。

“看上去您倒是‘春’风得意啊。”萝拉冷冷地说,“取代我一定让您很高兴吧。”

“并不是那么高兴,小姐。我只是在执行任务而已,诸多事务纠缠在身让人偶尔很疲惫,但是为了回报先生的信任,我只能咬着牙坚持下去,也请您能够帮助我,让我能够完成我的任务。”玛丽板着脸回答,“其实我很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不过我想……请您本着应有的态度,让我们两家人合作能够更加顺畅地进行下去,毕竟这对您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吗?”

玛丽耐心的劝说,却反倒让萝拉更加不高兴了。

“我们两家人?”她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我们家什么时候和您家合作啦?”

玛丽只感觉心中又是一痛。

“我是说先生,毕竟我是在为先生效劳。”她连忙改口,“也请您看在先生的份上,尽量配合一下我吧,麻烦您了。”

看到玛丽这么说,萝拉总算脸‘色’好看了点。“我会按照应有的态度做的,明天我就把文件还给您。”

“谢谢!”玛丽总算松了口气,“那我先告辞了,以后再见!”

“等一下!”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萝拉突然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呢?”玛丽有些疑‘惑’。

“我想要您帮我做一件事。”萝拉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了,“既然您现在在接手我的工作,您应该就可以名正言顺出入我这里……您想请您帮我联系几个人,我很长时间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在之前为父亲效劳的工作当中,萝拉刻意也拉拢了几个人作为手下,只不过萝拉后来突然被父亲囚禁了起来,所以跟自己心腹们的联系全部中断了,萝拉现在想要和他们恢复联系。

只要能够和外面建立一些联系的渠道,那么不管这里的囚牢是多么严密,她终究能够摆脱那种与世隔绝的窘境。

“恐怕我无法达成您的要求……”玛丽马上摇了摇头,“我不能背着先生做这种事。”

“您不会以为我说了请字,就是真在请您吧?”萝拉斜睨着看着对方。

玛丽的手重重地捏了起来。

这家伙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居然还这么嚣张。

“抱歉,我原以为您应该更加理解一下目前的形势的。”玛丽现在不想和对方吵架,所以只是暗讽着回答,“您现在已经被剥夺了职务了,我想您原本的那些手下应该也不会听从您的……”

“你不过是我们的奴才而已,居然还敢这么多话?”萝拉冷冷地看着玛丽,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我们的话,你只要执行就行了,不要东问西问的,这对您没什么好处。”

“‘我们’?您现在身陷囹圄,居然还想支使我?”这样刻薄的话,让玛丽终于忍不住了,她反‘唇’相讥,“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您成了我雇主的妻子……”

“那么你是在拒绝我吗??”萝拉打断了她的话。

“如果我拒绝呢?”玛丽也不客气了。

“那么我会让夏尔惩治你。”萝拉的语气有些险恶了,“你只是在代行我的工作而已,别真的以为自己现在已经是个人物了。”

“如果您能够让先生惩治我,那么您就试试吧。”玛丽也笑了起来,“不过我怕您是办不到。恐怕您已经忘记了,如今已经不是您可以颐指气使号施令的时候了……”

说完之后,玛丽故作哀叹,“哎,看到如今您这么困顿的样子,我是十分同情的,如果您能够好言好语的话,我倒乐意和您多说说话……只可惜现在,我倒不想跟您说多什么了,不过您放心,您的工作我会好好完成的。”

萝拉心里怒火已经难以抑制了,心想自己只要有一天能够脱离樊笼,一定要让对方好好知道厉害。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夏尔先是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来。

“你们都在啊?”夏尔有些惊讶,然后马上恢复了正常。“萝拉,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嗯,你们刚才怎么了?”

直到现在,他才觉两个人气氛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我们只是刚刚在讨论工作上的问题而已。”萝拉马上回答,“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呢?”

“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搬回到原本的住处了。”夏尔没有追问,而是笑着走到了萝拉的面前,“很抱歉,现在我还没办法让你自由,不过……我想只要我们坚持到底,总归还是有希望的。”

是吗?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萝拉喜出望外。

只要能够搬回原来那个富丽堂皇的住处,生活条件就可以改善,摆脱这个该死的地方,这当然值得欢呼雀跃。

更重要的是,围绕在那里的仆人更多,她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建立一条联系渠道,让自己不再于是隔绝。

也许,还可以找到什么方法,推翻父亲对自己的压制。

在一片绝望当中,现在已经看到了一丝希望。

只要除掉了父亲……一切就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

只要除掉了父亲。

“怎么,萝拉?”看着萝拉有些呆的样子,夏尔连忙摇晃了一下她的肩膀。

萝拉从自己繁杂的思绪当中走了出来,她看了看面前这个英俊的金青年人,现他竟然是那样可爱,昏暗的烛光为他的身遭增加了一道暗黄‘色’的辉光,就像是她小时候在画中画下的王子一样。

在自己最为困顿的时候,他没有嘲讽自己,也唯独只有他没有不闻不问,而是尽心尽力地保护了自己,并且想方设法地为自己改善生活条件。

而且,两个人还有那么可爱的‘女’儿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多。

只有我们配得上统治世界。

随着惊喜涌上心头的,是高炽的‘欲’念。

她猛然抱住了夏尔的肩膀,然后将头投入到了对方的怀中。

她已经太久没有享受到两个人之间的爱抚了。

夏尔最初有些惊愕,但是很快苦笑了起来,抚‘弄’了一下她的头。

“抱歉,我现在才争取到了这点东西。”

“不,已经够了。”萝拉在他‘胸’口闷闷地说。

然后,她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情人。

“爸爸一定说过要你履行承诺吧?”

“嗯……这个倒是说过……”夏尔有些尴尬了。

“那么,正好。”她冷冷地扫过旁边暗怀嫉妒的玛丽一眼,“我们一起来玩吧?”

“嗯?”夏尔大为惊诧。

“我现在不想要孩子,那就用她来当个容器吧。”萝拉平静地说,“这是我们的奴才,我们爱怎么摆布她就可以怎么摆布她。”

“喂……!”还没有等夏尔反应过来,玛丽就大喊了出来,“你!”

“住口,没你说话的份!”萝拉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伸手抓住了夏尔的领带,轻轻地解开了,“夏尔,我们来好好享受一个晚上吧……”

夏尔呆呆地看着萝拉,好像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做,不过他的呼吸却稍稍急促了起来。

说实话,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他倒是有些期待……

“好吧,我们试试。”最后,他点了点头,“不过,你不能这么对待玛丽,她如果不愿意的话……”

玛丽有些生气,她想要拒绝,但是仔细一想,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拒绝先生的意志。

尤其是,她不想输给这个可恶的敌人。

于是她默然点了点头。

很快,窸窸窣窣的声音当中,两个人的裙子都被褪了下来。两个晶莹白皙的身体一下子好像让房间都亮堂了不少。

原本玛丽并不是一个很羞涩的人,在和夏尔单独一起的时候也放得开,可是当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她却莫名感觉有些羞耻。

然而,就在她还在纠结该说什么的时候,萝拉却突然压在了玛丽身上,还没有等她喊疼,萝拉就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玛丽的话,接着,她的手向下滑动‘摸’索,最后轻轻的‘揉’捏到了‘花’蒂上面。

深受刺‘激’的玛丽浑身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出了细微的呻‘吟’,不服输的她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一时间两个人的身体都热了起来,透出了红晕。

夏尔看得血脉贲张,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投身跪蹲在了‘床’笫之上,然后猛然贴到了萝拉的背上。

“嗯!”当热腾腾的东西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内之后,萝拉忍不住出了一声痛处和满足并存的哼声,她微微眯上了眼睛,仿佛被热力吞没了一下。

然后,她转过头来,‘吻’住了夏尔。

这一夜很长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