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总司令

第一百八十二章 总司令


                第一百八十二章 总司令

经过了连续的阴雨天气之后,加里波利海岸终于重新放了晴,此时沙滩上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而面前的天空和海面变成了一片蓝色的帷幕,海鸥在天空当中翱翔嘶鸣,让这片海洋来到了它最美的时刻。

然而,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激荡时代,这份平静只是虚假的幻象。

就在蓝天和碧水交界的天际线,一些黑色的虚影慢慢地出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黑影越来越清晰,显现出了自己的真实姿态。

这是一些张着风帆的战舰,它们都体型庞大,密密麻麻地排在海面上,正全速地向沙滩边冲了过来,阵列严谨势不可挡。这些战舰线条优美,队列严整,尖尖的撞角刺入到半空当中,而在那些高耸的桅杆之上,米字旗在蓝天之下傲然摇荡,将不列颠帝国的骄傲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此时,一大群法军高级军官都已经云集栈桥后的沙滩上,静静地看着这些出现在天际下的战舰,他们都神情严肃,制服上的缨穗和勋章密密麻麻,让这片海滩充满了不属于它的珠光宝气。

慢慢地,这些战舰越来越靠近海岸了,他们对着岸边打出了旗号,然后施放了礼炮,向岸上的法军将领们致敬。

然后,他们纷纷抛下了铁锚,停靠在了岸边的栈桥边,如同之前远道而来的法兰西远征军一样,然后,各个战舰上都开始出现了骚动,显然在准备让运输舰里面的士兵们下船。

当看到英国人已经停下了船之后,法军将领们纷纷停下了窃窃私语,而远征军司令特雷维尔元帅抬起手来做了一个手势。

“砰!”岸上的法军官兵们施放了礼炮。

然后,伴随着军官“奏乐”的呼喝,军乐队开始演奏《上帝保佑女王》,迎接了英国盟军的到来。

就在礼炮的轰鸣和军乐队的伴奏下,一群身穿着各色制服的英国军官们从船上走了下来,然后经过栈桥,来到了法军将领的面前。

两军的将领们面面相对,华服勋章无法掩盖他们各自的傲气,炎热的空气好像突然都冻结了起来。

自滑铁卢战役之后,还从没有这么多英法将领面面相对,然而,和1815年那场空前的厮杀相比,此时他们却要气氛友好得多。四十年前他们是不共戴天的敌人,彼此之间恨不得对方早点死去,四十年之后他们却成为了并肩作战的盟友,一致以另一个大国为敌——欧洲大陆上的纵横捭阖,竟然是如此充满了戏剧性!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两军的将领们几乎同时向对方敬礼,空气重新流动了起来。

“我是菲茨罗伊-萨默赛特上将,拉格伦男爵,英国远征军总司令。”一个高高瘦瘦、穿着红色军礼服、胸前佩戴着大十字巴斯骑士勋章的老人,用法语向法军的将领们低声说,“我谨代表女王陛下,对诸位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如果细心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这位将军只有一只手臂,而这就是多年戎马生涯给他留下的最大印记。

“我是维克托-德-特雷维尔,法国远征军总司令。”站在列队最前排的特雷维尔元帅,拿起了自己的元帅杖轻轻晃动了一下,然后温和而又不失矜持地对这位英国将领回答,“奉皇帝陛下的命令,我们将和贵军并肩作战,不到胜利绝不收兵。”

“很高兴见到您。”拉格伦男爵笑了笑,然后走上前去,用他仅剩的那只手,握住了特雷维尔元帅的手。

“很高兴见到您。”元帅也同样微笑着,握住了对方的手。

在两位总司令互相握手致意之后,两支由高级军官们组成队列终于融合到了一起,在法国军官们的引领下,两军军官开始向早已经准备好接待英军将领的营地走了过去。

能够当上英国远征军司令,这位已经六十多岁的拉格伦男爵、菲茨罗伊-萨默赛特上将,当然也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事实上他在英国军队当中地位崇高,享有盛誉——和特雷维尔元帅一样,他也是那个天才辈出的辉煌时代的最后残留之一。

菲茨罗伊-萨默赛特出身于贵族世家,他是第五代博福特公爵的幼子,因为幼子按例是不能继承贵族爵位和封号的,所以他年轻时候只能叫萨默赛特勋爵,而且按照贵族们惯常的做法,他少年时代就加入到了军队当中。

而在那个时代,英国正在经历最可怕的挑战,拿破仑皇帝带领着他的血气方刚的帝国,准备和它殊死搏斗,发誓要将世界从它的手中夺走,年轻的萨默赛特勋爵和他许许多多的同辈人一样,参与到了这场殊死搏斗当中。

在1808年,他被任命为韦尔斯利爵士——也就是未来的威灵顿公爵——的副官,从这时候开始,他就将他的名誉、他的前途乃至于他的生命,都和这位英国历史上的巨人联系在了一起,他跟随韦尔斯利爵士四处征战,从葡萄牙到西班牙,再到比利时最后直至法国,威灵顿光辉足迹的每一个部分都有着他的印记。

就在那场似的公爵名垂青史的滑铁卢战役当中,萨默赛特勋爵在其中追随着公爵,并且在失去了自己的那只手臂,也赢得了拯救帝国的盛誉,成为了英国人崇拜的英雄之一。

在那场战役之后,他被短暂地任命为驻法国使馆秘书,然后被调回国。紧接着,随着1827年威灵顿公爵就任陆军总司令,他继续追随在威灵顿公爵身边,沉默寡言地协助他一起管理英国军队。

在威灵顿公爵于去年逝世之后,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陆军当中声望最高的人之一,英国政府正式封他为拉格伦男爵,从那之后,他就将成为一个不列颠新的贵族世系的创始人。

而在英国政府对俄国开战之后,他也当然不让地成为了英国远征军的总司令。

作为那个时代的亲身经历者,他本身就是历史的见证人,而如今,他又成为了一个新的书写者,他对此并无惊惶不安。

这位出身于公爵家庭的老将,风度翩翩,但是却生硬冷漠,颇为符合不列颠人理想中的那种刚毅峻刻的贵族形象。他的身边同样是一大群贵族军官,比如身穿着一身骠骑兵制服,头上戴着缀有羽毛的帽子的卢肯伯爵、身穿着军礼服留着大胡子的卡迪根伯爵等等。

这群英国贵族军官,和他们的前辈与后辈们一样,可以以平静到近乎于麻木的态度,随时准备为了不列颠帝国奉献出自己和部下的生命,就是这样一群人,忠实地为帝国开疆拓土,并且守卫着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家业。

他们曾经面对过最为危险的情势,也战胜了最为可怕的敌人,如今,他们也满怀信心地投入到了新的战争当中,毫不怀疑自己和帝国终究能够战胜可怕的巨熊——为此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在一路上,自然而然地,两位总司令开始了交谈。

“很抱歉,我们来迟了。”拉格伦男爵笑着对特雷维尔元帅说,“不过请放心,我们在战斗当中绝不会迟到。”

因为一些必要的外交手续,所以英国政府即使心痒难耐,还是按捺住性子老老实实地走了一遍外交流程,直到俄国人拒绝掉了英国大使递交的最后通牒之后,他们才对俄国宣战,接下来才集中舰队并且向土耳其进发,所以英军比法军迟到了不少时间。

“您很幸运,晚来一段时间总归是有好处的。”特雷维尔元帅也笑着回答,“我们已经在这个荒凉的地方搞了一点建设,而且可以用不错的条件来款待您——要是您先到的话,恐怕就没法在第一天喝到上好的波尔多了。”

“哦!这真是太好了!”拉格伦男爵看上去十分惊喜。“我就羡慕你们法国人这点,打仗的时候还从没有耽误过享受!自从离开了巴黎之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能够和法国人愉快地用餐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您共进午餐了,元帅阁下。”

“我们同样勇敢善战,唯独殷勤待客这一点我们和你们不同。”特雷维尔元帅仍旧微笑着,“所以您放心吧,只要我们能够享受到的东西,我们都会分享给您的。”

“您这点就说得太过分了,我们同样殷勤待客,元帅阁下。”拉格伦男爵摇了摇头,否认了元帅的说法,“我们从来没有苛待过您的同僚们,甚至您那位皇帝陛下我们也一直以礼相待……上帝作证,我们可从没有亏待过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有那么多说闲话的人污蔑我们,这是对我们名誉的极大侮辱。”

这句话倒让特雷维尔元帅一下子停住了。

诚然,和很多传言不同,拿破仑皇帝在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上并未遭受过英国人的虐待,生活待遇也十分不错——被英国人用砒霜毒死更是无稽之谈,然而,他在这里说出这种话来,怎么看都有点炫耀的意思。

当然,拉格伦男爵其实倒也没有那么尖刻,实际上他更想要在法国人面前维护英国人、尤其是维护他的老上司威灵顿公爵的名誉。在1815年,正是公爵力排众议才让当了俘虏的皇帝不至于被杀死,而他却在之后被暗中中伤,人人都指责英国人是虐待皇帝,这让他十分气愤。

不过,元帅看来就不同了。

和大多数英国人一样,拉格伦男爵在矜持和礼貌当中,隐藏着似乎无法掩饰的骄傲,而这一点并不让特雷维尔元帅喜欢。

而且,英国人击败法国并且流放了皇帝陛下,一直都是法国军人心里的痛,如今被人这么似有意似无意地提起来,让元帅心里顿时就有些不满了,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是大局为重,所以也没有发作。

“皇帝陛下对英国人同样充满了敬意。”最后,他这样回答,“过去的往事确实让人回味良久。但是我想,现实对我们更加重要,如今俄罗斯人可不会让您轻松应对,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讨论一下。您能够将英国军队带过来,给了我们莫大的信心。”

“我们永远也不会有波拿巴皇帝以及威灵顿公爵那样的军事天赋和远见卓识。”拉格伦男爵耸了耸肩,似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过好在我们至少还有足够的智力,让我们能够按照这些天才们所规定的作战原则去打仗……我在威灵顿公爵那里学到的是,我们随时应该注意集中自己的所有力量,然后准备去和敌军进行决战,通过勇敢的战斗击溃他们。”

“恰好,在皇帝陛下那里我学到了同样的教义。”特雷维尔元帅微笑了起来,“皇帝陛下最推崇的就是快速地集结兵力,然后寻求击溃或者歼灭敌人,我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必要不遵循他们的教导。”

英法两国的当然不仅仅是遵循皇帝和公爵的教诲而已,他们遵循的是军事逻辑,远在数千里之外,他们的后勤供应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干扰,所以他们都希望能够尽快和俄国人决战,然后将俄军打败,迫使俄国人求和,接受两国政府的和谈条件。

不过,最基本的原则虽然他们都十分认同,但是他们还有各大的分歧存在。

“感谢上帝,我们都有好老师。”拉格伦男爵点了点头。“那么,请您接受我们的计划吧,我们虽然来得晚,但是我们已经为此筹划了很久……”

“我想您最好还是按我们的安排行事,先生。”元帅冷静地跟他回答,“毕竟,我们派出的军队数量要比英国多。”

“可是英国人将会投入海军的主力,而且为联军维持了一个大同盟,它的远见卓识不应该被遗忘。”拉格伦男爵摇了摇头,显然不认同元帅的意见。

“先生,我们是要并肩作战的!”元帅有点不高兴了。“而且我是元帅。”

“是的,我想,最重要的是我要和您并肩作战,然后夺取最后的胜利。”拉格伦男爵也有点不高兴了,“我十分高兴能够帮助您找回在俄罗斯丢失掉的荣誉。”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元帅终于忍不住了,加大了音量,“我勇敢地在任何地方做战过,从没有丢失过自己的荣誉和尊严,反倒是您,如果普鲁士人晚到了几个小时的话……我都不知道今天还能见到您吗?”

“我知道您是个勇敢的将军,但是滑铁卢的时候您在哪儿?我可没看到过您!”拉格伦男爵冷淡而又平静地说,“如果您在的话,我倒也不介意俘虏您的时候同样以礼相待,让您体验一下英国人的慷慨。”

“您……您这种态度,让人有些无所适从了,难道您觉得合作对我们来说不重要吗?”元帅皱起了眉头,似乎发怒了,“如果您以这样的态度继续面对我们,那么很遗憾我们无法和您进行有效的协同作战了!”

“那么我也要告诉您,英国军队不可能听从法国军队的指派,不列颠人民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拉格伦男爵同样针锋相对。

两个糟老头子这样互相瞪眼,让旁边的军官们都感到诧异而又尴尬,这可是他们的总司令啊!要是真的打起来了可怎么办?

但是,两位司令官之间的争执,不仅仅是两个老人各自之间的私人问题而已,这里穿插着他们各自不同的指挥体系,指导思想,以及,更重要的东西——两国军队彼此之间的傲慢与尊严。

以及更重要的,主导权的问题,两边都不希望让自己受制于人,所以宁可一开始就显得强硬。

在互相对视了许久之后,特雷维尔元帅终于冷笑了起来。

“您果然是个顽固的老家伙。”

“您不是也差不多?”男爵也笑了起来。

“那么,我们先共进午餐吧,至少在酒精上面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元帅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