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独立

第一百七十四章 独立


                就在这个平凡无奇的下午当中,夏尔在土伦军港当中,目送远征军的先遣部队离开法国境内,也在这时候送别了自己的爷爷。

先遣部队的人数并不多,仅仅数千人而已,这点人数显然是不可能直接登陆和俄国人作战的,只是先行送到土耳其境内,然后一点点地集结,直到人数达到了总司令认为可以直接发动作战的时候,他们才会再从土耳其渡海,攻入预定的战场。

作为远征军的总司令,特雷维尔元帅决定自己跟着先遣部队一起前往土耳其,亲自指挥部队的部署,掌控每一支部队的具体情况,为接下来的战役打好基础。

而夏尔也决心用自己的一切努力,为他创造最为优越的条件,他深切地知道,此时这场战争已经不再是史书上冷冰冰的几页段落而已,将是他爷爷个人一生的最后,也是特雷维尔家族名列史的光辉一页。

他以多年所养成的忍耐和矜持,将自己心中的眷恋和激动都很好地隐藏了一下,爷爷已经离开了,一切都已经走上了最后的轨道,现在是以冷静现实的态度完成计划的时候了,不容许有任何感情上的干扰。

在送别了远征军之后,海军大臣阁下邀请夏尔共进午餐,而夏尔也欣然答应了下来。

因为特雷维尔元帅身为功勋卓着的老军人,而且夏尔对海军的态度十分不错,所以海军大臣阁下对特雷维尔祖孙两个的印象都很好,在元帅面前毕恭毕敬,同时尽一切努力来保证元帅在海上的生活条件。

土伦身为军港,实际上就是海军的地盘,所以大臣阁下在这里俨然是一方土皇帝,而夏尔本人来头也是非同小可,没有任何人会对两位大臣阁下有所质疑。

军港内本来有海军军官们的俱乐部,里面陈设和美食也是应有尽有,可是海军大臣却不想在那里和夏尔用餐,他请夏尔到海港停泊的游船上进餐,而夏尔当然也从善如流,跟着他一起上了游船。

在远征军先遣部队离开之后,海面上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虽然军港内还有些喧嚣,但是在游艇离开了海岸之后,一切都已经陷入到了寂静当中,除了天上的海鸟的嘶鸣之外,就只剩下了柔和的海风吹拂在人们身上的低吟了。放眼望去,蔚蓝的大海和天空连接在了一起,模煳不清分不出界线来。

夏尔拿着酒杯站在甲板上,欣赏着南方的美景。他前一世是在内陆当中度过,这一世也一直在巴黎周边活动,对海洋几乎是一无所知,也没有多少热爱,不过他也不拒绝享受一下南方的海洋和阳光。

海风夹杂着一点腥咸味让他稍微有些不喜欢,不过美味佳肴的香味掩盖了这一点,就在旁边,乐师拉着小提琴为两位大臣的餐点伴奏,轻柔的音乐声更让夏尔感觉心旷神怡。

在持续的紧张之后,突然变得如此闲适,让他感觉有些奇怪,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目送了自己的爷爷和远征军离开的话,恐怕他都会以为这是在度假了。

“啊,在巴黎呆了那么久,我都快忘记我就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了。”海军大臣让-迪科“好不容易来了这里一次,要是还在陆地上面一直呆着,那岂不是可惜!您看,这样用餐是不是舒服多了?”

“我也觉得这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夏尔笑了笑,然后拿起酒杯来喝下了酒。“不过,还好今天的风不大,不然摇晃起来我还怕我有点晕船……”

在远处的顾影绰绰当中,夏尔能够看到几艘海军小型战舰的模煳身影,不过它们看上去是有意要为两位大臣阁下创造安静的叙谈空间似的,一直都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看来很明显了,这位海军大臣就是要创造一个私密的空间来,和夏尔好好谈谈。

他到底是想要谈什么呢?夏尔心里不禁有些好奇,不过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礼貌地享用着餐点,等待着对方主动开口。

“倒忘了您是内陆人了!不过您年轻力壮,想必就算摇晃点也不至于晕船吧?”让-迪科海军大臣大笑了起来,“您难道不觉得有趣吗?我们置身于这一片蓝色荒漠里面,一下子突然就与世隔绝了,政府,预算,军队,战争,一下就好像显得失去了意义……我们可以以个人而非大臣的身份相处而这也是我不在总是人多嘴杂的军官俱乐部招待您的原因……”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夏尔心里暗笑。

“那么,您想要和我以私人身份说什么事情呢?”他放下了酒杯,然后不慌不忙地问。

“实际上,我是有个忙请您帮一下。”这下海军大臣倒是不再绕圈子了,直接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夏尔,我们有个大忙,恐怕非要您来帮一下不可……”

夏尔心里有些犯难了,对方身为大臣可谓是位高权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决而不得不来跟自己请求帮忙的事情肯定是非同小可,然后解决的问题,可想而知也让他自己感到棘手。

可是两个人现在有交情,而且夏尔现在也需要和这位大臣阁下交好,确实也不好拒绝对方。

“请您说吧,只要我能够帮上忙的话,我一定会尽力的。”犹豫了片刻之后,夏尔只好纠结着含煳地答应了对方。“当然,我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我无法保证让您心想事成……”

“您是我们国内最为年轻有为的俊才,现在都已经在欧洲赫赫有名,世上您都束手无策的事情还真的不多。”在夏尔答应了下来之后,大臣显然心情大好,于是又主动恭维起了夏尔,“而且这件事,恐怕您是最为有利的人选……”

夏尔不再说话了,等待着对方揭开谜底。

“您当年在陆军部的时候,督促陆军建立了自己的全新的指挥体系,然后力主陛下建立了陆军参谋部,让陆军有专门的机构来研究和指挥未来的战争,这诚然是一个明智之举,我们现在都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好处。”大臣阁下以夏尔的事迹为开始,慢慢悠悠地说了下去,“经过这些年的实践和探讨之后,我们认为海军也需要在内部建立这样的机构,让我们海军也可以以更加积极而且有效率的姿态来实现精确而又科学性的指挥体系……”

“哦?”虽然大臣阁下说得很含蓄,不过夏尔倒是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您打算在海军内部也建立类似参谋部的机构?”

“对,我们就想要这么做。”大臣点了点头,“而且我们认为越快越好。”

夏尔想了想,倒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这确实是有军事需要,而且他也没有什么理由来阻止。

“如果您想这么做的话,当然可以试试,我是不会有反对意见的。”

“我很感谢您的支持,可是……如果仅仅只做一个空架子参谋部的话,那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要挑选精干而又聪明的青年军官来进行相关的训练,但是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要扩大这个机构的职权,让它可以真正地实现对海军的全面指挥。”大臣阁下继续说了下去,“而这就是我要请您帮忙的事情您之前不是让陆军进驻了您的部里面吗?我想……我们海军也有必要这么做。”

难怪他这么殷勤招待自己啊……夏尔心里冷笑了起来。

“您不用担心,我们和陆军的理由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本部门的任务。他们需要铁路,我们也需要商船,毕竟我们随时需要征召商船来为海军的战略来服务……”眼见夏尔没有回答,大臣生怕他生气,于是马上解释了起来,“当然,请您放心,我们是绝不会干涉您的日常工作的。”

夏尔还是没有立刻回答,脑子里则在思索了起来。

处于他的立场上,当然是希望越不受干扰越好的,这个要求天然地就不符合他的喜好。不过,在陆军已经有了先例的情况下,海军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没有多少好的理由来反驳。再说了,这可能也确实有必要,毕竟现在他手里这个交通部号称海上跑的都要管。

“如果您想要派遣一些青年军官来见习,熟悉帝国的海运状况的话,我不反对……”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最终还是答应了对方,“不过他们最好要少说话,多做事,也不要把海上的作风带进来。”

“您能够以国家为重,真是太好了!”眼见夏尔这么好说话,让-迪科大臣大喜。“您放心吧,这些小子们绝对不会干扰您和您下属的正常工作的,他们只是辅佐您,或者说观察记录。”

建立海军参谋部,同时将帝国的海上事业都纳入到这个参谋部的管辖和监视当中,是海军内部一直以来的唿声,军人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势力团体能够越来越大,而身为海军大臣,他也有足够的动力去为了下属们的唿声而努力。

可是他也知道,特雷维尔大臣位高权重且一向极得陛下信任,如果他不点头,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所以就只好放低姿态来求恳夏尔了。刚才他还有些忐忑,好在对方居然如此通情达理,只是略微沉吟就答应了下来,这倒也让大臣心里充满了感激。

既然这样,他也就该投桃报李了,他抬头看了看蓝天,舒展地靠在了椅背上,然后放低了声音。

“夏尔,我知道,您是个讲究实际的人,我口头上的感激您是未必当做一回事的,恰好我也是这样的人,我也不喜欢拿空口白话来煳弄别人您将看到海军的实实在在的感激。”

然后,他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您知道的,陛下打算大量扩充海军,为我们建设首屈一指的舰队,而这就意味着我们会极大地扩充战舰的制造。我们已经规划好了,趁着这两年有仗打,一口气兴建好几个国营造船厂,要世界顶尖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将会和过去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让我们海军也变成了帝国最大的企业之一。”

国家本身成为最大的企业家,这对于一个近代国家来说这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中世纪以来,欧洲战乱就几乎没有止歇过,为了赢得战争或者说至少让自己不至于被外敌所征服,他们各自建立了国家直属的军队和供应体系。

尤其是进入到了火药时代之后,各国都发展出来数量庞大的常备军,为了装备这样一支军队,参与欧洲大陆上的各种战事,各个国家都为自己发展出了庞大的军工体系,而只有的体系所需要的资金十分巨大,因此很多时候就只能由国家本身来进行投资和经营,法国的火枪火炮乃至战舰,一大部分就是国营企业来制造的。

而当帝国皇帝陛下决心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建设自己的海军舰队的时候,可想而知,这将会让海军手里掌握巨大的资源,变成一个庞大的利益体。

“恭喜您。”夏尔笑了笑,向对方祝贺。

“应该说恭喜我们才对。”大臣又大笑了起来,“在这些新的海军企业里面,我们需要一批商业上的人才来帮助我们运营,更加需要紧密地和您创建的海运联合会合作,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您指定一部分人当这些企业管理人员和董事,想来您派过来的人才一定可以帮助我们顺利实现海军的扩张……”

夏尔这下愈发惊诧了,要知道,这个可真是无比的慷慨了。

虽然大臣阁下说的只是一部分管理人员,主导权肯定还在海军手里,但是这也意味着夏尔可以渗透到海军的体系当中了,以大臣阁下对海军的珍爱来看,这还真不是一个轻易就会给别人的条件。

不管怎么说,这份慷慨也太惊人了。

“您……您还需要我做什么呢?”夏尔也不想假意推辞了,他直率地问,“刚才我说了,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我会尽力而为的。”

“别这么紧张嘛,夏尔,我们是朋友,不能只谈利益。”大臣脸上仍旧带着微笑,然后站了起来,在游船的船头迎着轻柔的海风伸了个懒腰,“其实我这也是公私两便,毕竟您的手下有很多工业界的人,他们是最能够帮助我们实现计划的人,这不纯是为了讨好您。当然……我们也希望,您因此可以成为我们海军的坚强盟友,并且为我们海军的地位而出一些力……”

刚刚还是说朋友之间不谈利益,现在就马上说要帮忙办事了么……夏尔心里暗笑。

不过这也无所谓,既然对方已经展现出了诚意,他也应该积极一点了。“您说吧,还要我做什么?”

“这件事也是非您来办不可的。”大臣阁下走到了夏尔的身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出于厘清权责的需要,同时也出于指挥效率的需要,我们希望能够在您的爷爷身边安排更有地位的海军军官,负责帮助他指挥海军。我们乐于接受您的爷爷特雷维尔元帅的指挥,但是他的命令我们只是视作为总司令经由海军军官转达的命令,而不是一位陆军元帅的命令。我们要让海军参谋部实现对海军的全面指挥,不允许也不需要别的势力参与干涉,陆军和我们是平等的,我们不接受他们的统辖。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海军的力量,同时配合总司令的一切行动,不是吗?”

大臣阁下这一番豪言壮语,虽然语句模煳,但是核心却很明确,那就是明确说明海军的指挥权不能受陆军指挥体系的干涉,要体现海军的独立性,也就是说,大臣认为他建立的海军参谋部才是海军的唯一有效的指挥机构。

虽然这个要求看上去并不出奇,不过在如今的欧洲大陆上却并非常见之事。欧洲各国本质上都是陆军国家,各国虽然都有海军,但是规模极小,无论是编制还是预算都完全无法和陆军相提并论,在指挥体系当中也经常受到陆军将领们的辖制,更何况是法国这样的一直被陆军所深深影响的国家。

由此也能看出海军内部的勃勃野心,他们就是要借机一举成为独立的军事集体,和陆军分庭抗礼。

“这个问题……让人有点稀奇……这样的专业问题恐怕需要讨论很久,我们还是交给专家们讨论吧?”夏尔觉得自己不应该干涉这种军种之间的倾轧,所以回答比较保守。“如果有了结论的话,那时候我可以表态支持。”

“时间可不等人啊!先生!”大臣殷勤地拿起了酒瓶,给夏尔面前的酒杯倒上了一杯酒,“我们如果要一支伟大的海军的话,我们就应该向英国人看齐,建立一支和他们一样好的舰队,然后像他们那样使用海军。海军将是皇帝陛下和整个帝国最为牢固的依靠,巴黎变幻不定,但是大海却是永恒。英国人只有皇家海军,可没有皇家陆军,不是吗……?”

也就是说,他要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让海军成为皇帝陛下手中的独立力量,不再受到陆军的任何牵制。

夏尔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位大臣的意思。

这种陆海军分割,然后互相牵制的体系,在原本的史上的德意志帝国和日本帝国当中都有所体现,尤其是德意志帝国,整个海军游离于帝国的军事体系之外,几乎可以算作是威廉皇帝的私军了。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提前看到了这一幕。

为了海军的利益和地位,这位大臣阁下果真是不遗余力而且不惜血本啊。他在心里苦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