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驾临与贵族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驾临与贵族


                第一百七十七章 驾临与贵族

在夏日清晨的凉风当中,加里波利半岛迎来了新的一次日出。 (.. )

这是一个狭长的半岛,从欧洲大陆伸入到了地中海当中,和小亚细亚的陆地一起,塑造了一个狭**仄的入口。此时,海面一片平静,只有海浪有节奏地拍击海岸的声音不断传来。

海浪拍打着礁石和沙滩,溅起了几尺高的洁白晶莹的水花,又恋恋不舍地退回,一次又一次永不停息地扫荡,在沙滩上留下了一片片银白的泡沫,雾气弥漫在海面上,让一切都笼罩在了虚幻之境,仿佛将永恒集中在了这一瞬间。

但是很快,这样的平静就被打破了。

就在虚化的雾气当中,一支舰队的身影若隐若现,这支舰队规模庞大,一大群战舰围在外延,中间的则是运输船,在雾气当中它们的身影模糊地纠结在了一起,似乎铺满了整个海面。

随着太阳向天空升起,雾气渐渐地消散了,这支庞大的舰队的全貌终于在阳光下清晰可见,而他们这一趟漫长的旅途,暂时来到了终点。

在这个狭长的半岛上,这些运输船从雾中穿出,在虚影当中慢慢浮现出自己的轮廓,然后慢慢地向海岸靠近,最后在岸边停了下来。

这一片海滩原本不是港口,难以承载船队的停靠,不过在经过了之前工人们的努力,海面已经搭建起了临时的栈桥,而战舰在海边让开了航路,吃水很深的运输舰慢慢地停靠到了栈桥边。

接着,前排停靠的运输舰次第放下了悬梯,然后里面已经整装待发的士兵们,以被检阅时的整齐队列从中走了出来。他们走下了船之后,经过栈道来到岸边集结,然后在岸上军官的喝令之下重新调整了队形。

在这些士兵们之后,装载了大量物资和军械的运输船也开始靠到了岸边,在军官们的命令下,已经下船的士兵们和这个临时港口的民夫们一起帮助运输船卸货,将船中的物资纷纷搬下来。

就在这一片繁忙当中,这支舰队的战舰也停靠到了岸边,静静地看着眼前平静的海面。

在身为旗舰的拿破仑号战列舰上面,远征军总司令特雷维尔元帅站在甲板上,拿着望远镜,平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他的视线从海滩上的士兵们和运输船上逡巡而过,然后落到了加里波利半岛侧边的狭窄水道上。经过了多日的航行,法国远征军的先遣舰队终于来到了土耳其的地面上,而他们将在这里集结起来整装待发,然后投入到黑海沿岸的战场当中。

只要从这个最狭窄的地方仅有一两公里的达达尼尔海峡进去,然后穿过马尔马拉海的水道,再穿越大陆另一侧的博尔普鲁斯海峡,就将来到黑海,来到他们注定将要与俄国人交手的地方。

这里十分荒凉,四处悬崖峭壁,只留下了短浅的沙滩供远征军登陆,而在远方顾影绰绰当中,能看到一些小型的土耳其式建筑,这些建筑方整而且其貌不扬,带上了一丝同欧洲不同的异域风情。

再从这里放眼过去,东方和西方的交界处屹立了千年之久的光辉之城君士坦丁堡——可惜现在叫伊斯坦布尔——已经遥遥在望。

自从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以后,这将是第一支穿越这个海峡的欧洲军队。

然而这支军队却是来拯救这座将基督教圣城毁灭掉的国家的。

可是,这依然多么伟大的事业啊!老人在心中感叹。

簇拥在年老的元帅身边的,是一群身穿着陆海军制服的军人们,这些高级军官各个神采飞扬,华服勋章,显然对接下来的事业满怀信心。

“我们终于来到了这里了,元帅阁下。”一个胸前佩戴着耀眼勋章的中年人在元帅的耳边说,“但愿土耳其人欢迎我们!”

他大概四十几岁年纪,相貌堂堂,留着粗豪的胡须,顾盼之间显得精力充沛。

他名叫米歇尔-路易-菲利克斯-内伊,是法国陆军的一位将军。

仅仅内伊这个姓氏就能说明他的地位了——他是拿破仑皇帝在世时所特别器重的内伊元帅的儿子,并且继承了他的埃尔欣根公爵爵位。

在军人生涯的全胜时代,内伊元帅曾经跟着皇帝陛下南征北战,参与了一次次重要的战役,并且立下了莫大的功勋,得到了大量的奖赏——他曾经参加了征俄战役,并且率部突入到莫斯科城中,得到了莫斯科瓦亲王的封号。

可是在拿破仑皇帝的事业崩溃、反法联军杀入了法国境内之时,内伊元帅改弦更张,劝说皇帝陛下退位,并且旋即投靠了返回了路易十八和他的复辟王朝。

路易十八对这位投靠过来的前朝元帅大加笼络,封他为军区司令并且授予他最高荣誉勋章,可是在拿破仑潜回法国复辟帝国的时候,他却动摇了并且重新归附于皇帝陛下的麾下。

可惜这一次,上帝没有再眷顾拿破仑,这位天才在滑铁卢一败涂地,而且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而几次反复的内伊元帅也被路易十八和复辟王朝所切齿痛恨,在短暂的审讯之后,王朝政府宣布在卢森堡宫(也就是现在的元老院会址)花园附近被枪决,不过为了保住他陆军元帅的尊严,允许由他自己下令行刑队向开火,他死时年仅46岁,留下了四个儿子。

大儿子约瑟夫继承了他的莫斯科瓦亲王爵位,而二儿子米歇尔继承了埃尔欣根公爵爵位,这些孩子在复辟时代都郁郁不得志,等到了七月王朝时代才重新投入到了自己的事业当中。不过,直到他们拥戴的首领、路易-波拿巴回到了法国并且重新在这个国家掌权之后,他们的发迹时代才终于到来。

约瑟夫成为了元老院议员,并且备受皇帝陛下重新,投身于政界当中,而埃尔欣根公爵则成为了一位将军,并且雄心勃勃,一心想要继承父亲的事业,让内伊这个姓氏重新大放光彩。

而这样一场和俄国人的大战,正好从两个方面让公爵大为鼓舞——其一,他将完成父亲的未竟事业,同俄国人搏斗到底;其二,他坚信自己将会在战争当中立下功勋,既父亲之后再度成为元帅。

雄心勃勃的埃尔欣根公爵,正是法国陆军当中如今占据了主导地位的军事贵族的一个缩影。从拿破仑一世、更远来说从大革命刚开始算起,法国的统治者们就极端依靠军队来统治国家,无论是督政府还是拿破仑,还是路易十八、抑或是路易菲利普,这八十年当中每个法国统治者都屡屡对外发动战争,以至于被人讥称“刺刀上的国家裹了三色旗”。

他们依赖军队,而军队也依赖他们来夺取荣誉、恩典和赏赐——在拿破仑时代,大量曾经的革命军人被拿破仑封赏成为了贵族,而这些新的军事贵族们又有了更大的欲望去夺取新的胜利、而他们的后辈们又十分眼热前辈们的“荣光”,继续想要走前辈的老路,靠着军事胜利来搏一个个人的富贵。

曾经那支横扫欧洲、以革命为己任的军队,在革命结束之后,经过了两个皇帝和三个国王的刻意熏陶,又成为了***的堡垒。他们奉行军国主义,认为君主独裁是拯救国家的必要之举,同时认为社会主义无异于是毁灭国家的毒药,整个国家应该在尚武和尊从秩序当中构建。

波旁复辟王朝和七月王朝之所以倾颓垮台,一大原因就是这些军队中坚层的军官们认为君主太过于软弱,在维也纳体系的桎梏下谨小慎微,降低了法国的光荣,因而他们不愿意出力镇压革命,宁可看着这些君主倒台。

也正因为如此,皇帝陛下一扫维也纳体系对法国的限制,重新扩军备战,然后对俄国人宣战,得到了陆军上下的欢呼,这种强硬的姿态也终于让他得到了陆军的衷心拥戴。这些军人们在皇帝所大力宣扬的荣耀和武功的刺激下,各个都雄心勃勃,一心想要让自己也青史留名,为了个人的功名富贵,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将战火燃烧到世界的每个角落,甚至不愿意在乎这样的战争对法国本身有多少好处。

而加里波利,将是他们征程的第一步。

他和同僚们的兴奋感,特雷维尔元帅也感受到了,事实上作为拿破仑皇帝所亲封的侯爵,他自己也是这群军事贵族的一份子。在拿破仑皇帝所封的那些赫赫有名的元帅和将军们都已经纷纷凋零的今天,还孑孑遗存的老将军本身已经是陆军的偶像之一,享有崇高的威望。他和他的部属们一样跃跃欲试,一心想要完成自己四十年前没有完成的功业。

可是他更加知道,想要率领一支大军,最重要的就是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土耳其人无疑是会欢迎我们的。”他冷静地看着前方,然后低声回答,“但是这种欢迎,无疑更多地将是口头上的。”

“怎么?我们来救他们的命,难道他们还敢不开心吗?”公爵不屑地笑了。

“我不怀疑他们的诚意,但是他们是一个行动迟缓,垂垂老矣的病夫,能够给我们的支持实在太少了。”老人放下了望远镜,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部下们,“我们最好不要期待从土耳其人那里得到什么,一切问题要先想办法靠自己解决,明白了吗?”

在这些军官们面前,老态龙钟的元帅站得笔挺,一脸严肃,他头戴着双角帽,胸前那枚由拿破仑皇帝陛下亲手办法的圣路易骑士勋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像是那个伟大的时代重现一样。

“明白。”军官们同时回答。

“催促一下,让前方加快速度,先把帐篷和生活物资运上去,在晚上之前就要扎下营地来,让下船的士兵们有个安生之所。”在军官们的注视之下,老人平静地下着命令,“幸好现在是夏天,我们不用担心晚上的严寒……对了,沿岸派出搜索队,尽快征发一些民夫过来协助我们,不用等待土耳其政府了。”

“是,元帅阁下!”一位传令官敬了一个礼,然后乘坐一艘小艇前往岸边,传达总司令的指示。

毫无疑问,所谓征发,就是派兵深入内陆搜索,看到青壮男子直接绑过来充当役夫,让他们帮助远征军尽快立下营地。

尽管土耳其现在是法国的盟国,这么做似乎看上去有些不太合适,但是这是军事需要,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元帅阁下,估计很快土耳其政府的官员就要过来了,我们应该怎么对付他们呢?”埃尔欣根公爵问。

“土耳其政府那边我们去应付吧,既然来到这里,我们总该去拜占庭看看……”老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似乎是在遐想那座城市。

“您也对那里有所向往吗?”公爵笑了出来,“我们很多军官都想过去看看……要不我们带上一个军事代表团过去?苏丹想必是很乐意接待我们的。”

“君士坦丁堡随时可以去,现在扎营要紧,让那些年轻人先在沙滩上混几天吧。”老元帅摇了摇头,“我们几个人先去。”

“好的,阁下。”公爵接受了他的命令。

在下了一道道命令之后,老元帅重新恢复了平静,他又拿起了望远镜,看向了远方那座若影若现的圣城的轮廓。

“多美的地方啊……米歇尔,我的祖先去过那里……如今我又踏上了他们的足迹,这真是让人心潮澎湃。”老人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感慨。

“您的祖先?”公爵有些疑惑。“什么时候?”

“在那时候,他们参加了十字军,然后跟着大家一起洗劫了那里。我们有些家传的宝物就是他带回来的,可惜在大革命时代被人抢走了。”老人颇为缅怀地回答,“我现在还记得父亲跟我解说那些东西时的情景。”

这就是真正的贵族啊,祖上参加过十字军东征!公爵不无艳羡地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