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启程与旗舰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启程与旗舰


                随着时光缓慢而毫不迟疑的脚步,又一天早晨来临了。 地中海海滨的这个小小港口,今天依旧像最美的画卷一样动人心魄。

朝阳冉冉升起,极富层次感的云彩已遍布整片蓝天,被金光染黄的朵朵彩霞,在蔚蓝的天空中变幻不定,渲染出种种奇怪的线条来。而就在苍穹之下,地中海温暖的海水在港湾之外微微荡漾,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而就在霞光和金色的海面之间,被染了色的海鸟在天空当中翱翔嘶鸣,仿佛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吸引世人,让他们来好好看看这一幅幅壮观的日出景象。

不过,今天这里并不缺少观众。

就在微微摇摆的海面上,如今浮动着一大片舰船,这些舰船有些体型庞大,桅杆高耸,数层甲板叠在一起宛如被搬到海面上的楼房一样,黑压压地在海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有些则要小一些,陪伴在大舰的外围,轻巧地游弋着,从桅杆到舰体的线条显得十分优雅。

这些舰船此时都集中在了一起,远远望去,黑褐色的舰体连成了一片,海苔在水面下张牙舞爪,而金色的阳光却洒落到了白色巨帆之上,配合上这一片美丽的海景,构成了一副令人难以忘怀的景象。

然而,此时在这里的人们却没有多少人有心情欣赏这一副壮观的景象了,这些身着军服的人们一大早就从四处的军营当中走了出来,然后来到了栈道边上集结,接着在军官们的喝令下排列成了纵队,接着沿着这些舰船垂下的梯子走上了船。

而在另一边,一群工程人员费劲地沿着专门的通道拖动着一门门大炮和专用机械,向着更大型的运输船慢慢地蹭了过去。

虽然一片繁忙的景象,但是这里却又不显得混乱,经过精心的准备,再加上士兵们服从的配合,一切都是那样井然有序,又带有人类团结合作时那种热火朝天的干劲。

这里是土伦军港,从今天开始,这里将是法兰西帝国海军向奥斯曼帝国和黑海海军进军的出发基地,也是法国远征军向黑海沿岸远征的出发地,今天出海的将是第一批军人,而在之后,从四面八方征召集结过来法**队将会陆续汇聚在这里,然后经由帝国的运输船队,带到千里之外的远方,为帝国的荣誉而战。

土伦是帝国在地中海的主要军港之一,而这个地方对帝国来说也是圣地在动荡不安又生气勃勃的大革命时代当中,身为青年军官的拿破仑,就是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发迹的。那时候,他在共和**队围攻叛军的战争当中大放异彩,从而得到了国民议会特派员的赏识,从此走上了平步青云的道路。

而如今,接近六十年过去了,世事已经变幻了不知道多少次,这位天才所创立的帝国毁灭而又重生,又重新以昂然的姿态看着地中海和整个大陆,他一手培植起来的帝**队虽然经各个王朝,但是始终如一,渴求着胜利和征服,势要在战争当中建功立业。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深信,这场远征将是帝国功业的高峰,也是帝国一雪前耻重新向俄国人报复的最好机会,更加是法兰西接近四十年来第一次和一个欧洲大国正面开战,几乎每一个官兵都在摩拳擦掌,士气从一开始就进入了高昂状态,来自各个军团的官兵们都高唱着本兵团的战歌,让这个早晨不再如同往日一样沉寂。

在远处沙滩上漫步的人们,满意的看着这一点。

而这些人,现在正是决定这一支远征军命运的人们。

“英国人已经正式对俄国人发布通牒了,要求俄国人马上和法国和谈,同时撤回之前进发的军队。”夏尔一边看着远处官兵和大炮络绎上船的景象,一边低声说,“我想,我们高傲的俄国朋友是肯定不会答应他们的,所以……英国人马上就会摆明参与进来了。”

“这倒让我有些担忧了。”旁边的特雷维尔元帅冷静地说,“我多希望英国人能够晚点再行动,这样我们可以向世人展示我们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这位老元帅今天穿着元帅制服,胸前别着自己在五十年前由拿破仑皇帝亲手颁发的勋章,头上戴着双角帽,花白的头发在帽檐边缘露了出来,充满皱纹的脸也十分严肃,今天依旧是那样令人肃然起敬。

旁边经过的官兵们不时有人向这位统帅欢唿致敬,而他仍旧一脸的严肃,只是不时轻轻挥动自己的元帅权杖,向这些热情的部下们招唿。

“英国政府已经跟我们保证了,他们的海军已经严阵以待,俄国人一片舢板都别想从波罗的海里面爬出来。”海军大臣阁下让-迪科先生低声说,“我认为这个承诺,皇家海军是绝对办得到的。所以法国现在要面对的只是一支俄国海军在黑海的分舰队而已,我们完全有能力压制他们,而且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做到这一点。”

海军大臣阁下说得豪气万丈,不过却也是实情。俄国在黑海上只有一支小型分舰队而已,实力孱弱而且舰队也十分落后,只能欺负一下更加孱弱的土耳其海军而已,只要法国海军将它的力量投入到黑海境内,那么压制俄国人的舰队应该就是预料之中更何况到时候还有英国人的分舰队投入,两国海军力量联合起来可以掌握完全的制海权,让俄国人在海上一败涂地。

而完整的制海权也将是联军手中的最大王牌,依靠着这张王牌,他们可以在任何敌军薄弱的地方登陆集结,还可以为自己的军队提供最为顺畅的补给,也只有在掌握了这张王牌之后,英法联军才有资格和占有主场之利的俄国人正面搏斗。

所以,相比于陆军的惴惴不安,海军上下倒是极度自信,海军大臣阁下也是自信满满,屡次跟皇帝陛下和元帅阁下保证自己绝不会让俄国海军有任何机会干扰陆地上的行动和后勤补给。

“以我的经验来看,俄国人在绝境当中会十分勇敢,会拼命搏斗到底,所以哪怕有纸面上的优势,我们也要慎重行事。”大臣阁下的宣言,老成持重的特雷维尔元帅有些不大认同,所以婉言告诫了对方一番,“请您一定要牢记,海军力量的主要任务是维护运输的安全,一时的疏忽将会带来惨重损失,我们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

“元帅阁下,您的话当然是正确的,我也十分认同。”对这位在皇帝陛下面前极受尊重的老元帅,海军大臣阁下也不敢造次,连忙向他解释,“不过我认为,俄国人的舰船小而分散,如果真的在海上散布开来的话恐怕会有些令人厌烦,所以我认为最好要创造某种直接交战的机会,把他们的舰队一举驱赶到港口里面然后封锁起来,这样的话我们才能真正维护后方的安全。”

然后,仿佛是要坚定元帅的信心似的,他指了指远处的一艘巨舰。“您看到那艘战舰了吗?它叫拿破仑号,是我们最为新式的战舰之一。虽然看起来和过去的战舰没什么两样,但是它装备了最新型的蒸汽螺旋桨推进装置,这使得它拥有了别的舰船所无法匹敌的动力,这种蒸汽战舰就是……嗯,就是战舰里面的蓬巴杜夫人,人人都想在里面睡一觉。”

心情极度愉悦的让-迪科大臣阁下忍不住开了一个略带些颜色的玩笑,“它,不受天气左右,哪怕无风状态也能在海面上快速行动,而且还装备了近百门大炮,它可以在俄国人的面前堂而皇之地游弋,然后将上帝手中的雷霆轻易地洒落给他们。这是我们优越性的体现,技术落后的俄国人是无法和我们对抗的。”

也不怪他如此激动了,自从路易-波拿巴当上共和国总统之后,当时还是一个船商的让-迪科,看准了政治风向,觉得波拿巴家族将会是一股冉冉升起的新势力,所以他马上投靠了总统,并且花了大量金钱资助他的活动。

而在总统大权独揽之后,为了酬报他,于是就让他当了海军部长,从那时起,这位先生就将他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发展帝国海军的事业当中。

在他的一力催促之下,帝国海军开始大规模地在战舰上应用蒸汽机,使用这种全新的动力来改造帝国的舰队而在他之前,蒸汽机只是在小型的舰船上使用,各国的大型战列舰一律只能用原始的风帆来推动。

而他所指的那艘拿破仑号,就是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下所得到的一个成果。这艘载有92门大炮的战列舰是世界上第一艘以蒸汽为主要动力的战列舰,也是帝国海军万丈雄心之下的第一个结晶。

在他的指引和介绍下,特雷维尔元帅和其他人都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那艘战舰。

“我要为帝国建设出全世界最强大的新式舰队,哪怕和英国人相比也逊色的海上力量。”在猎猎海风当中,让-迪科大臣阁下激情高昂地说,“我深信我是做得到这一点的,而且为时不远。”

他确实没有说大话,虽然在原本的史上,1855他就因病去世了,但是在他的努力下,帝国已经建立起了一支强大的蒸汽战舰舰队,甚至到了他死后,经过进一步的发展,法国海军所拥有的新式战舰比当时的英国皇家海军还要多,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英国人也对法兰西帝国产生了疑惧。

然而这并没有能够改变帝国的命运,帝国被陆地上入侵进来的敌人毁灭了。

“不得不说,您给了我十足的信心,我相信您能够达成您的目标的。”特雷维尔元帅一直沉默着,听着海军大臣的解说,等到这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然后,他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元帅权杖,指向了那艘战舰,“那我就乘坐那艘战舰去那边吧,它将是我的指挥舰。”

“如果您喜欢的倒没关系……”大臣阁下微微有些惊诧,“可是我们还有更新式、更大的战舰,更能够体现您的权威,保卫您的安全。”

“就这艘吧,如果俄国人的黑海舰队真的如您所说毫无威胁的话,那么我在哪艘战舰都不会有事。”元帅毫不迟疑地决定了,“我觉得这艘战舰更能够代表帝国。”

元帅这么一说,大臣阁下马上就明白了。

用“拿破仑号”作为帝国远征军统帅的指挥舰,确实没有更合适的了。

“那好吧,从今天开始那船就是您的了!”他马上笑了出来,微微对元帅躬了躬身,“祝您一路顺风,元帅阁下!”

“也祝您一切顺利。”老元帅轻轻点了点头。

接着,这群人继续在沙滩上走了下去,四处巡视繁忙的港口,看着一队队士兵走入到运输舰船当中,到处都是蓝色和红色的军服,让他们目不暇接,而士兵们的热切情绪也不由自主地感染了他们,让他们也同样心情激动。

“夏尔……”元帅突然对旁边的孙子招唿了一声。

“爷爷?”夏尔连忙凑到了他的身边。

最近因为夏洛特的事情,祖孙两个闹得十分不愉快,老侯爵一直都对夏洛特生出那么怪模怪样的孩子愤怒不已,想要让夏尔彻查此事,可是夏尔却坚持不能无端怀疑夏洛特,所以不想进行什么调查,甚至还严词要求老人不要自行其是,所以他们吵了几次架,原本几乎毫无芥蒂的关系也蒙上了一些阴影。

“你真的就一点也不怀疑吗?”老人以旁人听不到的音量低声问。

“我不怀疑。”夏尔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的孙子,就是这么倔!”老人的语气里既有无奈苦涩,却又好像带着一点欣慰和骄傲。“好吧,既然你是我的孙子,那我只能迁就你……这就当做命数吧,我就认了这个曾孙。不过,你要答应我,你的长子才是你的继承人,他才是命中注定继承你我的事业,统领这个家族的人……你必须答应我!”

“谢谢您!”夏尔又惊又喜,没想到爷爷在这个时候,终于放下了芥蒂,不再责怪夏洛特了。“我答应您,克洛维斯将会是我们的继承人。”

在高兴之余,夏尔却又感到了一丝酸楚。

是啊,在眼下,这点事已经没有什么好争的了。

老侯爵脸上仍旧没有表情,他只是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朝霞。

“家里的一切终究要交给你的。”直到金色的阳光驱走了一切霞彩,将大地染得通亮时,老人终于重新开口了,“这个家族我的眼前衰败,又在我的眼前重新兴盛……我们曾经拥有的一切,我们都靠着自己夺回来了。想必此时此刻,我的父亲一定很欣慰吧,那时候他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们送出巴黎,而我和我的哥哥没有辜负他,我们完成了他赋予我们的使命。”

老人的语气充满了感慨,然后又一下子变得苍凉了起来,

“答应我,如果我不在人世了,一定不要再让它没落了。我为了这个家族付出了一生,我花了半生的精力培养你,不要让我失望,好吗?”

“我绝不会辜负您的……我会将您传给我的家业发扬光大,让您的一切期望都得以实现。”夏尔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可是,您一定要安然回来,好好看看我的业绩……”

“呵,我都这个年纪了,哪里还敢奢望那么多啊……”老人苦笑了起来,然后重新看向了远处的战舰,“不过……至少在死之前,我会让俄国人好好看看的,我不是败给了他们,而是败给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皇帝……当年的事业必须克尽其功,我一定要和他们做个了断。”

“您一定会赢的,所以请您享受未来的胜利吧。”夏尔忍不住转开了视线,看向了站在爷爷旁边的一个青年军官,“乔治!”

“大臣阁下?”年轻的乔治-德-迪利埃翁子爵凑了过来,“请吩咐吧。”

他是夏尔的老上司,德-迪利埃翁伯爵的儿子和未来的继承人,按照爷爷死时留下的嘱托他被送进了军校,然后在毕业之后,年方十九岁的他就被特雷维尔元帅选到了身边当副官。

他的脸色白嫩而又红润,还带有一丝少年人的青涩,身上的军服虽然十分合体,但是却怎么看都没有多少阳刚之气,反倒让人觉得俊俏。不过,他的眼神十分清澈灵动,倒也看得出是一个聪明的人。

“请照顾好我的爷爷。”夏尔低声对他说。

虽然他语句很简短,但这是他罕见的真情流露,所以越发带有不容置疑的意味。

“是。”在夏尔慑人的视线之下,乔治马上下意识地立正了。

“得了吧,他又不是上帝,只是个小毛头而已,管不了那么多事!”特雷维尔侯爵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掐了掐这个小孩子。“别瞎担心那么多,我自己挺得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