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卡尔马克思六评特雷维尔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卡尔马克思六评特雷维尔


                最近,一个在欧洲各国的都城当中窃窃私语了很久、一个被我们长时间所预言的新闻,终于如期发生了——就在之前几天,法国向俄国提出了最后通牒,要求俄国人停止对罗马尼亚的进军,否则就将以兵戎相见。 (.. )

毫不奇怪,这个要求被俄罗斯人傲慢地拒绝了,而这也正是法国那位高深莫测的卡利古拉都所期待的,他马上就召集了他的傀儡议会,然后再让这些提线木偶们通过了追加战争拨款的议案。

于是,这场被我们预料了许久的战争,终于爆发了。

没有人是正义者,这场战争的两方都是窃贼和强盗——俄罗斯人虽然是被宣战的一方,但是在这之前他已经对土耳其人宣战,并且发动了自己对欧洲的进军,放纵着自己无穷的野心;而路易-波拿巴和他的整个统治集团,更是一群无耻的恶徒,他们之所以去对抗俄罗斯,只不过是一伙强盗不允许另外一群强盗得逞而已。

眼下,俄国人已经摩拳擦掌,同仇敌忾,誓要为1812年的荣耀再添上新的光辉,哥萨克们向他们的主子保证他们会再度打垮法国人,正如他们当年做到的那样。

无论如何,在野心的驱动下,俄国人总会搞冒险的,而这种冒险终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而法国人呢?

法国人却有些不同,他们在表面上欢呼,正如那些在议会当中高呼皇帝万岁的议员们一样,民族情绪高昂,宣称要一雪当年的耻辱。

然而,至少有一部分法国人在私下里嘀咕,帝国的那位陛下在高唱“帝国就是和平”的同时,在高喊“要和欧洲各国保持友好往来”的同时,却突然毫无征兆地发动了一场对外战争,这不光是给了法国人民突如其来的负担,也让这个政权从内到外都失信了。

如果这种失信能够给法国带来什么利益的话,也许法国人会默然接受,正如他们当年默然接受弗朗索瓦一世和奥斯曼帝国苏莱曼大帝之间缔结的渎圣联盟一样。

可是,这一场战争真的能够给法国带来足够的利益吗?难道,法国能够在扼守黑海的君士坦丁堡,在在巴尔干和克里米亚茫茫荒野当中找到什么利益吗?这种利益是否值得法国人牺牲自己青年人的生命为之而战?

没有一个法国议员敢于对他们的暴君提出这样的问题,质疑他一意孤行下的动机,足以从中看到这个新时代的卡利古拉究竟把这个国家给摧残到了什么地步。

其实情况非常明显,任何人都能够看出来,法国在这场战争当中既不是为了保卫欧洲也不是为了保卫法国的利益,而是为了路易-波拿巴皇帝的个人威望和势力,是他在拿着这个国家孤注一掷,然后驱使那些朱阿夫兵们去和哥萨克们在茫茫荒野里面一决生死!

法国在黑海没有利益,但是波拿巴需要用这样一个行动来讨好英国人,同时酬报他们御用军人,让他们能够在这样一场战争当中得利,而这正是他巩固自己这个初创开始就摇摇欲坠的帝国的不二法门。

没错,这是为了英国人的利益而打的一仗,英国人需要组织俄国人的进军,免除掉他们对自己各个重要殖民地的威胁,所以他们急需要挫败俄国人,打击他们的军事力量,不管在哪里都行;而法国的那些将军们也同样如此,这些军阀们眼热于拿破仑时代那些亲王公爵们所得到的一切,一心想要沿着前辈们的光辉道路走下去,他们迫切需要战争,来让自己得到爵位,得到财富,得到他们渴望的一切——而这才是这场战争的真正理由。

英国人是在为了印度打仗,所以他们向巴尔干进军;法国的御用军人们是在为了打仗而打仗,所以他们同样在向巴尔干进军!

这就是法国如今面临的全部真相,然而那些能够看到这种真相的人,要么跟着他们的陛下一起说谎欺骗,要么因为帝国政府的淫威而噤若寒蝉,所以帝国皇帝的军事冒险居然不置一词地就被法国人给接受起来,满以为他们的皇帝在带着他们走向光荣!

毫无疑问,两个国家都是大国,虽然俄罗斯在国力上不如法国强大,但是他们有主场之利,而且两方为了自己的生死存亡也一定会拼尽全力,直到柴尽火灭为止。所以这场搏斗将是空前的搏斗,将会有无数青年人在其中丧失自己的生命和一切希望。

热爱虚荣的法兰西人啊,你们已经被拿破仑骗了一次了,为什么还要再被另一个渺小的拿破仑再骗一次?你们的民族热情,就这样被一群冒险家和骗子手所利用,被驱赶着向其他民族开火,用他们和你们自己的鲜血为这群人增光添彩!

可想而知,如果杜伊勒里宫的那位骗子手赢得了胜利之后,他的脚步是不会停歇下来的,因为御用军人们一代接着一代,他们的欲望永远难以餍足,所以他必须一次次地发动军事冒险以安抚这群御用军人的野心,而将会让欧洲永无宁日。

所以,任何正直的人,任何对欧洲和世界的和平有所期待的人,都应该认识到,想要让欧洲有所宁日,就必须要让这个帝国在战争当中立刻失败,让这个危险的政权,不要再以一次次的军事冒险、残杀劫掠来让世界陷入血海当中。

诚然法国的失败会让哥萨克们的主子气焰更加嚣张,会让俄罗斯人的野心更加危险,也会让法国人蒙受难以承受的损失,但是俄罗斯人的野心终究会得到制止,而法国现在面临的灾祸也肯定会比未来的小——毕竟现在这是一场没有陆地国境交战的战争,哥萨克们不会进入巴黎,而未来呢?也许波拿巴皇帝的某次军事冒险,就会带来法国本土受辱的恶果,就像前一个拿破仑一样!

我相信,那些还没有被波拿巴强盗集团所蒙蔽的法国人,在经过了清醒理智的思考之后,也会明白,法兰西越早抛开这个强盗集团越是对法国有利,而只有在那时候,法兰西才能够重新找回它曾有的一切荣誉和庄严,它才能够有机会重新成为自由的法兰西共和国,愿那一天早日到来。

在这场蓄谋已久的突然袭击当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在向俄罗斯人递交最后通牒之前,法国人刚刚在为他们的皇后陛下举办生日庆典,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也赶到了这里为她庆贺,而就在得知法国已经对俄国启衅开战之后,这位皇帝又大为恼怒,在敷衍了一天之后就结束了对法国访问的所有行程,草草地离开了巴黎。

皇帝的愤怒可以理解,因为虽然他们同样厌恶俄国人的进军,但是他们因为国力的衰弱,不敢和俄罗斯正面相抗,所以他们指望有什么大国能够站出来,代替他们进行这样的对抗,而这正是哈布斯堡皇帝放弃了对拿破仑传人的厌恶,转而向他献媚讨好的原因。

可是法国人,却也毫不含糊地同样利用了他,就在他给法兰西皇后祝贺的时候,就在他向法国皇帝虚词恭维的时候,这位皇帝却一边和他互相恭维,一边又和和气气地向俄国递交了宣战书,然后将他也拉在了一边,甚至之前从未说过有关于此的半个字!

哈布斯堡想的只是给自己找个靠山撑腰打气,哪里想得到这个靠山一开始就不怀好意?

虽然哈布斯堡的皇位,历史远比波拿巴的悠久,但是但是在厚颜无耻、出尔反尔与理直气壮地行恶事方面,他们却是有足够的共同语言的,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熟悉了各国所惯用的那套虚伪的行事方式,欧洲各国才会对波拿巴和他的臣仆们如此欣赏,绅士们戴好白手套鼓掌,欢庆他们对共和国的犯罪,然后将他们接纳为“欧洲大家庭”的一员。他们越是无耻狠毒,越能够激起欣赏的目光和欢呼,然后被绅士们接纳为自己的同类,庆贺他们的胜利。

哈布斯堡皇帝所愤怒的,只是自己没有骗到别人,而是被骗了而已。强盗们通常是不会自省,而只会责备别人没有任由自己去抢的。

只要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事准则仍在继续,枫丹白露的荒诞剧就不会是最后一次表演,第一次是正剧,之后的就是闹剧,他们将会裹挟着法国,一次次地进行军事冒险,并且在某一次冒险当中毫无光彩地被击败。而路易-波拿巴和他的那群荒唐无耻的亲信们,以及他整个由阴谋和暴虐维系起来的帝国,都将在闹剧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他们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而在这一系列的闹剧当中,我们似乎又看到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那位已经享有“声誉”的夏尔-德-特雷维尔。

虽然依仗着他主子的宠信,他已经从外交部门当中离开,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帝国大臣,掌握了无比巨大的预算,和从预算当中为自己谋取私利的特权,但是他似乎还是没有因此而满足,一心想要辅佐他的首领继续搅乱欧洲,以便让他个人享受更大的权力。

有确切无比的证据证明,就在这个强盗集团决定对俄国准备发动战争之后,他却一直都在自称俄罗斯人的朋友,并且满怀热情地和俄罗斯互相往来,屡次对俄国公使花言巧语,和他的主子一样高唱“帝国就是和平”的高调,为了迷惑麻痹俄国人欺骗造谣无所不为。

毫无疑问,只有在像特雷维尔这样的披着华服的恶狼的辅佐下,科西嘉岛上的怪物才能够如此顺利地为恶人间。某种意义上他的罪恶和他主子的罪恶是一体两面的,他们合在一起就是全世界的灾难。

在多年的任职经历当中,他肯定为自己劫夺了无数财富,人人都知道几年里他的财富已经急剧膨胀,成为了这个帝国最为富有的人,抢夺了不知道多少原本属于法国人民的财富,他的那种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行事风格,也让欧洲各国的大人们心里原本就已经没留存多少的道德观,更加被败坏了几分。

在路易-波拿巴这个新时代的卡利古拉,和他那些犹如塔列朗再生的亲信们的努力之下,欧洲如今已经是危机重重,一片风雨飘摇。而在顾影绰绰当中,我们总能看到几缕从特雷维尔身上烧出来的鬼火,他将还和他的主子毒害欧洲多少年呢?又会以什么样的滑稽姿势告别这个舞台呢?

我们拭目以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