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自荐

第一百七十六章 自荐


                在亨利-德-拉图什-特雷维尔伯爵战战兢兢的眼神当中,芙兰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达到了目的,让这位已经平步青云的远方亲戚牢记住了他的荣华富贵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也让他记住了特雷维尔本家能够给出来的不仅仅是善意而已。

她牢记哥哥的教诲,知道威胁的时候,话说得越少越好,所以在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之后,她也不再继续纠缠对方,而是温和地和他告别了,丝毫也不让人觉得盛气凌人。

和亨利告别之后,芙兰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面,而这时候,这场聚会已经到了尾声,原本聚集的人们都已经次第离开了,这间酒店里面最大最贵的套房也顿时就回到了原本的沉寂当中。

也许是因为今天太过于疲倦的缘故,夏尔仍旧坐在刚才训话时的座位上面,微微闭着眼睛养神,而芙兰小心地放轻了脚步,准备绕到哥哥的身后伸手揉一揉他的肩膀。

然而,还没有等她伸手,夏尔突然开口了。“你刚才找了亨利?”

“是的。”芙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点了点头。“我……我刚刚看他好像有些飘飘然了,所以我觉得最好提醒一下他。”

“忠诚是无法靠吓唬来得到的。”夏尔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太认同妹妹的做法。“某种意义上,如果我们吓唬别人的话,那只会让我们显得底气不足。”

“我只是觉得……我们不能让人小看了,一直以来我们都对他很好,他可能会认为就算背叛我们也可以被原谅。”芙兰有些迟疑了,马上跟哥哥解释,“您不用担心,我只是以自己的名义来提醒他而已,他要反感也只是反感我一个人而已。这种事情您就交给我来办好了,我可以做恶人,您依旧可以……”

“傻孩子!你出面了,和我出面了又有什么不同呢!人家难道真的会以为只是你一个人在敲打他而已?”夏尔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很聪明,不过在这上面你还有所欠缺,不过这没关系,没有谁是完美的,耐心学习积累经验就好了……别担心,我没有生气,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虽然芙兰的举动有些让夏尔意外,不过他并没有生气。不管怎么样,她的本意是好的,而且行动也没有出格。至少,从她主动肯以家族利益的立场考虑,故意扮演恶人去吓唬别人,这份对家族事业的热忱就已经足够值得夸奖了。

经过这些年的大臣生涯,他越发感觉自己缺乏又有忠心又有能力的下属,哪怕从这方面来考虑,对妹妹也应该以安抚和鼓励为主,不能打击她的自信心。

“那就太好了……”芙兰终于松了口气,然后轻轻俯身,从后面环抱住了自己的兄长,完成了她刚才就想做的事情,“如果没有给您添麻烦那就太好了。”

“不会有什么麻烦,亨利现在有求于我们,而且依赖我们,那么不管他心里有没有怨气都会一直听从我们的调遣,他的忠诚是没有问题的。”夏尔仍旧闭着眼睛养神,不过颈部后面却多了几分温热。“再说了,我也不是毫无准备的……他的身边安插了几个我们信任的人,如果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马上就会有人报告给我。”

“什么?!”芙兰略微吃了一惊,手也停了下来,“您……您还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

她没有想到,远在她之前,哥哥居然不动声色之间就已经开始对亨利进行防范了。

更加让她惊悚的……如果亨利身边有眼线,那么其他人呢?难道她自己也被防范了吗?

“没错,我确实暗地里让孔泽搞了一批人,专门对我本人负责,再让他们来收集情报,顺便监视一下那些知道太多东西的人。”夏尔从妹妹的语气里面感受到了她的担忧,于是马上跟她解释,“但是我不是那种疑心病人,对那些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我是不会搞这一套的,尤其是你……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的话,那么我在这世上活得也太辛苦了吧?”

虽然夏尔的语气十分平淡,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但是这话却让芙兰感动不已,她一头埋在了,紧紧地抱住了兄长,头发也随时散落到了他的胸前。

她这么忠心耿耿地追随在哥哥身旁,要的不就是被如此信任吗?不然的话纵使荣华富贵又有什么意义?

“好啦,别孩子气了。”夏尔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细滑的金色头发,“刚刚不是挺厉害的吗?可把那些商人都镇住了。”

“在外人面前我当然要强势一点了,不然他们怎么会听我的话。”芙兰低声回答,“但是在您的面前,我……我只想和您就这样呆在一起。”

“傻孩子!”夏尔一时无话可说,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种毫无保留的爱意,才最让人感动。

兄妹两个人就这样拥抱在了一起,一时间仿佛时间的流动都已经停滞下来了一样。

“您为什么要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交给那个孔泽来办呢?”在温馨的享受结束了之后,芙兰的意识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然后开始继续为哥哥考虑了起来。

“他是个专家,以前在警务部门工作过,而且成就斐然,只是因为后面的政治变动所以待不下去了而已。”夏尔小声地跟妹妹解释,“以前他和我作对的时候还让我吃过点亏,所以对他的能力我是十分欣赏的。”

“难怪!”芙兰恍然大悟。

从几年前孔泽出现在哥哥身边并且一直被他委以重任开始,她就一直都在揣度这个老是板着脸的青年人的身份,如今一看,果然不是凡俗之辈。

“你对他有意见吗?”夏尔反问。

“我……我和他来往不多,所以谈不上什么恶感,不过……就我的印象来看,他是个很阴沉的人,心机很重,一般情况下很难看出他在想什么。”芙兰字斟句酌地回答。

因为之前英国之行的关系,她和玛丽与孔泽发生过一点小矛盾,也留下了不怎么好的印象,所以明知道哥哥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他,“我觉得有时候他挺可怕的。”

“没错,有时候他确实是有点可怕,但是我们需要的不正是可怕的人吗?”夏尔微笑了起来,“他可能确实心机深沉,但是只要他还追求荣华富贵,他就会一直为我所用。”

“可是很多人都能给别人荣华富贵,不是吗?我们的陛下甚至还能给爵位呢。”芙兰小心地劝谏着哥哥,“您让他这样的人来监视有可能背叛的人,固然是人尽其用的明智之举,可是如果他背叛您呢?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么多事情了,一旦他背叛了,就会给我们带来无可估量的损失……难道您能够保证他是绝对忠诚于您的吗?”

这话倒是十分犀利,夏尔也没办法反驳。“哎……你说得对,我没有办法保证,只能尽量使用。”

是啊,身处高位之人,身边的人有几个能够完全信任呢?每一个都必须提防,结果这就成为了君王们的怪圈,拼命要用一个个特务机关能够互相监视,哪怕夏尔现在不是君王,但是当自己逐渐位高权重的时候,和周围的人们也总会有一种生疏感,更加没办法完全相信绝大多数人会毫无保留地忠诚于自己、更加不敢赌别人会全心全意跟随自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暗中让孔泽来监控一些人。

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做到完美。“可是我们是要做事的,不能把精力都放在对内监视上面,要是又提防这个又提防那个,那还怎么做事呢?就算是国王又能怎么样呢?他有内政部,有监察部门,还有宫廷禁卫,结果呢?还不是被一次次革命赶跑。”

“话虽如此,但是您如果一点儿也不对孔泽先生做提防的话,我还是觉得有些危险。”芙兰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我不是说,他一定会背叛我们,我只是说,您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良心上面,这是您教导过我的呀!”

芙兰的话让夏尔又是怔了一下。

不得不说,这确实很有道理。

“你倒是把我的话都记下来了,比我本人记得的还要多!”他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可是现在没办法,我还没有掌控和他差不多一样的人,所以现在没有人能够监控住他。如果我让什么闲杂人等来监视他的话,只会白白寒了他的心,没有任何意义。”

“那就让我来吧。”犹豫了片刻之后,芙兰干脆地说,“您可以完全信任我。”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夏尔摇了摇头。

“没错,这方面我不如他,可是他的资源本来就是您给的,您收回一部分去又怎么样呢?这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就算他心里知道,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吧?”芙兰自信满满地看着哥哥的侧脸,“再说了,他也不可能一辈子就光做见不得光的事情吧?您为他洗白身份,让他可以一辈子荣华富贵生活下去,然后从他这里收回一部分东西,这已经很对得起他了,他应该感谢您才对!这是一种万全的安排,先生,请您相信我吧,这绝不是出于我个人的私利考虑。”

夏尔转过头来,看着妹妹的眼睛,从里面看到了热忱的烈火,和毫无保留的坦率。

这席话听上去不那么让人放心,但是仔细一想,确实又言之有理。

没错,自己确实一直以来过于依赖孔泽了,他也没有辜负自己的期待,在几年内建立了一个情报网络,虽然规模不大,而且只是草创阶段,但是毕竟已经可以让自己受益匪浅。

他有功劳,但是,是到了让他慢慢让出一部分东西来的时候了。可以用金钱用地位来回报他的辛劳,但是绝不能再让他继续掌控全局。

“好吧,你说服我了。”夏尔最终点了点头,“我同意你的看法,特雷维尔小姐。等到战争结束,我会让孔泽交出一部分职权和人手供你支配的,希望你能够继续以之前的热忱来迎接新的挑战……”

“这有些难,但是我一定会克服它的。”芙兰几乎泫然欲泣,“我会向您证明的,这世上您唯一不用担心的人就是我。”

“我还能说什么呢……?”夏尔耸了耸肩。

芙兰一直在后边抱住了他,所以她高耸的双峰也在他的后背轻轻按压,让他感觉到一种奇妙的弹性,两个人这样紧紧地贴着,这让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就要到晚餐时间了吧?我们一起共用晚餐吧?”为了摆脱这种微妙的尴尬,他勉强说。

“我十分乐意。”芙兰点了点头,然后,她又凑到了夏尔的耳边,“另外,有一件事您还记得吗?”

“什么事情?”夏尔有些疑惑。

“我之前说过,我想要跟随爷爷一起去前线,您还记得吗?”芙兰在夏尔耳边说,吹得他耳朵有些发痒,“我想要就近照顾他。”

“难道你是认真的吗?”夏尔有些吃惊了,“那里的生活条件很恶劣。”

“再恶劣能够那些在战场上拼命的人们恶劣吗?”芙兰反问,“难道您不担心爷爷的身体吗?他已经那个年纪了……”

“这……”夏尔微微一滞,他确实很担心。

“他身边肯定有不少人负责勤务,可是谁又能像我那样一辈子和他朝夕相处,明白他的嗜好他的习惯呢?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了。”芙兰平静地说,“再说了……我还可以带着一些志愿人员去照顾伤员,如果我这么做的话,那么人们对我们的评价一定会变好……而且,至少我们也可以多挽救一些人的生命。”

“我从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有这么仁慈的想法。”夏尔忍不住苦笑了。

“这无关仁慈,我只是觉得……人们越是尊重我,就越不会怀疑我们……不是吗?”芙兰也苦笑了起来,“我已经找好了一群志愿者了,等到我们这边的事情办理妥当,我就可以带着她们一起去前线,开办医院照顾伤员。”

“你居然……”夏尔没有想到妹妹居然这么有行动力。

他想要反对,但是看着妹妹的眼睛,又知道这是她的决定。

“好吧……那就希望你一切顺利吧,我这边会尽量给你安排条件的。”

“您能够支持真是太好了!”芙兰十分高兴地笑了,然后后伸手放到了夏尔的肩膀上,“我最近还学了一些护理,您来试试?”

她小心揉搓着夏尔的肩膀,夏尔微微闭上了眼睛,这还……确实挺舒服的。

“如果我这么做的话,他……他大概就会原谅我们吧?”在夏尔的耳边,芙兰低声说。“有了他的祝福的话,我会感激上帝的!”

“傻孩子!”夏尔忍不住再叹了口气。

“您不就喜欢傻孩子吗……”芙兰微微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