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摊牌与劝谏

第一百六十六章 摊牌与劝谏


                随着夜幕的降临,卡洛娜皇后陛下的生日庆典也来到了顶峰,皇宫的礼炮仍旧在轰鸣,早已经准备在城中各个角落的烟‘花’也开始大量绽放在空中,在炮声和嘶鸣声当中,各‘色’各样的彩‘色’光晕在空中张开,形成了一幅又一幅转瞬即逝的美景,而城中的居民们也纷纷在家中和街道上欣赏着这些烟‘花’的表演,还有不少人在街上狂欢,庆贺着帝国的皇后陛下的生辰。.: 。

在这样一个举国同庆的夜晚当中,奥地利帝国的弗朗茨-约瑟夫皇帝陛下和他的未婚妻也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晚餐之后,宫廷开始了盛大的舞会,出席的重臣和名流们,在两位陛下和他们的妻子的领舞之下翩翩起舞,在宫廷当中华贵的水晶吊灯的照应下,珠光宝气四溢而出,满目都是翩翩起舞身着华服的贵‘妇’小姐,场面让人目眩神‘迷’,几乎再现了拿破仑皇帝时代帝国宫廷的恢弘盛景。

直到深夜时分,这一场宴会才最终结束,万家华灯慢慢熄灭,宫廷也重新陷入到了寂静当中,卡洛娜皇后的生日终于过去了,这一场筹备了许久的庆典也终于到了尾声。

然而,奥地利皇帝的行程并没有结束,甚至对他来说,才是刚刚开始。

对卡洛娜皇后的生日庆典,他是以一种礼貌的旁观态度参与进来的,心里并不认为有多么重要,而有些事情,对奥地利就是至关重要了,而这些事情必须通过某种更为隐秘的方式来进行。

就在庆典之后的第二天中午,在一队身穿着制服的禁卫军骑兵的护卫下,载着奥地利皇帝和他的未婚妻的马车缓缓驶出了巴黎城,来到了城郊,然后停到了到了一座府邸当中。

这里就是特雷维尔大臣阁下的府邸了,它原本是前朝儒尔维尔亲王的府上,自从‘波’拿巴家族****之后,将它半卖半送地赐给了特雷维尔大臣阁下,而今天的弗朗茨-约瑟夫陛下,就亲自莅临这座前朝亲王、当朝大臣的府上——这当然不可能只是礼节‘性’的拜访而已。

府邸当中的仆人们,都穿着新式的制服,就连纽扣也擦得锃亮,他们的动作十分迅速,而且神‘色’恭敬当中又有一些紧张,每一个人都似乎觉得能够接待一位皇帝陛下,实在与有荣焉。

奥地利皇帝访问法国,本来就是几百年来未有之事,而下访一位法国大臣,更是闻所未闻,由此可以见到他们的主人在帝国朝廷内、在欧洲各国眼中的地位,自然也让他们感到面上有光。

在仆人们装作不经意的注视下,皇帝陛下和他的未婚妻穿过了前庭,联袂来到了宅邸‘门’口的廊柱之下,而这时候,早已经等候在廊柱之下的夏尔夫‘妇’马上走下了台阶,迎向了这对身份超然的未婚夫‘妇’。

“陛下,十分感‘激’您能够莅临寒舍,这真是令我万分‘激’动。”夏尔走到了皇帝面前之后,躬下了身来,恭敬地对对方行了礼,“眼下,我们一家人都齐聚一堂,他们都十分期待能够得到招待您的荣幸。”

“希望不要让您因为我们的拜访而太过于辛苦才好。”弗朗茨-约瑟夫陛下只是淡然一笑,虽然口中说得十分谦虚,但是却也颇为矜持,似乎保持了不冷不热的距离。“请您和您的仆人们都放松一些吧,否则可真是让人过意不去。”

“您虽然拥有谦虚和仁慈的心,但是您无法阻止人们对您的崇敬,陛下。”夏尔满面笑容地恭维着对方,“我们都十分热忱地盼望着今天的到来,并且希望您能够在我们这里得到最为无微不至的服务,所以我恳请您不必顾忌我们,陛下。”

“这真是让人过意不去。”弗朗茨-约瑟夫陛下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夏尔的恭维让他也有些受用,哪怕知道这只是客套而已。

而在两个人说起客套话的时候,夏洛特也走到了伊丽莎白公主的面前,然后同样将她恭维了一番,不过公主看上去有些怯生生的,似乎不知道怎么应付这对夫‘妇’,好在夏洛特也知道公主不大能够应付这种社‘交’场合,所以只是微笑地应对着她,并不让公主感到为难。

在谈笑之间,皇帝陛下和公主殿下已经在夏尔和夏洛特的带领下走到了府邸当中,而这时,大厅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了,两个年轻人是夏洛特的兄弟菲利普和欧仁,而那位青年小姐正是夏尔的妹妹。

特雷维尔家族的年轻一代人们都已经齐聚一堂,共同迎接这位皇帝陛下的到来。

在皇帝陛下面前,夏尔将这几位年轻人一一介绍了,然后他们都对皇帝陛下和公主殿下毕恭毕敬地行了礼,而他们两个也都十分有礼貌地回复了,一下子让大厅当中的气氛变得十分融洽。

不知道为什么,夏尔感觉比起在皇宫里面,皇帝陛下和公主殿下要更加自如地多,说话也不像昨天那么拘谨了。恐怕这一来是因为这里的人更加少,皇帝陛下不用说太多客套话,二来是因为特雷维尔家族毕竟是一个古老的贵族世家,和‘波’拿巴家族比较起来,更让皇帝陛下感觉舒心一些。

而特雷维尔家族的年轻成员们也同样感到与有荣焉,他们虽然出身于公爵‘门’第,但是平常等闲哪里有机会得到亲口和一国皇帝说话的机会?菲利普和欧仁都不由得有些‘激’动,心想这将是以后自己可以拿来和朋友们吹嘘的谈资。

至于芙兰,倒更加冷静地多,已经和俄国沙皇以及皇太子殿下谈笑风生过的她,对这种大人物已经有了不少来往的经验,不再有心理上的仰视感,从小经过哥哥言传身教的她,更加不觉得这些人有什么值得仰视的,因为应对起来更加自如。

不过,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隙间,她小心地注视了伊丽莎白公主许久,仿佛要从中看出对方为何能够得到兄长如此赞誉的原因似的。

伊丽莎白公主无法感受自己正在到被人冷静估量,相反在和特雷维尔们的谈笑当中,她反而显得开心了不少,毕竟这里就算是最年长的菲利普和夏洛特,也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和一群年轻人呆在一起,比面对一群穿着制服佩戴勋章的老头子要更加让人自如得多。

就在谈笑之间,一位仆人拿过了一个匣子,毕恭毕敬地走到了夏洛特的旁边,而夏洛特从容地接过了匣子,然后直接向公主殿下递了过去。

“亲爱的殿下,我万分冒昧地请您收下我们的礼物,以便让您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回忆……”她面带笑容说,“些许薄礼,还请您不要嫌弃。”

公主殿下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她看了看旁边的未婚夫,不知道应不应该收下。

而皇帝陛下倒没有什么迟疑,他微微点了点头,毕竟,在这样的场合下如果拒绝夏洛特奉送过来的礼物的话就有些过分了。

于是公主殿下双手接过了这个小匣子,然后随手打开来看了一下。

“呀。”她小声惊呼了一声。

躺在这个小匣子里面的,正是一串黑‘色’的珍珠项链,这些珍珠形状浑圆,而且大小几乎完全一样,它们在红‘色’的丝绒的映衬下闪耀着光泽,让人看得有些莫名心动。

虽然她家并不算是特别的富贵家庭,但是已经被奥国皇帝选为未婚妻的公主殿下,当然已经见惯了各种珠宝,不过在仓促之下看到这么美丽的项链,在人类的天‘性’之下自然会刹那间怦然心动。

看到公主殿下这么动心的模样,夏洛特的笑容更加欢畅了,这些黑‘色’的珍珠,都是夏洛特通过他们那位远亲德-拉图什-特雷维尔伯爵的关系,从南太平洋的群岛当中拿过来的,真可谓是罕见的奇珍,而这串珍珠项链所使用的珍珠更加是从这些珍珠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让她费了不少功夫。

不过,当看到公主殿下这么喜爱的样子,这些心血就不算白费了。

“您给出这么贵重的礼物,真是让人过意不去……”在瞬间的怦然心动之后,公主马上清醒过来了,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夏尔和夏洛特,“我们今天只是过来拜访做客而已,让您一家兴师动众就已经十分过意不去了,真的不敢这样劳烦您。”

她当然知道,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就能够得到的珍贵礼物,特雷维尔家族送出这么贵重的东西,天知道是图谋什么,她不想让身为皇帝的未婚夫为难。

“您如果肯收下这份薄礼的话,那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赞赏了。”夏洛特仍旧微笑着,“我希望您能够赐予我们这样的荣幸。”

夏洛特一点也没有给公主退缩的机会,而这让公主更加犯难了,她又看了看她的未婚夫,而弗朗茨-约瑟夫皇帝陛下却仍旧是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浑然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哈布斯堡的皇帝从来无需为金银财宝费心,更不会觉得会欠了谁的人情,大不了随便再给一份回礼就行了,反正他的宝库里面有的是传世的珠宝。

“那就谢谢您的盛情了,夫人。”看到皇帝认可了之后,公主殿下也放下了心来,然后马上跟夏洛特道谢。“我真希望能够回报您。”

“您如果能够满意我们的招待的话,那么就是最好的回报了。”夏洛特笑着回答。

而在公主殿下收下礼物之后,这些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融洽了,谈笑之间也多了几分年轻人特有的轻松感。

但是,这种轻松感并不是奥地利的皇帝陛下所追求的东西,在不经意之间,他又看向了夏尔,然后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差不多已经到了时候了。

而夏尔自然也心领神会,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再度向皇帝陛下躬了躬身,“我很高兴能够再度和您叙谈一番,陛下。”

他说者无心,皇帝陛下的表情却微微地僵了一下。

显然,他的话让皇帝陛下想起了两个人上次的会面,在那时候,他有外‘交’幕僚助阵,却仍旧被夏尔以强势的态度把握了会谈的走向,并且任由他大肆吹嘘了一番法国的强大,这种强势态度自然并不为皇帝陛下所喜欢。

可是,皇帝陛下到了如今,自然也早已经熟悉了和他的那些不喜欢的人共事了。

他做了一个手势,夏尔马上离席,带着皇帝陛下往他的书房走了过去,而其他人当然也心领神会,谁也没有对此多置一词。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书房里面,在把‘门’关上之后,客厅当中的欢声笑语已经被‘门’所隔绝,这里已经是一片幽静,然后夏尔拉开了窗帘,让‘花’园的美景从窗外一览无余。

“很高兴能够再和您畅谈,陛下。”夏尔走回到了皇帝陛下旁边,然后坐了下来。

“这确实是让人期待。”皇帝陛下低声回答,不过并不显得有多么热情。

他也不想再继续说客套话了,“请告诉我吧,处在目前的形势之下,您和法国是否准备履行当时对我国的承诺?”

“恐怕,在这个时候,我们驻俄国的公使已经对俄国政fu提出最后通牒了吧。”夏尔以罕见的诚实态度,跟弗朗茨-约瑟夫皇帝陛下坦诚了。

“什么?!”伴随着最初的惊愕,皇帝陛下禁不住惊呼出声。

然后,惊愕马上消褪,取而代之的是焦虑与……愤怒。

他原本害怕的是法国人不够积极,不肯履行承诺站出来武力制止俄国人的行为,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法国人居然现在已经直接准备对俄国人发起最后通牒了!

毫无疑问,这是他们蓄谋之下的举动——考虑到巴黎和彼得堡两地消息的往来时间,这一定是事前就确定好的时间,也就是说,他们非要掐着这个时间点来给俄国人和奥地利人同时发威,同时让这个举动显得像是法奥两国的共同立场。

太过于积极了,积极地过了份,以至于现在把他也拖到了尴尬的场地里面。

原本他以为法国人就算要武力行动,准备时间也会拖上一段时间,哪里想得到他们居然是如此不顾一切。

“你们……”皇帝陛下皱紧了眉头,似乎想要斥责夏尔,但是又想不出措辞。

“陛下,您着急什么呢?”夏尔早有准备,于是不慌不忙地反问。“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你们需要抵御俄国人,而我们毫不犹豫地准备为欧洲各个民族抵御俄国人——这是我们在履行保卫欧洲文明的承诺,这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我们很高兴我们能够这么快地履行它。”

“为什么非要挑在这个时候?”皇帝陛下紧皱着眉头,十分严厉地看着夏尔。

他想要指责夏尔,但是一下子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毕竟确实是奥地利人请求法国人对俄国使用武力的。

“这是为了让您同样地表达出态度来,陛下。”即使是面对一位皇帝的愤怒,夏尔也毫不慌张,“我们不能给俄国人任何侥幸,奥地利人如果和我们一起表态的话,俄国人肯定会害怕的。”

“这不是你们事前的承诺!”皇帝尖厉地反驳。

“但是这是必须的!如果您不能以凛然的姿态对俄国人表‘露’出您的不满的话,那么您就是在违背您的先祖们的教导!”夏尔毫不退让地反驳了对方,“毫无疑问,俄罗斯人十分强大,但是哈布斯堡皇室不会惧怕任何强大的敌人,当年貌似不可一世的土耳其人曾经几次来到维也纳城下,不正是您先祖们以那种无畏的气概将他们赶跑了吗?您对俄国人也同样如此——更何况,现在您还有两个大国作为朋友站在身边……您为什么还要迟疑呢?您可以武装中立,但是您必须表态,这就是我们和英国人的意见!请接受它!”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