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忠告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忠告


                “如果有一天,您就会明白的了……”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而且听上去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指什么,公主殿下彻底‘迷’糊了。.: 。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终有一天,您会认识到我现在所说的话是多么正确了……我只能期待这一天不要太早降临。”皇后陛下摇了摇头,神‘色’当中有些黯然,“到时候您就会明白了,等待着您的绝不会仅仅是鲜‘花’和荣耀而已,还有无止境的忍耐。”

虽然皇后陛下是突然发现自己有机会成为法国皇后的,而且也并没有为之钻营过,但她之前毕竟年轻,也曾对自己的皇后生涯有过一些期待,可是当真正成为皇后,体会过其中的酸甜苦辣之后,她曾经的期待都已经猝然消失了,只剩下了对现实的无可奈何。

初时她曾经备受宠爱和关注,还算是体会了一会儿皇后的尊荣,可是当新婚的热情结束之后,所剩下的就只有冷冰冰的现实了。

她跟公主所说的一切,正是她的肺腑之言,也正因为在这一年多中和‘波’拿巴皇帝的相处,才让她体会到了这一切。

看到了皇后陛下如此颓丧的情绪,公主的情绪也不由得低落了起来,她低下了头,仿佛也在为自己之后的皇后生涯默默担忧似的。

眼见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凝重,皇后陛下心里也有些懊恼了,后悔自己说得有些过于灰暗,恐怕吓坏了这个小姑娘。

“好了,其实我这也只是自己随口一说而已,您也不用特别放在心上,毕竟虽然同是皇帝,两个人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您的未婚夫年轻英俊,而且品德高尚,他不会不将您放在心上的。”皇后勉强地笑了起来,“所以您只要把我的话当成一种告诫就好了,毕竟有时候我们心里有所准备的话,就算真要碰到了倒霉事也会宽心一点。”

“我恐怕也只能期待上帝能够继续眷顾我了。”伊丽莎白公主‘露’出了不符合年龄的苦笑。“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只能继续听天由命。”

确实,不管现在还有什么样的顾虑,既然婚约已定,她就算后悔也没有用了,她无法能够承担得起和哈布斯堡皇帝联姻却又自己毁约的代价,更何况她也对年轻英俊的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充满了憧憬,又怎么可能割舍得下去?

本质上,她已经毫无退路了。

“上帝当然会继续保佑您的。”皇后陛下低声说,“不过,您最好要做到几件事。如果您都做到了,那么您的皇后生涯就会少几分坎坷,至少会让您心情更好一些。”

“哪几件事?”公主连忙问。

“首先,最重要的是,尽早生出一个儿子来,满足这些皇帝们传承他们可怜的家业的悲剧使命,如果您能做到,那么您的自由就会来临了,他们对您所求的也无非就是这么一点儿东西而已。”皇后陛下的语气突然变得感伤起来,仿佛是在痛陈自己的苦楚一样,“其次,不要太‘迷’恋您的丈夫,当您‘迷’恋一个人的时候您就把自己居于卑下的地位了,您不要觉得您比皇帝卑微,您要把和他婚姻当成一次对等的‘交’换,他有多眷顾您,那么您就给他多少眷顾reds;。如果他真的爱您,那么您就不妨爱他,如果他做不到……那么您也可以为自己另外寻求慰藉,而不是自己默默承受痛苦。”

“上帝啊!”听到了皇后陛下小声说出来的建议之后,公主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这种公开鼓励自己以后可以“另寻慰藉”的话,她之前可从没有在任何人那里听到过,哪里想到会在另外一位皇后口中听出来?

出身于她那种家庭的孩子,当然并非与世隔绝,也知道在上流社会当中所发生的一些龌龊荒唐事,可是就算如此,一个皇后公开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有些超出了她的想象,而这也确实说明卡洛娜皇后现在真的是抛开了外表的虚饰,跟她推心置腹地说出了这些话。

“您……您这么做过了吗?这……这太让人惊讶了。”她小心翼翼地问,深怕惹得对方不高兴。

“我……?我当然还没有。”皇后陛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摇了摇头,“事情还没有到那个份上,我只是给您提出一个建议而已,您可以不听。”

“我……我知道了……”公主不安地眨着眼睛,显然皇后陛下的话,让她有些大受震撼,看上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会……我会记住您的话的。”

“别说得这么正式,这只是我们‘私’人之间的闲谈而已,我说完以后就忘记了,您听过之后也可以忘记。”皇后陛下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做了一个谈话就此终止的手势,“好了,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出去了,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等待着我们呢。”

这时候公主才重新恢复了镇静,然后她隐隐约约也听到了外面的人声鼎沸。

算时间的话,她的未婚夫和皇帝陛下也该回来了,接下来将是两个帝国最为尊贵的两对夫‘妇’联袂出席皇宫内盛典的时间了。

她并不是特别喜欢出席这种盛大的仪典,但是这不就是皇后的义务吗。

在她恍惚之间,两个人走出了房间,而她们刚刚出‘门’,‘门’外‘侍’立的宫廷‘侍’从们马上跟她们行了礼,而那些等待着的宫廷贵‘妇’们也同时盈盈屈膝。

她们所蓬松的华贵宫裙,瞬间在地面上留下了几朵绽放开的‘花’朵,姹紫嫣红的衣裙配合上她们的手势,倒让人有些目眩神‘迷’。

这种炫耀式的场面,让还没有真正成为奥国皇后的伊丽莎白公主稍稍楞了一下,法国人的宫廷风格,哪怕是身为王族的她也极少见过。

不过,已经当了一年多法兰西帝国皇后的卡洛娜皇后,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所以她根本无动于衷,只是轻轻地抬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大家起身,然后她就直接带着公主走到了一位贵‘妇’面前。

“他们现在已经回来了吧,特雷维尔夫人?”

“是的,陛下。”这位夫人又稍稍躬了躬身,“两位皇帝陛下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准备等您和公主殿下前往宴会厅。”

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公主才发现这位夫人她认识——不正是去年她在美泉宫认识的特雷维尔夫人吗?

她马上跟这位夫人笑了笑,以示友好,而这位夫人也发现了她的表示,所以在回复皇后陛下之余,也冲她笑了笑。在这么多人当中碰到了认识的人,也让公主宽心了不少。

“那好吧,请带我们一同过去吧,可不要让陛下久等了。”皇后陛下以那种和刚才截然不同的、略带冷漠与矜持的语气说,“今天这样盛大的日子,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帝国感到由衷的欢庆。”

“是,陛下。”夏洛特笑着回答,然后对‘侍’从们挥了挥手。

很快,在‘侍’从们的引领下,这群贵‘妇’簇拥在两位皇后后面,一起向宴会厅走了过去reds;。

在两位皇后陛下以及众目睽睽之下,夏洛特一副镇定自若的风范,从容不迫。她深得皇后陛下的信任和眷顾,哪怕之前因为生育休养了许久,她的首席‘女’官的身份依旧坚若磐石,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风‘波’而产生任何动摇。

很快,这一群贵‘妇’人们就来到了皇宫内宏大的厅堂当中,刹那间,因为流苏、珠宝、勋章和水晶吊灯所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刺目光线,‘荡’漾在这片珠光宝气的世界当中,也让这里变成了一个虚幻的世界。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卡洛娜皇后陛下和伊丽莎白公主殿下走到了厅堂的中央,然后分别走到了两位皇帝的身边,而这两位皇帝,也同时庄重地伸出手来,挽住了自己妻子和未婚妻的手,共同转过身来,面对着对面一大群身着华服的绅士淑‘女’们。

他们的表情十分严肃,动作缓慢,犹如在舞台上排演过无数次的动作一样,而他们对面的人们也同样庄重,虔诚地看着面前的四个偶像,犹如看着君主制度的本身。

君主制度和宫廷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仪式感,也只有那种人人投入其中的仪式感,才能让人恍惚当中真的相信,这些人会与凡人会有所不同。

而这时候,夏尔也已经和他的妻子联袂站在一起,他们也成为了这种仪式的一部分,然而因为地位超然的缘故,他们并非仅仅是配角而已。他们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帝王和皇后们,不怀崇敬,当然也不怀恶意,仿佛只是在欣赏一幕新的戏剧一般。

眼见气氛已经被烘托出来了,两位陛下相视一笑,然后法国皇帝友好地做了一个手势,请求奥地利皇帝先行发言。

年轻的皇帝陛下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英俊的面孔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愉悦之感。

“各位先生‘女’士们,感谢你们今天来到这里,欢迎我和我的未婚妻的到来。我很高兴自己能够来到这样一个伟大而又文化悠久的国度,享受一次愉快的旅程……”他以尊敬当中不失尊严的语气,慢慢地说出了这番话,既不让人感到高傲矜持,又不让人感到卑微谄媚,“法兰西对我们的接待,热情得让我们受宠若惊,我们无比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个民族热情好客的‘性’格。同时,我也期望,当我们回到奥地利之后,我们也有机会,能够以同样的机会来迎接诸位的到访……我迫切地想要向诸位证明,在热情好客方面,我们奥地利人是绝对不会愿意落于贵国之后的。”

这种台词当然是事前就被外‘交’官员们经过几十次的商量和推演,一字一句地安排好的,不过经过多年训练的皇帝陛下,自有办法将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仿佛真的是他的内心所想那样。

在他这番话说完之后,马上就响起了不绝于耳的掌声,人们当然喜欢别人说自己热情好客,也对皇帝陛下如此谦恭的态度感到十分高兴。

“我十分感‘激’陛下能够力排众议,访问我们的国家。”在掌声稍稍平息一些的时候,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也发言了,“我衷心地相信,在陛下来访之后,法兰西和奥地利两个伟大国家之间,能够翻过过去的那些记忆,重新走入新的篇章!”

雷鸣般的掌声再度响起,这时候还伴有一些欢呼声,显然大家不是因为皇帝陛下说得好听才这么热切地附和的。

在这些掌声当中,拿破仑三世皇帝也颇为自得,他回过头来,打量了一下弗朗茨-约瑟夫陛下,仿佛在炫耀自己对这个帝国的掌控力似的。

而就在这时候,夏尔也把视线放到了这位陛下的身边,朝那位公主点了点头,沉默地提示着两个人曾经有的友好回忆。

公主马上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好奇地看了过来,不过当看清是他之后,犹如触电了一样,公主猝然偏开了视线,似乎有些惊慌。

“奇怪,她怎么了?”夏尔心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