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章 保护人

第一百六十章 保护人


                在和家族成员们达成了共识之后,夏尔便不再多言,和家人们共进了晚餐,他借着这次机会和家人们结成了统一战线,并且展露了自己毫不动摇的决心他对夏洛特毫无怀疑,并且会坚定不移地继续和她站在一起。 

虽然他和夏洛特从小就经常吵架,虽然他们结婚后也时常发生争吵,甚至就连最近还差点决裂,但是遭逢意外打击之后,夏尔发现,他和夏洛特之间的感情羁绊竟然有这么深,他一点也不肯因为勒鲁什的怪异形貌而怀疑自己的妻子,更别说去和她决裂了。

在他的决心之下,特雷维尔的其他成员们也纷纷表示统一立场,要维护夏洛特和这个刚出生的孩子的名誉,虽然很遗憾,特雷维尔侯爵还是没有表态,但是这些人的表态已经给了夏洛特足够的勇气,让她从可怕的打击当中稍稍恢复了过来。

而正如夏尔所预料的那样,在几天之内,“特雷维尔夫人生下了一个怪异形貌的孩子”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社交界,并且一下子成为了流行一时的新闻,被人们在暗地里热议着。

虽然考虑到特雷维尔大臣阁下的权势,没有人会在正式场合大声谈论这个新闻,但是背地里好奇心满满的人们则窃窃私语,有些人因为好奇,询问着这件事是否另有隐情;有些人则满怀恶意,故意说一些为夏洛特辩解的话,却在话里面暗藏机锋,直接暗示夏洛特可能是“一时不慎”,以至于留下了风流的恶果。甚至还有些人更为恶劣,干脆地将这件事和整个帝国的高官显贵们都挂连在了一起,痛斥帝国的统治者们的荒唐无行。

这股风潮,就如同绝大多数混杂着风月和政治的流言一样,最后汇聚到了宫廷当中。

在巴黎中心的杜伊勒里宫里面,今天依旧是淑女绅士们汇聚一堂。

帝国的皇后陛下在枫丹白露宫当中度过了整个冬天,前两天才刚刚回到这座皇宫里面,而随着她回来的,自然还有她身边的整个贵妇群体们。

而有关于夏洛特的这个新闻,则几乎成为了她们两天来最为主要的谈资。

身为皇后陛下的首席女官,同时又深得皇后陛下的信赖和宠爱,夏洛特在平常享受了这群人的尊崇之余,也在暗地里被她们嫉妒着,这种嫉妒在积蓄了许久之后,已经变得极为浓烈,如今能够得到一个机会来宣泄,自然如同山洪暴发之势一泄不止。

她们不仅想要发泄一下嫉妒心,更想要的是在皇后陛下耳边败坏夏洛特的名声,以便让她失宠。

“真是吓人啊,一个紫色瞳孔的孩子,您没听说过吗?这会给家族带来厄运的吧?”在杜伊勒里花园的花丛当中,几位贵妇们聚集在一起,一位穿着宫廷长裙,手里拿着扇子的贵妇故作惊骇地对旁人说,“我们的夏洛特也太不走运了……”

“是呀,我也觉得这太不走运了……”一位年轻一些的夫人点了点头,她的语气似乎意有所指,“好歹夏洛特也挑一挑嘛……”

“噗哈哈哈……”她的话惹起了几声轻笑。“多不走运啊,太可怜了!”

她们的打扮都十分华贵,衬托得本人婀娜多姿,就连笑容也都十分动人,简直可以和花圃中的那些在初夏时节盛开的鲜花争奇斗艳,可是她们话中所隐含的东西却犹如冰刀,冷冽而尖锐地向不在场的夏洛特刺了过去,只恨不能一次把她刺到底。

“听说特雷维尔先生倒没发怒,他好像已经认了账了。”又一位参加了进来,她看上去最为年轻,从打扮来看似乎还没有出嫁。

“也真亏得我们可爱的夏尔能忍下去……这可不容易吧?”她旁边的那位夫人回答,“他是那么漂亮那么精明的年轻人,夏洛特还会有什么不满的呢?我真搞不懂,这个年轻人是那么漂亮!而且又那么有能力!”

“也许就是太过于有能力了,所以事情太多,把妻子给冷落了吧。”最初开口的那位夫人随口回答,一瞬间她似乎就在完善了整个剧情,“我见过很多类似的事情,有些女人就是这么不容易满足,不是吗?”

“那……那夏尔怎么会忍下去呢?我和他见过几次面,他可不是会忍气吞声的人啊?”刚才那位小姐更加疑惑了,“那是个多厉害的年轻人啊!有时候我真挺羡慕她的。”

“这您恐怕就不太明白了……”一位夫人诡异地笑了起来,“您没听说吧,夏洛特的爷爷死的时候,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魔法,老人把遗产都留给孙女儿支配了,就连亲儿子和亲孙子都只能在旁边看着,所以这可是一笔大钱呢……”

“原来是这样!”这位小姐似乎恍然大悟,“难怪……难怪她那么趾高气扬,原来是靠这点来压住家里人的。”

片刻之后,她似乎又有些怔忡地闭上了眼睛,“我……我要是她的话我绝不会那么做的,有这样的丈夫我就很满足了!”

“现在虽然做不了夫人了,但是如果是要满足一下的话,您说不定是挺有机会的啊?!”夫人笑了起来。“我们可爱的夏尔也需要慰藉,不是吗?”

她这句话又惹来了哄堂大笑,这些夫人们都拿着这位小姐打趣,带来了一波又一波欢声笑语。

在不远处一直默不作声的玛蒂尔达,捏紧了拳头。

你们这些人……真是太恶毒了!

在卡洛娜皇后陛下来到法国之后,她被父亲介绍给了皇后陛下认识,因为年纪差不多,而且行事谨慎,志趣也十分高雅,她被卡洛娜皇后陛下赏识,被当成了陛下的一个朋友,时不时地就被叫到了陛下身边。

两个人相处久了之后,有时候会超越身份上的差别,说了一些朋友之间的体己话。

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玛蒂尔达在宫廷当中的地位也扶摇直上,被当成了一个不可以轻易被冒犯的存在。好在她的性格并不如夏洛特强势,平素也极少和人产生冲突,所以才没有惹来大范围的嫉妒。

“玛蒂尔达,您怎么了?”有个贵妇人终于看出了玛蒂尔达的异常,所以跟她打了招唿。“不舒服吗?”

“我听到了你们……你们刚才谈论的事情。”玛蒂尔达忍住了心中的怒气,然后低声说。

“哦,是这样吗?那你对这个话题也感兴趣?”一听玛蒂尔达这么说,对方的兴致也上来了,“你一定也很同情我们可爱的夏尔吧?这个年轻人一直都很遭人喜欢呢。”

“不……不是这样的,我为什么要同情他?!”

玛蒂尔达终于忍耐不住了,直接反问了对方。

“嗯?”这位夫人疑惑地看着玛蒂尔达,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爆发。

“我觉得我们谈论这种事情,是在败坏一位正直的青年人,和他妻子的名誉。他们刚刚得到了一个孩子,我们应该为他们祝福,而不是这么贬损他们。”玛蒂尔达直直地看着对方,镜片后的目光坚定而又冷静,“因为一些没有根据的猜测就做出无端的攻击,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特雷维尔先生很幸福,他没有遭遇什么不幸,所以我完全不觉得我需要同情他。”

“这是……在教训我吗?”因为玛蒂尔达的态度,这位夫人脸色变了,“您……这么跟我说话?”

玛蒂尔达皱了皱眉头。

在宫廷当中得罪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有些小事人家会记恨一辈子,从小所受的教育让她更加知道与人为善的重要性。

最初这个消息爆出来的时候,她就暗自为夏尔和夏洛特担心,然后事情的发展也正如她所担心的那样,很快就演变成了针对这对青年夫妇的嘲讽和攻击。

一开始她还忍得下去,可是当听到别人已经如此调侃取笑夏尔的时候,她终于忍耐不住了。

得罪就得罪吧,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我没有在教训您,夫人,我只是在提醒您,我们身处在宫廷当中,更应该谨言慎行,而不是为了某些无端的猜测去贬损别人。”玛蒂尔达毫不客气地看着对方,“夏洛特我们平常接触过那么多回,她是什么人难道我们看不清楚吗?她不是那种会败坏自己和丈夫名誉的人,针对她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如果我们仅凭发色和眼睛就判断血脉的话,那么亚当和夏娃该是什么样?身为他们孩子的我们又岂不是一个样?那为什么您的眼睛和头发和我不一样呢?!”

这个犀利的反问,和毫不留情的态度,让对方脸色发白,然而玛蒂尔达却丝毫不顾。

“夏洛特是皇后陛下的首席女官,也是宫廷的一员,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处在我们立场,我们应该在不利的证据出现支持,不遗余力地维护她的名誉,维护整个宫廷的名誉,否则旁人不是只会看我们的笑话吗?您说对不对?”

对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而正当她打算说什么话的时候,一位皇后陛下身边的侍从女官走了过来,然后小声地说皇后陛下召见玛蒂尔达,请她过去。

玛蒂尔达马上领命而行,而就在她离开的时候,她分明听到几句。

“她以为她是谁啊……?”

“一个破落户的女儿还敢这么嚣张?迟早叫她好看!”

她闭上了眼睛。

比起夏尔和夏洛特所承受的非议来说,这种攻击简直就是清风拂面了。

很快,她就跟随着女官来到了花园的最深处,而当今法兰西帝国的皇后陛下,正闲适地坐在凉亭当中,懒散地看着周边的花团锦簇。

“请坐,玛蒂尔达。”一看到玛蒂尔达过来,她就友好地展露出来了笑容,“我刚刚看你好像在和一些人吵架,所以赶紧把你叫走了,没有打搅你的兴致吧?”

她和玛蒂尔达之间用你来称唿,这可是难得的殊荣。

“十分感谢您,陛下。”玛蒂尔达恭敬地对对方躬了躬身,然后才坐下,“谢谢您将我从一堆荒唐的泥淖里面拉了出来,和她们说话真是让人难受极了。”

“她们怎么得罪你啦?”皇后陛下笑着问。

“就为了之前的一些流言蜚语,她们恶毒地攻击了夏洛特和特雷维尔大臣阁下,我……我实在看不过去了,所以站了出来,跟她们讲清了道理。”

“哈!原来这宫廷里面还有道理可讲啊?”皇后陛下笑得更欢畅了,“不过这个流言也确实有趣……你怎么看呢?”

“这是恶毒而且荒唐的传言,毫无根据。”玛蒂尔达马上回答,“陛下,我们应该制止一下宫廷当中的传言,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而打击一位最受陛下倚重的大臣的积极性……”

“真的有那么荒唐吗?”卡洛娜皇后陛下反问。“而且,我的朋友,为什么你这么生气呢?”

玛蒂尔达一时语塞。

确实,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底气确实地说传言一定为假,可是她实在忍受不了别人在她面前那样嘲弄夏尔,她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被人私下里如此笑话。在夏尔受到这种无端的攻击时,她简直好像自己被人攻击一样,痛苦而又恼怒。

“既然如今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坚定地支持了自己的妻子,那么我相信夏洛特是绝对清白的。”沉默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回答,“而且,这是别人的家事,现在别人自己都觉得没事,我们总不能庸人自扰……”

“说庸人自扰,倒也没说错,这只是夏洛特的家里事而已,我们凭什么要对别人论长道短呢?”这句话倒是让皇后陛下点了点头,“其实夏洛特就算……就算真的……那也没什么吧,依我看特雷维尔先生也不是个老实人,夏洛特做出点报复举动来岂不是很公平吗?”

这个玛蒂尔达倒不敢接茬了。

“总之,这件事确实没必要说下去了,我们没必要替别人关注家里事。”卡洛娜皇后陛下重新笑了起来,“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把这个流言给击溃掉呢?”

“我见过比这个更荒唐、更恶毒十倍的流言,因而我知道,流言只是依附于憎恨和嫉妒上面的寄生物而已,它来的也快去得也快,只要我们能够保持坚定的态度,继续支持夏洛特,那么流言很快就会过去。”玛蒂尔达抬起头来,看着皇后陛下,“陛下,我请您颁布命令吧,禁止在宫廷当中谈论这件事,惩罚敢于诋毁特雷维尔夫人的人,同时您可以亲自接见夏洛特,对她表示慰问,同时表明她的地位无可动摇……”

“啪,啪,啪”突然,卡洛娜鼓起掌来。

“陛下?”玛蒂尔达疑惑了。

“我亲爱的朋友,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卡洛娜皇后挤了挤眼睛,“我已经召见了特雷维尔夫人了,大概等会儿她就会来了,说起来这么久不见她,我倒是挺想念她的。”

“那您……那您为什么还要问我……”玛蒂尔达又惊又喜。

“捉弄一下你,不行吗?”皇后陛下理直气壮地说,只有在这时候,才能从她的笑容里看出她还是一个没到二十岁的少女。

这种笑容,有些促狭,充满了对朋友的调侃。“我和夏洛特是好朋友,她是真心对我尊敬的,而且是个热心的人,所以她现在有点事,我就应该帮一下她不是吗?再者说来,她的丈夫也对我有大功劳,最近还让奥国的皇帝过来给我祝寿了当然这种话我是只跟你说的。君王们不能和臣下做交易,所以我不能说我是为了功劳才愿意帮助他们的,我宁可说,这是为了友谊。”

然后,她的笑容里面又多了一些狡黠,“不过……我倒是很好奇,我的朋友,你是为什么那么义愤填膺呢?我是要报答夏洛特和她丈夫,你呢?就我的观察来看,你和夏洛特的关系不是太好吧?那天我还见到你们吵架过了,所以,为什么你要为了她的事情这么着急,甚至还跟其他人吵架呢?这可不像是你平常的作风啊。”

“我……我……”玛蒂尔达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了,但是很快镇定了下来,“我的父亲和我的弟弟都承蒙了特雷维尔先生的恩惠,所以我想报答他……”

“果然是为了特雷维尔先生啊……”皇后陛下明白了什么,然后大笑了起来,“我就说嘛,那个家伙一点儿也不老实,夏洛特就算做了点什么也没做错!”

在皇后陛下的笑声当中,玛蒂尔达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被她抬手制止了,“好啦,你没有必要跟我说一些违心的话,我不会干涉你们的事情的。不过……我真有点可惜啊,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非要喜欢那样的人呢?还有那么多人可以让你好好从容挑选……”

“陛下,这是我的私事,您不用管了,我很感激您的对我的照顾,但是我是个执拗的人,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意见的。”玛蒂尔达有些失礼地打断了皇后陛下的话,态度坚定而又泰然自若,“另外,我……我纵使做了一些不名誉的事情,也不会干下恶毒的勾当,去暗地里攻击特雷维尔夫人,我深信她确实清白无辜。”

“你们都是很好的人,为什么非要被那种人迷惑住呢?”皇后陛下皱了皱眉,最后叹了口气。

玛蒂尔达沉默无言,而这时候,在侍从女官的带领下,夏洛特也走了过来。

“很高兴能够重新前来拜见您,皇后陛下。”一看到皇后,她就行了个礼。

“夏洛特,我们可想念你了!”皇后陛下连忙招唿她也坐下,然后仔细地看了看夏洛特。

也许是因为刚刚产后的缘故,她现在脸色虚弱苍白,而且眼角间有些浮肿,似乎没有睡好甚至哭泣过多次,看得实在让人心生怜悯。不过,从她的神态当中,还是能看出一些往日的刚强和高傲。

“我可怜的朋友!”一看到如此憔悴的夏洛特,卡洛娜皇后忍不住有些心生怜惜了,“这段时间你真是受苦了。”

“想做母亲,就得受苦,有什么办法呢?”夏洛特苦笑了起来。“不过还好,母子都十分平安,一切总归是值得的。”

如果平常听了这话,也许是会觉得炫耀,但是今天这场合,皇后陛下总觉好像话里带着几分苦涩。

“既然一切顺利,那就太好了。”片刻之后,皇后陛下微笑了起来,安慰了夏洛特,“最近……最近宫里面也发生了一些不那么让人愉快的流言,不过你放心,流言总归只是流言而已,绝对不会影响到我的看法的,也绝对不会动摇你在我这里的地位……我依旧不遗余力地支持你的,等到身体好了,就来多看看我吧?皇宫里面一直没有你,我总觉得挺无聊的。”

“好的,我会尽快回来陪伴您的。”夏洛特大受感动,连忙点了点头。“谢谢您……”

她也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皇后陛下能够马上召见自己,当面表达支持,是多么难能可贵,所以当然很高兴。

“不要只谢我,这都是玛蒂尔达的建议,她对那些攻击你的流言十分愤怒,还跟很多人争辩,维护你的名誉。”皇后陛下重新笑了起来,“玛蒂尔达刚才还让我发布禁令,禁止宫廷里任何人谈论这种流言蜚语,我准备照办了。”

“这真是……”夏洛特大为意外,疑惑地打量着玛蒂尔达,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

而玛蒂尔达也有些发窘,慌忙转开了视线。

“我的朋友那么少,要是你们之间还要互相吵架那多没意思?”皇后陛下笑着说,“好了,孩子你带过来了吗?让我看看吧……”

“嗯,已经带过来了。”夏洛特马上点头,然后后面的女官送上来了一个包裹在襁褓里面的婴儿。

当看到这个孩子的形貌时,最初皇后陛下有些惊诧,不过,很快她就仔细地打量起了这个孩子。

尤其是那双晶莹剔透、折射着异样的光芒的双瞳,更是让她有些,仿佛是在欣赏什么珠宝一样。

“多可爱的孩子啊!”端详了许久之后,皇后陛下突然感叹了起来。

然后,她将自己的手指逗弄似的放到了婴儿的口中,任由他用力吸吮,而她则咯咯笑了起来。“以后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可爱的青年人的,有这么漂亮的眼睛!”

老侯爵会为了怀疑血统而暴怒,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因此她反而能够以纯粹客观的心态欣赏着这种美感。

“您能够这么说,真是太让我感激了,陛下。”夏洛特小心地凑到了皇后陛下的身边,然后放低了声音说,“陛下,我能请求您一件事吗?”

“嗯?”皇后陛下有些诧异,“请说吧,什么事呢?”

“我……我想请您当他的保护人,协助我一起照顾这个可怜的孩子。”夏洛特指了指自己的小儿子,眼角当中隐隐然有泪光出现,“这是我对您唯一的恳求,请您……请您看在我这些时间以来对您的尊敬和辛劳的份上,答应我的请求,可以吗?我真担心这个孩子的未来……一想到人们有可能他的样子而欺凌他笑话他,我就简直无法入眠了……”

夏洛特饱含着深情的话,让卡洛娜皇后一时呆住了。

从夏洛特身上,她突然联想起了自己的老父,那个从小照看她长大,关心爱护她,年老早衰的父亲。

也不知道她自己的孩子什么时候能够出生呢?

身为皇后陛下,如果无法完成法定的义务,为这个帝国带来足以延续国统的皇嗣的话,怎么看都是失职的吧。

“天下的父母真是可怜啊……”她最后经不住带着一点酸楚感叹了起来,“好吧,让我也预先尝尝做母亲的滋味吧。”

“谢谢您,陛下!”夏洛特再度站了起来,满怀感激地对皇后陛下弯下了腰,“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您今天对我们的帮助的,您将是我们一家人一直尊奉的陛下。”

“嗨呀,这时候说这么郑重的话,真是让人有些尴尬。”皇后陛下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你真感激我的话,就多过来看看我们吧,我们一起开心一下,顺便筹划一下怎么接待那位皇帝。”

弗朗茨-约瑟夫陛下预定将在不久之后就来巴黎参加皇后陛下二十岁生日庆典,这已经被法国宫廷看作为现在的头等大事,上上下下都忙着接待,皇后陛下自己也十分关心,经常过问。

“我和我丈夫一定会竭诚为您效劳的。”夏洛特也微微笑了起来,“弗朗茨-约瑟夫陛下定将在我们这里满意而归。”

“那就太好了。”皇后陛下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拿起了勒鲁什,“让我再看看这个小家伙吧?”

夏洛特会意地和旁边的玛蒂尔达暂时走开了。

“谢谢你。”当离开了这个凉亭之后,夏洛特低声对玛蒂尔达说。

“不用谢……”玛蒂尔达低着头,视线放到了脚下,“这只是我对您的小小补偿而已,我亏欠您的。毕竟,我还是没有放弃我的愿望。”

夏洛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了,但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迎向了花园中的那群贵妇。

而这时候这些人也看到了她,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她们马上堆满了笑容,仿佛刚才讥嘲她的不是她们一样。

“祝您好运,夫人。”玛蒂尔达在背后,以没人听得到的声音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