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裁决与嫉妒

第一百五十九章 裁决与嫉妒


                直到黑夜最终降临的时候,夏洛特的悲泣仍然没有结束,她的泪水似乎无法停歇,一直都在恣意流淌,显然从喜悦到震惊,这种大起大落,给她精神上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然而,哭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最终他们还是要面对问题,并且想办法解决它。

考虑到夏洛特的身体太过于虚弱,而且心情上也太过于糟糕,所以夏尔事情就让仆人到时候把晚餐给送到房间来,所以一到平常进餐的时点,仆人们就小心翼翼地将餐点给送了进来,轻轻地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马上就退开了,中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他们也都听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所以个个精神都高度紧张,在主人夫妇面前都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成为他们发泄怒火的工具。

“等等!”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夏尔突然叫住了仆人,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摇篮,“送少爷去喂奶吧,他应该是饿了。”

“先生?”仆人有些惊诧,然后局促不安地看了床上的夏洛特一眼。

为了养育自己的孩子,在临近预产期之前,夏洛特就已经为腹中的孩子准备好了乳娘,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仆人真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做,所以他有些踌躇,想要再听听夫人的意见。

很明显,如果他们打算扑灭一切非议的话,那么就用不上什么乳母了,这个婴儿将马上死去。

“还不快送去!”夏尔不耐烦了,加大了音量再催了一遍,“你们都懒怠惯了吗!”

“是!是!”仆人再也不敢怠慢了,连忙听从了夏尔的命令,将摇篮车推着走了。

从大臣阁下的态度来看,他已经明白了,主人夫妇达成了默契,不管其他方面的顾虑,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也就是说,摇篮里面的将会是一位小少爷,而不是某个“因为意外而不幸夭折”的可怜孩子。

真是幸运的孩子。仆人在心里说。

而在摇篮离开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夏洛特也一直在看着这个孩子,他并没有哭闹,只是睁着眼睛看着他刚刚降临的世界,那是婴儿特有的澄澈目光,天真无邪,纯真无垢,根本不知道自己惹出了多大的祸事。

可怜的孩子……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世上哪里会有能杀死自己亲生孩子的母亲?

“夏尔,我们应该怎么办?”在门重新被关上之后,夏洛特勉强止住了泪水,打起了精神,低声问自己的丈夫。

“什么怎么办?按之前的生活轨迹继续下去不就好了吗?”夏尔心里早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回答也十分干脆,“我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必要改变。”

“我也不想改变,可是……可是……”夏洛特却有些迟疑了,“这一切不是发生了吗?要是有人非议我们……”

“只要我们两个坚定不移,就没有人能非议我们。”夏尔平静地回答,“我是帝国的大臣,如果有人非议你的话,他必须自己好好掂量一下后果。这件事说到底只是小事,巴黎是一座骚动的城市,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新闻,我们只要以凛然的姿态面对现实,那么用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忘记这些事,另外找到别的谈资……夏洛特,只要我们两个坚定起来,一起面对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夏尔当然并不如同表面上那么轻松,处于他的地位,当然是位高权重,威风赫赫,可是他也有无数的敌人,闹出这样一件事之后,肯定会惹起不少人的非议,会有种种不堪的传闻和流言,以便发泄对他的嫉妒或者憎恨,可是他也知道,如今的夏洛特这么虚弱,他必须展现出坚定不移的一面,才能帮助她度过这次的难关,否则痛苦和自责将会彻底击垮她的。

说到底,上流社会丑闻秽事遍地都是,各种荒唐事数不胜数,当今法兰西帝国的皇帝陛下,他的母亲、拿破仑皇帝的继女奥棠丝公主,当年嫁给了拿破仑的弟弟、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她不就是在婚后生下了两个儿子以后,又和情人生育了一个私生子吗?而且还是当时就人尽皆知。

这位私生子莫尔尼先生,现在还在帝国担任内政大臣呢,也没有几个人再会为了这点事情来攻击皇帝陛下和那位大臣阁下,可见上流社会对这方面的事情,容忍度到底有多么高。

所以夏尔知道,只要他们两个人坚定不移地站在一起,并且展示出绝对不饶过任何非议者的凛然姿态,那么这件事终究会过去,而且会很快就过去,不再会有人追究。

夏尔如此表态,让夏洛特大为感动,因为她知道以丈夫的性格,肯做出这样的表态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忍不住抓住了夏尔的手,几乎又哭了出来。

“谢谢你,夏尔……我爱你。”她带着沉闷的哭腔说,“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我,他们无论怎么讲,我们特雷维尔都是高于他们的……我只怕你,怕你们怀疑我!只要有你们站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了。对了,爷爷呢?他今天不是过来了吗?他……他怎么说?”

夏洛特家族观念很重,她最为害怕的,除了是被丈夫怀疑之外,也就是为家人所不容,所以在夏尔表态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想要问问家人的态度。

而这个问题,顿时就让夏尔感到有些为难了。

爷爷的勃然大怒他是亲眼见过的,恐怕他不会只怒这么一天而已。

“看到了勒鲁什的样子之后,他……他很生气,然后离开了。”犹豫了许久之后,夏尔说了实话,“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说服他的……老人脾气大了一点,没关系的。”

虽然夏尔很快就在安慰她,但是夏洛特却抓紧了夏尔的手,面孔顿时就痛苦地扭曲了起来。

作为已故的老公爵的亲弟弟,现在家族当中最为年长的人,夏洛特现在最为尊敬的人就是特雷维尔侯爵了,所以当听到老侯爵如此暴怒的时候,她自然也就会十分痛苦。

“我……我该怎么办呢?爷爷也不相信我!”她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上帝啊!您为什么要突然为我降下这样的横祸?”

“夏洛特!别灰心!”夏尔连忙叫住了她,“这只是最初的时候有些难以接受现实而已……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心转意了,毕竟这也是他的曾孙子……而且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家族当中,绝对不会有人站出来质疑你!”

“希望……希望是这样吧……”夏洛特喃喃自语,重新闭上了眼睛,此时又有一滴眼泪滚落到了枕头上。

“你……你先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再为这种小事伤神了……刚刚生完孩子就这样,对身体也很不好。”夏尔爱怜地抚摸了一下妻子地脸颊,然后从旁边拿过来了一碗汤,接着用汤匙舀了一勺汤,递到了夏洛特的嘴边,“来,张嘴……”

夏洛特惊诧地看着丈夫,仿佛第一次面对他一样,她没有想到在自己最为困顿的时候,居然会得到夏尔如此毫无保留的支持。

一瞬间,一种巨大的安心感笼罩了她的心田。她仿佛觉得,只要有丈夫在她旁边的话,就算天大的祸乱也不值得再担心了。

自己终究是得到了幸福的……丈夫,孩子,荣华,该有的不都已经有了吗?

夏洛特张开了嘴,喝下了那口汤,温热的汤汁,让她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温暖,也恢复了勇气。

在夏尔的安慰下,夏洛特终于从最初的打击当中恢复了过来,然后沉沉地陷入到了睡眠当中,而在她睡着之后,夏尔小心地离开了房间,经过一天的劳累,他也很饿了,而且身心也十分疲惫。

而在这时候,餐厅里面也聚集着一群人。

夏尔的岳父特雷维尔公爵坐在主位上,而夏洛特的兄弟菲利普和欧仁也都已经赶过来了,坐在他的旁边,就连芙兰也已经在座,坐在了离门最远的位置上。

可以说,除了特雷维尔侯爵之外,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们都已经聚集齐了。

然而,这些人表情都十分凝重,眉头紧锁,毫无家族聚会时应有的热烈气氛,反倒是面临了什么重大危机一样。桌面上摆满了晚餐的菜肴,可是好像却一点儿也没有动过的痕迹。

特雷维尔公爵和他的两个儿子,都是在听到了夏尔派人传过来的消息之后赶过来的,而芙兰则是代替她的爷爷过来的特雷维尔侯爵看上去至今还是没有从暴怒当中走出来,所以不肯亲自到场。

一看到夏尔来到餐厅,原本满面凝重的特雷维尔公爵顿时就放松了不少,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夏尔,你来了啊?先吃点东西吧,你一定饿坏了吧?来……坐我这儿来。”

夏尔没有说话,顺从地走到了岳父的旁边,然后坐了下来。

“我们吃晚餐吧,可不要让菜冷了。”一坐下他就直接说。

他的肚子已经很饥饿了,而且也没有心情说什么客套话,说完之后就直接拿起了餐具开始用餐。

一听到他这么说,这些人也纷纷只好开动了起来,终于有了晚餐的样子。

“夏洛特……夏洛特现在怎么样了?”毕竟是父女连心,在过了一会儿之后,特雷维尔公爵还是忍不住问了,“她现在好点了吗?”

“她现在好多了。”夏尔笑了笑,“生育之后,她的身体有些虚弱,需要静养,所以我让人送餐进去了,而且我希望大家先不要打搅她,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了,应该的!”特雷维尔公爵连连点头。

然后,他的声音放低了,“那……那孩子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办?”

“孩子的事情?当然是按照原定的计划来啊?”夏尔仿佛是没有听懂一样,好奇地看着对方,“您打算怎么办呢?”

“那……那真是太好了。”公爵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其实他也不明白女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从女婿的表情来看,他不是很生气,这就让他稍微轻松了点。

“那,你们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吗?”接下来,他小心地追问。“事情恐怕很快就会传开……”

“我不明白这件事有什么好担心的。”夏尔板起了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夫人生下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跟别人有什么关系?他们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我和我妻子现在很高兴,因为我们又多了一个儿子,我们这个家族在我们的努力之下继续繁衍壮大如果谁要是为了这件事说什么风凉话,坏了我们的心情的话,那么我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哦!这样啊!”夏尔的回答让公爵大为惊诧,他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表态。

从女婿的语气当中,公爵发现他们夫妇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关系破裂,相反他们打算继续按照正常情况来抚养孩子,这顿时就让公爵松了口气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年轻有为的女婿因为这件事勃然大怒,把夏洛特当成了罪魁祸首,甚至还要迁怒于自家,如今看到危机在萌芽当中就被解除了,自然也就让他放了心。

正常情况下,在得到了另外一个外孙之后,他来女婿这里,第一时间就会见见这个外孙,就和克洛维斯刚刚出生那样,可是现在他哪里敢提这茬。

“夏尔,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很高兴你能够给夏洛特这样的支持……真的,她那么爱你,我不相信她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这次的事情一定会给她很大打击的,但是只要有你支持,她一定能够挺过去。”他大为感动地看着女婿,然后跟他表态,“你放心吧,外头谁要是有风凉话,那就是跟我过不去,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体还算好,枪子儿还是玩得动的!”

“是的,谁要是说夏洛特的坏话,我就和他决斗!”年轻的欧仁这时候也表态了,“我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人败坏她的名声的。”

他从小就和姐姐夏洛特关系很好,一直承蒙着她的照顾,也最支持姐姐,在爷爷死的时候,他也第一个表态同意爷爷的遗嘱,让夏洛特继承家业。所以,在如今这个时候,他也忍不住表态了。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菲利普坐不住了,他并不喜欢妹妹,而且之前两个人也颇有龃龉,可是在父亲和弟弟都表态的时候,他不说句话也不行,所以他只好也点了点头。“夏尔,我会让我的朋友们看紧了的,绝不会让人传她的闲话。”

“谢谢你们。”夏尔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视线放到了芙兰身上,“爷爷现在好点了吗?”

“还是很生气……”芙兰小声回答,“刚回来的时候,他大发雷霆了,还摔了个花瓶……”

哎……夏尔在心里叹了口气。

“那爷爷到底是什么态度?他有没有跟你交代过什么?”他再问。

“爷爷说他老了,所看重的只有尊严和家族的名誉,所以……所以他不会忍气吞声,也不会……也不会看着自己和孙子被人愚弄,哪怕孙子想要……想要被愚弄,他也不能接受。”芙兰踌躇了一下,把爷爷的那些更难听的话都过滤了一下,尽量心平气和地说,“我过来的时候,他跟我说他一定要调查清楚,一定要弄清楚真相,否则休想要……休想要叫他当成什么都没发生。”

那就是他还想要自己调查的意思了。

夏尔紧皱起了眉头。

气氛重新变得尴尬了起来。

特雷维尔公爵坐不住了。“夏尔,要不我们就查查看吧?也好给夏洛特洗刷清白,让老人放下心也好嘛……”

其实他是最想要息事宁人的,但是在这时候,他是最不能打圆场或者说一力维护女儿的,只能顺着老人的心意说。

“是啊,夏尔,我们就帮老人看看吧……让他和夏洛特言归于好,这样对大家也好。”菲利普也帮腔了。

可是,正当他说得起劲的时候,夏尔瞪了他一眼,这个凌厉的眼神,让他剩下的话只好咽下肚子里面。

夏尔知道,这种调查一旦开始,那么不管夏洛特是否清白无辜,在旁人眼里恐怕她都难以洗刷了,如果平白无故地蒙上了这样的冤屈,而且是被自己的至亲们所怀疑,那她恐怕就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

所以哪怕是爷爷的想法,并且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这次夏尔也不打算让步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夏尔看向了芙兰,仿佛是求助一样。“特雷维尔小姐……你怎么看呢?你同意爷爷的看法吗?”

被问到的时候,芙兰怔了一下。

处在她的立场上,又和夏洛特积怨那么深,她最想要的自然就是落井下石,狠狠地嘲弄夏洛特一番,顺便在所有人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

她也知道该怎么说“我们不该怀疑夏洛特,她虽然平常喜好社交和宴会,享受众人的恭维和仰慕,但那只是她爱热闹的天性而已,我绝对相信没有任何不名誉的事情发生……”

但是,被哥哥看到的时候,她心里却已经完全明白了。

她知道,哥哥不想要听到她这样的回答。

既然他不想要听这个,那她也不想说了。

“我……我刚才只是转述爷爷的话而已,这不是我的个人看法。”她定定地看着夏尔,然后回答,“以我对夏洛特的认知和了解,夏洛特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平白无故地去做什么调查,只会伤透她的心,让大家……让大家心里也不得安宁,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击碎任何流言蜚语。”

有生以来第一次,她为夏洛特说了好话,这让她着实有些痛苦,所以好几次出现了停顿,但是最后还是说了出来。“爷爷那边我会劝说他的,老年人虽然有些固执,但是不会不讲道理,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好的,就是这样,凯撒之妻不容置疑。”夏尔冷冷地说,“我已经跟爷爷说过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这么做,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去给夏洛特增加额外的负担了,就是这样!”

随着他这句话,餐厅一下子又陷入到沉默当中,就连进餐也停止了。

特雷维尔兄妹两个人的表态足够坚定,所有人都明白,这就是最终的裁决了。

有些人心里松了口气,有些人则心里有些失望,但是不管怎么样,从夏尔的坚定态度当中,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一对夫妇的感情确实深厚,他绝对不会容忍任何对她的无端攻击。

只要有这种态度,恐怕风波也会很快过去吧。

就在这时候,仆人们将克洛维斯和刚刚出生的孩子也一起送了过来,而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很快也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这个婴儿,也许是刚刚被喂了奶水缘故,精神十分饱满,睁大了圆熘熘的眼睛看着餐厅内的这些长辈们,紫色的瞳孔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上帝啊,难怪叔叔这么生气!”一看到这个婴儿奇特的面貌,公爵就在心里感叹,一时间竟然没办法过去抚弄下自己的这个外孙。

夏尔不管不顾,走到了婴儿车的旁边,然后伸手抚弄了下他,借着这个机会在家族成员们面前展示他对这个小儿子的坚定支持。

而芙兰也离开了座位,走到了这个孩子旁边,然后伸出手来,同样抚摸着这个孩子的光滑皮肤,和这个孩子对视着。

这个似乎“预兆着不详”的孩子,在刚刚一出生,就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差点被人杀掉,当做从未出世。

天知道以后他还会不会遭遇别的灾厄呢?愿上帝保佑你吧。

“可怜的孩子。”一种母性的感触占据了她的心头,她忍不住低声感叹。

“他叫勒鲁什。”夏尔在她旁边说,“看样子他挺聪明的吧?”

“我真羡慕……”芙兰突然说。

“嗯?”夏尔不明所以。

“她有了孩子,还是两个,什么都有,就连遭了难还有您这样坚定不移的支持……我太羡慕了!”芙兰的唿吸急促了,显然情绪波动很大,“先生,如果我逢了这样的灾厄,您……您会同样支持我吗?”

夏尔奇怪地打量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不过答案当然不用猜。

“绝对的。”他平静地说。

“太好了……”芙兰闭上了眼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