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送别

第一百七十三章 送别


                被祖孙两个人叮嘱和取消的时候,年轻的乔治心里感觉有些尴尬,但是又不敢多说话,只好低着头任由元帅和大臣阁下自说自话。

不过,他心里并不对大臣阁下的命令感到有所不满,他早已经知道姐姐和大臣阁下的关系,虽然对从小就敬爱的姐姐,居然会选择做一个有妇之夫的情人而感到无法理解,但是也正因为玛蒂尔达的关系,他对夏尔也多了几分像对兄长的敬畏。

尤其是,正因为有了特雷维尔家族的庇护,他才得以在刚刚从军校毕业之后,就成为了特雷维尔元帅的副官。

姑且不说在总司令旁边可以少很多沙场的危险,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曾经在远征军统帅旁边呆过的经,也会成为他履上宝贵的一笔,并且为他提供一个牢固的靠山。

所以无论从亲缘还是现实利益考虑,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听从特雷维尔家族的命令,也对大臣阁下的话深信不疑。

随着时间的流逝,装船的工作也进入到了尾声,原本岸上一片蓝色的海洋也开始变得稀疏起来,官兵们大多数都已经走上了运输舰当中,在激动与不安当中期待着自己在未来战事当中的表现。

虽然注定有人会在一开始就死去,但是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是其中的一个,就算战死也会死得像个英雄一样壮烈。

在闲谈之中,夏尔和特雷维尔元帅一行人也来到了栈道的尾端。

巨大的战舰所投射下来的阴影笼罩住了每一个人,天好像突然黑了起来,夏尔抬头一看,整个一列风帆战列舰正横排在自己的前方,仿佛是高傲的巨人一样,舰体柔和的线条,还有高耸的桅杆,再加上迎着海风膨胀招展起来的巨帆,再加上头顶上蔚蓝的天空,看上去仿佛具有一些柔美的艺术气息,在迎面扑过来的气息当中,海风当中原本的腥味也加上了一股木料和火药混杂在一起的气味。

虽然心里明知道以自己穿越之前的标准,这些舰船的吨位和火力都不值一提,但是当近距离站在这些战舰面前,感受着它们的气息时,夏尔仍然免不了心里有些触动。

这是几个世纪以来的海上王者,也是如今这个世界上人类制造业最为优美宏大的结晶,也正是靠着这些风帆战舰,欧洲各国开创它们的殖民时代,走向了史上的高峰,也开创了人类史上一个全新的纪元,一个真正将地球上各个文明联系在一起的纪元。

也许在这样一个纪元当中,有贪婪的掠夺和恐怖的残杀,但是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纪元,也许人类的史会一直停在那里,在一个个封闭的世界当中循环往复。

这个时代是残酷的,但是残酷正是迎向新时代的基石。

“好了,午饭我们就在船上吃吧。”正在夏尔还在沉浸在遐思当中的时候,老侯爵突然又开口了,他拿起元帅权杖,指向了面前的这首拿破仑号战列舰。“我这辈子还没有吃过战舰的餐点呢,是时候体验一下新感觉了。”

“您会有海军最好的厨师为您服务的,我们海军十分乐意为您提供最好的条件。”海军大臣阁下殷勤地对元帅说,“考虑到您之后还会在那边呆很长一段时间,我会让人搬一些美酒上去,都是我珍藏的上好的波尔多……”

“您真是太贴心了,阁下。”老侯爵忍不住笑了出来,“可我不是在旅行啊。”

“为总司令准备最好的生活条件,让他的身心处于最健康的状态,保持清醒的头脑,正是我们赢得这场战争所必须做的工作之一。”让-迪科海军大臣也笑了起来,“元帅阁下,我们将尽一切努力让您舒适地赢得这场战争。”

他的话倒也不算很奇怪,自古以来,海军都是一个待遇优厚的兵种,尤其是舰船上的贵族军官们,不光对水兵有生杀大权,生活待遇也远远高过普通水兵,特雷维尔元帅贵为远征军的总司令,拥有最好的生活条件在海军看来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

“感谢您如此的热忱,我真有些不好意思了。”特雷维尔元帅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孙子,神情突然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苍老而密布皱纹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模煳的笑容,而有不舍,有期许,还有……看到孙子长大成人之后的欣慰。

“好了,我先走了,你在这边好好干吧。”他留下了这句话,然后转身走向了木制的舷梯,准备登上这艘战舰。

而他的这个笑容,却再度触动了夏尔。

老人苍老的样子他最近几年早已经见惯了,可是今天却格外牵动了他的心。从今天起,爷爷就要离自己远去,奔赴千里之外的战场了。

他……还真的能回来吗?夏尔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个问题。

虽然海军肯定会为爷爷提供最为优渥的生活条件,但是这是资源匮乏,医学简陋的19世纪,即使对史没有什么研究,夏尔也知道,法军在史上的克里米亚战争里面,大多数伤亡并不是来自于敌军的枪炮,而是来自于疫病。

就连当时的主帅圣阿尔诺元帅,也是病死在那里然后被礼送回国的。

身处壮年的圣阿尔诺元帅尚且抵受不住疫病的侵袭,更何况已经年逾七旬的老人?虽然情感上夏尔不愿意承认,但是理智上他还是知道爷爷此行凶多吉少。

冲动的感情这一刻让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他张开了嘴,想要最后再劝阻一下。

然而就在话冲到嘴边的时候,他最终还是忍下去了。

这些话,他之前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回了,可是爷爷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坚持要以这场远征作为自己生命中最为光鲜亮丽的一页。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他呢?

也许确实会死,但是待在家中,人也会走向不可避免的死亡的。

有些人,就算是死,也会光荣地死去的,如果……如果命运真的注定如此的话,那么自己又有什么面目去阻拦呢?

夏尔抬起头来,看着已经走上舷梯的爷爷。

虽然他已经老态龙钟,但是这位骑兵将军仍旧直挺着腰,以昂然的态度和平稳的步履走在前面,步履是那样平稳,一点也看不出疲惫来。

他没有回头,即使夏尔知道他舍不得自己,舍不得曾孙和整个家族,但是他还是没有回顾,他将自己教授给孙子的矜持和傲慢坚持到了最后。

是的,这是最后一课。

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够做到。夏尔心中暗想。

于是,他以一种莫名崇敬的态度,看着爷爷在后面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上了那艘船,然后隐匿在了船体当中,直到最后消失。

就在这个温暖而又显得平凡的下午,土伦港集结起来的最初一批远征军随同他们的装备和战马,以及他们的总司令及其随员们,都登上了运输舰,准备开始新的征程。他们中的很多人,注定无法返回家乡。

直到船开始拔起船锚,然后慢慢转向,向着远方广袤的海面行进的时候,夏尔仍旧看着远方,注目着那艘战舰的离去,迟迟无法转开视线,直到最终这艘船隐匿在了海平面之下,成为了远方的游子。

“您的爷爷,值得敬佩。”这时候,同他一样目送舰船离开的海军大臣让-迪科阁下,终于再度开口了,“他是一个斗士,是我们那个伟大时代的遗老,从他身上我们总能看出那个英雄般的世纪,我虽然没办法亲眼看到皇帝本人,但是看到他的时候我却能够看到那片影子……要是我们也能够如同他们那样厉害就好了,那一代人相信有些东西高于死亡,他们面带笑容对着炮火冲锋,和我们这个享乐的时代不太一样。”

“我们一定能够做出比他们那一代人更强的功业的,因为这是他对我的期望,我不能辜负。”夏尔低沉地回答,既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自己说,“这是义务。”

“是啊,义务。”海军大臣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真感谢您还记得义务这个词……有时候我在很多人身上看不到这一点了,他们总以为现在一切万事大吉。”

“您是指什么呢?”夏尔有些好奇。

“当然是指那个了!”海军大臣抬起手来,然后往西北方向指了一指,“有些人觉得现在很好,因为有英国人站在我们一边……是啊,没错,如果英国人支持我们,我们会无往不利,但是如果英国人不支持我们呢?难道我们应该一直指望这个吗?不,不行,我们也应该有行动的自由,不为别的,就因为我们是法兰西,而不是英国人的某个可怜巴巴的附庸。”

夏尔沉默了。

作为海军大臣,他想要和英国人争锋也很正常吧。

不过,现在并不是对英国人流露出什么敌意的好时候,毕竟大家还在同舟共济。

“您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最后,夏尔有些矜持地回答,“我们确实有义务得到行动自由。”

“是吗?那就让我们为义务干一杯吧。”海军大臣阁下笑着回答,“走吧,我们去吃顿午餐吧?老实说我也挺饿的了。”

“十分荣幸。”夏尔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随着海军大臣离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