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示弱于爆发

第一百五十四章 示弱于爆发


                玛丽当然不相信自己的好友会天真到这种地步,她知道这只是一种示弱的步骤,麻痹对方而已。

出于自己所受的挫折,她也对夏洛特和艾格尼丝很得牙痒,不过她比较理智,知道应该以大局为重,所以忍不住还是提醒了对方一句。

“你可要当心点儿,那人凶狠得厉害,要不我也陪你一起去吧?”她凑到了芙兰的旁边,“还有,先生对她十分尊重,我们最好不要和她闹得太僵……”

在她看来,在把工厂的这些管理人员们都控制在手中之后,她们两个已经协助夏尔完成了釜底‘抽’薪的大计,现在夏尔已经处于最优越的地位,下面的人们都只服从他一个人,不会被夫人牵着走,而她们两个也因此处于了优势地位,再也不会因为夏洛特的心情而被排斥在外。

处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做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要是‘激’怒夏洛特和艾格尼丝,或者让她们看出了什么端倪,那岂不是大事不妙?就让她们两个自顾自地高兴就好了。

“我不恨她,是她自己招惹上来的。”看着远处的微亮星火,芙兰冷冷地说,“我从没有对她有过什么恶意,我只想达成自己的心愿而已,可是她却用自己那一套来阻止我,她凭什么来阻止我?我……我处在这样的境地里,我只能反击,谁也不能阻止我,谁也不行!”

说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动,‘露’出了一个奇特的笑容,“不过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她大吵大闹的,我会让她看到我无能为力,让她为此高兴……这是最后一次努力了,如果她愿意高抬贵手的话我就饶了她,否则的话,我会尽我一切所能来反抗的,谁也没办法因为我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指责我。”

玛丽静静地注视着她,因为夜幕的缘故,她原本碧蓝‘色’的瞳孔已经变成了幽暗的墨‘色’,闪烁着令人惊悚的视线。

爱真是疯狂啊!看着好友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眼睛,玛丽暗自心想。

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

“好吧,没人能阻止你的。”她叹了口气。

…………………………

在清晨的阳光下,住在旅馆内、早早就起‘床’了的艾格尼丝,结束了早晨的练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然后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将一块‘奶’酪吞咽了下去之后,艾格尼丝喝下了一杯清水,整个人得到了一种饥饿被解除之后人们特有的满足感。

她并不追求个人的生活享受,所以每天的食物也很简单,不过因为多年来一直在国外飘‘荡’的缘故,吃到这些祖国特有的食物之后,对她来说是一种难言的享受,仿佛就像是在享用什么大餐一样。

再加上一切顺利的差事,她的心情变得格外的舒畅。

不过,这种舒畅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个意外的消息给打断了。

她的外甥‘女’儿求见她。

她怎么会来这里的?她怎么敢来见我?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艾格尼丝皱了皱眉头,早餐的好心情也给断送了,她并不喜欢对方,当然也不怎么想看见对方。

可是心里却又有一股好奇心,让她没有说出拒绝的话来。

好啊,那就看看你有什么好说的话吧,艾格尼丝轻轻拈了一下手指,然后用手帕擦干净了。

芙兰很快就来到了房间内,然后看到了正坐着的艾格尼丝。

“艾格尼丝姨妈,早上好。”芙兰十分恭敬地冲对方行了礼,她满面堆满了笑容,仿佛之前两个人从没有发生过任何冲突似的。

“早上好。”艾格尼丝的脸上似笑非笑,“好久不见。”

“是很久不见了呢,您还好吗?”芙兰一点也没有因为对方暗藏的讥讽而退缩,反倒显得更加恳切了,“真希望我突然过来,没有打搅到您……”

“确实打搅到了,不过我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而不高兴的,你不用担心。”艾格尼丝一点也没有客气,“让我好奇的是,你怎么也会在吉维尼呢?”

“我最近心情不大好,所以昨天跟着哥哥一起来吉维尼散散心,毕竟这里有我们家的产业。”芙兰十分镇静地回答,她不想让对方看出自己已经在吉维尼呆了好几天,“在列车上我还看到过您,不过我想您大概不太想要看到我,所以就没跟您打招呼了。今天本来我也是不想来打搅您的,但是今天,我突然听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所以我想我最好还是来跟您确认一下……”

艾格尼丝一动不动地坐着,她现在显然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请问一下,您是不是昨天带来了夏洛特的口信,让工厂的那些管理人员们不再跟我汇报工作情况,这是真的吗?”芙兰问。

“是的,这是真的。”艾格尼丝马上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冷笑。“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这确实是有问题的。”芙兰冷静地看着对方,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意思,“我是德-特雷维尔小姐,我是大臣阁下的妹妹,我一直都在协助他管理这里,当然有权知道这里的情况。”

“如果您之前有权的话,那么我得告诉您,您现在没有了。”艾格尼丝摊开了手,“夏洛特是这里的主人,她可以选择自己是欢迎还是驱逐一位客人,很明显您在不受欢迎的行列当中……”

“世界不是靠喜欢和不喜欢来运行的!”芙兰据理力争,“您想想看,一直以来,因为哥哥没有经历事无巨细都予以过问的缘故,这里的经营都是‘交’给我们处理的,托了上帝的洪福,在我们治下,它的发展也十分顺畅,总算有了今天的规模。您不认可我们的努力和功绩,这没关系,可是您一下子就让我们告别这里,不得参与这里的任何经营活动,甚至还不准我们知道这里的任何经营情况,那这岂不是会带来‘乱’子吗?!如果一下子把我们驱逐,那么经营的延续‘性’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最后利益受损最大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哥哥,还有夏洛特!”

“您想证明自己不可替代,但是据我所知,这世上没人是不可替代的。”艾格尼丝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她的话所动,“您自己也该承认吧?这里今天能发展起来,最大的依仗不是您的脑子或者您的能力,而是夏尔的权力,那么只要有夏尔的权力在,谁来不是一样的呢?夏洛特自可以管理好这里,就算暂时因为怀孕的原因、因为经验的原因有困难,但是她总是能找到一些帮手的,不是吗?”

“权力谁都能有,但是财富不会自己主动跳过来,没有经验丰富又忠诚可靠的人们辅佐,哥哥的权力也没办法顺畅运行,不是吗?夏洛特她能够带好吉维尼吗?我有些怀疑,毕竟她这些年来还没有关心过这种事,也并没有进行任何努力的学习,就算她未来能做好,那中间这段时间的损失谁来弥补?我不是以我自己的立场来劝说您,我是希望您看在我哥哥的份上,不要横生事端了,毕竟他也有很多事要做,不应该被这种事情烦心。”芙兰仍旧好声好气地解释着,“我们家族内部的纠纷已经够多了,何必再为了一些意气之争而增添纠纷呢?”

“意气之争……?”艾格尼丝微微皱起了眉头,冷然看着芙兰,好像不明白她为什么居然能够说出这番话。“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难道最清楚的人不应该是您吗?”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芙兰摇了摇头。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您那个执拗和厚颜无耻的‘欲’念,已经惹怒了大家,谁也容忍不下您了,如果您知趣的话就应该知道自己走开,不要再影响每个人的生活了,只有这么做,大家才有办法摆脱您的‘阴’影,并且过上幸福的生活。”艾格尼丝懒得跟芙兰兜圈子了,“事情就是明摆着的,您应该自己知趣,不是吗?”

“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因为对我的个人观感,对吗?”尽管艾格尼丝说得已经十分难听了,但是芙兰依旧不为所动。

“对,就是这样。”艾格尼丝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夏洛特无法容忍有些她讨厌的人,用她的财产来为自己谋利,更加不愿意看到有些人抱着无耻的念头想要夺走她最珍视的东西,所以她想要把您驱逐开,我想这是她的权利。您无权责备她,因为您才是作恶的一方。”

芙兰低下了头来,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如果是旁人,恐怕会以为她在内疚,可是艾格尼丝不会,她早就知道这个外甥‘女’心如铁石了,因此不会抱这种不切实际的期待。

“她有这样的想法,我不奇怪,那么……您呢?”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芙兰突然抬起头来,然后满怀希望地看着对方,“艾格尼丝姨妈,我从来没有得罪过您吧?更没有对您有任何不敬吧?为什么您非要跟我作对呢?”

“为什么呢?”艾格尼丝冷笑着反问。

“我真的不明白,我对您从来没有过任何恶意,也从来没有干涉过您的任何事,甚至您想要杀死我的父亲我都没有做过任何阻挠……所以我感到十分不解,为什么您非要这样看待我呢?为什么您非要来干扰我的生活呢?”芙兰微微眨了眨眼睛,似乎泫然‘欲’泣,“我只求您不要来干涉我们的生活,难道这也不行吗?”

“别跟我摆出这副样子来!”艾格尼丝仿佛是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马上加大的音量,“这一切事端,不都是因为您自己而惹出来的吗?”

芙兰却好像还是听不懂一样,继续问着对方,“我……我从来没有打算打搅您的生活,也不奢望您能够喜欢我,我只求您不要打搅我的生活而已,为什么您就是不能把我抛在一边?”

她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艾格尼丝变得有些恼怒了。

“为什么?难道您不明白吗?您如果只想要毁灭自己的话,那么不管您怎么做,我都懒得去管,可是您是想要把所有人拖着一起毁灭,还想要别人袖手旁观?没有比这更加无耻的话了!”她皱着眉头盯着对方,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厉,“您可以安安静静地生活,享受特雷维尔小姐的富贵,或者去自生自灭,我真的不会干涉您的,可是您偏偏要走最疯狂的路,却还要怪别人干涉您!”

“也许您觉得疯狂,但是我觉得这反而是理智,毕竟我的路只有我自己能走下去。”芙兰仍旧冷静无比,“我不奢望您能够理解我,我……我只想问您,如果我以最大的诚意,请您不要再‘插’手我和哥哥之间的事情,您……您能够稍微高抬贵手吗?”

“不可能!”艾格尼丝大声回答。

“如果我同意您其他任何的安排呢?您要什么,我都能满足。”芙兰没有被拒绝所击退,依旧满面希冀地向对方追问,“我可以用我一生的时间,感‘激’您的恩惠,并且以最大的诚意来报答您。”

“不可能!”艾格尼丝还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羞耻心吗?”

“是啊,我没有,一个罪人怎么会有呢?我对您坚定,您觉得我扎眼,我卑躬屈膝,您也觉得我可恶,我要是死了的话,你们该多开心啊……真可惜我一直没死。”芙兰苦涩地笑了出来。

这个拒绝在她的意料之中,但是依旧让她产生了愤怒的情绪。

是的,愤怒。

她再也不想忍耐了,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对方。

“所以您认为您是在主持正义,对吧?可是在我看来,您只是把我当成发泄仇恨的对象而已!”

“胡说八道!”艾格尼丝大怒。

“我在胡说吗?”芙兰的语气变得冷漠了,丝毫没有畏惧,“那么,如果我是妈妈的‘女’儿,纵使我有这样的想法,您……您也不会这样吧?”

这个问题让艾格尼丝的心重重地绞痛了一下。

她实在没有想要对方居然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果你是爱丽丝的‘女’儿,你根本不会做出这样让大家‘蒙’羞的事情来!正因为你留着两只恶魔‘混’合出来的血,所以才会如此污秽!”

“哼,呵呵……”哪怕面临艾格尼丝如此的怒气,芙兰还是笑了出来。“这可说不定,也许那个孩子没死的话,她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呢?那您扪心自问吧,如果是那个孩子,您会这样对待她吗?”

艾格尼丝再也忍不住了,她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然后指着‘门’外。

“给我出去!请在我实在受不了之前离开吧,不然我真的没办法保证再发生什么了!”

“也就是说您承认了?您这么恨我,只是因为我的血缘而已!”芙兰却还是没有退让的意思,抬着头看着对方,“所以,活该我倒霉,命中注定是您的仇敌,替哥哥和爷爷背负您的憎恨,哪怕其实她的死并非我造成的……”

“给我闭嘴!”艾格尼丝猛然站了起来,挥手就往芙兰的脸上打了过去。

不过,正当这时,艾格尼丝突然想起了自己跟夏尔的承诺,于是手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真是恶心。”艾格尼丝把手重新收了回去,“马上从我面前消失,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了。”

真可惜。芙兰暗想。

要是她再次动用暴力的话,哥哥就一定会怒不可遏了吧,总算最后一刻她还有点儿脑子。

不过没关系,最开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好吧……我明白了,我知道您有多憎恨我了,而且我也知道您不可能再同我讲和,对此我只能感到十分遗憾。”芙兰轻轻松松地站了起来,“不得不说,夏洛特和您现在已经成功地将我们赶走了,我们已经没办法再为这里的工厂效力,我只能祈祷你们能够安稳地接手,不至于让一切变得一团糟,别忘了……一切变糟的话,利益受损的是特雷维尔夫‘妇’,不是我们。”

“谢谢您的提醒。”艾格尼丝也控制住了自己,然后以冷漠地态度回答,“不过,正如我刚才说过的,您离开也没有关系,大家会把一切都做好的,正如之前那样。”

“那么就祝您走运吧。”芙兰再度向艾格尼丝行了个礼,“如果需要用得上我们的话,尽管开口就是了。”

“呵……”艾格尼丝冷笑。

芙兰也不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

她按捺住了心中的厌恶感和恨意,让自己的神情和步伐不至于受到任何影响。

刚才是她最后一次努力的尝试,想要让艾格尼丝不要再干涉自己,可是正如她自己预料的那样,失败了。

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她不可能通过哀求,让艾格尼丝这块挡路石从她的路上走开。

但是这种失败同样也孕育着成功,她刚才卑躬屈膝的请求,以及后面情绪失控的爆发,都会让艾格尼丝看到她的惊慌失措和痛苦焦灼,而这些都会被她传递到夏洛特那里去。

但愿你们能够多高兴两天。当跨出‘门’去的时候,她在心中暗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