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工业动员

第一百五十五章 工业动员


                在离开了艾格尼丝的住处之后,芙兰并没有再做停留,直接去另一个地方拜访她的兄长大人,而这时候的夏尔,因为昨晚和下属们喝酒畅谈到凌晨的缘故,现在也才刚刚从旅馆最好的套房里面苏醒了过来。 (.. )

因为宿醉的缘故,他的脑袋在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发昏,呆了片刻之后才重新清醒过来,然后才起来洗漱,接着才出来见了等候了好一会儿的芙兰。

“早上好,小姐。”他朝妹妹笑了笑,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接大喇喇地坐到了她的旁边,往后仰靠在靠背上,一副慵懒不堪的样子,现在就他们两个人在,他可没必要多顾忌形象。“最近真是辛苦你了。”

“您才是辛苦了呢,到了现在才爬起来。”芙兰也没什么规矩,略带讥嘲地看着哥哥,“和您的部下们花天酒地可真是劳累您了……”

“这确实是一个辛苦活,不过为了国家我会默默承受的。”夏尔笑着回答,然后再问,“对了,工厂那边怎么样?”

“艾格尼丝一下车就直接去了工厂。”芙兰干脆歪过头来,靠在了哥哥的肩膀上,然后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然后她把负责人们都召集起来了。”

“这么说来,艾格尼丝已经接管了工厂?”夏尔不动声色地问。

“是的,依照您的命令,这些负责人很配合她。”芙兰马上回答,“当然,好在我们在最后一刻之前,把一切文件都准备好了,不然还真不能这么顺利就交给她……”

“她没有说什么吗?”夏尔意有所指地问。

“她并没有说什么,”芙兰也意有所指地回答,“她带过来的人把文件都收走了,不过我认为仓促之间这些人也没办法从里面看出什么东西来……”

“哎。”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忍不住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他确实不希望跟妻子和姨妈也搞这种背地里的勾当,隐瞒财产,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了。吉维尼的工厂事关他事业的命脉,也是特雷维尔家族产业的最核心资产,他必须把这里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哪怕要欺骗他也必须做下去。

他一点儿也不想跟夏洛特闹到决裂,可是他没有办法再容忍夏洛特用决裂来威胁自己了。

看出了哥哥心情不好,芙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斜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微闭着眼睛,享受着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艾格尼丝姨妈……有没有跟你再说别的话?”过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振作了一点,然后再问。

“当天没有,我没有在工厂里面见她,因为我怕她怀疑我暗中作梗。”芙兰仍旧眯着眼睛,“不过我刚才求见了她……”

“啊?你去见她了?”夏尔的眼睛睁大了,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她,“怎么了?”

“别紧张呀?我见她不是为了和她吵架,而是为了试试看,看看我们有没有希望和解……我认真地恳求了她,请她不要再干涉我的事情了,我会尽我的一生来感激她……”

夏尔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因为他不用再问也知道艾格尼丝会怎么回答。

果然,芙兰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她拒绝了我的要求,并且说我厚颜无耻,叫我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很不客气地叫我离开。”

夏尔继续苦笑,因为他知道到底是谁占理,所以他倒也不怨恨艾格尼丝。

“她要是继续讨厌我,这没关系,可是她现在是在做一些妨碍您的事情,不是吗?”芙兰突然睁开了眼睛,“现在您看,一切都脱出常轨了,夏洛特有了她的支持,现在也在跟您添麻烦,您本来就已经身负重任了,结果她们还要拆您的台……我想要让她们结束这些举动,她也不肯,恐怕在她看来,只有协助夏洛特把我赶走,把吉维尼握在手里,才能够把您栓在身边……”

她的语气云淡风轻,但是这些话却是精心组织的,没人比她更为了解兄长了,所以她有意选择了一种最为触痛他的方式,不动声色地刺了一下夏尔。

果然,夏尔皱了皱眉头。

平心而论,他确实对夏洛特有所歉疚,可是在现在的情势下,夏洛特带着艾格尼丝,以自己的财产来压迫夏尔,既让他的自尊心受损,也让他大感厌烦。

“……确实是有些……不识大体。”片刻之后,夏尔皱着眉头说,“要是她们能够多体谅我一下就好了……哎,算了,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多说也没有意义。”

就在这时,夏尔随手拿出了怀表看了看时间,然后轻轻动了一下肩膀,脱开了妹妹的秀发,“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我们一起用个午餐吧?把一切的不愉快都忘掉吧,艾格尼丝对你确实有些成见,以后你避开一下她就好了,她已经答应我了,不会再对你暴力相向。”

“好的,先生。”芙兰眨了眨眼睛,然后顺从地站了起来,跟着哥哥一起走了出去。

芙兰心里暗自略微有些失望,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反应,哥哥虽然很不喜欢夏洛特和艾格尼丝拆他台的举动,但是却也没有愤怒到对她们怒不可遏的地步,以至于要惩罚她们的地步。

这也在预料之中,看来这两个人的地位在他心里非比寻常,还得慢慢来对付她们。

不过她并不着急。

…………………………

当兄妹两人吃完了午餐之后,夏尔的精神已经变得十分健旺了,他和妹妹一起来到了工厂区当中,而旁边随同的人们除了工厂内的管理人员们之外,还有他邀请过来的欧仁-施耐德等一群商人。

在这个微妙的时刻,夏尔知道自己必须亲自出面一趟,才能安定住人心,让工厂的负责人们明白,他依旧是一切的掌控者,特雷维尔夫人的风波绝对不会影响到他的既定路线。

此时,夏尔一身黑色正装,手里拿着手杖,仿佛像是前来游玩的旅人一样,态度轻松从容,而芙兰也手里打着一把小阳伞,慢慢地跟在他的旁边,宛如之前夏尔和夏洛特一起视察工厂的做派。

虽然有夫人派出使者过来查账的风波,但是特雷维尔家族这些工厂的管理人员们,之前就受到了芙兰的严厉告诫,也都已经做出了继续追随大臣阁下的站队立场,所以夏尔在这里受到的接待一如既往地殷勤——甚至比之前更加殷勤了,这些负责人们生怕被大臣阁下看做有背叛的嫌疑,所以唯恐招待不周,以至于夏尔还要叮嘱他们优先回到岗位。

而旁边的这些商人们则神情各异了,他们在厂区当中四处张望,看到这里繁忙而又兴旺的景象,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当然他们并不敢将后面一种情绪给表露出来。

尤其是欧仁-施耐德,他更加是百味杂陈,他心里一直有一份雄心,一直都想要让自家的企业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工业企业,让自家变成法国最顶尖的实业家族,之前也一直按照这个计划稳步运行,已经构筑了一个庞大的企业体系,并且在政界也构筑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

可是好景不长,正当他正春风得意的时候,七月王朝的坍塌给他送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特雷维尔家族突然崛起,并且以毫不留情的风格,成为横亘在他面前难以逾越的障碍,硬生生地将他压下了一头去。

要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看到这一大片工厂,他当然会禁不住去想:要是这些订单都交给我那该多好啊……

不过,他本质上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在原本的路线已经被证明走不通了之后,他当然也知道应该顺应现实,按照现在能走的路继续走下去。况且,特雷维尔兄妹都已经证明了,他们绝对不仅仅是靠运气才能走到今天的,和他们为敌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好处。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欧仁-施耐德选择了对特雷维尔家族低头,并且加入到了他们的体系当中,好在大臣阁下确实颇为慷慨,在他低头之后就对他百般照顾,于是施耐德家族的企业也走出了之前的低估,重新开始兴旺发达。

看到了其中好处之后,他也愈发支持特雷维尔家族,在各种场合下公开或者暗地里为他们摇旗呐喊,成为了被他们所倚重的人。

以后,施耐德家族也能拥有这样一片庞大的基业吧……那时候自己就算死也没有遗憾了。

“施耐德先生?”正当欧仁施耐德还在遐想的时候,夏尔打发走了工厂的管理人员们,然后冷不防地转过头来看着他,“很抱歉特地又把您叫了过来……”

“欸?”欧仁-施耐德马上反应了过来,然后立马堆出了笑容,“能够得到大臣阁下的召唤,是我的荣幸,请您不要这么说……”

“作为实业界的前辈,我十分尊重您,所以从来不愿意对您有所失礼。”夏尔温和地笑着,让人如沐春风,“而且,我和我的妹妹都十分感激您对我们的帮助,也正因为您的努力,我们才能够那么容易地将计划最终实现。”

“为国家,为陛下,为您效劳,这原本就是我应该做的。”欧仁-施耐德满面笑容地回答,“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帮上您的忙。”

作为一个发明家,原本他不喜欢人际交往,可是在哥哥死后他挑起了家族的大梁,在多年的商界闯荡之下,这种交际语言他已经说得十分顺溜了,再也看不到那个青年发明家的影子。

看到对方如此服帖,夏尔也十分高兴。

“我知道,光是口头感谢是没有的,现在是该酬报您的时候了。”

“您不用如此费心……”欧仁-施耐德连忙推辞,心里则在期待对方给出的好处。

“战争就要来临了,我打算施加影响,大部分把军用物资的订单交给您的工厂来生产……您能吃下多少,我们发多少。”夏尔当然无视了对方的推辞,“请您尽全力来帮助帝国。”

终于来了吗?欧仁-施耐德在心中窃喜。

他为特雷维尔家族鞍前马后,当然是为了对方的报酬,之前一直都没有得到确切的承诺,心里早已经惴惴不安,如今眼见终于变成了现实,自然心中窃喜。

“为国效劳,这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义务。”他微微躬下了身,颇为谦恭地回答,“如果能够依靠我们的工厂让国家更接近胜利几分的话,那么这将是我毕生最大的骄傲。”

“我很高兴您能够如此热爱国家,”夏尔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只要您能够全力开工,一定能够让帝国的军队更好地在前线作战,而您也将因为您的贡献,得到帝国政府应有的报偿,不过……”

夏尔话锋一转,“考虑到订单的数量和工期的急迫,我想这对您是一个挑战……”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从您这里借调一些技术工人,协助我们生产军火,其他的劳工我们能够自己招募。”欧仁-施耐德很快就已经进入了状态,思索着自己扩大生产所面临的问题,“厂房不是问题,之前我们已经开始扩建了,机器也在从外订购,预计很快就能到货,不过资金问题还需要一些支持,毕竟一开始的话货物需要大量占款。”

自从欧仁-施耐德接受了特雷维尔家族小部分入股,两边的工厂经常交流人员,尤其是军火方面,他们特别看重吉维尼工厂的新式武器生产经验,所以借调特别多,在预计将要接受大量订单的情况下,欧仁-施耐德请求继续借调一部分技术人员倒也不算奇怪。

“人员和资金这倒不是大问题,我能够帮助您。”夏尔把手杖垂了下来,轻轻地敲了一下地面,“但是我想您需要劳烦的不仅仅是这里而已。”

“还有什么呢?”欧仁-施耐德有些不太理解了。

“我先强调一遍,这是一次前所未有规模的远征,因而军队所需要的物资和军需品也将是规模庞大的,您想象一下,我们能够以过去的那种懒懒散散的方式来支持它吗?尤其是……预定的战场是可怜的荒原,我们的军队都没有办法去抢劫,就地解决一部分补给问题。”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尔已经放低了声音,“考虑到物资供应对我们提出的严峻挑战,我们必须以一种更加职业化、更加全新的态度来面对它,然后尝试解决它。”

“您打算怎么解决呢?”欧仁-施耐德心里觉得大臣阁下说得有道理,但是心里又害怕他是借着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暗地里耍花招,所以心里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考虑到战争的规模和损耗,我们必须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来组织起物资的生产,然后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来将它们供应给整个大军,所以,这要求我们不能是以一个企业一个企业独立生产的方式来组织后方工作,而应该以统一协调的方式来组织整个物资的调配、运输和生产。”夏尔拿起了手杖,然后在虚空当中轻轻地挥舞了一下,“是的,全面性地进行统筹和输送,我打算把这种方式命名为——工业动员。”

“工业动员?”欧仁-施耐德迷茫地重复了一遍。

这个词在现在这个时代还太新鲜了,虽然他是一个优秀的实业家,但是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他还是免得了有些迷茫。

“在可敬的大革命时代,共和国面临可怕的危机,然后拼了命,一口气组织了数十万军队,然后击败了各处的敌人,挽救了国家……这就是统筹规划之下的军事动员。所谓工业动员正是同样的道理,通过统筹管理的方式,将整个运输系统和生产体系结合起来,然后以最快的方式武装一支大军并且持续地供应它,这就是我的意思,而这一次的战争将是我们最初的实践。”

“是……是这样吗……”欧仁-施耐德点了点头,虽然他还是有些云里雾里,“那么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想请您接受我派驻的代表,来协调您的工厂的生产,同时协调您和军方之间的沟通。”夏尔马上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为了实现构想中的工业动员,我在我们部里成立了一个部门,暂时由我的堂兄菲利普负责,这个部门将会成为运输和产生系统之间的桥梁,并且协助我们互相统筹规划劳动力、原材料和生产物资的流向,最终让我们实现高效的大规模军需生产。”

“接受您派驻的代表……?”欧仁-施耐德还是没有听得太明白,但是他听到了最为关键的部分。

大臣阁下搞了一个部门,而这个部门是他的堂兄亲自负责的,这个部门听上去权力很大,而且将会派驻人到他的工厂里面。

这确实让人有些不安。

“您不用担心。”仿佛是知道了他的心中所想似的,夏尔马上安慰了他,“我不想干涉您的经营活动,我一再强调地是,我只是想要让整个生产体系更有效率地运行,同时让军备生产能够在整个工业界的支持下迅速地满足军队的需要……除此之外,我不需要再多做什么了。”

说完之后,他摊开了手看着欧仁-施耐德。

欧仁-施耐德缩了缩脖子,仿佛是突然被冷风吹拂一样。

他明白了,这是不容置疑的要求。

平心而论,这个突然的要求让他感到意外,也感到不安,可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说到底,当初如果他坚持要打压自己的话,自己的企业又怎么可能从低谷当中走出来?如果想要对自己不利,他不需要做出这么曲折的规划。

而且,订单实在太诱惑人了,他抛不开。

更何况,虽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这个年轻人却从未让人失望过。

在片刻的权衡之后,欧仁-施耐德做出了决定。

“好的,大臣阁下,我遵从您的决定。”

“很好,帝国会感激您的。”夏尔重新笑了起来。“那么,接下来请您尽全力安排您的工厂,为帝国生产军需吧!记住,数量是第一的,不管怎么样,也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满足订单,哪怕稍微粗制滥造一点也没关系。”

“粗制滥造可不好吧,那可是军需……”欧仁-施耐德倒是有些犹疑。

“正因为是军需,所以才要偏重数量,”夏尔笑着回答,“毕竟,军人们很难去抱怨什么,就算抱怨也少有人听,而且——很有可能一大部分人已经没有办法来抱怨了。”

“可是这还是有些……”欧仁-施耐德还是想要再说什么。

“尽最快的速度,生产出足够数量的军需品,这就是对军人们最大的支持。”夏尔再度跟对方强调了一遍,“再好的东西,送不到他们的手上那也是空谈。当然,我不是说只要有数量,随便应付一下就行,而是要您尽量以简单的模式快速地将军需供应出来,如果在保持最基本质量的情况下,可以减少某些工序的话,那么就尽管减少吧,速度才是最大的力量。”

“这样说来,倒是挺对不起他们了……”想了一下之后,欧仁-施耐德苦笑了一下,“好吧,我会按您的建议形势的。”

“您看,最初的动员已经在我们两个中间实现了……”夏尔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和您这样聪明的实业家交流就是这么让人愉快。另外,您也不用想那么多,当和平来临之后,人民就会忘记在战争当中所受的苦,因为在战争当中受到最大创伤的人都死了——那时候他们能记得的只有万丈荣光,年轻人会血气方刚地赞颂战争,仿佛因此就能够挥霍他们多余的青春一样。所以最重要的是打赢,只要打赢,只要胜利,怎么做都是有理的,没人会追究我们为了打赢而做了什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