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机谋与希望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机谋与希望


                正当夏尔在旅馆当中和自己的下属们面授机宜的时候,吉维尼还有另外一处地方也同样颇不平静。

在离旅馆不远的地方,就是吉维尼镇的工厂区,这片规模庞大的工厂区是短短几年之间发展出来的,它们分作几个区域,分别生产钢铁制品、铁轨、蒸汽机车乃至军用品和火枪。而在它们的努力下,这片美丽的乡野已经变了一副模样,青山绿水被规整的厂房和四处散布的钢筋和轨道所淹没,高耸的厂房和烟囱,在夜幕的渲染下,犹如阴森的钢铁丛林矗立在大地上。

虽然已经到了晚上,但是因为最近订单很多而且赶货匆忙的缘故,所以现在各处工厂还在全力开工,融化的钢水散发出的红黄色的光线,让四处的大片人影若影若现,而在各处的车间机械的轰鸣震动着每个人的耳膜。

在这片工厂区最中心管理处,这种轰鸣声也无法被遮盖住。

而在这幢小楼的二楼会议室内,现在已经聚集了一群来自各个工厂的负责人,他们也是被临时召集起来的。

在昏暗的光线下,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坐在主位上的那位女子,神情颇为紧张。

让他们紧张的正是这位女子。

他们是前几天才得到消息的他们的雇主、这些工厂的所有人德-特雷维尔夫人准备派一个自己的委托人来吉维尼,核查工厂的运营状况,夫人在电报内特地交代过,她最得夫人的信任,并且要求他们以最诚恳的态度来对待她。

虽然吉维尼的工厂确实是在特雷维尔夫人的名下,但是多年来她从没有过问过工厂经营状况,所以她突然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来,着实让这些管理者和负责人们都吃惊不小。

他们在收到这封电报之后,马上就私下里聚会,揣摩夫人的用意,生怕夫人是因为对他们的工作成果不满意所以才做出这样突然的举动。

不过,不管多么惊诧,他们都打定主意,一定要讨好这位“钦差大臣”,同时把任务办好,免得惹怒了夫人。

经过几天的加急忙碌之后,他们总算在特使来之前准备好了相应的材料和文件,同时怀揣着不安等待特使的驾临不得不说,在发现远道而来的特使居然是一个女子的时候,他们越发惊诧了。

当然他们都能把这些惊诧好好地藏在心里,老老实实地面对这位特使。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艾格尼丝感觉老大不自在,她从来都不喜欢跟人摆架子,说些冷言冷语,更不喜欢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可是这种情况下她也知道自己必须摆出冷面、任人注视,所以她的表情十分严峻,倒也给了这群人几分压力。

她没心情和这群人寒暄,所以一来到这间会议室她就直奔了主题,而这群人也早有所备,首先将一大叠账目文件呈递了上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本账目?”看着这一大堆叠起来犹如百科全书的书堆,艾格尼丝忍不住暗自咋舌。

“为了核算精确,同时为了管控物资流通和成本,我们这里不同的工厂都是财务独立的,各有各自的账目,哪怕是内部物资流通也必须记账,”一位戴着眼镜、身材高瘦的老人小心翼翼地回答,“不过,每过半个月,我们各个工厂的负责人都会聚在一起,核对账目,同时让人核算总的财务状况,上报给巴黎。”

这个头发灰白的老人,名叫巴尔苏-荷恩,他是一位有几十年工作经验会计师,在吉维尼工厂一开建的时候,他就被聘用到了这里担任钢铁厂的总会计师,资深厚而且经验丰富,在经过协调之后,其他工厂的负责人们也决定以他为主来应付上面突然派过来的这位钦差大臣。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特雷维尔夫人特别派过来的人,对工厂的财务和运营基本上是一窍不通,所以他的心里顿时就放松了不少,不过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

“是这样吗?”艾格尼丝随手拿起一本账簿,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满是密密麻麻的数字,表格,同时还有一大堆以漂亮的手写体写好的附注,还有时间标记,都是一堆她能够认识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其含义的东西。

为了保持威严,她表面上依旧平静,轻轻地将账簿放了下来,然后递给了旁边她带过来的人。“你们好好看看吧。”

这两个人是夏洛特特别聘用的会计师,和艾格尼丝一起坐着夏尔的专列来到了这里夏洛特和艾格尼丝也自知专业性不够,所以当然会为自己准备一些帮手。

这两个会计师马上接过了这些账簿,然后仔细地开始浏览了起来。

虽然完全不懂专业,但是艾格尼丝也知道,这么一大堆的账簿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看完的。

“这些年来你们都在为特雷维尔家族服务,夫人十分感激你们的辛劳。”她按照夏洛特的嘱咐,开始对这群人训话了,“特雷维尔家族一直都是十分慷慨的,一直以来你们的薪酬都高过同业,夫人认为这是你们应得的,她也希望你们能够用一如既往的表现来继续努力,得到更多的报酬,请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出过力,那么你们就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酬,哪怕退休了也会得到津贴。不过……你们要是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后果自己清楚。”

“我们都明白,明白……”这些人连连点头,似乎都十分紧张。

在艾格尼丝的注视下,巴尔苏-荷恩又从旁边拿出了一大堆的文件,然后推到了艾格尼丝的面前。

“女士,这是最近各个月的产品产量,生产原料的统计,供应商们的资质评定、还有影响了生产的重大事故的事故记录,还有和这些事故所造成的损益,我们都已经汇总回来了,您都可以好好过目一下。”

“你们做得倒是挺勤快的。”艾格尼丝忍不住笑了出来。

里面的记录好不好她不懂,至少其中的态度她是挺满意的。

说到底,账目如何,对她来说其实是其次,她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要向这群人交代。

“你们之前说对巴黎汇报,是指对谁汇报呢?”她突然问。

“当然是对大臣阁下汇报了。”巴尔苏-荷恩疑惑地看了艾格尼丝一眼,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明知故问。“不过,大臣阁下事务繁多,当然是不会有很多时间来管这些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德-莱奥朗小姐代管,她处理我们的报告,顺便认可或者否决我们的月度计划。嗯……在去年开始,特雷维尔小姐也参与其中,很多决定都是她做的……”

就是这里。夏洛特和艾格尼丝最迫切要解决的不是账目,而是这里。

“这一条已经作废了,以后你们再也不需要对她们汇报了,或者说……根本不能对她们汇报。”艾格尼丝以严峻的语气,打断了对方的话,“夫人的命令就是,从今以后你们要直接对夫人汇报,再也不许让其他人知道工厂的运营。”

“呃……这……?”不光是巴尔苏-荷恩,其他人也十分惊诧,甚至可以说瞠目结舌。

确实让人惊诧,因为特雷维尔小姐是大臣阁下的妹妹,关系自不必说,就是那位德-莱奥朗小姐,大家心里也觉得她和大臣阁下有些什么暧昧关系,因此没人会想到她们的地位会有所动摇,艾格尼丝传达的这个决定确实让他们大吃一惊。

莫非……就是因为关系太亲密了,所以夫人要斩断这一切?

在吃惊之余,他们的脑筋飞速转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到了现在,经过一系列突发事件的冲击,他们都隐隐然有一种自己家族内部权力斗争的明悟。

也正是因为这一丝明悟,他们愈发沉默了,谁也不敢多表态。

问题是,总得有人说话才行。

踌躇了许久之后,巴尔苏-荷恩终于撑不住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艾格尼丝,“女士,这个……这个安排确实有些意外,直接打乱了我们最近几年来一直运行的体制,大臣阁下那里需要请示一下吗?”

“大臣阁下完全同意夫人的意见。”艾格尼丝没好气地回答,“再说了,这是夫人的工厂,她的意志本来就应该得到贯彻,不是吗?还是说,有人有意见,想要反驳夫人?”

被艾格尼丝这么冷眼一扫,人人都有些噤若寒蝉。

夫人和小姐之间的斗争,他们哪有心情和胆量参与。

“如果……如果这是夫人的安排,我们……我们当然会遵从。”

“你们这么明白事理就好了。”艾格尼丝紧绷的脸终于松了下来,“夫人说得很明白了,为她服务,应有的都会有,要是谁有二心,后果自己清楚,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连连点头。

“这才像话。”艾格尼丝总算笑了起来。

夏洛特可以容忍自己的丈夫拿着自己的财产使用,甚至乐于看到这一点,可是她无法容忍她厌恶的人、她的仇敌运行着自己的财产,所以她必须将她们的影响全面清除出去,一点也不能留。

……………………

已经到了深夜了,艾格尼丝和她带来的人已经离开了会议室,但是这些管理人员都没有离开,他们静静地坐在原本的座位上,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全速开工的工厂仍旧传来轰鸣声,仿佛重锤敲在每个人的心中一样。

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门终于打开了,满面严峻的芙兰和玛丽联袂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前。

“那位女士事情办完了?”芙兰没有浪费时间,一进来就问。

“是的,一切如同您预料的那样。”巴尔苏-荷恩连连点头,但是神情当中仍旧有掩饰不住的紧张。

“那那些账目都交给她了?”芙兰再问。

“对,已经给了……”巴尔苏-荷恩垂下了视线,这下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了。“小姐,这样……这样不会有事吧?”

“会有什么事?”芙兰皱了皱眉头,“慌什么?”

“可是,那是夫人……”巴尔苏-荷恩忍不住低声说。

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正因为明白,才特别害怕。

“您得明白,这世上到底谁说了算。”芙兰走到了刚才艾格尼丝坐的座位面前,然后冷笑了起来,“没错,夫人有产权,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您听从我哥哥,那么就算您不听夫人的话也不会有事;您要是让大臣阁下不高兴,那么就算再怎么配合夫人也得死!”她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严峻,再也不复平常的温婉,“您别以为我只是说着玩而已……哥哥已经跟我下过命令了,你们谁要是有半点不忠心,那么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此时的她态度严峻,再也看不出平常那种娇弱的样子来,没有人会从这里误读她的信息。

“我……我明白了。”巴尔苏-荷恩颤抖着手,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了一方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可是……可是小姐,我们这样篡改账目,闹大了谁都要难看啊……恐怕就算是大臣阁下……也不好办吧……?”

他的话只说了半截,但是谁都明白其中的意思夫人虽然未必斗得过大臣阁下,可她毕竟是夫人,大臣阁下再怎么样也不会拿她撒气,闹起来最后吃亏的还不是这些下面的人。

这几年他一直在这里供职,拿着极高的薪酬,一直以来,他也为得到这样的工作而沾沾自喜,可是当今天这一幕幕大戏在自己面前展开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钱真不是太好赚。

“世界上有那么多好办的事情吗?”玛丽冷笑反问,“你没发现吗,是夫人要整我们!谁喜欢无事生非啊?”

“要不……要不……”巴尔苏-荷恩把希冀的目光投到了芙兰身上,“小姐,您……您尝试下跟夫人沟通下吧,您……您可是她的妹妹啊……如果您跟她沟通的话,应该不会……”

他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突然发现,特雷维尔小姐已经瞪住了他。

“沟通?怎么沟通?她就是冲我来的!”芙兰怒目而视,罕见地在旁人面前失态了,“除非我从她面前消失,否则怎么样都不会让她满意的!你以为这是说几句好话就能过去的事情吗?”

眼见她有些失态,玛丽连忙在旁边扯了一下她的衣角,她终于重新镇定了下来。

“夏洛特,嗯,夫人……的头脑还留在上个世纪,她以为别人天经地义就会听从她,根本不知道世上有很多种办法可以阳奉阴违,她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去判断这些东西的价值而且,因为她不屑于去学,所以她永远也不会有。”芙兰的表情重归于冷漠,“就算我们做了一点儿改动,那又怎么样呢?我再强调一遍,我们是在秉承大臣阁下的意志!吉维尼是我哥哥的,不是她的,这一点确定无疑!没有我哥哥怎么会有这里!她难道真以为挂了个名字就有多了不起吗?简直是荒唐!一直以来我哥哥都宠着她,把什么都给了她,所以她把虚名当了真,现实终归是能够让她清醒过来的……哼,我倒等着那天!”

其他人慌忙别开了视线,她可以这么评论夫人,但是谁敢插话。

在芙兰的话之后,压抑的静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人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说话了。

他们在社会上沉浮了那么多年,当然看得出来,眼下特雷维尔夫妇似乎是在搞某种斗争,夫人罕见地清查起了账目,而大臣阁下则暗中授意妹妹先行来到了这里,把账目做了手脚,同时勒令他们以后还要继续按照自己的命令行事。

他们只希望,这种家族内部的权力斗争不要影响到吉维尼工厂的运行,免得让他们好不容易得到的饭碗都出现动摇。

因为夏尔的积威,同时因为一直以来服从玛丽和特雷维尔小姐的惯性,所以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挣扎,他们就很快做出了站队继续遵从大臣阁下和特雷维尔小姐的命令。

所以在艾格尼丝来到这里的时候,一切布置已经在加紧催办之下完成了,然后将所有文件都一股脑地交给了她。这一切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吉维尼的财产,或者说绝大部分财产依旧归属夏尔调配哪怕名义上的产权都属于夏洛特。

经过芙兰一番面授机宜之后,这些管理人员终于离开了。而芙兰和玛丽则走到了小楼的走廊上,看着外面的夜色。

在黑暗当中,赤红色的辉煌若影若现,到处都是忙碌的人影,虽然这是一个嘈杂粗粝的环境,但是她却心旷神怡。

“终于赶上时间了呢。”玛丽低声说。

“是啊,还好我们动作快。”芙兰笑眯眯地说。“她憎恨我,想尽办法排斥我,打击我,恨不得我去死,结果我还是活着,茁壮地活着,顽强地往前走着,不管她用尽了什么样的办法……哦,这多让她不高兴呀,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真有些期待摊牌的时候了,如果真要到了那天,她该多受打击呀!”

她的言笑当中又恢复了惯常的天真可爱,语气里仿佛是在期待某个心仪已久的画展一样。

“可是……先生未必会想要和夫人摊牌吧?这只是防御措施而已。”玛丽微微蹙眉。“我看先生是不想闹翻的。”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这是你教给我的,不是吗?”芙兰笑着回答。“只要她继续这么做,我相信迟早就会有这么一天的……而那时候,她站在哥哥的对面,我却坚定不移地站在他旁边……谁都会知道哪边更忠心耿耿吧?”

“我看也是。”玛丽禁不住也笑了起来。“真希望那天早点到来。”

“好了,先不管那么多了,我要去见见她……”芙兰突然说。

“谁?”玛丽一时没有弄明白,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为什么要见她……?”

“有些事总该谈清楚的不是吗?”芙兰反问,“再说了,人家来到这里耀武扬威,如果不在我面前炫耀一番,岂不是失望了?她毕竟是我的姨妈,我可不能失了礼数。”

“你还真是……”玛丽很快就想明白了她的用意,于是禁不住苦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