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庆典

第一百六十五章 庆典


                公主殿下直接避开他目光的举动,让夏尔有些莫名其妙,他印象里这位公主殿下并不是如此不懂礼节的人,他又哪里知道,就在数十分钟之前,这位公主殿下还正在接受卡洛娜皇后陛下的谆谆教导,还没有从那种颠覆‘性’的话当中缓过来,一下子看到他的时候自然会有些心有余悸。,: 。

不过,夏尔当然也是个知情知趣的人,既然公主殿下如此举动,他当然也会收敛起了自己的目光,不让自己显得过于热情。

就在两位皇帝陛下致辞之后,全场的焦点就集中在皇后身上了,虽然实质上奥地利皇帝来访并不是为了她的生日,但是至少在名义上,她才是今天这场庆典的主角。

“我来到这里之后,很高兴地看到皇后陛下如此受人爱戴,她已经用她的谦逊和宽厚,感染了法国人民,也让我们这些奥地利人深为感动……”依旧是奥地利皇帝殷勤地开口了,这位年轻的皇帝陛下,从小就接受了极为完整的贵族教育,所以即使只是应景式的恭维话,也能够说得如此投入,仿佛就像是发自内心在为卡洛娜皇后陛下开心一样,“我深切地希望,皇后陛下能够在今后的日子里,继续以自己的仁慈来感染这个伟大的国家,并且让我们两个国家的友谊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祝皇后陛下生日快乐!”

“祝陛下生日快乐!”眼见奥国皇帝已经开头了,在场的人们同时高喊了起来,一时间大厅当中人声鼎沸,一片欢腾。

而在这一片欢腾当中,皇后陛下也不禁有些心神‘荡’漾了,被所有人所注视的她,稍稍朝弗朗茨-约瑟夫点了点头,然后她转过视线来,看着对面的所有人。

“今天就仿佛像是幻梦一样,令我有些难以招架,仿佛让我回到了刚刚和陛下结婚的那一天。我请大家原谅我一时还没有从喜悦当中解脱出来,所以可能有些魂不守舍。”皇后陛下突然微微闭上了眼睛,仿佛是在享受此刻,又像是在回忆过去的生活,“不……即使是小时候做白日梦的时候,我也从没有想到过会有今天这样盛大的日子在等待着我……仿佛全世界都在为我欢呼一样,这确实让人为之惶‘惑’不安,怀疑自己是否值得被如此对待。所幸的是,在我身边,有全世界最有权力的男人在保卫着我,让我享有着如今的一切,还有忠诚效劳于帝国的你们,为我增光添彩,欢庆我的生日,对这一切,我只能表达无比的感‘激’,我真的十分感‘激’上帝,赐予了我如此的荣耀……”

皇后陛下的感言说得十分得体,不着痕迹地恭维了在场每一个人,就连皇帝陛下听了也不禁颇为自得,而且,她的语气也颇为真诚,比起像是在说套话的弗朗茨-约瑟夫陛下,更像是发自肺腑。

“在我之前的二十年生涯当中,我默默无闻,而且过着并不为人所瞩目的生活,和父亲相依为命,我非常感谢哈布斯堡皇室对我们家族的照顾,让我们这个可怜的家庭能够托庇于奥地利皇室的眷顾而远离各种险恶的风‘波’,我也感‘激’皇帝陛下能够不辞辛劳地亲临巴黎,继续给予我照顾。”皇后陛下又微笑了起来,看着弗朗茨-约瑟夫陛下和伊丽莎白公主,“在此我也向陛下献上祝福,衷心祝愿陛下的帝国能够蒸蒸日上,繁荣昌盛;也祝愿陛下的婚姻能够美满,和公主殿下能够白头偕老,共同度过美满的一生。”

皇后陛下的话再度引燃了全场的气氛,人们又是鼓掌欢呼,就连夏尔也在暗暗点头,在如此的场面下,面对着别国的皇帝,皇后陛下倒是一点儿也没有怯场,话说得面面俱到,既在讨好每个人,但是又没有有**份。

看来,经过了一年多的皇后生涯练习之后,这位皇后看来已经是十分熟悉自己的角‘色’了,已经能够得心应手地按照她的身份说出那种话。

在沉思当中,夏尔忍不住又打量了一下这位皇后陛下,她今天穿着白‘色’的宫裙,‘胸’前还别着绶带,栗‘色’的头发也被‘精’心地梳理了起来,打成了一个发髻垂在脑后,显得高贵而又凛然,而且青‘春’的魅力也并没有为之掩盖,足以配得上法兰西帝国的皇后头衔。

不过,夏尔在心里倒隐隐然觉得,当年的那个在他面前指斥痛骂的她,要更加可爱一些,现在则显得过于凛然了。

“我们一定会听从您的嘱托的,陛下。”弗朗茨-约瑟夫皇帝仍旧保持着他那无比热忱完美的笑容,朝皇后微微低了下头,“奥地利将会为您的风范而感到骄傲,并且很庆幸自己曾经接纳过您的家庭。”

“那么,就让我们来欢庆吧,我真希望所有人能够分享我的喜悦。”皇后陛下同样微笑着,然后看向了她的丈夫。

她是法兰西的皇后,当然不希望被打上“奥地利的‘女’儿”的标签,所以在为了旧恩感谢了哈布斯堡的皇帝之后,马上就想要转开话题,以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当成“又一个玛丽-安托瓦内特”来进行攻击。

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重新伸出手来,挽住了皇后陛下,然后和她一起走向了宝座旁边,接着他转过身来看着众人,然后抬起了右手。

“那么,我请诸位都同我们夫‘妇’一起享受今天的喜悦吧!”

“陛下万岁,帝国万岁!”夏尔和其他帝国的大臣们马上同时振臂高呼。

“帝国万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在大厅当中回‘荡’,好似能够传递到天庭之上,而就在此时,皇宫外的礼炮也猝然鸣响,为皇朝的欢庆日增光添彩,同时也在宣告整个城市的狂欢的开始。

为了体现皇家与民同乐的风范,在皇后陛下的生日庆典的同时,整个国都都会放假一天,同时举办大量的演出和晚会,而到了晚上之后,烟‘花’将会大量施放,让整个巴黎城都为之狂欢。

帝国皇家和政fu如此不计工本地进行庆典,当然不仅仅只是为了让皇后陛下开心一下而已,他们更重要的目的,是借此来粉饰太平,炫耀‘波’拿巴家族的统治已经巩固了的事实,同时让每个国民都能够在这种炫耀‘性’的展示当中为之‘迷’醉,欣赏帝国的强大。

而在皇帝陛下宣告庆典开始之后,原本严肃恭敬地站立着的人们顿时就散开了,他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了一起,互相聊天谈笑,而两国的皇帝和皇后陛下,也不再如同刚才那样严肃,同样来到了人群当中,与人们共同享受今天的盛会。

当然,能够和几位陛下一起谈天的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除了‘波’拿巴家族的几位亲王和帝国要人之外,夏尔和夏洛特夫‘妇’自然也有这个资格。

他们夫‘妇’两个今天同样穿着礼服,夏尔一身黑‘色’礼服,别着红‘色’绶带,‘胸’前佩戴着十字荣誉军团勋章,一派英姿勃发。

他在前年去奥地利的时候,曾经‘蒙’受弗朗茨-约瑟夫陛下的恩惠,被授予了一枚大十字利奥‘波’德勋章,但是在回到国内之后,他一时兴之所至,直接送给了自己的妹妹当做礼物,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使用,好在现在也没有人会跟他追究那枚勋章的下落。

当来到了皇后陛下面前之后,夏尔和夏洛特同时向皇后陛下行礼,“皇后陛下,祝您生日快乐。”

“谢谢,夏洛特。”皇后陛下亲切地走到了夏洛特的面前,然后伸手挽起了她,“看到你如此‘精’神焕发,我真的很高兴。”

之前因为生下次子时产生的风‘波’给夏洛特的打击很大,一度让她‘精’神紧张,如今经过了丈夫和家人、以及皇帝和皇后陛下的努力之后,针对她的风‘波’已经开始平息了,上流社会开始寻求新的谈资,而夏洛特本人也因为产后的‘精’心调养以及从丈夫和家人的维护当中所得到的信心,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容光焕发,生过了两个孩子的她如今更多了几分少‘妇’的魅力,在宫裙的衬托下,‘胸’前的双峰愈发高耸,金‘色’的长发也耀眼无比。

“我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对您的感‘激’,陛下。”夏洛特满怀感动地看着皇后陛下,“我为能够为您效劳而倍感荣幸,请您以后尽管吩咐我们吧,我和我的丈夫会竭诚达成您的心愿的。”

“您的诚意我相信,至于另外一位嘛……”皇后陛下略带讥诮地笑了起来,然后把视线放到了夏尔的身上,“那可就未必了。”

“您完全可以相信我的,陛下。”夏尔连忙也跟上表忠心了,“我是您忠诚的臣仆,以前如此以后还是如此。”

“希望您说的是真话吧,不过……至少今天,我应该感‘激’您,今天我应该会成为全世界报纸的焦点吧,毕竟不是每个人生日都有两位皇帝为之亲自庆贺的。”皇后陛下仍旧微笑着,“不过,我更高兴的是,先生,在夏洛特受苦的时候,您总算做了一件像样的好事。”

夏尔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可是在他看来,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牺牲,只是在尽自己应尽的责任而已。

“她是我妻子,我有义务保护她,虽然我做得不够,但是终究要做,陛下。”

“希望您以后还能记得。”皇后轻笑地走开了,“对了,请好好招待奥地利皇帝陛下,可不要让他失望。”

为了表示对特雷维尔大臣阁下促成来访的感谢,同时为了表彰夏尔一直以来维护法奥关系的努力,在明天的时候,奥地利的皇帝和他的未婚妻将会联袂来到他的府邸当中拜访,这可是十分罕有之事,卡洛娜皇后陛下为之叮嘱自然也十分正常。

“我会让皇帝陛下满载而归的,他所见到的人是对奥国最友好的法国大臣。”夏尔昂首‘挺’‘胸’,底气十足地回答。

“希望如此吧。”皇后陛下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轻轻抬起双手,鼓了鼓掌。

此时,她看着夏尔的目光,已经变得多了几分欣赏。

然后,她放低了声音。

“我仍旧不知道您到底是怎么促成这一切的……不过这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她的话里面多了一些困‘惑’,以及——以前从未出现过的信任,“虽然很多人曾经跟我说您是帝国最不可或缺的实干家之一,但是现在我才明白这话的意义。”

这是一种拉拢吗?夏尔在心里问。

应该是的吧。她确实是在拉拢我,虽然因为矜持,而不愿意说得很明显,但是老于世故的夏尔当然能够分辨得清楚。

也就是说,经过这么多努力之后,皇后陛下终于认清楚现实,把他当成自己赖以维持权威的盟友了。

你早这样该多好啊,非要为了一些无聊的执念,多拖了这么久。

在夏尔看来,皇后陛下是一个外国人,初来法国,不认识几个人,而且为皇室其他觊觎皇位的成员所忌惮,天然地就处于一个弱势境地,更有一个时常沾‘花’惹草的丈夫。

所以,地位和根基都十分她十分需要来自于大臣们当中的支援。

而夏尔也正好能够提供这样的支援。

然而他也不是为了‘交’情,而是为了更好地维持自己在帝国宫廷当中的地位,进而维持权力。

所以,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两个人都正好是各取所需,优势互补,早就应该狼狈为‘奸’、结成党派互相利用了才对。

真正值得奇怪的,反倒是卡洛娜皇后陛下为了怄气,居然等到了现在才说出拉拢的话来。某些时候,‘女’人顽强的仇恨心理真是可怕啊……夏尔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不过,当然,在表面上,他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异常流‘露’出来的。

“我还能够为您,为帝国,做更多事情。”带着模糊的笑容,夏尔躬下身来“请您继续信任我们夫‘妇’吧,为了保住您的地位,报答您对我们的恩惠,我们愿意付出一切努力,陛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