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踌躇满志

第一百五十一章 踌躇满志


                带着莫名轻松的心情,理查德-冯-梅特涅亲王高兴地离开了特雷维尔大臣阁下的府上,他今天晚上可以说满载而归,得到的东西甚至超过了他原本的预期,他得到了一个毫不含煳的保证,让他相信在波拿巴家族的帝国当中,法奥友好也值得期待。

他甚至自己期待了起来,希望他能够如同这位朋友所希望的那样,说动皇帝陛下带着他的未婚妻来到巴黎,参加卡洛娜皇后二十岁的生日庆典,如果他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话,那么他就让法奥亲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自己完成了非同一般的外交成就。

那时候,他就可以真正继承父亲的事业了,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只继承了一个姓氏,并且生活在父亲超卓名望下的阴影当中。

而夏尔一路走到门口,直到送走了理查德之后,他脸上的笑容还是没有消失,他同理查德一样高兴,因为他也从今晚的交流当中看到了自己的胜利当然,离最终的胜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满怀疑忌,害怕西欧国家干涉,但是俄国人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内心当中无法消灭的领土野心,绝对开始冒险,对土耳其进军。而已经垂垂老矣腐朽不堪的土耳其,是不可能抵挡住斯拉夫人滚滚向前的军事机器的,它必须求援,而且会不顾一切地求援。

而奥地利人尽管对俄国心怀畏惧,但是他们并不敢于在俄国如此煊赫的时候站出来对俄国人进行直接的反抗,他们只能选择武装中立,并且期盼有什么人能够替他们阻止俄国;而普鲁士人虽然亲俄,但是他们同样不愿意看到俄国人主宰欧洲,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宁可保持中立,然后以东西方调停者自居,并且趁机自肥。

正如史所发生过的那样,一切都是这么清晰明了,每个国家都在按照自己的利益行事,那时候,也只有英法联合起来,才能够组织起一支无可匹敌的力量,阻挡住滚滚向前的斯拉夫人大军。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一想到这里,夏尔心里产生了一种看着庞大的机器顺畅运行的畅快感。

时间已经临近深夜了,但是他的精神却还十分亢奋,他大踏步地离开了书房,然后回到了客厅当中,却发现他的妻子和艾格尼丝还没有休息,在那里逗弄自己的儿子。

“你们还没有休息吗?”一看到她们,夏尔忍不住又笑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她们的面前,抱起了克洛维斯,然后抚弄了一下他的头发。

“轻点儿!”因为夏尔的突然袭击,夏洛特忍不住有些惊吓了,马上对夏尔喝令。

虽然声音很大,而且总是带有一种命令的语气,不过她的神情却没有了之前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对立,显得温和了许多。

因为之前和丈夫经常不在身边,再加上其他事情带来的精神压力,以及产妇们必有的抑郁情绪,她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动辄对人发怒,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夏尔注意增加了留在家中的时间,陪伴着夏洛特,再加上有了艾格尼丝的陪伴,她的精神状态好了太多,就要到预产期的她,肚子鼓得越发高了,脸也更加圆润了一些,皮肤则因为长时间的幽居而变得愈发白润,整个人都洋溢着雍容华贵的气息。

“我只是逗逗他而已。”夏尔对妻子笑了笑,然后又冲旁边的艾格尼丝笑了笑,“真高兴您也能喜欢他……这真是个幸运的小子!”

诚如夏尔所说,艾格尼丝很喜欢这个小孩子,自从来到这里居住之后,经常以逗弄他为乐,搞得克洛维斯现在对她比对父亲还要亲,当然夏尔并不会为此嫉妒,反而很高兴。

“有这样的好妈妈,当然是幸运了,”艾格尼丝平静地回答,“但是父亲则未必能够让他过于骄傲了。”

“我想我还不至于会拖累他吧。”夏尔苦笑着回答。

“那可未必,为了让他能够以你为荣,你还有太多事情要做了。”艾格尼丝从他的手中接过了克洛维斯,然后捏了捏孩子的脸,逗得他哈哈大笑,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孩子挺可爱的。”

一边说,她一边手滑了下来,轻轻地捏揉了一会儿孩子的手,“手的柔韧性也不错,动作也灵活,我看是学剑术的好材料,过两年我就可以开始教他了,如果有我一开始打基础,他一定成就要比你高得多……”

“这个……他还小,不用这么早练习吧……”夏尔迟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起来,“再说了,身为我的儿子,他又不需要和谁好勇斗狠,学这个也没什么意义吧……”

夏尔倒不是反对儿子练习剑术,也不是讨厌剑术,而是不忍心折腾他。

因为早年练习剑术而形成的习惯,每天早晨她都是这里起得最早的人之一,练习自己的剑术顺便保持手感,也正是因为这股勤奋,她才能够一直保持动作的稳定和敏捷。而当年的夏尔,就为了她这个习惯吃了不少苦头,每天早晨一大早就被弄了起来,然后被折腾得厉害。

他真的不忍心儿子小小年纪就吃这份苦。

“夏尔,这没什么不好的吧?”可是夏洛特,“我们的先祖可都是从小就练习剑术的啊?再说了,年纪小才好打基础吧……早点让儿子学,没坏处。”

“趁他还小的时候,锻炼他的意志,培养他的体格,这不是很好吗?”艾格尼丝仍旧微笑着,顺便抓起克洛维斯的手,比出了一个出剑的姿势,“身为特雷维尔家族的继承人,剑术不好怎么行!”

虽然夏尔很想说时代已经不一样了,贵族不会剑术也没关系,可是在妻子和姨母都异口同声的时候,他也没什么勇气坚持反驳。“好吧,既然你们这样说……那我也没意见,过两年就让他开始学吧。”

哎,儿子,那只好辛苦你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才像话。”艾格尼丝又逗弄起了怀中的孩子,显然心情很好。

也许是因为最近受到了夏洛特的影响、或者说钱包鼓起来了的缘故,她的穿着要比之前精致了太多,精细的丝质裙子将依旧良好的身段展露无遗当然这跟坚持多年的锻炼也密不可分,现在的她和夏尔印象当中的她相比要多了几分贵气,但是,她的纤细的手指依旧灵活有力,眼睛里面还是那么机敏,显得精力充沛,一点儿也看不出原本接近四旬的年纪来。

“和理查德谈得怎么样了?”夏洛特顺口一问,“这个人挺可爱的,说话也好听,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怀了孕我倒是想要招待下他。”

“以后你会有很多机会招待他的,而且他会把他的夫人也带过来。”夏尔笑着回答,“而且他会更加殷勤地对待你,因为我给了他莫大的欣慰。”

接着,他简短地解释了一下他和理查德的交谈。

当然,他不过可能把全部的外交机密都说出来,只是泛泛而谈而已,同时,夏洛特和艾格尼丝都对什么俄罗斯和普鲁士之类的外交事务不怎么感兴趣,倒是听到后面的时候她们的注意力上来了。

“帝国皇帝要过来?”夏洛特先是颇为惊诧,然后笑逐颜开,“太好了!上次我们去奥地利,他们招待我们挺殷勤的,我们终于有机会回报他们一次了。而且如果能够顺便请他来到我们家做客一趟的话,那么其他人肯定就没办法跟我们匹敌了……”

夏尔提出这样的提议,关注的是外交上的考虑,展示两国推进法奥亲善的力度,顺便讨好一下皇后陛下,而夏洛特考虑的方面却不太一样她最注重门第,而如果能够让奥国的皇帝陛下专门来自家一趟的话,那么自家的门第之煊赫恐怕就难有人能匹敌了。

所以哪怕从这个角度考虑,她也十分支持皇帝的访问。

“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是一个提议而已。”夏尔讨好地对妻子说,“不过我想,只要俄国人持续地给出压力、而我们又表达出某种诚意的话,皇帝陛下是会面对现实的,毕竟我们的皇后陛下不是在奥地利长大的吗?他们会考虑到这一点的。而如果他真的过来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他驾临到我们家一回,到时候你就将是法国最为荣耀的女主人了。”

“太好了,夏尔!”夏洛特笑逐颜开,显然十分开心。

片刻之后,她的笑容才渐渐笑容,“说起来,皇后陛下也真是不容易啊,现在才刚刚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经了那么多事情,天知道她是怎么一件件承受下来的!之前我在她身边,还可以帮她解解闷,现在好几个月没法去看她了,真有点儿担心她。”

“她是皇后,难道身边还会缺解闷的人吗?”艾格尼丝略带讥嘲地问。

“越是皇后越是寂寞,尤其是波拿巴的皇后,不是吗?”夏洛特反问。“她可是活得够辛苦的,一边要忍耐着对某些人的厌恶,一边又要讨好皇帝陛下,而且还不能在我们这些人面前显得太过于失仪,这可不是辛苦吗?索性皇帝陛下还算是宠爱她,但是这种宠爱怎么也抵消不了他私下里的那些风流事儿。”

也许是夏尔想多了,但是听着听着他总觉得夏洛特的这些话里面有些指桑骂槐,他不好接茬只好垂下了视线总当做没听见。

“你这么说也没错,当皇后也确实不是什么好活。”艾格尼丝点了点头,“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小不了多少的丈夫,想想也挺可怜的。”

“纵使可怜,那也是个头戴皇冠的可怜人,我们必须恭敬地对待她,为她效劳。”夏尔倒没什么感伤的,“我这么做,她会很高兴的,并且以后会倚重我们。”

“这样说来,你们是打算让皇后陛下做你们的庇护人了?”虽然之前从来没有了解过夏尔的政治立场,但是艾格尼丝毕竟是个聪明人,马上就明白了话中隐含的意思,“如果能够做到的话,倒也是挺不错的。”

“如果她愿意的话,那么她可以成为我们这个政治集团的一份子,或者说领袖”夏尔笑了笑,马上补充了一句,“当然,是表面上的领袖,我尊重她,但是我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遵守她的每一个命令,我只做对我有利的。”

“真是复杂的游戏,也就你们乐此不疲了。”艾格尼丝也没打算深究,于是不再追问了,“反正这种事都是你自己拿定主意的,记得时刻保持谨慎就好了。当然,作为你的一个手下,我会执行你的命令的。”

“您这么说真是让人汗颜,您不是我的手下,是帮助我的人。”夏尔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也无权命令您……”

“这不就是一回事吗?反正我在为你效劳,从你这里领钱。”艾格尼丝微笑了起来,“对了,你什么时候去吉维尼呢?”

按照之前的日程,夏尔原本昨天就将要去吉维尼,视察他在那里的工厂,鼓励军工军备的生产,顺便把自己部里在各地的铁路官员都叫到跟前来训话一番,不过,因为当时突然收到了理查德前来拜访的请求,所以他临时推迟了日程。

“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明天下午吧。”夏尔犹豫了一下回答。

“行,知道了。”艾格尼丝点了点头,“那么我尽快准备一下行装吧。”

“嗯?您也要去吗?”夏尔有些惊诧。

“我已经授权艾格尼丝做我的全权代表,去视察一下那儿。这些土地和工厂既然是在我的名下,我要是一直不闻不问可不好,我总得知道具体的经营情况吧?”夏洛特插话了,“我想这样比较好。”

“再说了,还有很多闲杂人等也会来到那里,我得为您看着点儿。”艾格尼丝着重地提醒了一句,然后笑着反问。“根据我们达成的协议,我应该去为您夫人效劳不是吗?”

真的开始查账了么?顺便还要看着我……不,看着我才是主要目的吧,夏洛特没那么关心账目,否则也不会当面公开跟我说了。

思索一番之后,夏尔想要说什么,但是一时又不好措辞。

最后他只能低声说,“那请别让我为难,她对您很恭敬的。”

“那是当然,我说过我不会再揍她了。”艾格尼丝笑容满面,再强调了一句,“如果她知趣的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