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默契与秘密

第一百四十九章 默契与秘密


                “您对俾斯麦先生有什么计划吗?”听到了夏尔的回复之后,理查德马上追问。.: 。

出于他的立场,他确实很担心法国人和普鲁士‘私’下里搞出什么默契来,所以想要费尽心力去试探,想要从夏尔这里搞出什么情报来。

可是夏尔却没有让理查德得偿所愿,他只是微微一笑,回避过去了这个问题。“俾斯麦先生只是仕途不顺,所以想要给自己博取一点儿名声而已,我们不能够反应太大,不然的话我们反倒是帮他了。”

“这倒也对。”想了片刻之后,理查德点了点头,然后冷笑,“那就让他继续去扮演欧洲调停者吧……”

现在的俾斯麦,就和过去一样,充满了雄心壮志,一心想的是规划欧洲的未来,让自己成为欧洲的领导者,可是现在当着驻法兰克福帝国会议代表的他并没有这样的能量,只能从事一些他不喜欢的琐碎工作。

他当然不甘心于这种地位,一心想要让国王和威廉亲王看出自己的价值、让整个欧洲的外‘交’界看到自己的能量,而如今欧洲上空‘阴’云密布的空气则更让他看到了机会,所以他在法兰克福不务正业,一直都在和俄国驻法兰克福的公使密切联系,这倒不是因为他更爱俄国,而是为了让尼古拉一世沙皇和他自己的国王看到他的价值。

是的,正如在那个世界当中一样,俾斯麦想要扮演一个沟通东欧和西欧的人,一个在英国与俄国人之间共同的朋友,在那个世界他扮演得很好,在这个世界上他也在惬意地尝试着。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俾斯麦会得到俄国的欢心,并且为自己的外‘交’之路增添一个重重的砝码,但是即使如此,他现在的地位仍旧不高,并不能够干涉到普鲁士、更别说英法和俄国的政策了。

夏尔含蓄提醒理查德的正是这一点——以普鲁士人对奥地利人的情绪,如果他特意去针对俾斯麦,那反倒是给他博取名声的机会了,普鲁士国王会因为反对奥地利人的干涉而特意褒奖俾斯麦,给他带来他原本得不到的名望。

经过夏尔这么一提醒,理查德也知道不能这么办,于是马上转换了思路,转而鼓动了夏尔。“夏尔,我必须说,他的这种想法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在欧洲联合起来对付俄国的征程当中,普鲁士不能袖手旁观,这会给其他人一个很错误的信号,也会让俄国人心存侥幸……”

“普鲁士人虽然尚武,但是他们毕竟是有理智的。”夏尔摇了摇头,“如果必要的时候,法国和英国人也会适时地提醒一下普鲁士,他们毕竟是一个欧洲国家。我们并不指望他们和俄国兵戎相见,但是他必须在那个时候保持安静,尤其不能违反中立原则去帮助东方的邻国。我相信,如果我们冷静地摆事实讲道理的话,普鲁士人是能够理智行事的。”

“那就太好了,早就该这样了!”一听到这个答复,理查德马上大喜。“到时候我们也会和您一起提醒他们,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奥地利人早就难以招架普鲁士人的勃勃野心,一心想要从各方面打压这些人,如果能够借着英法势力来打压一下普鲁士人的气焰的话,奥地利当然喜不自胜。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表态,理查德终于确信特雷维尔在普奥之间明显地倾向于奥国,而且愿意以行动表示这一点。

“真的很抱歉,今天叨扰了您这么久。”带着愉悦的心情,理查德这时候终于向夏尔提出了告辞,“我代表我们的陛下,十分感‘激’您今天跟我们所做的一切表态,并且感‘激’您一直以来在法奥修好一事上面所作出的努力……”

“我但愿你们能以同样的努力对我,不要让我难做!”夏尔笑着回答。

“绝对的,相信我吧。”理查德再次伸出手来。

两个人重新握住了手。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想要跟您说一下……”正当理查德决定离开的时候,夏尔突然小声说。

“什么?”理查德好奇地问。

“我们的皇后陛下,她对奥地利很有好感,她跟我抱有同样的期待,希望法奥两国能够携手走向未来……”夏尔平静地说,“比起我来,她更加适宜作为两国之间沟通和友谊的桥梁。”

理查德没有回答,尽管他心里确实同意。

因为皇后陛下之前在奥地利帝国国内长大,并且其家族‘蒙’受了哈布斯堡皇族多年的恩惠,所以她对奥地利有好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奥地利帝国高层本来也对她寄予了厚望。

可是,因为历史因素考虑(拿破仑一世的皇后路易莎是奥国公主,并且最后背弃了皇帝),奥地利人一下子又不太敢这么快就接近皇后陛下,而且‘波’拿巴家族的宫廷,能够为奥地利人牵线搭桥的人又太少,所以奥地利人暂时没有办法接近皇后陛下,把她为自己所用。

而夏尔这么说,他的心里当然就燃起了希望,期待这位大臣阁下牵线搭桥,让奥地利人可以影响到帝国的皇后陛下。

然而,夏尔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有些意外。

“可是,朋友,虽然皇后陛下有心要让两国走向友谊,但是她现在势单力孤,能够做出的实质帮助着实太少……”

这是什么意思?理查德疑‘惑’了。

“我们十分希望皇后陛下能够在宫廷当中享受到应有的地位,她也具有足以母仪法国的一切优秀品质。”狐疑之下,他只能给出这样一个模糊的回答,“我国照顾了陛下二十年,她也深受我国宫廷的喜爱,如果有什么是我们能够帮助她的话,我们会义不容辞地去做。”

“其实也不用你们做太多事情。宫廷的事情,外国势力参与得越少越好,因为皇帝陛下还记得他伯父的教训。事实上我个人建议您最好不要频繁地对皇后陛下或者公主和命‘妇’们献殷勤,免得惹来一些不必要的嫌隙。”夏尔的回答更加让理查德疑‘惑’了,“但是,皇后陛下现在也有很多麻烦事,需要人们的帮助,其中最为忧虑的是,她还没有完成对帝国的义务,为帝国带来一个足以继承它的孩子……”

“嗯?”理查德疑‘惑’地看着夏尔。

这事我们可帮不上忙啊?只能让你家皇帝自己晚上多努力努力了……他略带戏谑地心想。

“实话跟您说吧,皇后陛下的事情本来应该是‘波’拿巴家族的内部事务,可是‘波’拿巴家族却好像对这件事并不感到焦虑——据我所知,有些人甚至还暗自窃喜,因为如果没有继承人的话帝国的皇位他们就有希望了。”夏尔仍旧镇定,好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危险的话题似的,“因此,作为帝国忠诚的大臣,我必须在这个问题上为陛下考虑一下了……”

“那您打算怎么做呢?”理查德好奇地问,“当然我跟您说明,我们乐意帮助皇后陛下,只要这种帮助我们能够做到。”

“生孩子这种事我们是努力也没用的。”夏尔苦笑了一下,“但是我认为我们可以抬高皇后陛下的地位,进而加强她在宫廷当中的地位,而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地位头衔比哈布斯堡的皇帝更高了,不是吗?”

“谢谢您这么说……”一听到对方如此恭维自己的皇帝,理查德也十分高兴。

“再者说来,皇帝和皇后陛下也许心情好了的话,他们更容易带来一个皇嗣。”夏尔的语气十分古怪,但是似乎又意有所指,“所以,处在这个环境之下,我十分期望贵国仁慈的皇帝陛下能够帮助帝国和我国的皇后陛下。”

“比如……?”理查德再问。

“再过两三个月就是皇后陛下的二十岁生日了,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纪念日,我能够斗胆代替法国邀请贵国的皇帝陛下、和未来的皇后陛下在这时候莅临法国,为我们的皇后陛下庆祝生日,可以吗?”夏尔紧紧地盯着理查德,一字一顿地问,“为一个嫁出去的奥地利宠儿贺寿,绝对不会有损于皇帝陛下的名声吧?”

在法兰西第二帝国时代,英国‘女’王访问过巴黎,但是哈布斯堡皇帝却没有(而在玛丽-安托瓦内特嫁给路易十六之后,她的哥哥,皇帝约瑟夫二世曾经访问过巴黎,并且建议玛丽不要挥霍度日,要做一个贤淑的皇后,维持法奥友好关系),其中当然有哈布斯堡看不起这个暴发户皇帝的原因。

但是如果法国宫廷里面有一个出身于旧王族荷尔施泰因-哥特普家族的卡洛琳皇后陛下,情况就不太一样了。

至少哈布斯堡皇帝有借口摆脱身份‘门’第的顾虑,亲身拉近和法国的关系——如果他真的有意和法国修好的话。

于是,这某种意义上就成为了法国人的试探了——如果奥地利皇帝陛下不愿意来参加法兰西皇后陛下二十岁生日庆典,就成为了奥地利对法国态度的试金石。

至少夏尔已经给了理查德这种印象。

他已经说得很明确了,最能够拉近法奥关系的人是皇后陛下,而皇后陛下现在势单力孤,需要得到外界的支持,而且没有什么人的支持能够比奥地利皇帝的支持更加有用、更加讨‘波’拿巴家族的欢喜。

如果不来,那就不仅仅是不给夏尔面子,不给皇后陛下面子了。

这种软中带硬又十分诚恳的要求,一下子让全无准备的理查德手足无措。

但是他知道,这其实是一个很难拒绝的要求。

而且他也不想要拒绝。

如果真能够运作成功,让皇帝陛下带着茜茜公主来和法兰西皇帝和皇后会晤的,那将是多大的外‘交’成功,足以让他声名鹊起了,并且足以让他的亲法路线贯彻下去了。

一个梅特涅亲王的后人是能够试试的。

“好的,夏尔。”片刻之后,理查德-冯-梅特涅的话说得十分隐晦,但是无疑已经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态度。“我们是外‘交’官,可以尽做优雅的事情,但是外‘交’可不是只有优雅,有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终究还是得有人做,而且必须以更加慎重的态度去做……”

“很好,理查德。”夏尔笑了起来,然后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鼓励,“那就让我们共同努力吧,再见,我的朋友!”

他不仅仅是那一点点考虑而已。

如果奥国皇帝真的来了,那么在法国对俄国递‘交’最后通牒的时候,奥国皇帝正好就在巴黎,那么……不管奥地利人怎么样跟俄国人解释,他们在俄国人眼里肯定也会犯下大错。

简直不能再好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