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聚会与重任

第一百五十一章 聚会与重任


                随着朝阳的冉冉升起,万物复苏的‘春’季绿意盎然,仿佛绿‘色’的巨毯将每一个市镇都包裹其中,而在这似乎一望无际的田野当中,道路和铁轨铺陈其间,犹如是织在绿毯上的一条条土黄‘色’和黑‘色’的丝线。。: 。

而就在这一条条黑‘色’的铁轨上,列车带着浓烟滚滚前行,让仿佛凝固不动的时间内,多上了几分来自于现代的‘色’彩。

随着一列列黑‘色’的列车轰鸣着来,呼啸着离去,吞吐着来自各方的旅客,在几天内,原本行人稀落的吉维尼车站突然变得熙熙攘攘起来。来自各地的人们聚集到了这个小站上,给这座小镇带来了难得一见的喧嚣。

不过,这些人并不是慕名而来的游客,也不是前来欣赏‘春’季景‘色’的艺术家,他们都是夏尔特意召集过来的铁道官员们,其中一部分人是帝国的铁路网所分割出来的各个大区的负责人,以及部里各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

正是因为这些人协调一致、或者偶尔勾心斗角的日常工作,帝国的铁路事业才得以蒸蒸日上,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发展起来,并且还一直顺畅地运行了下去。

因为职务便利的缘故,在通过电报收到了大臣阁下的通知之后,这些官员们都是以最为快捷的速度调好了自己的行程,通过自家运营的铁路早早地赶到了吉维尼,唯恐落于人后。在大臣阁下电报所说的预定时间之前,他们就赶到了这座小镇。

好在这里虽然是个偏僻的小镇,但是大臣阁下却考虑到了大家的难处,所以早早地就预定了这座小镇里面最好的旅馆供这些远道而来的官员们下榻。

原本大家对这座小镇旅馆并没有什么期待,但是一入住之后他们就发现,旅馆内的陈设和布置都十分考究,服务也十分妥帖,住起来的舒适程度比之其他大城市的优质旅馆都毫不逊‘色’,这让他们都啧啧称奇当然,这些官员们不知道的是,这家旅馆本来就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产业,专‘门’用来招待前来吉维尼的客人们的,所以一直都力求提高服务质量,根本不在乎亏点本。

不过,就算不知道这一点,这些大人们对特雷维尔家族的财富和煊赫还是心里有个大概的估计的。在四面八方的列车来到吉维尼的时候,都会经过一大片工厂区,而那一片黑烟滚滚的工厂,有一些专‘门’就是为帝国的铁道生产铁轨和机车,它们用自己辛勤制作的产品,在过去和现在一直供给着帝国的铁道事业。

而它们也吞噬了部里大量的订单,也吞噬了帝国难以计数的预算和财富而这些工厂,虽然从未有人明确说过,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它们就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产业,也正是因为有这种心照不宣的明悟,所以一直以来很少有人能够和吉维尼的工厂竞争订单,其他人只能在吉维尼的订单之外进行竞争。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时分了,然而这些官员们这时却没有和前两天一样休息,他们纷纷走出了旅馆,来到了吉维尼车站,恭候大臣阁下的大驾光临。

当天空的太阳变成了红黄‘色’的时候,伴随着一辆蒸汽列车的轰鸣声,载着大臣阁下的列车慢慢在月台前停了下来。

原本还在闲谈的人们连忙屏气凝神,走到列车的出口前面,等候大臣阁下。

在停妥之后,里面的乘客开始鱼贯而出,不过他们并不是奔赴各方的游客,他们同样的部里面官员,他们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同僚官员们的时候,纷纷微笑点头致意,有些人还走到了自己认识‘交’好的同僚旁边,小声地寒暄了几句。

他们的心情都不错,因为在平常他们是没有机会以乘坐专列的方式离开巴黎公干的,今天可以说是沾了大臣阁下的光,都觉得与有荣焉。

在表面上,夏尔并没有专列只有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以及几位皇室亲王才有专列,但是,实际情况是,只要他发一句话,巴黎的几个火车站马上就可以为他准备一趟列车,并且可以开到铁路网线所及的任何一个站点。毕竟他是掌管着帝国铁道事业的大臣,属下们肯定会尽心尽力来为他考虑。

京城部署的官员,总显得高人一等,哪怕小官在外地官员面前也常常颐指气使,不过外面的官员也是非同小可,他们都是地方的负责人,领头的局长更是和部里的司长平级,随时有可能回到部里当他们的上司,所以他们都不敢多摆架子,两拨人相谈甚欢马上融洽地站在了一起。

等过了片刻之后,大臣阁下和他身边的随从们也出现在了‘门’口,在他刚刚出现的时候,这些衣冠楚楚的官员们停止了口中的寒暄,然后同时恭敬肃立,然后向夏尔脱帽致敬,仿佛是在膜拜君主的朝臣一样毕恭毕敬。

“下午好,大臣阁下!”

“诸位,今天天气真不错。”相比于他们的严肃,夏尔倒是轻松愉快,他朝众人们挥了挥手,然后抬头看了看夕阳和霞云,“果然这样的天气才适合大家聚在一起啊。”

官员们纷纷应景地笑了起来,附和了他的话。

虽然中间夏尔离开过一段时间,但是好几年的上下级关系,已经在他们之间培养出了一种稳固的人际关系,这些官员们大多数都是在这位年轻的大臣手下晋升的,而且一直都在执行他的计划、服从他的命令,因此他们已经形成了服从他的习惯,将大臣阁下的训诫当成了天经地义一般,谁也没有想过大臣阁下有可能不再领导他们。

在他们的问好声当中,夏尔走到了月台上,然后顺着长长的通道往车站外走去,这些官员们簇拥在他的身边,心照不宣地按照行政级别和职务权力确定和大臣阁下的距离,而后面的随从们则拿着一个个行李箱跟在这群人的后面。

这些随从里面,有几个人穿着军服,不过这些官员们都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他们,没有和他们有任何互动,而他们也表情严肃,不苟言笑,没有和旁人寒暄。

在‘交’通部之前还是铁道部的时候,夏尔决定让陆军派出一个执行机构驻在铁道部里面,担任军队的代表,负责两个部之间的沟通,同时在必要的时候监督铁路系统的正常运行,从那时候起就有一群军人在部里的办公室办公,哪怕是后面共和国变成了帝国,夏尔成为了帝国大臣,这个架构也没有改变,这个军队的派出机构仍旧保存在部里,成为铁道系统和陆军的沟通桥梁。

因为身份区别、更主要地是为了避嫌,这些派驻军官和铁道部官员们极少来往,公开场合上也极少互动,所以哪怕迎接大臣的时候气氛如此热烈,这几个军官们依旧被冷落到了一边,而他们也不以为意。

在官员们的簇拥下,大臣阁下坐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上,然后这群人分别乘坐马车来到了他们下榻的旅馆当中。

因为整个旅馆都已经包下,所以这里倒也十分安静,在‘侍’应们的招待之下,大臣阁下和这些官员们来到了餐厅当中,准备共进晚餐。

“自从去年我履新以来,大家好久没有这样济济一堂了,今天有机会聚一聚真是好事。”在上餐之前的间隙,夏尔一边坐下座位,一边笑着对旁边的官员们说,“诸位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地方,工作都十分辛苦,我当然也能够体谅,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吧,吉维尼是个小城市,居民也少,在这里休息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惊诧,我想你们很快就可以扫去长时间辛劳所积累的疲惫,尽可能多地恢复‘精’力,继续为帝国和陛下服务……”

“谢谢大臣阁下!”夏尔的‘交’代让这些官员们又惊又喜。

他们当然听得出来,夏尔的意思是他们可以在这个小城里面好好放松一下,绝不会有任何打扰。

“不过,光是为了玩而把大家召集过来,那也是说不过去的,我看我们最好还是一边把事情办完,一边再合理地休息。”在调动了一下大家的情绪之后,夏尔的话锋一转,“毕竟身为公仆,我们要先干活然后才能谈享受。”

“大臣阁下说得十分对,我们必须以事业为重,毕竟陛下将如此重任托付给了我们,不容半点轻忽。”坐在夏尔旁边的一位中年官员马上回答,既附和了夏尔的话,又好像是在训示同僚们,“我们必须先为国家效劳,然后再来谈个人的享受。”

在夏尔刚刚出任铁道部的国务秘书之后,为了发展铁路事业,同时为了方便管理各地的铁路‘交’通,他决定设立几个铁路局,分区域负责未来铁路系统的运行,北部以巴黎,西部以南特,东部以梅茨,南部以瓦朗斯,西南部以图卢兹等几个城市为中心设立大区,然后分别派员监督当地的铁路的施工运行,这些大区也成为了后面的铁路局。虽然后面部里面另外设置了几个新的铁路局,但是这几个局因为设立最早,俨然就成为了部里的元老重臣,地位和同级别的同僚相比稍微高上一截。

而这位附和大臣阁下的正是南特铁路局的局长昂热-梅内克,他早年就供职在政fu当中,并且参与了法国最早的那些铁路的管理,几十年当中历经升迁,担任了很多重要职务,所以在部里也算是老资格的官员,他也一向以“老资格”自居,时常喜欢在同僚面前摆出训示的态度来。

他的这种态度,当然不为其他同僚们所接受,有些人选择了冷笑当中沉默,而有些自认资格和权力不比他差的人则坐不住了。

“大臣阁下,请您明确跟我们训示吧,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会毫不迟疑地完成您的命令的。”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官员从梅内克那里抢过了话头,直接问起了夏尔,“我们从来只以您的吩咐行事。”

说这话的人叫维克托-勒卡缪,他同样也是一个铁路局的负责人,之前在瓦朗斯,他相比于梅内克,资历上要浅一些,但是他的‘精’力十分充沛,一直都十分认真地执行着上司的命令,所以做事雷厉风行,所以他也很得夏尔的信任和重用,一路升迁之后终于成为了一个地方局的负责人。

因为有这样的恩遇,所以他一向以大臣阁下的心腹自居,并且认为自己才是部里最适合升迁上去辅佐大臣阁下的人,当然看不惯梅内克的态度。

“你们有这样的积极态度,我很满意。”在这几个人表了态之后,夏尔点了点头,满面‘春’风地给自己喂了口酒,然后继续说了下去,“只要你们以之前的态度继续工作下去,那么我相信陛下赋予我们的重任一定会得到完成。”

他早注意到了属下们‘私’下里的勾心斗角和互相蔑视,不过他并不反感这一点。属下们越是互相嫌忌,他们越是会拿出浑身的解数来达成上司的命令,因为他们害怕会被同僚在上司面前捅一刀,下属们如果铁板一块,那上司的工作就会很麻烦了。

当然,这种相互间的嫌忌必须控制有度,不能让它变成公开的斗争和争吵,不然的话正常的工作就无法运行下去了。

接着,在众人们的注视当中,夏尔说出了将他们召集过来的来意,“很抱歉,之前虽然发了急电要将各位召集过来,但是一直都没有跟诸位说出来意,所以平白无故地‘浪’费了你们的时间,但是我想你们会原谅我的,因为事关机密,我不能在电报里面跟你们说太多情况。”

一听到“事关机密”,这些官员们都坐不住了,纷纷正襟危坐,唯恐被大臣阁下训斥。

“现在,这里都是自己人,而且都是口口相传,那么我就不再隐藏什么了,直接跟诸位说实话吧”夏尔将酒杯慢慢地放了下来,然后严肃地看着他们。“之前,你们协助我良好地运行了帝国的铁道系统,成绩很不错,你们也得到了应有的嘉奖;不过……之前你们是在和平时间达成这一业绩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帝国的形势对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陛下需要我们在紧急的战争状态下运行好帝国的铁道事业,或者,甚至可以说,是要我们利用帝国的铁道事业来协助他更好地打一场战争!”

“战争?”这个词顿时就让官员们良好的气氛一扫而空,有些人甚至脸‘色’发白,显然对此毫无准备。“这……这是真的吗?”

“这当然是真的,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这不是一次针对我们边境国家的战争,所以你们不会面临被敌军所袭击的风险。”夏尔倒是显得轻松许多,仍旧面带笑容。

一听到夏尔这么说,东部和南部的官员们顿时就松了口气,他们也确实害怕边境‘交’战。

然而,夏尔马上话锋一转,“但是,先生们,这同时意味着我们要面对更大的困难!因为我们必须配合一次远征,需要我们良好地规划好所有铁路的运行,同时还要和军队紧密沟通,满足他们的所有运输需求,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算是完成了陛下的任务,我想你们应该明白这个任务有多么重要,又有多么艰巨。”

这时候,回过神来的官员们马上看了看在角落里面列席的几位穿着军服的军官,他们这才明白,为什么大臣阁下特意要将这些军官们带到跟前,来参加部里的内部会议。

而在感受到他们的注视之后,这些军官们纷纷笑着向官员点头致意,他们个个显得踌躇满志,显然是在期待着未来的战事。

这些军官都是特意从陆军当中挑选出来的,他们一直都以‘精’英自诩,可是自从被派驻到铁道部之后,他们却陷入到了难以摆脱的日常文书工作当中,并且在这些工作里面磨损了‘激’情,眼看着同僚们在各地的军团或者陆军部里升迁,他们心里开始着急,甚至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如今,他们终于体现了自己的重要‘性’,这也意味着升迁的机会来了当然前提是他们必须拿出足够优良的表现让陆军的高层人士们满意。

在他们的沉默当中,夏尔的发言在继续着。

“非常遗憾,在这里我无法跟你们说太多有关于战事的安排,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将是一次前所未有规模的远征,这种规模会给我们带来难以克服的困难,这种困难一定是十分大的,而且持续不断,会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为之伤神!更让人遗憾的是,不管我们做得有多么努力,都不会得到赞许,前线的将士们和后方的公众们,反而会责备我们还没有把一切都做好!因为,在所有人眼里,我们做好是应该的,稍微有一点儿没做好的地方倒是万恶不赦……”

他环视了一下官员们,“但是,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要完成自己对帝国、对陛下的义务,完成帝国赋予我们的责任!我说在前头,如果之后有谁的表现让我不满意,或者影响了战事,那么不管你们之前多么得我的欢心,他都将万劫不复!明白了吗?”

“明白了!”在夏尔的喝问之下,官员们都打了个‘激’灵,同时站起来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