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决议

第一百四十一章 决议


                玛丽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万丈怒火,当然不会让夏尔看出来,不过夏尔也知道,她绝对不会像表面上那么轻松地接受这个命令,所以他心里也不禁对她有所歉疚。,: 。??

不过,现在他也管不得这种歉疚了,毕竟他和夏洛特好不容易才达成了共识,他可不想再生什么‘波’折。

而他在送走了玛丽之后,也没有闲下来,特意赶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拜访。

虽然夏尔的岳父特雷维尔公爵和堂兄菲利普,现在都在家闲住,但是由于他们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的缘故,所以经常不在家里面,幸好夏尔事前有通知,所以当他在下午赶到的时候,特雷维尔公爵和菲利普两个人都在场了。

“我的孩子,好久不见你了啊。”一见面,特雷维尔公爵就热情地拥住了夏尔,“怎么,今天舍得来看看你的岳父大人了?真是稀奇啊……”

自从和夏洛特结婚之后,夏尔很少在没有夏洛特在场的情况下来拜访公爵府上,所以今天他孤身一人跑过来当然会显得很突兀。

不过,公爵大概也能猜出来是什么原因,所以只是顺便调侃‘女’婿一句而已。

“是啊,夏尔,难得今天有机会,我们好好喝几杯吧。”菲利普也走到了父亲的身边,热情地握了一下夏尔的手,恭维之意溢于言表。

自从被夏尔安置到部里面专‘门’负责监督军工和劳工的运输之后,他也算是有了个安生的地方,所以现在他一心一意要讨这位妹婿的欢心,态度比过去好了许多。

“嗯好,难得今天我是一个人过来的,没有夏洛特在旁边监督……所以我们就好好喝几杯吧。”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暗示对方自己想要谈一些‘私’密的事情。

“好!去我的书房吧,我让人把酒送过来!”公爵马上会意了,“珍藏了那么久的酒,是时候拿出来品尝下了。”

在公爵的引领下,他们马上就来到了书房里面。

一座定之后,仆人很快就将公爵珍藏的美酒给端了上来,而公爵本人则本着主人的立场,给儿子和‘女’婿倒上了酒。

“大家随意吧,都是一家人,喝到尽兴就行了!”

接着,他拿起了被倒得满满的酒杯,直接给自己灌了一大口。

夏尔也不紧不慢地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随便来了一口。

“你大概是为了夏洛特那事儿过来的吧?”公爵长吐了一口气之后,再笑着问‘女’婿。

“是啊,就是为这事儿来的。”夏尔老老实实地承认了,“不得不说,夏洛特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意外……”

“这事我也很意外!”也许是为了避免引起夏尔的误会,公爵马上解释了起来,“是前两天夏洛特写信过来问我愿不愿意去当个理事的,事前我一点儿也不知情……”

他很害怕被夏尔认为自己和‘女’儿‘私’下里勾结起来,所以先就忙不迭地撇清自己。

“是这样吗……”夏尔放下了酒杯,然后沉‘吟’了起来。

说实话这也不让他意外,这位岳父大人他是了解的,脑子不错但是‘性’格却‘挺’轻浮的,不是那种会处心积虑对付某个人的类型,所以他说的应该是事实夏洛特是在做了决定之后才通知他一声。

“这么说来,这不是你的决定?”眼见夏尔的态度,公爵不禁有些惊愕了,“听到夏洛特的通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你的决定呢!所以我才答应了下来……”

“对,这并不是我的决定,是夏洛特的决定,昨天她才通知了我,作为既成事实叫我承认。”夏尔不动声‘色’地回答,“当然,我也同意了……”

听到夏尔这么说,父子两个都愕然对视了一眼,显然十分意外。

“怎么……这是夏洛特的独断专行吗?这孩子也真是的,太不懂事了!”公爵马上抱怨了夏洛特一声,同时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的表情,“哎,孩子,真是抱歉,这说起来我也有责任啊,从小就把夏洛特给娇惯了,所以她才会那么任‘性’……”

夏尔并没有回答,还是在沉‘吟’着。

公爵小心注视着夏尔,判断着这位‘女’婿的意见。

在他看来,能够以如今投闲置散之身,一跃成为铁道联合会的理事,当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如果没有实在不得不放弃的理由的话,他真的不想放弃。

“夏尔,你放心吧,夏洛特这个决定我看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让一个自家人来辅佐你们,怎么看也比外人要好吧?难道我个做爸爸的还会对‘女’儿‘女’婿不利吗?”他马上就游说起了夏尔,生怕他改变决定,“我都这把年纪了,所思所想的无非就是怎么样照顾子孙后代而已,哪还会有别的想法?我绝对听你们的!”

而菲利普也连忙帮父亲说好话,保证绝对会遵照夏尔的意志而行。

“我也觉得,她这是不错的决定。”在特雷维尔公爵如此卖力地表忠心之后,夏尔终于点了点头,“本来我是不想要劳动您的,毕竟您的年纪大了……可是既然您这么有‘激’情的话,我倒是很高兴,希望您以后能够认真为国家效力。”

“那是当然了,夏尔,我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国效劳的!”

夏尔的点头,让公爵大喜过望,他一边道谢一边给自己又倒上了一杯酒,再来了一大口。

“不过,为了让您的工作能够更加顺畅,有件事我得先给您‘交’代一下。”不过,还没有等他把酒喝完,夏尔突然又说。“联合会里面有不少滑头,都是‘奸’诈无比的商人,如果您不事先有所准备的话,恐怕您的工作还会大受影响……”

“请尽管‘交’代吧,夏尔。”公爵忙不迭地回答。

“处于您的地位,您不能够和别人计较太多,但是您先要确保别人无法从您这里捞到好处,欺骗您而这就要求您对具体的业务问题十分熟悉。考虑到您的经验确实不够,所以我想给您配备一个经验丰富而又脑筋清楚的人来辅佐您。”夏尔以貌似商量的口‘吻’说了下去,“这个人选,我看德-莱奥朗小姐就很合适,她之前是我爷爷的秘书,而且还在联合会里面工作了一段时间,她的经验十分丰富,您可以尽量咨询她,如果遇到什么疑难的问题,请先从她那里听取建议。”

因为对玛丽有所歉疚,所以夏尔在跟岳父‘交’代的时候特意要求他要多听玛丽的话,而他虽然表面上只是个建议,但是他相信他的岳父是听得懂其中的意思的。

果然,公爵和菲利普再度对视了一眼。

“这么说来,是要让我顶替掉德-莱奥朗小姐的席位?”片刻之后,他小心地问,“这会不会……会不会让她心里有所芥蒂呢?”

“一般情况下,谁碰到这种情况都会有些不高兴,不过玛丽是一个很识大体的人,她知道什么事情更重要,而且也对我们家忠心耿耿,所以她是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到您的工作的,这一点请您放心吧。”夏尔为玛丽做了一个保证,“我所能够建议您的就是,一定要多听听她的建议。”

“我明白了……”公爵点了点头,“好吧,你放心吧,我会听从她的建议的。”

公爵现在已经看出来了,夏尔和夏洛特绝对为这件事争议过,所以‘凡事要多听莱奥朗小姐的建议’,就是夏尔让步的底线了,这一点他当然只能答应。

看到岳父大人如此好说话,夏尔也稍稍放心了些,于是他和对面父子两个继续碰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我的好‘女’婿,你还有什么事要跟我们‘交’代的啊?”

眼见夏尔如此表现,公爵自然知道他还有话没有说完,于是在喝了几杯之后,他微笑着问夏尔。“现在可以说啦。”

“说来惭愧……这事真是让人有些难以启齿。”踌躇了片刻之后,夏尔低下了头来,“这两天,我和夏洛特为了一些事情,生了争吵。”

果然是有事。

公爵心下了然。

“就为了这件事而争吵吗?真对不起,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

“不,不是为了这件事,这只是一个‘诱’因而已。”夏尔摇了摇头,然后脸‘色’变得更加尴尬了,“真正的原因是……夏洛特,觉得我没有她想要的那样忠诚,而她也对这一点十分恼怒,所以拼命想要……想要看牢我。”

当夏尔这么说之后,推杯换盏时的欢声笑语已经不见了,公爵父子之间只剩下了愕然的死寂。

“那么她的怀疑有没有根据呢?”良久之后,回过神来的特雷维尔公爵反问。“到底是她无事生非,还是你确实在某些方面足以惹得她怀疑?”

夏尔不得不踌躇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眼见这个‘女’婿突然犹豫了下来,特雷维尔公爵也大概心里有了个底了。

我的好‘女’儿啊,你大概是没办法拴住丈夫了……他忍不住在心中为‘女’儿哀叹。

之前他就听到过传言,说莱奥朗小姐是夏尔的情‘妇’,他还特意跟‘女’婿求证过,不过当时对方回避了这个问题,现在看来,传言应该就是真的了吧。

不过哀叹归哀叹,他倒也不是十分意外,毕竟如今人人都说如此,他自己不也是在婚姻之外放‘荡’逍遥,比起一般的‘浪’‘荡’子弟,至少他这个堂侄子前途远大,而且对家人也颇为照顾。

说到底,他自己也不是这样吗?

“夏尔,在我面前你尽可以说实话啊,我不仅仅是你的岳父,还是你的伯父啊!”他拍了拍夏尔的肩膀,表示自己绝不会因此而责备夏尔,“我的情况你也知道的,你不必担心我,如实地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就行了……”

“好吧,某些事情确实有点儿根据,但是某些事情就是捕风捉影了。”夏尔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低头承认了,“但是夏洛特的反应有些过‘激’,而且毫无必要。”

既然被追问到这个地步了,夏尔也不打算再跟公爵和堂兄隐瞒,玛丽的事情他可以承认,甚至其他人的事情他也可以承认但是唯独和妹妹的事情,他不得不在岳父面前保持坚定的否认态度。

“这……这就是真的啊。”公爵又叹了口气,“好吧,那夏洛特的反应大也很正常了,你是知道她的个‘性’的,她可不是那么看得开的人。”

“如果是争吵的话,我能够接受,也宁可被她责备……可是她有些意气用事了,老是用一些令人难以承受的方式来泄自己的怨气。”仿佛是觉得他们两个还不够惊诧似的,夏尔继续说出了这种爆炸‘性’的话题。“她几次用决裂来威胁我了,我认为这绝对是不可取的,对谁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什么?”公爵忍不住失声惊呼,“夏洛特跟你威胁过决裂吗?”

“是啊,而且还不止一次。没办法,夏洛特握有老公爵的遗产,而且我们的企业也在她的名下,甚至就连吉维尼的土地也是她的,她卡住了我的脖子,我承受不起决裂的代价。”夏尔微微苦笑,“可是您觉得,通过威胁我的方式来要挟我不得不听从她的命令,这是正常合理的方式吗?毫无疑问,她已经几次达到了目的,但是这是以伤害我们夫‘妇’的感情为代价的。”

“这……这个……”公爵有些语文伦次了,显然不知道怎么说。

踌躇了变天之后,他只能叹了口气,“这确实有些不好。”

“不仅不好,而且有害。”夏尔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公爵父子两个,“所以,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请问一下你们两个,你们是否同意夏洛特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虽然表面上一切如常,但是夏尔认为玛丽说得对,不能每次夏洛特要求什么他就必须答应,然后还以决裂作为威胁。

第一次,他可以屈从和忍耐,第二次还是可以屈从和忍耐,但是事不过三,要是第三次还是这样的话,那他真的就无法再忍受了。

虽然夏尔很感‘激’夏洛特对自己的爱,但是这事关原则,他认为自己必须这么做绝不能被任何人所挟制,哪怕是妻子也不行。

所以,他表面上可以屈从妻子,答应她的要求,但是他必须做出准备,以便让自己以后不用再一直受到再次的要挟。

在夏尔的‘逼’视下,公爵微微垂下了视线,显然有些不安。“当然,这样并不太好……我是不太支持的。”

虽然夏洛特是他的‘女’儿,但是公爵毕竟还是以家族为重,他知道夏尔如今是家族内‘混’得最好的人,可是其他人家族成员仰赖的大树,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他都认为这位‘女’婿是他必须要维护的人,决不能够轻率地闹到决裂的地步,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对已经失去了太多政治资源的公爵一家。

夏洛特会感情用事,他却不能,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

“您不支持的话,那就太好了。”夏尔轻轻点了点头,“那么以后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的话,您想要怎么选择立场呢?”

‘女’婿的追问让他更加难受了,他下意识想要退缩,但是却又感觉无处逃遁。

“夏尔……一定会闹到那个地步吗?”最后,他问。

“我是世界上最不希望那一幕再次出现的人……但是有时候我必须未雨绸缪。”夏尔摇了摇头,“您放心吧,我不会主动跟夏洛特寻求决裂的,但是我必须做准备这也是为了我们大家好,不是吗?”

公爵头上冒出了一点虚汗,这个追问,确实太让这位父亲为难了。

他爱自己的‘女’儿,可是他也知道感情用事是大忌,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坐视夏洛特为了感情用事,把家族的事业‘弄’到一个无法收场的境地,可是非要他明着表示不站在‘女’儿一边,他又感觉自己说不出口。

但是,没有退步的余地,每个人都在看着他,等待着他的表态。

而他也知道,自己只能给出一个答案。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终于颓然别开了视线,“如果为了这种事夏洛特要跟你决裂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支持她的,夏尔。不过……我还是要请求你,以你堂伯的身份请求你,不要让夏洛特太伤心了,她真的很爱你啊。”

“我是世界上最不愿意这件事生的人。”夏尔再度强调了一遍,“我最希望和夏洛特白头偕老,为这个家系开枝散叶的人!我唯一祈求的只是让最坏的事情不要生而已……”

“那你能不能和她一样忠诚呢?”公爵反问。“以我的理解看,她所要求的也只有这么一件事而已了。”

片刻之后,他又苦笑了起来,“算了,这个问题当我没问吧,我们都做不到的事情也没必要要求你做到。”

这个苦笑里面,有太多的无奈和苦涩,显然父亲对‘女’儿的感情让他太过于难受了,“别的话我不多说了,我答应你吧,如果夏洛特要求跟你决裂,我是觉得不会支持她的,就如同我父亲说的那样,你才是特雷维尔家族未来的领头人。”

“我也只听你的,夏尔。”一旁默不作声的菲利普突然也开口了,而且是马上笃定地跟着夏尔保证,“不管她要求什么,给出什么理由,我都会坚定地站在你的旁边,特雷维尔家族的命运不能‘交’给一个‘女’人的任‘性’来决定!”

相比于痛苦纠结的父亲,他就要干脆多了,虽然他是夏洛特的哥哥,但是他本来就和夏洛特这个妹妹一直都关系不好,在兄妹之情和个人利益之间,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做出了取舍。这也让公爵心里的痛苦又多了几分。

在父子两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表态之后,夏尔总算放下了心来。

毫无疑问,夏洛特之前的威胁让他大为震恐,他在暂时屈从之后,不得不为以后的类似情况寻找解决办法,现在只要公爵和菲利普都站在自己一边,他就好办多了。

“我很高兴你们能够如此顾全大局。”在要求他们做出选择之后,夏尔马上就劝慰了他们,“只要你们记得今天的承诺,那么我会做出相应的布置的,只要我还有权势在手,你们就绝对不会有任何需要担心的问题。”

“那就太好了!”在一片凝重当中,菲利普是其中最高兴的一个人,没有人比他更乐意看到夏洛特倒霉的了。

但是他很快就现,这样幸灾乐祸太过于不合适,于是马上就改了一副表情。“这样的抉择让我们过于痛苦了,但是我们必须理智行事,有时候做出一些痛苦的决定也是没办法的。”

“让我们再干一杯。”公爵叹了口气,显然不想再说这个问题了。

“今天的一切请跟夏洛特保密!”拿起酒杯的时候,夏尔再度叮嘱了他们两个,“除非出现最坏的情况,否则请和之前一样对待她,谢谢!”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