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输赢与对错

第一百三十九章 输赢与对错


                夏洛特突如其来的责备,让餐厅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更加冷冽了。

看着夏洛特严峻的表情,夏尔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

毫无疑问,夏尔突如其来的举动,不仅让外人感到惊愕,就连家里人也猝不及防,夏洛特肯定是对自己的决定愤愤不平,尤其是这个决定还是夏尔背着她做的。

他有心辩解,可是她现在又怀着身孕,脾气肯定是越发不好,再说下去似乎也只能触霉头。

无奈之下,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拿起餐具想要吃饭,但是一时间毫无胃口,不得不重新笑了起来,回头看过妻子。

“怎么突然这样发脾气了啊?”为了抚慰夏洛特,夏尔不得不放低了声音,“这件事有什么不好呢?”

“那有什么好呢?我正等着您来指教我呢。”夏洛特却没有放松的迹象,冷冷地看着夏尔,“你把你二十出头的妹妹强行塞上去,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吗?”

“我不认为有谁会敢于笑话我。”夏尔马上回答,“再说了,年轻又不是罪过,有什么不好的?我踏上仕途的时候也不过是二十出头,不照样把工作做好了?只要能够把事情做好,没人会因为年纪而对别人指指点点。”

“这难道是一回事吗?”夏洛特愈发不高兴了,“她是女的……之前没有受过任何类似的教育,也没有经验,没有人会畏服她,而且……”

“女的有什么不行的吗?”夏尔打断了妻子的话。

“……”夏洛特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因为以她的立场,确实没有办法说出‘女的就是不行’这样的话来。

“这不是性别问题,你知道我的意思!”片刻之后,她不悦地说。“总之,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非要把她碰上来,难道我们一家人就无人可用了吗?还是说你不信任我娘家人?”

“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夏尔也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至于说什么我不信任你家里人,那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怎么敢对自己岳家不敬呢?一直以来我不是都一直在殚精竭虑地为你家人效劳吗?难道我还有什么做得不够的?”

夏尔的反问让夏洛特一时有些语塞。

确实,虽然夏尔心里头是有些对她家人瞧不起的看法(当然老公爵除外),可他表面上从来没有表露出来,不管是夏洛特的父亲还是她的兄弟,他一直都十分讲究礼貌,而且注意在经济上满足他们的要求,所以虽然夏洛特隐约知道夏尔的想法,但是她却没有什么实际的例子可以用来指责夏尔的毕竟现在就连她的哥哥也是在夏尔的手下干活呢。

眼见夏洛特有些语塞了,夏尔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他又抚弄了一下妻子的肩膀,“我们的爸爸现在年纪已经大了,他的个性你也是清楚的,宁可清闲也不愿意劳碌,我又何必去劳动他呢?就让他在家里好好休息就行了,对吧?再说了,夏洛特,你现在怀了孕,我怎么好来为了这种事来烦扰你?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让你生气,以后我会改变做法的,现在你就消气吧……”

原本他以为他这样连哄带拉,能够把妻子煳弄过去,可是夏洛特却丝毫没有被打动的迹象。

“谁跟你说我父亲就只想着消遣不想做事了?这是你自己给自己找的理由吧?”她的语气还是如同刚才一样生硬,“夏尔,我们在一起二十年了,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能够互相隐瞒的吗?别否认了,你只是想要捧她而已,其他的都是借口!”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她,这都多少年了……”夏尔忍不住苦笑。

“我当然要讨厌她了,难道你还不明白为什么吗?”夏洛特反问,“一直以来她为我们平添了多少麻烦?从十年前开始就这样了!你忘记了吗,我们差点就分开了……就差一点儿,我永远也没办法原谅她的。”

“可是这已经是过去了。”夏尔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啊,过去的事情又何必再谈呢?”

“如果只是过去的话,那倒也无妨,只要她面对现实,我当然也可以做一个大度的嫂嫂,会尽我所能地照顾她。”夏洛特突然冷笑了起来,“可是她真的有尊重过我吗?她真的有放弃过她那些无聊的妄想吗?夏尔,你告诉我,有吗?”

夏尔想要否认,但是他也知道这确实是事实芙兰确实到现在还是不怎么尊重她这位嫂嫂,对她和哥哥的婚姻感到愤恨难平。

而且,她也确实没有放弃她曾经的目标……

哎,这些事又哪里敢跟妻子细说啊,最后他想来想去只有选择沉默。

“这下没话讲了吧?”夏洛特脸上的嘲讽越来越浓烈了,“我看得出来,你也看得出来,我们结婚之后,她还是一直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如果光是如此倒也算了,我可以忍受,可是她还抱着她那些卑鄙的妄想,为我们的婚姻平添风波……这一点让我如何能够忍受?”

“……你……你何必和她计较到这个地步?”夏尔感觉心里难受得很。

“我必须计较,因为你是我最在乎的东西啊,难道我能看着这样卑鄙的人得逞吗?看着她缠在你身边扶摇直上?休想!”夏洛特冲夏尔喊了出来,混不管外面的仆人是否能够听得见。“好吧,夏尔,现在你知道我的看法了吧?我不准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做出这样的决定。”

夏尔的唿吸变得粗重了。

这种命令式的语气,让他十分不爽。

他已经当了一年多大臣了,之前也一直是大权在握的政治家,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在被人小心恭维当中度过的,除了面对皇帝之下,谁还能这样跟他说话,他又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

他十分生气,几乎要爆发了,可是最后的理智仍旧告诉他,妻子现在怀了身孕不能动气,而且他也确实有很多地方对她有所负疚。

最后,他只能强行压抑住了不满,然后勉强和缓着语调说了下去。

“好吧,夏洛特,我知道你的意见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可是现在,我已经把这个决定通知了其他人了,今天甚至还把她带到了聚会上面,让大家都好好地见了她一面,这个时候我已经不能收回成命了,这样太过于儿戏,会有损于我的威望……”

“你是大臣阁下,你当然能!”夏洛特却不依不饶。

“真因为我是大臣阁下所以我不能,我必须维持住自己的威望,不能朝令夕改。”夏尔却也没有再退让了,“以后我在类似的事情上会及时通报你的,让你来参与决定,唯独这一次,请你让我把决定贯彻下去吧,我真的已经无法收回了……”

他说得十分诚恳,而且一直都看着妻子的眼睛,这视线让夏洛特都不禁有些心软了。

他们毕竟是夫妇啊。

“所以这就是你的主意吗?想要给我造成既成事实,然后逼着我不得不同意?”她虽然表面上责备,但是语气却软化了不少,“你真行啊,大臣阁下……好吧,如果你非要说这件事没办法,那好,我承认你赢了这局,这样够了吧?不过你要答应我几件事。”

“什么条件?说吧我答应你。”眼见妻子软化了下来,夏尔不禁大喜过望,忙不迭地答应。

“你既然可以把你的妹妹弄进去,当然也可以把我的父亲弄进去,不能厚此薄彼。”夏洛特又提出了之前的话,“而且这事关威望,我不能让每个人都觉得我们家的人不堪重用,连你妹妹都比不上、都不值得你信任。”

夏尔沉默了。

夏洛特的要求,无异于是在铁道联合会当中给她添加了一个眼线,让她自己也可以遥控会内的情况,这当然不令他喜欢。

“这样不太好吧……”片刻之后他小声说,“我已经把妹妹放进去了,再把岳父也放进去,岂不是显得任人唯亲?这样会有损于我的威望的。”

“那你就可以不那么任人唯亲啊?”夏洛特略带讥嘲地说,“你不是已经把德-迪利埃翁伯爵和德-莱奥朗小姐都放进去了吗?要么让迪利埃翁滚回去,要么让莱奥朗滚回去,然后让我父亲风光进来,这样没人会说你任人唯亲了吧,大臣阁下?反正你只是让一个心腹换另一个心腹而已……”

如此苛刻的要求,顿时让夏尔感到难受之极,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了。

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夏洛特她这些天明明在家里养身体,足不出门,怎么这么了解情况?到底是谁在帮她沟通消息?

难道是自己的岳父暗地里搞了这些手笔?从自己对他的了解来看,他不像是有这个难耐的人啊……

可是这样的思绪并不能持续太久,夏尔勉强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会考虑的,也许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

“就按这个办法解决,顶替名额不就是最名正言顺的办法吗?别的我还不接受呢!”夏洛特却一点也没有让步的意思,“夏尔,难道你一点儿也不肯为我做点事吗?”

夏尔愈发尴尬了,他刚刚“都答应你”的话还言犹在耳,现在又怎么好食言?

“好吧,这个问题我会仔细考虑的,就按你的办吧,具体的办法我来想。”片刻之后,他不得不敷衍着回答,然后转开了话题,“还有别的要求吗?”

“还有一个要求。”夏洛特马上接口了,一副早有定计的样子。“不管怎么说,你的妹妹都是毫无经验而且不谙世故的人,她需要一些人来帮助她,辅佐她,不是吗?”

“所以呢?”夏尔感觉到有些不妙了,“你想要让谁来辅佐她?”

“你觉得艾格尼丝姨妈怎么样?”夏洛特笑着问。

“什么?!”夏尔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罕见地大惊失色。

艾格尼丝他当然是了解的,性格刚强,头脑也聪明,可是论人情世故,艾格尼丝恐怕还不如芙兰精通吧。无论怎么看,这种话只是借口而已,她真正的目的,自然也十分清楚。

更让他惊诧的是,从妻子的表现来看,她似乎和艾格尼丝认识了很久,而且关系十分密切。

也对啊,合谋在英国把我父亲杀了,关系能不密切吗。

真没想到啊,原来居然还有这一出,我明白了……夏尔忍不住笑了。

这笑容十分人,以至于夏洛特都有些奇怪了。“夏尔?”

“之前我一直很疑惑,真的非常疑惑,为什么艾格尼丝姨妈会突然指责我,以及我的妹妹,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是你……”夏尔抬起头来,然后恼怒地看着夏洛特,“你跟她告状了是吧?所以那些天她才会特意跟着我们……”

“我只是跟她说了一些情况而已,而且她是没有完全听信我,所以想要跟着你实际观察一下……”夏洛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镇定了下来,“如果她观察到了什么,那只能是你们的过失,不是我的!”

“那么,你知不知道她当时把我妹妹揍了一顿?”夏尔的语气越发生硬了,显然已经怒气勃发,“你知不知道她把芙兰打成什么样了?你对她有私愤我理解,可是为什么要把其他人也扯进来,就为了让你发泄私怨吗?”

那天妹妹被艾格尼丝如此折磨,他确实十分心疼,只不过因为艾格尼丝是长辈所以不好追究而已,可是现在发现这居然有夏洛特的推动,这着实令他怒不可遏。

“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知道了。”夏洛特倒没有动摇,反而冷笑了起来,“既然这样,我会为她叫一声好的。”

“够了!”夏尔忍不住呵斥了她。“你怎么舍得做出这种事情啊!”

“你是说什么够了?”夏洛特毫不相让。“是准备答应我吗?”

“我不答应!”夏洛特的态度,和她透露的真相,终于让夏尔忍受不住怒火了。

在愤怒之下,他再也没有想妻子现在的身体状态,直接就冲她回绝,“这些要求都太过分了,我不答应!”

“如果我要你一定答应呢?”夏洛特的脸色重新变得冰冷了起来。

“没有人可以对我这么做。”夏尔这下毫不让步了。

“我当然有办法,特雷维尔大臣阁下。”眼见丈夫居然摆明跟自己摊牌,夏洛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痛苦,但是仍旧十分坚定,“别忘了,这些企业都在我的名下,你的财富也是在我的名下,家族的财产还是在我的名下!”

“你要用这个威胁我吗?”夏尔睁大了眼睛。

“是啊,我就是威胁!要么在这件事上听我的,要么我就学你,不留情面地摊牌!”夏洛特也带上了怒气了,“这次就算你爷爷出来劝我也没用了,我已经退让了那么多次就不会再多退让一次!”

说着说着,她碧蓝的眼睛似乎变得湿润了,“一直以来,我都默默地在背后支持着你,可是你给我带来了什么?我的信任被你当成了放纵了吗?既然这样,我就要收紧缰绳了,先生,因为我爱你。”

“你用威胁丈夫的方式来爱他?”夏尔怒极反笑。

“只要你也一样爱我,这能算什么威胁呢?我只是在和你一起拓张事业而已,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你告诉我,我哪点做得不对?”夏洛特反问。“如果你不信,你要试试我的决心的话,那么你就看,我也姓特雷维尔,我也做得出来!”

夏尔没有回答,他的唿吸变得十分粗重了,被人威胁的滋味实在让人太过于难受。

既然妻子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觉得没有什么可再说的了。

“你要跟我决裂吗?”

“是你想要跟我决裂!”夏洛特的眼角出现了泪花,“我想要把你留在身边,这也有错吗?”

夏尔不说话了。

怒气虽然占据了他的头脑,但是理智却还在脑中盘桓。

他清楚地知道,他现在承担不起和妻子决裂的代价在名望上他不能失去家庭的和睦,在利益上他根本不能承受和夏洛特切割开来的代价。

所以不管是从名望上还是从实际上来考虑,他都没有办法跟夏洛特翻脸。

今天的夏洛特,似乎早有所备,而且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又是威逼又是感情牌,让他无处着手,束手无策,只能被逼到墙角。

可是她越是这样盛气凌人,他越是感到亲近不起来,只觉得心里疲惫至极。

在自己的家里还要跟人谈交易,这是何等难受啊。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冒了出来,让他只觉得兴味索然。

“好吧,好吧!”万念俱灰之下,他只能连连点头,“都听你的,按你的做,这样你就满意了吧?满意的吧?”

“你早就该这么说……”眼见丈夫在威胁之下终于服软,夏洛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容。

可是她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了,她发现,丈夫把面前的餐盘一把推开,霍得站了起来,

“我吃饱了,不吃了。”夏尔离开了自己一口未动的食物,然后把门外的仆人叫了过来,“给我在书房安个床铺,最近我想要在那里休息!”

如此巨大的打击,让夏洛特痛苦地拧起了脸。

之前他们也吵过架,分房而居,但是那是夏洛特主动不让丈夫来卧室里的,可是今天夏尔却自己要求分居,这还是夫妇数年来的头一次,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如果一般的妻子可能会在胜利之后不在乎这种小节,可是夏洛特却不一样,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夏尔!”她在背后招唿丈夫。

可是夏尔现在却置若罔闻,他不想再和妻子吵架,但是他确实想要独自静一静。

“夏尔!”夏洛特再招唿了一声,然后不顾一切地往前追了过去。

可是她怀了好几个月的身体现在已经十分臃肿,哪里还有往日的步伐,一着急她脚步跄踉,然后被椅子哐当绊倒在了地上。

连人带椅子摔倒的哗啦声,让夏尔停下了脚步,转头一看,发现妻子正卧倒在地上。

天哪。

他一时忘却了对妻子的愤怒,马上折返跑了回去,扶住了自己的妻子。

“夏洛特,你没事吧?”他惊慌之下不断地问。

还好,地上并没有血,夏洛特也没有腹中绞痛的迹象,这让他总算稍稍安定了夏尔。

而夏洛特的脸上,已经是泪水涟涟,甚至滴落到了他的手上。

“我爱你呀,夏尔。”也许是因为疼痛,也许是因为精神上的打击,夏洛特的声音很轻,可是这样听起来更是情真意切,“这也是错的吗?”

“不,错的是我,对不起,对不起,洛洛特……”夏尔忍不住也哭了出来,泪水滴落在了她的脸上,“好吧,我们一起回去休息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