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归与告诫

第一百四十二章 回归与告诫


                当夏尔从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离开的时候,他的心情已经笃定了许多,再也不复之前的忐忑不安。

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在经过一番纠结之后,特雷维尔公爵最终还是决定以家族利益为重,坚定不移地站在了他的一边。

公爵确实很痛苦,毕竟他不想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他没有办法,处于他的立场上,他不得不为自己一家人做长远的打算,他不可能支持‘女’儿因为某些感情用事的理由而和‘女’婿决裂,因为这会极大地伤害家族的利益。

他是夏洛特的父亲,不管夏洛特怎么样恨铁不成钢,他还是父亲,也是特雷维尔家族如今表面上的领袖之一,在他表态之后,夏洛特不可能不顾及父亲的立场和意志任‘性’而为,这样也让夏尔可以更好地防范夏洛特未来有可能的举动。

而菲利普这边,甚至就连痛苦的纠结也没有,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站在了妹婿一边,他原本就对夏洛特在爷爷死后占据了大部分遗产的事实心怀不满,一开始就想要反抗夏洛特对自家的专横统治,所以碰到这个机会之后马上就表态了。

他甚至还特意对夏尔表示,为了防范夏洛特,他可以‘挺’身而出,以兄长的身份先去把爷爷的那些老朋友都拉拢住,让爷爷留下的遗产不至于被夏洛特任‘性’抢走,总算夏尔现在根本不想跟妻子决裂,所以马上呵斥了他,制止了他的独断专行。

夏尔特意跟公爵父子‘交’代,目的只是做个预备而言,他无法忍受被妻子所挟制的立场,并不代表他准备这么做,他个人根本不希望夏洛特和他闹到决裂的地步。

等到他回到家中的时候,他惊喜地发现艾格尼丝已经来到他的府邸当中了。

她大概是被夏洛特特意叫过来的吧。

不过,今天的艾格尼丝和往日那个朴素的样子不同,她穿着一身盛装,紫‘色’的裙子搭配着蕾丝‘花’边,在腰间还扣了一个‘花’结。她的栗‘色’头发也按照时兴的发型被梳拢了下来,仿佛是来参加什么盛会似的。

这种打扮的喜好,完全不像是往日里的艾格尼丝,夏尔一看就马上猜测是夏洛特,因为只有她才喜欢这么富丽堂皇的装扮。

不过,虽然这么打扮有些泯然众人,但不得不说确实很好看,经过这么一番打扮,更加衬托得艾格尼丝俏丽可人。

外面漂泊十年的生涯,并没有让她减损多少姿容,反倒是给她增添了不少风韵,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她见多识广,对一切都心中有数。

“艾格尼丝姨妈,好久不见!”在片刻的打量之后,夏尔马上向艾格尼丝问好。“今天您的打扮真是美极了!”

这是他时隔多日之后,重新见到艾格尼丝,所以他的心情也很好。虽然他之前因为她殴打妹妹的行为有些不满,可是当重见姨妈之后,这种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毕竟她可是从小就照看他们长大的人。

“真是中规中矩的恭维啊,没什么新意,不过甜言蜜语总归是比恶言恶语好听。”艾格尼丝面带浅笑,微微眯起了眼睛,“这副打扮是你的妻子给我选的,我感觉也不错,我可不能给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和她的夫人丢脸,不是吗?”

“我觉得您任何打扮都很好看。”夏尔马上又恭维了一句,“朴素也有朴素的魅力。”

“‘混’小子,真是长成了呢,一套一套的。”艾格尼丝笑得更加欢畅了,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恭维话。

不过笑了片刻之后,她又抬起手来拍了一下夏尔的肩膀。“好啦,别拿着社‘交’场上那些风月套路来在我身上白费功夫了,把这些漂亮话留给你夫人说吧,这世上也就她值得你这么恭维了。”

“我也是很用心恭维她的。”夏尔听得出艾格尼丝话里有话,于是马上就表了态。

“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也许是觉得夏尔的态度还是不够认真,艾格尼丝又叮嘱了他一句,“夏洛特那么爱你,时时刻刻都挂念着你,还为你延续了血脉……你要是还敢对不起她,这样说得过去吗?”

说着说着,她又习惯‘性’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不自觉地拿出了十几年前教导夏尔时的派头,“真的,好好对待你的妻子,她值得你费尽一切心力来呵护和宠爱。”

“我知道了,谢谢您的提醒。”夏尔只能尴尬地垂下了视线。“我会把我能够得到的一切都奉送给她的,她会拥有足以令所有人都‘艳’羡的地位……”

“我说你这人是真聪明还是真傻呢?还是在装傻?”艾格尼丝忍不住气笑了,“什么地位财富,她从小不都是见惯了吗?她和你结婚是因为爱你,她想要的也只是你能全心全意地爱她而已……爱,这东西在我们的社会里是很不常见的东西,能够碰到是一种幸运,你可不要把这种幸运拒之‘门’外。”

“我会的。”夏尔不得不点了点头。

这种不尽不实的回答,并不是艾格尼丝想要听到的。

“哦,差点我都忘了呢,全心全意爱着你的可不是只有一位特雷维尔小姐而已,那位大小姐……她还是没有放弃吗?”艾格尼丝微微皱了皱眉头,眼睛里面也多了一点儿说不清的东西,“倒是把你父亲的血脉延续了个十足啊……”

这种讥嘲的口‘吻’里面,所蕴含的一些危险的东西,让夏尔有些不太安心了,甚至可以说,有些害怕。

“她已经知道错了,您……您不用这么担心。”

“她知道错了吗?我可不太相信,我看得出来,虽然秉‘性’邪恶,但是她的意志十分坚定,绝对不是那种轻易会放弃的人。”艾格尼丝又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夏尔,仿佛是在掂量他的内心所想似的,“上次我虽然教训了她,但是她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心服,甚至连认错都没有,这份胆气倒是真不错。当然,这也是因为有你的包庇的缘故吧……夏尔,你老实告诉我吧,对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你真的是在为此而沾沾自喜?”

“沾沾自喜倒是没有,我也为此苦恼过……”夏尔当然不敢说现在自己已经答应了妹妹的请求,所以只好含糊其辞,“这个问题确实很让人头疼,也许是我们之前的教育所有欠缺吧……”

“如果你没有那种心思的话,那有什么头疼的?”艾格尼丝仍旧冷笑着,“教训不听话的小孩子就那么让人束手无策吗?”

“她是我的妹妹,是和我从小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人,我当然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了。”因为担心,夏尔忍不住对艾格尼丝说,“所以,上次您那样对待她,我真的觉得很为难……”

“怎么,要为妹妹出头,讨伐一下我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人了?”艾格尼丝冷笑着反问。“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吧?”

“如果您非要这么说的话,那么确实如此,我舍不得让您再这么对待她。”因为实在担心,所以夏尔不得不跟艾格尼丝挑明了,“真的,我请求您,哪怕您再怎么样讨厌她,也不要再以暴力手段来对待她了,她真的不能再受这样的伤害了……如果您要恨的话就恨我吧。”

“这就算是您的威胁吗?还是命令?”艾格尼丝又皱起了眉头,盯着夏尔,视线当中多了几分不善。

“我绝没有这个意思!”夏尔连忙跟她辩白,“我小时候就失去了母亲,而您一直照看我长大,所以我对您十分尊敬,从来不会对您怀有任何恶意,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对您不利,可是……可是我也想要请您照顾一下我的立场,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我照顾了她二十年!难道您认为我会刻薄无情到可以不动声‘色’地就把她扔开吗?不,我做不到,我相信这也绝不是您希望看到的我。”

接着,他的表情变得有些黯然,“您是不知道的,她之前曾经因为我的拒绝而愤而选择自尽……差点儿……差点就死去了,当她在我面前气息奄奄地躺着的时候,我哭得跟个孩子一样,在母亲过世的时候我都没有那么哭过!所以,我再也不想再承受一次那样的悲痛了,您可以看着她去死,夏洛特也可以,但是我绝对不行!我再也不想承受那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了!”

不得不说,夏尔的这番说辞确实有几分道理,以至于艾格尼丝也只好怔了一下。

“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对她挥拳相向了,她看上去也不是个害怕拳头的人。”良久之后,她只好耸了耸肩,“兄妹之间的羁绊和亲情本来是好事,谁也不能置喙,只是被那个孩子血脉中的邪恶,让这种亲情变了质而已变了质的东西就有毒,有毒的东西我们必须排除,这不是世间的常识吗?”

夏尔想要为妹妹辩白几句,可是他也知道这样是徒劳的,所以只好叹了口气。“也许吧,可是不管她是什么血脉,我都要继续照管她。”

“怎么?到现在反而我成了恶人啦?”艾格尼丝扬起了手,似乎又要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子了,“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这一切都是为了谁?”

“是为了我……我十分感‘激’您。”夏尔对她躬身致谢,“谢谢您的大度。”

“为了你,也为了我死去的那个可怜姐姐。另外,我要跟你说清楚,我只是说不揍她而已,可没说置之不理,坐看她把自己的邪恶‘欲’念梦想成真。考虑到我和你的关系,我和夏洛特的关系,我认为在她有请求的时候,我是不能旁观的……”艾格尼丝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本我是想要享受生活的,懒得管其他人的闲事,可是夏洛特太可怜了,‘激’起了我的侠义心肠,所以我要为你们的幸福而努力,应她的要求来保卫你们和你们孩子的幸福亲爱的大臣阁下,您怎么看?想来,我的身手,还是能够入得您的眼吧?当然……事先我要说清楚,我的服务,价码可不低哦!”

“我会很给高兴地您发薪的,艾格尼丝姨妈,全欧洲也没有其他人有这个幸运能够得到您的保护了,为此我值得付出任何价钱。”夏尔当然十分高兴了,“我也很高兴,我的孩子能够有父亲那样的幸运,能够在您的注视和教导下长大……而这次,我会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年了,他们不用和我们一样经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

“是啊,孩子们幸福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值得我们为之努力。我当初看着姐姐丢下你们两个孩子走了,父亲又不见了,可担心得发疯了!生怕你们在长达‘成’人之前遭殃呸,现在看来有一个我根本不需要去担心。”仿佛是触景伤情一样,艾格尼丝突然有些感触,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夏尔,“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对得起姐姐了,她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了,也有了孩子……虽然我已经无缘得到这样的幸福了,不过看到姐姐得到了它,也足够我为天上的她感到欣慰了。”

“您还年轻啊?”夏尔忍不住劝慰了对方,“您的姿容足够把任何一个世家子弟‘迷’得团团转,只要您想。”

“怎么?又跟我来这套了?”艾格尼丝脸上微微发红,然后马上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就像小时候那样,“我可不吃这种套路,别拿这种‘肉’麻的场面话来臊我!”

看您的样子,可完全不是不吃啊?夏尔也只能在心里说了。

“总之,既然你点了头,那一切就好办了。”艾格尼丝重新严肃了起来,“我会搬进来,小心照看夏洛特母子的,顺便监视您的那位好妹妹可别怪我没早说啊,要是你以后敢惹得夏洛特哭,我就揍死你!”

“好,我知道了。”夏尔只能苦笑着回答。

不过,现在,有件事也不得不提了。

“您回来也是一件大好事,我正苦于无法找到您呢这段时间,请您约束下行程吧,尽量不要在大庭广众下‘露’面。”

“嗯?怎么了?”艾格尼丝反问。

“您和夏洛特……嗯……在英国的一些事,被英国人知道了。”夏尔犹豫了许久之后,最后终于说了出口,“当然,请您对夏洛特保密,她不用知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