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诅咒与暗流

第一百四十四章 诅咒与暗流


                “可怕?”夏洛特被这个用词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怜的孩子,你不知道内情,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可怕。”艾格尼丝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件事。而且我知道,尽管她不是爱丽丝的女儿,但是却毫无疑问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

“这从何说起?”夏洛特更奇怪了,但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就是说,她是埃德加的私生女儿?”

“是的,应该就是那个人和他的老情人的女儿。”艾格尼丝冷笑了起来,“在我的姐姐因为难产死去之后,那个人把他的私生女儿抱了回来,然后宣称是爱丽丝的女儿就这样让她得到了原本属于我外甥女儿的一切。”

“那个人……真是干得出来,活该死得凄惨!”夏洛特陡然觉得背后冒出一股寒气,处在她的立场上,当然会觉得她那位早已经过世的婆婆,遭遇实在太惨了,“难怪您这么讨厌她……”

“我确实讨厌她,但是这不是我说她可怕的原因。”艾格尼丝倒是十分冷静,“所以你应该发现矛盾之处了吧,为什么埃德加要特意留一份手书,宣称她不是他的女儿?为什么他要写一份假文件?”

“……那个人不会是有意在开玩笑。”夏洛特沉吟了一下,然后豁然开朗。“是有人强迫他写的!”

当想到这里之后,那股来自背后的寒气越来越浓烈了。

“她……一定是她强迫的!她要证明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以便达到她不可告人的卑鄙目的。”夏洛特睁大了眼睛,“这个人……真的太狠毒了!”

她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人才会有这样的动机,非要去强迫埃德加证明女儿的血缘关系。她的目的自然也是昭然若揭,就是为了给她扫除障碍,让自己的丈夫可以消除心中的顾忌。

“埃德加之前被我打伤了,一直都在养伤,所以大概是那个时候受到了她的强迫吧,留下了这么个手书。”艾格尼丝倒是十分镇定,“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说她可怕了吧?果断得让我都有些心生佩服了。”

“确实,够可怕的。”夏洛特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您告诉我这事,我还真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可怕。”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挥刀相向,行事之无所顾忌,道德观念之淡薄,想法之大胆,确实让人瞠目结舌。就连和她认识了那么多年的夏洛特,也想不到她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纯正的埃德加出品,就连血管里面都流动着恶毒,美丽的外表下全是黑色的淤泥,然而脑子真的很好用,这就是你要面对的人。”艾格尼丝做了一个总结陈词,“不得不说她远比看上去要难对付多了,我甚至觉得她从没有对任何事改变过主意。”

“这都是夏尔惯出来的!从小她就没有受到过教训,谁都对她百依百顺,只要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就能心想事成,所以她就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和自制!”在惊怒交加之下,夏洛特忍不住又埋怨了丈夫一句,“就是她这么处心积虑,事情才会到了这个地步!”

“现在这么说也没什么意义,我们只能希望事情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不然这对谁来说都是一个灾难。”艾格尼丝颇为怜悯地抚摸了一下夏洛特的脸颊,“所幸现在情况还没有到那份上,而且你还有我站在旁边。”

“是啊,幸亏有您,否则我真的难以解决这个问题我可以和夏尔决裂,让他大受打击,可是我不想这么做,如果只是为了决裂的话我干嘛要结婚呢?我甚至不想这么威胁他,因为我知道他的性格,我越是威胁他,他就会越怒不可遏最终离我越来越远……”夏洛特颇为感怀地叹息了起来,“您说得对,她就是一堆污泥,可是这堆污泥外面蒙上了一层过于光鲜亮丽的皮囊,以至于可以轻易地魅惑住绝大多数人,这真是一场灾难!我只希望您能够让我们夫妇不至于付出太过于惨重的代价就可以避免这场灾祸,因为您大概是世界上他最后还有所畏惧的几个人之一了。”

“我会尽力而为的。”艾格尼丝又微笑了起来,“好啦,你也别摆出这副样子了,要做母亲的人应该高兴才对,情况没那么糟糕。”

“您说得对。”夏洛特也苦笑了起来,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怀了孕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好不起来,这样确实不行。这些小家伙要是知道母亲得为他们遭多少罪那该多好啊!可是世界上尽是不肖子孙,真是让人感到心寒。”

说完之后,她自己也转开了话题,轻轻地拥住了艾格尼丝,“艾格尼丝姨妈,您真是个天使,真可惜我那时候没有能够多亲近一下您。”

“我可不是天使,我亲爱的,你也不需要个天使啊。”艾格尼丝仍旧满面笑容,“天使慈悲为怀,我可没他们那份儿心肠,我对看不顺眼的人从来不会心存怜悯。”

这时候,已经到了克洛维斯来见妈妈的时间了,女仆把这个已经开始能够自由走动的孩子带了进来,一看到妈妈,这个孩子欢唿地一声,满面笑容地向母亲扑了过来,然后坐在椅子上的夏洛特也小心地接过了孩子,然后爱抚着他,用脸磨蹭他金色的头发。

因为怀着身孕移动不便,所以夏洛特经常把自己的大儿子当成了消遣的工具,时常带着他玩,教他说话,母子两个感情十分融洽。

而克洛维斯确实也是一个可以激起任何一个母亲虚荣心的孩子,他皮肤洁白,金色的短发十分纤细,碧蓝色的眼睛里面透着一股天真,看上去跟一个布偶娃娃差不多,以至于艾格尼丝见了之后也忍不住心生喜爱,直接从夏洛特的手中把他抢了过来逗弄把玩。

…………………………

正当夏洛特和艾格尼丝在一起以毫不留情的态度来评论芙兰的时候,在特雷维尔侯爵府上,被她们议论的人也和自己的好友聚集在了一起。

她们两个在小小的庭院当中驻足,观看者最近被引入的植物所盛开的花朵,表情却都十分严峻,仿佛是遭遇到了什么重大事件似的。

“这真是一场灾难。”玛丽看着渐渐西沉的落日,小声地跟好友哀叹,“我从没有想到,在我们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这样莫名其妙的打击居然接踵而来,把我们的一切都打乱了。”

接着,她微微偏过了视线,小心地注视着芙兰表情的细微变化,“当然,这点小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碰到过很多比这更加倒霉的事情,我承受得住打击,可是我在害怕你,夫人居然想要让艾格尼丝来对付你,我真的很担心你。”

相比于她的忧形于色,芙兰倒是镇定许多,她走到了一株紫罗兰旁边,然后微微俯下身来,鼻子凑到了蓝色花朵上面,细嗅着下午难得的芬芳。

“不用为我担心。”片刻之后,她才小声回答。“一切并不是那么可怕。”

“可是那个艾格尼丝很讨厌你,不是吗?”玛丽还是有些担心,“她是一个可怕的人,之前还对你暴力相向,真亏她下得了手!她怎么那么恨你呢?”

“她不是恨我,是恨特雷维尔家族。本来她应该恨我哥哥的,但是考虑到哥哥的血缘关系,她不能过于恨他们,所以就把这种恨意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芙兰苦笑了起来,愈发显得不安了,“正好我又被证明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这就太好啦,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厌恶目标,私人的怨愤和替天行道的正义感夹杂在一起,足可以让我成为一个最完美的敌人。”

“剖析得真是够准确的,真亏你能够看得这么通透。”玛丽点了点头,也同意了对方的看法。“那你还不担心吗?她可是把你当成仇敌了呀?!难道你打算什么都不做吗?”

“我当然不会束手就擒的,我绝不会认输!而且……那天她给我带来的痛苦我都铭记在心里,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芙兰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从花蕾上面抬起头来,“可是我不能明着表现出来,相反我要蒙受委屈,因为我被压得越惨哥哥就会越同情我,人们总是会同情弱小的不是吗?更何况他还是一直对我如此爱怜……”

“这倒也不错,先生确实是这样。”玛丽点了点头,“不过难道我们只能默默承受吗?那忍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先生可是对艾格尼丝十分尊敬呢。”

“当然不能默默承受,我是有权反击的,而且一定要反击。”芙兰把视线投向了一株玫瑰上面,然后伸手放在了花茎上面。

花刺刺破了她的皮肤,让手指微微沁出了血丝,和鲜红的玫瑰搭配得相得益彰,也让她的头脑变得愈发清晰。

“不管什么方式,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要做到。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绝不能让任何人来阻挠我,谁也不行!”

“对,就是要这股意志!”眼见芙兰终于表露了态度,玛丽于是大声附和。“那你说该怎么办?”

“现在先别动,让人看看到底是谁在欺压谁,是非自有公断。”芙兰回过头来,附在玛丽的耳边,“然后,我去搞清楚艾格尼丝的底细,到时候你再听我的安排……”

“好!”玛丽大声应了下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