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提醒与求助

第一百四十三章 提醒与求助


                “英国人?”

一听到夏尔的提醒,艾格尼丝顿时就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们怎么了?”

“你和夏洛特,当时不是在那里合谋干了一件大事吗?”夏尔以百味杂陈的语气说,“最后还留下了一个人的‘性’命。。 ??”

“原来你是说这件事啊?”艾格尼丝反应了过来,然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喜‘色’,显然现在她还是在为之前杀掉埃德加一事感到无比畅快和欣慰。“为此我很感‘激’夏洛特。怎么了呢?”

“这件事,被英国人给‘弄’清楚了。”夏尔叹了口气,“然后英国人找上‘门’来,把我给敲打了一番。”

“什么?”艾格尼丝大为意外,“他们怎么‘弄’清楚了?‘弄’清楚了多少事?”

“凡事都有蛛丝马迹,不可能一直都隐藏在‘阴’影之下。”夏尔颓然回答,然后将那天晚上他从那位佩里埃特小姐口中得到的消息和盘托出。

艾格尼丝静静地听着夏尔的叙述,眉头越紧缩,直到最后她却突然冷笑了起来。

“好啊,这下英国人不是‘弄’得‘挺’清楚了吗?真有他们的!说到底,这不是您爷爷的错吗?如果他不是非要坚持把那个人的遗骨带回国,英国人未必会那么快就现蛛丝马迹。”

因为旧日仇怨的缘故,她虽然不打算对老侯爵继续报仇,但是却还是对他余怒未消,所以忍不住也借着这件事又把老人讽刺了一遍。

“您不要指责一个丧失了独子的老人,那是他从小照看长大并且寄予厚望的独子啊!”夏尔忍不住为爷爷分辨了,“他能够理智地把对您的怨恨都抛诸脑后,只要求拿回儿子的遗骨,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请您……多少对他宽容点吧。”

“哼。”艾格尼丝自知自己说得有点过分,但是又不想对那位老人说软话,所以只是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好吧,事情的梗概我已经‘弄’清楚了,万幸他们还没有把埃德加的身份也给查出来……”

可想而知,如果英国人查出来埃德加的身份,并且查出他居然是被自己的妻妹和儿媳‘妇’合谋杀死的话,这将是一个多么具有冲击‘性’的秘密,足以让夏尔应对起来都狼狈不堪。艾格尼丝当然不希望因为自己而给外甥留下这么大的麻烦。

“这一点我也有些担心,不过想来只要我们用心保守秘密的话,英国人是不可能‘弄’清楚的毕竟,父亲是以假身份进入英国国境的,他也不至于跟任何透‘露’自己的身份……”

“他真的不会吗?”艾格尼丝有些不信。

“这一点我大概可以确信。毕竟,他是知道自己在让家族‘蒙’羞的……”夏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说下去,“他之前跟我说过,他这一生做了太多荒唐事,已经丢尽了家里的脸面,所以他在外面绝对不会再打出特雷维尔这个名字来,因为不能再让爷爷和我更加丢脸了,这也是他对我们的最后补偿。”

“说得好像他居然还有点儿良心一样……”艾格尼丝冷笑了起来,看上去还是对埃德加毫无宽恕,“他总算做了一件像人的事情了,这也给我们省了不少麻烦。”

“所以,只要他不对人开口,这件事就能够尘封在泥尘之下,谁也可以当做没生过。”夏尔也无意再和她争执埃德加的问题,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考虑,“当然,前提是所有知情者必须三缄其口……”

“这一点你也不用担心,出‘门’闯‘荡’的时候,为了不让家里‘蒙’羞,也为了追踪的方便,我也用了假名,就连英国我也是用假护照去的。”艾格尼丝看上去自信满满,“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三个人,我和夏洛特是怎么也不可能透‘露’出去的,另外一个人之前为我们家服务了很久,而且追随我一起追踪埃德加很多年了,他的忠诚也毫无问题,所以……我不觉得会有什么秘密泄‘露’的风险。再说了,我在英国呆的时间不长,和人的接触也很少,不可能有很多人记得我的面容,英国人就算想要找我,估计也是毫无头绪。”

她就不提夏洛特了,毕竟,虽然夏洛特是完全暴‘露’的,但是她在家里深居简出,而且身份然,英国人就算再怎么有能耐,也没法从她口中‘弄’出什么口供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夏尔颇为欣慰,“不过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请您以后一定要注意行动,千万不要‘露’了行迹……”

“我知道了!”艾格尼丝有些不太耐烦了,随便挥了挥手,“这段时间我就呆在您家,我就不信英国人还有能耐冲到您的府上来审问我了?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别人想摆布就可以摆布的人。”

“我对您很有信心,所以我只是提醒一句,让您知道有这个事就好了。”看到艾格尼丝这么自信,夏尔也不好泼冷水,于是只是恭维了一句。

在他看来,只要稍微小心防范,确实也不用担心太多。“英国人现在需要法国的全面合作,他们没有动机去和我作对,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现在的目的是拉拢我们,为此甚至还出动了‘女’王陛下,更何况,这件事他们还是主动来告诉我,显然他们至少在现在对我没有多少恶意可言。不过,国际形势瞬息万变,政治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所以我们必须做万全的准备……”

“好啦好啦,你这套说辞就留给政界的大人们吧,听着我就头疼。”艾格尼丝更加不耐烦了,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基本上我‘弄’清楚了,你放心,本着自己惹起的麻烦自己解决的立场,我会铲除掉任何危险苗头的,绝不会让我的事情变成你的麻烦,你默不作声地看着父亲死在我的手里,已经是够对得起我了,这点我很承你的情。”

“其实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艰难的,我对他没什么感情。”夏尔耸了耸肩,“好了,现在他已经是过去的一页了,我们可以把他翻开,迎向一个全新的生活……”

“迎向新的生活吗?希望还来得及……不过恐怕是来不及了。”艾格尼丝撇开了视线,原本严肃的表情里面,突然软化了下来,似乎在感叹什么一样,“夏尔,虽然为了这件事,我对你有些歉意,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后悔的。不过,我会用不计辛苦的劳务来补偿你的,毕竟我给你添了麻烦。”

“您不用对我感到歉疚,毕竟这件事是我们家有错在前,您有还击的自由。不过,这件事,还请您一定要对夏洛特保密。”夏尔连忙又叮嘱了一遍,“光是您就这么负疚了,要是夏洛特,她该有多么担心啊!”

“这点我当然懂,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的妻子为了这件事伤神的。”艾格尼丝这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了,微笑地看着夏尔,“总算你这个小‘混’蛋还有一点儿良心。好了,跟我一起去看看夏洛特吧?”

夏尔没有立刻应下来,而是犹豫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问了出来。

“您这段时间不知所踪,是去哪儿了呢?”

“去各个好玩的地方玩,买好东西,看戏听剧,顺便到南方旅游一趟,好好享受了下温暖的阳光,晒干了身上的霉气,见识了下世间的繁华。”艾格尼丝倒是没有隐瞒,“承‘蒙’您妻子的恩惠,我好好地享受了一次生活……”

“您……也这样?”当听到如此简单和普通的回答之后,夏尔简直不敢相信了。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我也曾经喜欢过奢侈的东西,喜欢过盛装华服,喜欢悠闲的旅行,喜欢所有能让人过得更舒适的东西,难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吗?”艾格尼丝近乎于理所当然地反问。“我可不是因为喜欢吃苦才跑出去的。虽然这些年我跑过那么多地方,可是每次都没心情驻足其间,好好欣赏一下旅途,不过这次不一样了,我终于可以看看世界是多么美……虽然它并没有我希望的那么美丽,但是总有些地方是很不错的。”

“您以后还有更多机会的。”艾格尼丝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夏尔心里却有些酸。

毕竟是自己一家人耽误了她十年多的青‘春’年华,这是一桩令人遗憾的罪过。“您有任何需要‘花’销的地方,尽管跟我列支报账吧,我会很乐意为您付账的……”

“我很感谢阁下您的慷慨,不过,还是别了,我还是从您夫人这儿领钱吧,毕竟我是在为她效力,收您的钱,话就说得不是那么清楚了。”艾格尼丝突然大笑了起来,“我可不能让自己受您的贿赂呀?!”

收她的钱还是收我的钱有什么区别吗?夏尔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坚持。“那好吧,一切就按您所说。”

而后,艾格尼丝告别了夏尔,来到了夏洛特的卧室。

因为现在怀胎数月,夏洛特的行动已经十分不方便了,所以她一般绝少四处行动,甚至就连卧室都不怎么出去,只等自己第二个孩子的到来。

这种生活对于喜欢热闹场面的夏洛特来说是单调无聊,不过她也只是这是做母亲的必然代价,她也乐于付出这种代价。

今天她一直都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故事书,当看见艾格尼丝到来之后,夏洛特喜上眉梢,把书扔到了一边然后步履蹒跚地迎接了她。

“艾格尼丝姨妈,好久不见!”她凑到了艾格尼丝身边,“和夏尔谈得怎么样?”

“他十分干脆。”艾格尼丝很娴熟地挽住了夏洛特的手,然后扶住了这个孕‘妇’的腰部,“想想也知道吧,他在我面前可不敢造次。”

她听从了夏尔的建议,完全没有提刚才两个人说过的那件事,脸上也挂满了笑容,简直像是又年轻了几岁。

“谢天谢地,总算有个能让他听话的人啦。”夏洛特像是如释重负一样,长出了一口气,“这真不容易。”

“怎么?”艾格尼丝疑‘惑’地问。

“不瞒您说吧,最近为了这事我们又吵过几次架。”夏洛特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忧虑。“虽然从小到大我们都是争吵当中长大的,但是现在我感觉得出来,情况不一样了。”

“这么说,我们可爱的特雷维尔小姐似乎觉得自己就要夙愿得偿啦?”艾格尼丝略带讥讽地问。

“她自然会这么想啊,毕竟一直以来都有夏尔宠着她,简直让她狂妄得没边了。”一说到这里,夏洛特的怒气就不由得升腾上来了,“现在她大概觉得自己已经是无人能敌了吧。”

“那么,我不得不说,这应该是一个错误的想法。”艾格尼丝以调侃的语调回答,然后轻轻地抚‘摸’到了夏洛特的腹部上面。

“哦!多茁壮的生命啊!似乎还在踢我的手呢!”她扬了扬眉‘毛’,眼睛里闪过一丝羡慕,“看来这又是一个野小子。”

“说不定是‘女’孩子呢?老大是男的,再生个男的未免就太单调了。”夏洛特笑着回答,眉宇间全是母亲的骄傲,“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这是我和夏尔的孩子,我们特雷维尔家族最纯正的血脉,肯定会是优秀的孩子……”

然后,她突然压低了声音,“而她,甚至有可能是野种,一个登堂入室的孤魂野鬼,冒用了我们的姓氏……”

“嗯?”艾格尼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死去的那位埃德加先生,在之前留下了一封手书,明确说她不是他的‘女’儿。”夏洛特咬了咬嘴‘唇’,努力让自己更加平静下来,“在看到这封手书的时候,我之前还不太相信,可是我后来拿出他以前的手书对了下笔迹,现确实是他的……您说说,这事有多可怕?污秽并没有从这个家族剥离殆尽,还有可怕的残迹。”

艾格尼丝眯起了眼睛来。

“这是……多可怕的姑娘啊!”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