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登场与质问

第一百三十八章 登场与质问


                因为没有人胆敢干扰大臣阁下,所以特雷维尔兄妹得意优哉游哉地在休息室当中练习台球。

尽快很快就掌握住了挥杆和发力的窍门,但是芙兰一直都装作懵里懵懂的样子,动作也十分笨拙,惹得夏尔只能耐下性子仔细教她,两个人就这样亲密地黏在了一起,有说有笑地玩了下去,恍惚当中好像浑然忘我,就连时间的流逝都没有感觉。

不过他们终究是生活在现实世界里面,在达到下午三点的时候,眼见时间实在拖不下去了,加斯东只好打断了他们两个人,提醒大臣阁下现在必须要按照日程来办事了。

“哦,都已经这个时间了啊!”夏尔也很吃惊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怀表,然后不得不抱歉地看了下妹妹,“对不起……今天只能到这儿了……”

“没关系的,先生,这只是娱乐而已,不能为了它而耽误您的日程。”芙兰笑得十分开心,因为她已经在这两个多小时当中得到了足够多的乐趣,“我倒是要谢谢您,我一直都这么笨拙,您还肯那样耐心教我……”

“这是什么话?我这不是应该的吗?”夏尔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球杆顺手放到了球台的下面。“好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接着,兄妹两个再度联袂来到了大厅里面。

在午餐时间饱餐了一顿之后,今天的客人们又在俱乐部的包厢里面按照自己的喜好又好好休息了一下,所以现在人人都精神饱满,再也不像刚才那样阴云密布。

而年轻的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更加是如此了,他一扫之前的恼怒和气愤,重新变得镇定了起来,又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和旁边的人低声谈笑。

经过芙兰的交涉之后,他已经明白了特雷维尔家族并没有想要和他一家决裂的想法,同时也明白了事情并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所以已经定下了心来,反倒有些跃跃欲试了。

一看到特雷维尔兄妹联袂出现,他马上就站了起来,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殷勤地对这对兄妹行礼,满面春风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争吵只是幻觉一样。

而他如此表现,当然也是做给其他人看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其他人宣告他已经和大臣阁下前嫌尽弃。

他态度如此快的转变,让那些原本期待着罗特希尔德家族能够站出来领头跟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发难、自己好跟着分一杯羹的人纷纷大失所望,他们不知道两家人刚才私下里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妥协,所以难免惴惴不安。

可是纵使再怎么不安,现在既然最大的反对派已经投降,其他人也不敢再表露出任何违逆大臣阁下的意见了,反而同样殷勤地招唿着大臣阁下,一时间俱乐部的大厅内又如同过去那样气氛热烈,人人谈笑风生,唯恐招了大臣阁下的嫌隙。

夏尔很欣慰地看到,在大体上压服了罗特希尔德家族之后,他的设想决定终于被贯彻了下来,虽然肯定还有很多人内心当中不满,但是只要他们无法以行动来妨碍自己,夏尔就不在乎。

在大家谈兴正浓的时候,侍者们又小心地走了进来,然后给每个人面前都端上了酒,而夏尔也随手拿起酒杯来喝起了酒,就连芙兰也为了应景,喝了一点儿酒,因而脸色有些发红。

“对了,既然今天大家都在,那么我正好有件重要的事情要通知大家……”趁着酒兴,夏尔突然站了起来,然后看着这群人大声说。

原本嘈杂的话语声渐渐停下来了,各种视线就聚集在了夏尔的身上。

夏尔视线往芙兰身上瞟了一下,然后做了个手势,于是她也赶忙站了起来。

在众人的视线下,兄妹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出众的外表不禁让人钦羡不已。

“想必,到了现在,大家已经相当清楚她是谁了吧。没错,她就是我的亲妹妹,德-特雷维尔小姐。”夏尔指了指芙兰,然后面向着所有人,“在座的诸位当中,有不少人认识她,不过,我认为我还是必须认真地跟诸位介绍一下她,因为你们以后可能有很多机会要和她打交道,所以早一点互相认识,我想对每个人都是好事……”

夏尔的话并没有人感到意外,即使是那些不知道内情的人也心里都清楚,特雷维尔大臣阁下特意将自己妹妹带过来,当然不会只是为了让她来参观一下这个看似富丽堂皇、实则乌烟瘴气的地方。

没有出乎众人的预料,夏尔继续说了下去,“经过帝国政府和诸位数年来的努力,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产业体系,也让铁路改变了整个帝国的面貌,当然在这一系列进步当中,我们也很遗憾地看到了一些令人不快的波折,这些波折,最大的原因就是政府和产业界沟通不畅的缘故……所以,为了加强政府和铁道联合会之间的沟通协调,为了提高办事的效率,为了让帝国的铁道事业能够以之前的速度继续蓬勃发展下去,我决定推荐一些得力人选进入联合会当中,促进这些目标的实现……而我左思右想,最后确定了几个人选,比如前铁道部部长德-迪利埃翁伯爵,其中还有一个……就是她。”

然后,他又特意强调了一遍,“当然,她年纪尚浅,所以只是做一些协调性的文书工作,顺便定期向我汇报工作而已,绝对不会干涉到诸位的行动,还请诸位以后多多关照一下她,这年轻人可以尽快成长起来……”

夏尔的话虽然是和风细雨,但是在很多人心中听来却沉甸甸的。

很明显,大臣阁下所谓“提高办事效率、加强沟通协调”之类的话都只是借口而已,他是眼见现在铁道联合会所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大,所以想要派遣亲信走上前台,摆明加入到联合会当中来协助自己控制这个产业界机构。

迪利埃翁伯爵虽然是大臣阁下出了名的好朋友,但是他毕竟是前任的铁道大臣,因此就算被塞进来也勉强可以说是名正言顺,可是他居然还要强行把自己的妹妹也塞进来,实在让人有些笑都笑不出来的感觉。

表面上他说得十分轻松,只是负责文书工作而已,可是对这样的大型机构来说,日常的文书工作本来就十分重要,而且他还特意强调她会定期向自己汇报工作,这无异于是表明大臣阁下是铁了心要给联合会内部安一个监视者,随时可以监控内部的动向,他甚至都不屑于掩饰一下。

不过,大家虽然对大臣阁下居然将个妙龄女子赋予这样的重任感到哭笑不得,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大臣阁下没有兄弟,只有这个妹妹,因此赋予重任似乎也并不是特别令人惊骇。

况且,就算不满意,谁又能够去找出来表达反对意见呢?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能否接受她的加入,还得看联合会的内部表决。”夏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厚了,“我个人是希望表决能够通过的,但是如果不能通过的话我也可以理解……只是我请大家能够体恤一下如今我们所面临的困难,协助我度过接下来的艰难时日,谢谢。”

虽然没有人应声,但是他当然有把握,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未来的联合会内部表决,当然都没有人会提出反对。

在发表了这一通宣告,正是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夏尔也不浪费时间,又看向了芙兰。“来吧,特雷维尔小姐,跟每个人认识下。”

“好的,先生。”芙兰马上点了点头。

然后,她跟在夏尔身边,走到在座的每一个人面前一一问好,而旁边的人也忙不迭地从身上拿出了名片交给特雷维尔小姐,深怕在大臣阁下面前显得有所怠慢。

因为喝了几杯酒,再加上心情有些激动,于是芙兰的脸色有些发红,白里透红的肌肤配上飘逸的金色头发,更加显得美艳无比。当走到阿尔冯斯面前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也站了起来,然后优雅地对芙兰躬了躬身。

“小姐,您真是美极了!”

“谢谢您的夸奖。”芙兰脸愈发红了。

“您既然已经认识我了,名片我就不用给了……”阿尔冯斯仍旧堆着笑容,然后从旁边拿起了两杯酒,“让我们碰一碰杯可好?”

“好啊,先生。”虽然已经不想要喝酒了,不过芙兰还是接过了酒杯。

两个人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芙兰一口气喝了半杯。

“真不错!”阿尔冯斯挑了挑眉,然后直接一饮而尽。

就这样,在夏尔的陪伴之下,芙兰完成了她初次的登场,夏尔用一种毫不含煳的方式表明了以后她就是自己的代理人。在场的人们,有些人觉得她只是个花瓶而已,纯粹是为了大臣阁下充当耳目;而有些人则认为她本人也非同小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应付的人。不过不管他们怎么想,这位德-特雷维尔小姐,已经成为了他们不得不小心应对的人。

到了临近日落的时候,俱乐部终于在宾主尽欢当中散场了,一辆辆马车从这栋貌不起眼的建筑当中疾驰而出。

而这时候,特雷维尔兄妹也准备离开了,不过因为喝了不少酒,所以芙兰脚步歪歪扭扭,浑身上下也变得酥软。

为了妹妹的形象,夏尔不得不搀扶住了她,她因此而紧紧地贴在了夏尔的身边,夏尔感觉她全身都发烫。

“以后少喝点儿吧,这不是你的专长。”在来到了门口的时候,夏尔禁不住劝了妹妹。

“好的,我知道的,先生……今天我只是太高兴了而已……”芙兰搂住哥哥的肩膀,然后口齿不清地回答,“是真的很高兴啊……真的真的很高兴……”

“好吧,我知道你很高兴了,不用说了。”夏尔不由得叹了口气,这真是有些意识不清了啊,他连忙看了下玛丽,“你带她回去吧,一路好好照看她。”

“好的,先生,交给我吧!”玛丽应了下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马车前面,夏尔走到了车厢门口,然后准备将她送到车厢里去。

可是正当他一只脚踏在踏板上的时候,芙兰突然抬起头来,然后直接就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完全没有顾忌旁人在场。

然后,她满面通红地离开了夏尔的怀抱。

“先生,再见!”

夏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玛丽也跟着窃笑。

在马车离开的时候,芙兰一直都往窗后看,不住地向他挥手,直到看不清的时候才依依惜别,而夏尔也一直站在门口,目送她离开。

等到她的身影再也不见的时候,夏尔这才回到了自己的马车当中,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等到他回到他那个宏大的宅邸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

因为身为大臣他经常需要公干,所以家里本来也对他这样不规律的行程习以为常了,每次到了晚上,都会在统一时刻做好晚餐,餐点则每隔一段时间就再重新温一次,以便大臣阁下可以在回来的时候立刻享用美餐。

可是今天他刚回来,正准备直接去餐厅用餐的时候,却发现仆人的表情好像有些奇怪,所以他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夫人在餐厅等您一起用餐,先生。”仆人犹豫了片刻之后回答。

“嗯?她没有先吃吗?”夏尔很奇怪。“没人劝她先吃吗?”

因为一直以来,如果他没办法在晚餐时间准备赶回来的话,夏洛特都会先行用餐,他也不希望妻子一直等待自己更何况她现在还怀了身孕呢,更没必要因为自己而打乱用餐时间。

“夫人没有先吃,她……她说要等您。”仆人欲言又止。

从他的表情当中,夏尔感觉到了什么。

“她发脾气了吗?”

“是的,先生。”对方马上点了点头。

“……抱歉。”夏尔叹了口气,“女人怀了身孕脾气都会坏点儿的,你们最近多忍耐吧。”

也许是因为怀着身孕的缘故,夏洛特最近的心情很是焦躁,屡屡呵斥身边的仆从们,搞得大家都精神紧张甚至噤若寒蝉,大家暗地里都在期盼夏尔早点回来,让夫人心情好点儿。

“先生,我们当然都知道这一点,而且我们都希望夫人能够早点安心生产,所以如果她只是责备我们的话,我们当然不会有半点怨言……”仆人躬下了身来,不再说了。

“怎么,是在发其他人的脾气?”夏尔越发奇怪了,“不会……不会是在发我的脾气吧?”

“我不敢这么说,先生。”仆人的脸垂得更加低了。

“……哦,我明白了。”夏尔禁不住又叹了口气。

他想要再追问,却发现对方只顾着低头再也不敢说什么。

对仆人来说,先生无疑是大权在握,可是他那么忙又没有心思管家务,所以家里其实还是夫人说了算,要是再多说,夫人发起脾气来,谁能保得住他,他能这样先提醒先生已经是尽职尽责了。

“算了,我们过去吧,既然夫人在等我,那么我就不能让她多等。”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重新迈动了脚步。

他很快就来到了餐厅当中,果不其然,夏洛特真的坐在那里,而她面前摆着很多菜肴,餐具却没有动过的迹象。

她已经怀孕了好几个月,肚子隆得很高了,不过这并没有折损她的美貌,在烛光下,她白皙的脸颊似乎闪耀着光泽。

“夏洛特!怎么了?”夏尔打起精神来,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走到了妻子的身边。“怎么还没吃饭啊?”

“我在等您啊,大臣阁下。”夏洛特没好气地回答,“这些天来您一直都在外面游荡,您难道就不能赏光陪您的妻子好好吃顿饭吗?”

“对不起,亲爱的。”夏洛特这么一说,夏尔倒有些负疚了,连忙走到了夏洛特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些天来,夏尔先是去了枫丹白露,即使回来之后,这两天也是到处忙,所以确实很久没有陪同妻子用餐了。

他拿起了妻子的手,然后讨好地揉捏了几下,“现在我已经回来了,请你原谅我吧。”

“您日理万机,要是强求您一直陪伴我,那我岂不是不近人情了?”夏洛特却瞪了他一眼,“我可不敢这么违逆您。”

“好了,夏洛特,不要这样说……”妻子的冷嘲热讽让夏尔有些难受了,不过他也只能温言抚慰,“我们一起吃饭吧,别生气啦!这段时间我确实没能陪你,不过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就没那么忙了,我要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我们的又一个孩子降生为止……”

“我没有生气。”在夏尔的爱抚和劝慰之下,夏洛特总算是消气了不少,毕竟,她只是太想念丈夫了,所以才会心里怨念不已,“我只是有些事情不太理解,所以想要问问你而已”

“什么事情?”夏尔心中一凛,但是手上却没有停。

“为什么你要让她去当什么理事,事先却没有跟我提过?”夏洛特转过头来,即使板着脸,面孔也是那么美丽,只是语气却十分不善,“道理我明白,但是难道我们身边就没有可信任的人了吗?哪怕我的父亲出山也比她强吧?为什么非要是她?为什么先不问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